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信国安集团遇困局:负债千亿股东着急,或已启动重组程序

野马财经 7月前 25315

作者|韩蕾

     来源|野马财经

千亿债务黑云压顶、百亿资产轮候冻结,如今的中信国安集团或许正在遭遇自己的“劫数”。

近日,中超第5轮打响,北京国安2:1战胜河南建业取得五连胜领跑积分榜,让一众球迷惊喜连连。然而在另一边,北京国安队的前东家中信国安集团却正在债务危机中苦苦挣扎。

据《时代周报》获得的一份名为《关于恳请中国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协调解决中信国安集团有限公司重组过程中有关问题的函》的文件显示,中信国安集团已启动资产重组工作,且中信集团正就旗下中信国安集团流动性风险向中国银保监会请求协助。

银行业知情人士透露,早在3月中旬,这份言辞诚恳的沟通函就在金融圈内广为流传,里面暴露的中信国安集团的债务问题让业内大吃一惊,业内互相核实后确认涉及负债1558亿规模和流动性危机基本都属实,而金融圈内对中信国安集团的危机早已知悉。

短短一个月内,25亿元债务违约、上市公司股份被轮候冻结、债券评级持续下调……加之第一大股东中信集团向相关部门递送的协调函件,无疑不在说明中信国安集团已经出现了流动性风险,且短时间内解决极为困难。

这个五年前发展势头正猛,通过“混改”成就了“世纪大拍卖”的中信国安集团,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何自带中信的“金字招牌”却依旧无法扭转衰败的命运?

也许历史已经告诉了人们其中的秘密。

千亿债务压顶,股权轮候冻结

2019年4月11日晚间,上市公司白银有色(601212.SH)、中葡股份(600084.SH)先后发布公告称,其控股股东中信国安集团持有的公司股份被轮候冻结。

公告显示,中信国安集团持有的两家上市公司的限售流通股,因涉及转让纠纷被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轮候冻结,冻结起始日 2019年4月11日,冻结期限为三年,自转为正式冻结之日起计算。

这已经不是中信国安集团持有股份第一次被冻结了。

野马财经(微信公号:ymcj8686)统计发现,仅中葡股份一家上市公司股权就在今年被北京市顺义区人民法院、浙江省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辽宁省高级人民法院、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等各地法院轮候冻结。涉及公司包括中关村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华鑫国际信托有限公司、广发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北京魏公村支行、中粮信托有限责任公司等多家金融机构。


来源:白银有色公告

而截至目前,上述两家上市公司处于轮候冻结状态的股份数量,已经占到中信国安集团持股数的100%。另外,中信国安集团一致行动人中信国安投资有限公司持有的中葡股份约1.17亿股无限售流通股,也被司法冻结。据野马财经(微信公号:ymcj8686)粗略估算,上述冻结的股权市值已经超过百亿元。

可是,现有股权的冻结并不意味着中信国安集团有了喘息的机会。在不久的时间里,它可能面临更加严峻的考验。

截至2019年1月底,中信国安集团整体有息负债规模达到了1558亿元,其中银行借款占绝大部分约有824亿元,其次是其他借款余额和债券余额共计450亿元左右。除此之外,中信国安集团还欠有保险公司、信托公司、证券公司等不同金融机构数百亿元的债务。

公开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底,中信国安集团总资产2023亿元,基本可以覆盖全部负债。然而,联合资信评级却在公告称,中信国安集团持有的上市公司股权大部分质押或冻结,资金链紧张,融资及再融资难度加大,整体偿债能力有所减弱。

据《时代周》披露,在中信国安债权人中,借款余额前四大金融机构包括工商银行99亿元,建设银行80亿元,农业银行66亿元,国开行64亿元。

而这些机构目前均未提起诉讼,这也意味着中信国安集团还将面临多家金融机构的潜在诉讼考验,情况十分棘手。

4月初,一家股份制银行业内人士对野马财经(微信公号:ymcj8686)透露,他所在银行已准备好所有资料,准备启动司法程序保证贷款安全。

老牌国企之一,曾经风光无限

中信国安集团是家地地道道的老牌国企,追溯起来,已有30年历史。

1987年,曾经接待过多位前国家领导人的国安宾馆由中信集团投资成立,随后在此基础上组建了北京国安实业发展总公司,进而被列为中信集团一级子公司,后更名为中信国安集团。著名的北京国安俱乐部,就是其投资运营的。

3年前,中信国安集团启动混合所有制改革,股东大会表决同意由中信集团100%国有控股改制为6家股东共同持股。

改制后,中信集团持有20.94%,华泰汽车集团持股19.76%,广东中鼎集团有限公司持股17.78%,河南森源集团有限公司和北京乾融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均持股15.81%、天津市万顺置业有限公司持股9.88%。5家民营企业合计出资80亿元。

消息一出舆论哗然,“国有资产被贱卖”的质疑扑面而来,中国证券网报道将其比喻为一场“世纪大拍卖”。

而争议出现的根本原因,在于“混改”的增资扩股的定价。

野马财经(微信公号:ymcj8686)了解到,当时是中联资产评估集团操刀了此次评估。根据北京永拓会计师事务所出具的专项审计报告数据显示,截至2012年12月31日,中信国安集团合并资产总额为826.35亿元,债务总额671.22亿元,完成营收420.09亿元,合并净资产155.11亿元。扣除子公司其他股东权益后,归属于母公司中信集团的净资产10.6亿元,经中联资产评估集团评估、并经国家相关部委审核备案的净资产评估值为21亿元。在这一评估值基础上,2013年10月,中信集团与中鼎集团、森源集团等五家民营股东签署了增资扩股协议。

可以清楚的看出,80亿元占股79.06%的价格,已经与中信国安集团的合并净资产出现了倒挂。但如果以归属母公司中信集团的净资产看,评估值则溢价一倍。

清华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副教授刘震当时在《第一财经日报》上刊发评论文章指出,中信国安集团混改对于资产定价、股东遴选等所有环节都没有任何的公开信息发布,最终却通过上市公司一纸公告宣布混改完成。

刘震强调,如果这种浑水摸鱼式的改革成为一种模式的话,毋庸置疑将导致一场瓜分和侵占国有资产的饕餮盛宴。

面对此类指责,中信国安集团随即通过媒体发声称,此次重组大比例降低国有股份,符合“混合所有制改革”的主旨,而引入民营企业,正是看中民企机制灵活、创新能力强。

狂飙突进,“国安府”项目陷纠纷

“混改”完成之后,中信国安集团的确一度向外界展现了混合所有制企业的活力,一路披荆斩棘开始了“买买买”的模式。

公开资料显示,2014年至2016年中信国安集团合并资产总额分别约为1172亿元、1580亿元和1663亿元。短短三年,对比混改前的数据,资产已经翻番。与此同时,集团全部负债也由2014年的676亿元上涨到2016年的1312亿元,涨幅同样惊人。

另据野马财经不完全统计,截至目前,中信国安集团至少为中信国安(000839.SZ)、中葡股份(600084.SH)和国安国际(0143.HK)3家上市公司的实际控制人,并且是白银有色(601212.SH)第一大股东;同时,通过旗下国安通信、西藏满庭、国安化工等多个平台,中信国安集团还间接投资了江苏有线(600959.SH)、报阅传媒(838506.OC)。

除了上市平台及新三板挂牌公司之外,其还间接持有国家体育场有限责任公司(鸟巢)、银联商务、三六零(601360.SH)诸多知名企业,以及山东东明农商行部分股份,认缴45亿元参与中国互联网投资基金。

在此基础上,中信国安集团亦在全球范围内连续落子,投资了美国NextVR公司、南非第一黄金公司、安哥拉社会住房、玻利维亚盐湖众多项目,足迹遍布亚洲、美洲、非洲。

2018年1月,中信国安集团还曾拟斥资90亿元接盘万亿大鳄“明天系”旗下恒投证券(1476.HK,即“恒泰证券”),2018年4月,该交易最终告吹。

不过对于中信国安集团来说,快速的扩张,带来高额的负债,从而财务费用也水涨船高。2018年前三季度,中信国安集团财务费用为40.5亿元,同比增长近四成,对利润造成了侵蚀。

一方面是快速融资对利润的侵蚀,另一方面则是中信国安集团“造血”能力不足的凸显。

值得注意的是,中信国安集团旗下的核心项目,位处北京二环内的奢华大宅“国安府”房地产项目受诉讼影响,暂时无法进行销售。这进一步影响了国安集团财务状况,加剧了国安集团流动性问题。

2010年开始,中信国安集团通过公开交易市场获得了北京庄胜的地块,并着手开发“国安府”。据悉,公司曾先后投入约200亿元来解决拖延了15年的土地拆迁等问题。

由于地理条件优越,随着房价的飞涨,“国安府”项目俨然成为了中信国安集团手里的“肥肉”。据市场人士保守估计,这一项目的价值至少可以达到300亿元以上。

然而,美好的愿望稍纵即逝。2013年,北京庄胜将相关方告上法庭,要求返还地块的权益等。2017年3月24日,最高法判处中信国安集团返还该地块的土地权益。

局势突变,已启动资产重组

大约在8年前,时任北京国安名誉董事长罗宁曾撂下狠话:“比什么都别和中信国安比有钱,恒大再有钱也只是我们的冰山一角。

时至今日,一语成谶。

工商信息资料显示,2014年参与中信国安集团“混改”的五家民营企业。除了万顺置业外,其余4家股东早在2014年、2015年便相继退出。


2016年12月,地产开发商中赫集团以35.5亿元买下国安俱乐部64%的股权,取代中信国安成为第一大股东。这也意味着北京国安这个在球迷心中熟悉的名字,已经换了主人。而让球迷们料想不到的是,其实在那时这个千亿资产的庞然大物已经站在了债务危机的前夜。

如果说2017年,“国安府”事件只是埋下了一个伏笔。那么从2018年开始,真正的危机才接踵而至。

在“去杠杆”的大背景下,众多金融机构都在不断压缩或提前兑付中信国安集团的表外资管业务,减少对集团的新增贷款业务及续贷业务。据媒体统计,2018年中信国安集团累计偿还金融机构借款达500亿元。然而其2019年内到期的有息负债仍高达732亿元。

重重资金压力下,中信国安集团也采取了一系列措施筹集资金。

2018年11月15日,中葡股份公告称,终止了部分募集资金投资项目,并将对应的3.52亿元剩余募集资金永久补充流动资金;2018年12月底,中信国安对旗下子公司盟固利动力的出售完成,换取21.72亿元现金;2019年4月12日,中信国安集团通过集中竞价方式累计减持湖南广电362.67万股,套现3000余万元。

与此同时,中信国安集团持有的中信国安、中葡股份、白银有色三家上市公司股票都已被高度质押。

来源:东财choice

此外,有消息人士对野马财经(微信公号:ymcj8686)表示,中信国安集团正在推进青海盐湖项目、三亚椰林滩酒店、海南万宁地产项目、京龙大厦等资产等资产的转让工作。并与债权机构协商再融资,推进债券发行。

作为第一大股东,中信集团也并没有坐视不理,而是积极介入到对中信国安集团的抢救中。只是,面对中信国安集团目前的状况,中信集团想必也没有十分把握。因此,它请求银保监会统筹协调,避免债权人在重组过程中采取抽带断贷、起诉查封、强行平仓之类的措施。

另据《时代周报》报道,中信集团已经启动对中信国安集团的资产重组工作。2018年9月,中信集团向中信国安提供35亿委托贷款作为紧急流动性支持。2019年1月,中信集团再向中信国安提供2.5亿委托贷款,专项用于中信国安拖欠外来务工人员工资。

如今,北京市朝外SOHO的西北角,国安大厦如往常一样安静坐落,人们不会想到,在这个阳光灿烂的日子里,国安大厦的拥有者中信国安集团正在经历怎样的考验。你认为未来这个庞然大物将何去何从?欢迎在留言写下你的答案。


每天10分钟,研报精华尽览其中

相关推荐
最新回复 (0)
返回
发新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