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剧集市场供给侧改革,头部大剧“高毛利率时代”一去不复返?

娱乐新观察 7月前 1444

导  语

对于一些中小型的影视公司而言,一旦发生极端风险,比如翟天临学术造假、赵立新人设崩塌等,则极有可能彻底崩盘,这类公司在目前的市场环境下,或许委身视频平台是最佳的选择。

作者|卡箩

来源| 新剧观察

2019年是视频平台、头部电视剧制作公司、手握一线艺人的经纪公司三方的博弈阶段。

在视频平台从烧钱抢版权转向优化成本、扭亏为盈的当下,内容制作公司也从剧集不愁卖走向了存货积压、回款慢的艰难时期。

电视剧供给侧改革势在必行

高投入头部剧风险加大

电视剧产能过剩,去产能和供给侧改革同样适用影视行业。2018年3月,第十三届全国政协委员、著名导演郑晓龙就曾提到过:“一年拍1.5万多集电视剧,能播出去多少?只能播出8000多集。”电视剧“繁荣”背后实则为巨大的浪费。

统计数据显示,近年来电视剧产量已经呈现逐年下滑趋势,但依然存在严重的供给过剩问题。2018年我国共有323部、13726集电视剧获得发行许可证。但是,根据《中国电视剧产业发展报告2019》的相关数据显示,2018年上星播出的剧集仅有113部,网络播出剧集260部,考虑到大部分上星剧集都会同步在网络播出的现实情况,2018年实际能够播出的电视剧约在260部左右,显著低于2016-2018年年均324部的获得发行许可证的电视剧部数(之所以用2016-2018年均数据,主要是因为大部分电视剧制作完成、获得发行许可证后,并不能马上播出,而是需要一定的发行周期,因此2018年播出的电视剧主要是2016-2018年获得发行许可证的剧集)。

除了需要获得发行许可证的电视剧外,只需要进行备案管理的网络剧(根据广电总局要求,网剧、网大、网络动画等网生内容,由制作公司备案后提交省级广播电视局审核。审核流程包括在拍摄前对拍摄规划剧本的审核,以及成片后对上线成片的审核。网络平台只能采购由广电部门过审后,取得上线备案号的视听内容。),尤其是视频平台定制、自制的内容呈现爆发式增长,也对剧集播出市场产生了巨大冲击。一方面网络剧的爆发使内容供给更加过剩,播出市场竞争更加激烈;另一方面台网关系逆转,网络平台更加重视自制,使得传统制作公司市场低位岌岌可危。

根据《中国电视剧产业发展报告2019》,2018年我国共上线网络剧286部。加上播出的电视剧剧集260部,则全年播出的网络剧和电视剧共计546部。根据此前相关机构的统计,腾讯视频及爱奇艺2019 年预计上线的剧集数量分别为 92部 和 81 部,优酷和芒果TV合计约90部的数据来看,2019年视频平台片单总计260部左右。视频平台2019年总计的网络剧和电视剧容量应与2018年相当,即550部左右。播放渠道方面较2018年并没有显著的扩容,电视剧供给过剩问题依然突出。

在播出渠道无法快速扩容的情况下,去产能成为行业调整的关键。前些年,钢铁、煤炭等行业开展的如火如荼的去库存、去产能、供给侧改革看来也要延伸到影视内容制作行业了。

制作公司毛利将走低

谈判地位改变致回款变慢

影视公司剧集不愁卖的时代已经过去,一集卖出1500万天价的数钱时代也已经过去。随着行业整改、视频平台与内容方谈判地位的互换,电视剧单集售价已经回归理性。由此带来的最直观的结果就是影视内容制作公司未来利润率将面临大幅下滑。过去动辄60%的毛利率水平将不复存在。

与视频平台成本优化需要到2019年下半年、甚至2020年才能在财报中有所体现不同(具体原因参见文章《视频平台版权大战的钱已烧完,剧集市场下一波红利从哪里来?》),除了头部制作公司的部分头部剧集,及优爱腾定制、自制剧集之外,大部分的电视剧在近两年的市场行情下,并不能够提前获得平台预定,毛利率下滑在2018年财报,最晚2019年财报就能够体现出来。

以华策影视、慈文传媒、唐人影视为例,毛利率下滑的趋势已经出现。当然这其中不乏个体的特殊原因和会计核算处理差异造成的影响,比如华策影视。华策影视的毛利率相对很多影视类上市公司而言偏低,这主要是由于华策影视的剧集多为主控剧集,在会计核算时与参投模式不同,故而毛利率偏低。

除了毛利下滑这个趋势之外,回款周期变长也是内容制作方面临的重要问题。

A股主要电视剧内容制作公司,2018年前三季度销售商品提供劳务收到的现金/营业收入相较2017年同期出现下滑的有6家,其中包括华策影视、慈文传媒、唐德影视、文投控股等行业佼佼者。

以华策影视、唐德影视为例(之所以选取这两家,主要是因为这两家主业明晰,且并非通过借壳实现登陆A股,财务数据一致性和可比性强),无论是存货周转天数(越小越好)、应收账款周转天数(越小越好),还是应付账款周转天数(越大越好),基本都呈现上涨态势。且两个越小越好的指标存货和应收账款周转天数的增长大于应付账款周转天数的变化,整体营业周期上涨明显。所谓营业周期是指从外购承担付款义务,到收回因销售商品或提供劳务而产生的应收账款的这段时间,一般情况下,营业周期短,说明资金周转速度快;营业周期长,说明资金周转速度慢。

华策影视2018年截至第三季度应收账款周转天数为323天,这意味着应收账款回收周期接近一年,而2008年这一数据仅为67天。这个意味着10年前,华策影视的电视剧在销售出去后平均2个月后就能收回资金,而现在则平均需要1年才能将电视剧销售款收回。

但华策影视作为电视剧制作领域的龙头,其在众多制作公司中依然处于优势地位,这一点从其同步大幅上涨的应付账款周转天数可以体现。应付账款周转天数变大意味着华策影视对外付款,包括演员劳务费、制作费、参投方分成等的付款周期变长,但这种优势一般也只有华策这类龙头才能拥有。同样承受着应收账款周转天数由2011年的186天,延长到2018年第三季度的595天的唐德影视,其就没有拥有同华策影视一样压住向供应商付款的能力。

回款的问题归根到底是供需关系逆转和谈判地位互换的原因。10年前,电视剧拍出来就卖得出去,市场处于供不应求的状态。但是自2015年以来的资本涌入,影视行业产能过剩, 大量内容积压,供大于求的状况出现,播出渠道处于了优势地位。但是平台的优势地位之前被优爱腾烧钱大战的烟雾弹所掩盖,在视频平台回归理性后,制作方在谈判和议价方面的劣势就逐步显现了出来。

对于大的内容制作公司,回款问题或许还能扛一扛。但是对于小型内容制作公司,回款周期的延长就意味着现金流吃紧,甚至断裂,若再有一两部剧集积压或者因艺人问题无法播出,则基本上必死无疑。因此,对于影视制作公司,尤其是小型影视制作公司,艺人的道德风险已经成为随时可能将其送上断头台的致命风险。

但是,回款周期和现金流的问题并非无法解决,为视频平台打工就是最简单、直接的方式。视频平台定制、自制剧在委托制作方制作时会逐步付款,这种模式可以将中小型内容制作公司的风险降到最低。但同样的,利润率也会相较制作完成后向平台进行版权销售的模式要低很多。

结 语

在这场影视内容制作供给侧改革中,头部的优质内容制作公司受影响相对较小,比如正午阳光。因为对于这些行业精英类的公司而言,首先是不存在积压剧,或者是不存在大比例的积压剧;其次,对于这类公司而言,他们掌握了行业内最顶尖的资源,供给侧改革更像是大鱼吃小鱼,小鱼吃虾米,虾米饿死的过程,而头部内容制作公司就是大鱼;再其次,头部公司拥有更强的抗风险能力,可以更好的应对毛利降低、回款变慢、现金流吃紧等问题;最后,优质内容依然是稀缺品,头部制作公司在供给侧改革过程中最大的改变将是与平台的合作方式,未来视频平台对内容制作的参与度会更高,定制剧也已成为趋势。但与一般的内容制作公司不同,头部内容公司即使是在平台定制剧中,也能获得更优的条件。比如优酷提出的“B2B2C”战略,内容制作方将获得持续的版权分成。

但是,对于一些中小型的影视公司而言,一旦发生极端风险,比如翟天临学术造假、赵立新人设崩塌等,则极有可能彻底崩盘,这类公司在目前的市场环境下,或许委身视频平台是最佳的选择。

最新回复 (0)
返回
发新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