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人节的血腥起源

2月前 1270

当前浏览器不支持播放音乐或语音,请在微信或其他浏览器中播放The Lotus EatersDead Can Dance - Dead Can Dance 1981-1998

利维坦按:对不住,这是一个残忍的真相。


文/Lisa Bitel

译/antusen

校对/图特

原文/www.smithsonianmag.com/history/gory-origins-valentines-day-180968156/

本文基于创作共同协议(BY-NC),由antusen在利维坦发布

文章仅为作者观点,未必代表利维坦立场

生于特尔尼(Terni)的圣·瓦伦丁(St. Valentine)的遗骨,藏于希腊圣母堂。图源:Dnalor 01/CC BY-SA

2月14日这天,爱人们会以圣·瓦伦丁的名义互赠贺卡、鲜花、糖果以及更为奢侈的礼物。但作为一名研究基督教的历史学家,我可以负责任地说,情人节其实是个美丽的谎言。圣·瓦伦丁没有恋人,也不是爱情守护神。

2月14日本是纪念于公元三世纪被斩首的某个(也可能是某两个)基督教殉道者的教仪日。为何斩首纪念日摇身一变成了情人节?

圣·瓦伦丁


古籍资料显示,有很多名为圣·瓦伦丁的人死于2月14日。公元269至270年间,罗马皇帝克劳狄·哥提库斯(Claudius Gothicus)在位时,有两个名为圣·瓦伦丁的人曾被处死,当时,迫害基督徒的现象非常普遍。

我们怎么知道这些的?这是因为一群比利时的僧侣曾花了三个世纪,从世界各地的手稿档案中挖掘出了圣徒们的生平事迹。

人们以耶稣会学者吉恩·伯兰德(Jean Bolland)的名字,将这些僧侣命名为“伯兰德信徒”。吉恩·伯兰德自1643年年初,陆续出版了68册对开本的《诸圣传记》Acta Sanctorum,又名《圣徒传》(Lives of the Saints)】

此后,一代又一代的僧侣通力合作,最终于1940年出版了最后一卷。他们从教会年历上挖出了与圣人们有关的所有细节信息,同时还根据圣徒的纪念日来分别印制各卷文本。

名为瓦伦丁的殉道者们


2月14日这卷册子讲述了几位“瓦伦丁”的故事,离世最早的三位卒于公元三世纪。

圣·瓦伦丁在祝福癫痫病人。图源:Wellcome Images

据称,最先过世的瓦伦丁和24名士兵一起死于非洲。可惜的是,连那些僧侣们都找不到他的详细信息。他们知道,有时候,圣徒们留下的只是名字和忌日。至于另外两个瓦伦丁,我们了解的也不多。

再版的《诸圣传记》中记载着中世纪晚期的一个传说,一个名叫瓦伦丁的罗马神父在哥提库斯统治期间被捕,并被一位名叫阿斯忒留斯(Asterius)的贵族扣留了(僧侣们曾评析过该传说的史学价值)

对阿斯忒留斯而言,让瓦伦丁开口说话就是个错误,故事是这样的:瓦伦丁神父一直称基督可以带领异教徒走出黑暗,迎接真理和救赎之光明。阿斯忒留斯和瓦伦丁做了一个交易:如果基督徒能让他的养女重见光明,他将皈依基督教。瓦伦丁用手捂住女孩的眼睛,开始吟唱道:

“主耶稣基督,求您光照侍女,因为您是神,是真光。”

这种请求很容易满足。据传说,那个孩子真能看见东西了。于是阿斯忒留斯全家都受洗了。不幸的是,哥提库斯皇帝听说了这件事,他下令将他们全部处决。但瓦伦丁是唯一一个被斩首的人。一位虔诚的寡妇偷走了他的尸体,把它埋在了他殉难的弗拉米尼亚大道上(从罗马通向里米尼市的古道)。后来,人们在遗址处建了一个小教堂。

圣·瓦伦丁纪念日并不浪漫


公元三世纪的瓦伦丁是意大利翁布里亚大区(Umbria)特尔尼的主教。

圣·瓦伦丁下跪。图源:David Teniers III

另一个传说称,生于特尔尼的瓦伦丁主教命运多舛,也陷入了同样的困境。他和一个可能会皈依基督教的人辩论,后来治愈了对方的儿子。故事结局也非常相似:他被哥提库斯皇帝斩首了,遗体也被埋在弗拉米尼亚大道上。

正如僧侣们所暗示的那样,也许只有一个被斩首的瓦伦丁,罗马和特尔尼的传说不过是两个不同的版本。尽管如此,无论是非洲版、罗马版还是翁布里亚版,没有一个圣·瓦伦丁纪念日是浪漫的。

事实上,在现代媒体反复提及的中世纪传说中,圣·瓦伦丁或主持过基督教的婚礼,或为被哥提库斯监禁的基督徒情侣传递了信息。还有一些故事称他和被他治愈的盲女恋爱了。然而,正如僧侣们所指出的那样,这些中世纪的传说没有任何三世纪的史实依据。

圣·瓦伦丁给圣·卢西娜施浸礼。图源:Jacopo da Ponte

无论如何,史料是否真实对中世纪的基督徒而言并不重要。他们关心的是与奇迹及殉道相关的故事及瓦伦丁的遗体或遗物。可以肯定的是,中世纪时,欧洲许多教堂和修道院都声称圣·瓦伦丁的头骨碎片藏在自己的宝库中。

譬如,罗马希腊圣母堂至今仍在展出瓦伦丁完整的头骨。僧侣们表示,其他欧洲教堂(如马德里的圣·安东尼教堂,都柏林的白衣修士街加尔默罗会教堂,布拉格的圣·彼得和保罗教堂,波兰切尔姆诺的圣·玛丽教堂,马耳他、伯明翰、格拉斯哥、希腊莱斯博斯岛等地的教堂)也说自己拥有圣·瓦伦丁的部份遗体。

对于信徒而言,殉道者的遗骨象征着圣徒仍以无形之躯存在于虔诚的基督徒群体中。例如,在11世纪的布列塔尼,一位主教曾用所谓的瓦伦丁的头阻止了火灾,预防了流行病,治愈了各种疾病(包括驱散附体的恶魔)

众所周知,瓦伦丁的遗骨和情人没有任何特殊的关联。

不太可信的异教起源


许多学者曾在书籍、文章和博客中,解构过瓦伦丁和他的纪念日。一些人认为,情人节其实是基督教为了掩盖牧神节(Lupercalia,古罗马于2月中旬庆祝的节日)的存在而形成的节日。

图源:Nova Roma

牧神节原是乡村男性举行的仪式(譬如用山羊和狗祭祀),后来演变成了都市狂欢节。牧神节期间,半裸的年轻人会跑过罗马的街道,以刚宰杀的山羊的皮为鞭子,抽打他人。孕妇认为这种做法会给她们带来健康的婴儿。然而,据称在公元496年时,教皇革拉修斯一世(Pope Gelasius)谴责了这个闹哄哄的节日。

尽管如此,没有证据表明教皇有意用更庄严的、纪念殉道者圣·瓦伦丁的节日或其他基督教庆祝活动来取代牧神节。

乔叟和爱情鸟


在瓦伦丁逝世1000多年后,圣·瓦伦丁节可能才开始和爱情扯上关系。当时,《坎特伯雷故事集》(The Canterbury Tales)的作者杰弗里·乔叟(Geoffrey Chaucer)曾将每年2月举行的的圣·瓦伦丁节与鸟类交配联系在一起。他在《百鸟会议》(Parlement of Foules)中写道:

“因为这是圣·瓦伦丁节,这一天所有鸟儿都会来此选择他们的配偶。”

杰弗里·乔叟(1343-1400),英国中世纪作家,被誉为英国中世纪最杰出的诗人。图源:Famous Biographies

在乔叟那个时代,英国的鸟儿似乎会在二月份成双成对地交配下蛋。没多久,崇尚自然的欧洲贵族就开始在鸟类交配的季节传递情书。譬如,1415年2月,被囚禁在伦敦塔多年的法国公爵奥尔良曾在信中对妻子说“他已因爱染病(他指的是害相思病)。”他称妻子为“温柔的情人”。

英国民众接受了二月求偶的设定。莎士比亚笔下痴情的奥菲莉娅(Ophelia)曾说她是哈姆雷特的情人。

接下来几个世纪,英国男女开始借2月14日,为爱人写诗。写有油腔滑调诗歌的插图贺卡因工业化得以被大规模生产。随后,吉百利、好时和其他巧克力制造商相继推出了在情人节赠送爱人的产品。

情人节巧克力。图源:GillianVann/Shutterstock

如今,英国和美国的商店都用心形图案和横幅装饰橱窗,以庆祝一年一度的“爱之日”。商人们在货架上摆满了糖果、珠宝及请求对方“与自己相恋”的丘比特造型的小饰品。对大多数情侣来说,这种请求不会让他们被砍头。

无形的瓦伦丁


在爱之日背后的昔日圣徒似乎依然像爱一样难以捉摸。然而,正如五世纪伟大的神学家和哲学家圣·奥古斯丁(St. Augustine)在《对无形之物的信仰》(Faith in Invisible Things)中说的那样,某人虽没站在我们面前,但我们未必不爱他/她。

就像爱本身一样,圣·瓦伦丁和他的爱神之名不是可供考证的历史问题,而是信仰问题。

往期文章:


利维坦”(微信号liweitan2014),神经基础研究、脑科学、哲学……乱七八糟的什么都有。反清新,反心灵鸡汤,反一般二逼文艺,反基础,反本质。


投稿邮箱:wumiaotrends@163.com

合作联系:微信号 liweitan2018

最新回复 (0)
返回
发新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