[Mirror头条]中国特色下,民国悬疑剧的“攻”与“守”

影视Mirror 5月前 2273

文|陆林

巡捕高官郭先生离奇死亡。

这是网剧《罪夜无间》的开端。歌舞升平、纸醉金迷的旧上海,其背后隐藏的是不为人知的层层污垢。郭先生的死亡像是点燃导火索的那一根火柴,由牵扯出的重重疑云接连上演。

乱世纷纭,奇案频出。得益于题材垂直品类的细分这届悬疑剧正在集体呈现出对于民国时期的偏爱。

从《民国少年侦探社》到《罪夜无间》,再到于今日上线的《绅探》,仅这个四月,便已经有三部民国悬疑剧排队播出。

如果说,诞生于2017年的《河神》让大众见时到民国悬疑剧这一小众品类所具有的独特魅力,那么到了2019年,在内地的水土下,悬疑剧正在以独一无二的“中国特色”,生发出另一种景观。

局面已经打开,过往的积淀也为后来者们提供了宝贵的经验教训。那么,在民国悬疑剧扎堆来袭的新趋势下,它为国产影视剧市场对于题材的挖掘带来了怎样的可能?在政策之下它又曾触及的怎样的问题?面对这样的问题,又要如何解决呢?

悬疑走向民国

“隐匿在繁华上海滩的黑暗组织,逐渐浮出水面。明与暗的对决,正与反的交锋。

这是《绅探》终极预告中的引言。灯红酒绿、十里洋场仿佛是一触即碎的幻梦,伴随着谜团的环环相扣、此消彼长,最繁华也最黑暗的标签彼此相融,携手破案的主人公们向观众展开非同寻常的传奇世界。

旧中国中藏污纳垢的繁华都市,可以说是民国悬疑剧的一个重要标签。

纵观正在播出的《罪夜无间》和《绅探》两部剧,其故事背景都放在了三十年代的旧上海。前者以一起脸谱连环杀人案为引,并以此串联全剧,在重重危机中牵扯出更神秘的阴谋;

而后者则专注于单元剧的破案形式,由白宇饰演的侦探罗非和尤靖茹饰演的警探秦小曼组成经典的欢喜冤家模式,再搭配着展现酸酸甜甜的爱情戏码和惊心动魄的探案过程。

在拍摄中的《爱思小姐探案集》虽然同样以旧上海的那些传奇故事为核心,但以女性视角为主,旨在打造“女性福尔摩斯”。

而从天津卫中走出的《侦探语录》则将主角设置为拥有双重人格的新派警察,两种人格的碰撞,结合着天津卫的革命动荡,都为这部作品增添了更多的看点。

除此之外,群像戏也是民国悬疑剧的标配。

正在播出的《民国少年侦探社》以四个性格迥异的热血少年组成侦探社,针对身边发生的一桩桩奇案大展脑洞的故事展开。

相比于一本正经的破案,该剧则更多的展现的是95后、00后一代所偏爱的中二、沙雕元素,搭配着“民国F4”的模式,播出以来热度颇高。

但相比于四人组合,在民国悬疑剧中更常见的则是经典的铁三角模式。《绅探》、《民国奇探》、《请赐我一双翅膀》等等皆是如此。

当然,仅是这两点,尚不足以勾勒出民国悬疑剧的整体轮廓。民国悬疑剧的灵魂,还在于包容万象之下志怪故事。

故事背景定于古多雨多雾,阴气极重的巴蜀一带的《潜梦追凶》同样是以独特的人文地域特色为基础,但结合着解梦术与解梦师的独特标签,将“入城多梦”的传说异事将古老的梦缘解释与现代的刑侦技术精妙结合。

相对而言,作为《河神》故事原型的《民国八大奇案》似乎更加容纳百川。故事分别讲述了民国时期发生的白宗魏坠楼,海河浮尸等的八大奇怪案件,都吊足了观众的好奇心。

悬疑剧为何热衷融入民国色彩?

“不险则不快,险极故快极也。

中国古代小说理论家认为,小说情节是否具有惊险性、紧张感,是作品艺术成就高下的一个重要标志。

同理,在悬疑剧上,透过荧幕直击在观众眼前的紧张气氛是悬疑剧的必不可少的地基。在此之下,埋藏着的真相,接连不断的悬案,暗藏杀机的感官刺激是悬疑剧的最大特色。

近年来,国内对于英美悬疑剧的追逐,正是对此种感官刺激的热衷。

以逻辑至上的推理解谜为主,与注重写实的社会派流派相对,不注重写实,而以惊险离奇的情节与耐人寻味的诡计,通过逻辑推理展开情节,跳脱了当代探案剧所肩负的现实意义的民国背景,显然对于悬疑剧而言似乎更加友好和不拘小节。

爱恨情仇难舍难分,家国情义热血沸腾,跳脱了当代探案剧所肩负的现实意义,从大多数的民国悬疑剧来看,故事情节的设置也更加偏向于本格推理。在繁华、光明、黑暗、罪恶等矛盾化标签的加持下,鬼魅、人心、江湖、政府,似乎一切都有了合理的解释。

因此,相比于更加注重案件背后人性的现代悬疑剧,在民国探案剧的创作过程中,更加注重感官的体验则成为它们最大的看点。

在中国特色下,纷杂动荡的社会背景给予了创作者更大的发挥空间。套在民国套子里的悬疑剧实则依旧是新瓶装旧酒,但对于这一元素的运用却成功落地,看似出乎意料却又合情合理。

而国人自古对于神鬼故事的窥探欲,更为民国悬疑剧增添了一重砝码。

“九河下梢天津卫,三道浮桥两道关”。改编自天下霸唱的《河神》的副书名为“鬼水怪谈”,故事围绕着海河的民国时期天津卫,点烟辨冤、捉龟拜师……神鬼江湖中的人文经典,为《河神》增添的是不同于传统悬疑剧的神奇色彩。

而郭得友和丁卯,这对破案拍档的关系发展,代表“江湖经验”与“现代医学”两种逻辑的碰撞,也为故事大大加分。

易触“红线”体质下

民国悬疑剧如何避雷?

在更加包容的大背景下,民国悬疑剧在为提供更多可能的同时也带来了一个颇为严峻的问题。

回顾在过往的探案题材剧集,似乎都遇到过同一个问题——审查

2018年2月,《河神》下架,网传其下架的原因是剧中的“点烟招魂”“邪教魔古道”等情节打了政策的“擦边球”。

事实上,对于悬疑剧而言,创作空间很大,但相对的也是一类极易触碰审核“红线”的体质。对于以民国背景为主的悬疑剧而言,这一点显然更加不友好。

不论是科幻专靠解梦来推算福祸的解梦师的《潜梦追凶》,还是涉及灵异惊悚等元素的《河神2》《民国八大奇案》等,在逐渐收拢的“网台一尺”管控面前,也都面临着审查的危机。

因此,在如此大背景之下,如何“避雷”也是民国悬疑剧所需要面对一大问题。

毫无疑问,首先需要明确的是,单靠装神弄鬼、暴力血腥为噱头,格调不高的粗制滥造之作,直接在创作策划与剧本审查过程中,被拒之门外。

艺术作品与审查制度,向来可以达成微妙的共生关系。

血腥暴力镜头都不是为夺眼球而拍,都是有一定功能性,为相关剧情服务的。

比如在《白夜追凶》中展现重头戏“灭门惨案”用艺术化的手法处理,红色画面下的暗影,从整体上渲染出一股冷峻、暗黑的风格,艺术性上反而更胜一筹。

其次,在“鬼神怪谈”的故事背后,相比于强调超越想象的异世奇观,讲述人心“生暗鬼”的重点偏移,或许也是避免触雷的一个关键因素。

如美剧《美国恐怖故事》第一季《凶宅》。以美国历史上出现多次的“凶宅”传说为背景,串联起老宅发生的一件件凶案。但关键的是,充满了几代主人的拥挤的鬼屋里面的各种鬼怪,却并不是故事的主角,反而是以虚化的“怪谈”为尺,借以丈量家庭和爱。

综上所述,对于充斥着血腥暴力乃至于乡野怪谈的民国悬疑剧而言,形式一定是为内容所服务。此次,民国悬疑剧扎堆来袭,或许可以为行业带来更多有效的参考指标

—The End—

出品 | 米瑞文化

主编 | 韩英楠

编辑 | 昆仑

校对 | 黄平

热文

讨论之余,《新白娘子传奇》如何打好服务观众这张牌?
拉片:三部《暗黑者》,五年网剧颜值进化史
虚假的繁荣后,粉丝选择了让步

END



合作交流

商务合作|约稿转载

微信:hanyingnan123

相关推荐
最新回复 (0)
返回
发新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