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明利:冲锋在数字化部队建设一线丨爱国情 奋斗者

科技日报 9月前 1817

科技日报记者 张强 

通讯员 李凌 贾理理

前不久,一场数字化合成营实兵对抗演练在太行山腹地某训练场展开。合成营指挥所利用指挥信息系统即时共享“敌情”,临机调整兵力,组织火力协同,攻势如潮,仅用一个多小时就突破了蓝军防御阵地。演练中,合成营前沿指挥所的作战指挥效能得到了有效发挥。

资料图

看到这一幕,在一旁观摩演练的陆军某研究所高级工程师何明利不禁鼓掌叫好。这是何明利牵头论证建设的数字化部队的又一次完美转身和飞跃。

论证建设我军第一个数字化营、第一个数字化团、第一个数字化合成师,主持完成第一个机动互联网络、第一个陆军全要素网络化模拟训练平台……一直冲锋在数字化部队建设一线的何明利说:“数字化时代,武器装备发展日新月异,不能让我军在世界新一轮军事革命中,输在起跑线上。”

1991年1月,海湾战争爆发,美军在伊拉克战场上的自动化指挥深深地震撼了当时在某训练基地从事机械动态测试工作的何明利。随后,时任美国副总统戈尔提出建设数字化部队的信号。就在这时,何明利接到了调他到某研究所从事科研工作的调令。

彼时,我军正处于向机械化转型时期,数字化还完全停留在概念上。

“一定要搞出我们自己的数字化部队来,让国家和人民放心!”来到新岗位,何明利暗下决心。他围绕依托机械化平台注入数字化装备的思路,从一张白纸开始,了解前沿技术,收集相关数据,下一线,钻战车,反复试验,攻克关键技术难题。

资料图

2003年末,基于信息化条件下的数字化装甲合成营正式论证建设完毕,我军初步搭建起了数字化部队建设的基本模型。军委首长专门做出批示:“这个方向抓得对,全军有一个营好,如果有一个团更好。”

从数字化营到数字化团,不是简单的规模拓展,而是更新换代的跨越式发展。

10个多月,数千次仿真论证,最终一个新型电台研制模型初步搭建完成。经评审鉴定,何明利发明研制的某型通信系统,完全自主原创,将我军数据传输速率提升3倍以上,实现了单工时分多址、多业务同传,其设计理念超越发达国家同性能装备,居世界领先水平。

数字化部队装备没有先例可循。何明利又带领团队接续攻克数字化合成部队车载计算机、软件、导航、传感器研制,软硬件兼容、技术匹配等200余个技术难题,新研改装各类装备260余台,首创了全军第一个具有实战化实用化的作战互联网、第一套合成战术兵团的指挥自动化软件、第一个陆军合成战术兵团指挥控制体系。原总参谋部首长在数字化合成团交装验收时给予高度评价,称赞他们开创我军数字化部队建设先河,为我军信息建设提供了成功范例。

资料图

何明利科研成果见证了他的奋斗轨迹和艰辛历程:某型系统“动中通”技术方案,开创了高速卫星通信集成应用的先河,将部队通信能力从局部地区扩展到全境全域;某设计方案,解决了各兵种专业信息共享和互操作的难题,使部队一体化设计达到国际领先水平;某实验环境建设,为部队提供了“战斗在实验室进行”的能力,达到先进国家陆军训练系统建设水平……

这些年里,何明利获奖无数,“光环”无数,但他不忘当年从军报国的初心,“数字化部队已经从梦想变成了现实,军队智能化建设又开启了新的篇章,我愿意为国家和军队建设继续贡献力量。”他说。

来源:科技日报 文中图片来自网络


编辑:陈小柒

审核:王小龙

最新回复 (0)
返回
发新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