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黎圣母院被烧与火烧圆明园!泣血圆明园的,除了我们还有雨果

历史开讲了 2019-4-16 1930

商务合作QQ:780422505、3304279071

▲被烧毁的巴黎圣母院

当地时间15日傍晚巴黎圣母院突发大火,800年古迹毁于一旦,整个朋友圈都在表达震惊和遗憾——遗憾这样的世界级文化瑰宝,再也难以得见。

也听到有少数声音,说圣母院是万里之外的法国的事,中国人跟着起什么哄。

于是我想起一个人:维克多▪雨果。

作为法国著名的作家、真正的大师,雨果的经典代表作之一就是《巴黎圣母院》。

然而今天想说的不是这个,而是跟雨果、也跟中国有关的另一场灾难:

火烧圆明园。

所有的中国人都知道这场浩劫:

咸丰十年(1860年),英法联军攻占北京后,英国军队首领额尔金在英国首相帕麦斯顿的支持下,下令烧毁圆明园。

连绵三日大火之后,这座世界名园化为一片废墟。同时英法联军抢掠约150万件珍贵文物。

▲圆明园遗址

《就英法联军远征中国给巴特勒上尉的信》是一篇选自《雨果文集》第11卷的文章,程曾厚译。本文被选入初中语文教材 。

《就英法联军远征中国给巴特勒上尉的信》是以英法联军侵华战争为背景的文章。

巴特勒上尉本想利用雨果的显赫声望,让他为远征中国所谓的胜利捧场。

但雨果,这位正直的作家,没有狭隘的民族主义情绪,反而代表了人类的良知,在这封信中强烈地谴责了英法联军火烧圆明园的强盗行径。

雨果的难能可贵之处,不仅在于他的立场不是狭隘民族主义,而是群众的角度,世界的角度,人类的角度。

他公开斥责政府如强盗一般,颠倒黑白,不以此为耻,反以此为荣;还在于他珍视人类文明成果,尊重人类文明的创造者。

他指出“岁月创造的一切都是属于人类的”这种见解,是非常透彻的。

因此,他盛赞中华民族,表达了对中国人民的同情和尊敬,愤怒的谴责了侵略者的罪行。

希腊有巴特农神庙,埃及有金字塔,罗马有斗兽场,巴黎有圣母院,而东方有圆明园。要是说,大家没有看见过它,但大家梦见过它。

这是某种令人惊骇而不知名的杰作,在不可名状的晨曦中依稀可见,宛如在欧洲文明的地平线上瞥见的亚洲文明的剪影。

这个奇迹已经消失了。

将受到历史制裁的这两个强盗,一个叫法兰西,另一个叫英吉利。

▲维克多▪雨果

以下是全文:

先生,您征求我对远征中国的意见。您认为这次远征是体面的,出色的。多谢您对我的想法予以重视。在您看来,打着维多利亚女王和拿破仑皇帝双重旗号对中国的远征,是由法国和英国共同分享的光荣,而您想知道,我对英法的这个胜利会给予多少赞誉 。

既然您想了解我的看法,那就请往下读吧:

在世界的某个角落,有一个世界奇迹。这个奇迹叫圆明园。艺术有两个来源,一是理想,理想产生欧洲艺术;一是幻想,幻想产生东方艺术。圆明园在幻想艺术中的地位就如同巴特农神庙在理想艺术中的地位。一个几乎是超人的民族的想像力所能产生的成就尽在于此。和巴特农神庙不一样,这不是一件稀有的、独一无二的作品;这是幻想的某种规模巨大的典范,如果幻想能有一个典范的话。请您想像有一座言语无法形容的建筑,某种恍若月宫的建筑,这就是圆明园。请您用大理石,用玉石,用青铜,用瓷器建造一个梦,用雪松做它的屋架,给它上上下下缀满宝石,披上绸缎,这儿盖神殿,那儿建后宫,造城楼,里面放上神像,放上异兽,饰以琉璃,饰以珐琅,饰以黄金,施以脂粉,请同是诗人的建筑师建造一千零一夜的一千零一个梦,再添上一座座花园,一方方水池,一眼眼喷泉,加上成群的天鹅、朱鹭和孔雀,总而言之,请假设人类幻想的某种令人眼花缭乱的洞府,其外貌是神庙,是宫殿,那就是这座名园。为了创建圆明园,曾经耗费了两代人的长期劳动。这座大得犹如一座城市的建筑物是世世代代的结晶,为谁而建?为了各国人民。因为,岁月创造的一切都是属于人类的。过去的艺术家、诗人、哲学家都知道圆明园,伏尔泰就谈起过圆明园。人们常说:希腊有巴特农神庙,埃及有金字塔,罗马有斗兽场,巴黎有圣母院,而东方有圆明园。要是说,大家没有看见过它,但大家梦见过它。这是某种令人惊骇而不知名的杰作,在不可名状的晨曦中依稀可见,宛如在欧洲文明的地平线上瞥见的亚洲文明的剪影。

这个奇迹已经消失了。

有一天,两个来自欧洲的强盗闯进了圆明园。一个强盗洗劫财物,另一个强盗在放火。似乎得胜之后,便可以动手行窃了。他们对圆明园进行了大规模的劫掠,赃物由两个胜利者均分。我们看到,这整个事件还与额尔金的名字有关,这名字又使人不能不忆起巴特农神庙。从前他们对巴特农神庙怎么干,现在对圆明园也怎么干,不同的只是干得更彻底,更漂亮,以至于荡然无存。我们把欧洲所有大教堂的财宝加在一起,也许还抵不上东方这座了不起的富丽堂皇的博物馆。那儿不仅仅有艺术珍品,还有大堆的金银制品。丰功伟绩!收获巨大!两个胜利者,一个塞满了腰包,这是看得见的,另一个装满了箱箧。他们手挽手,笑嘻嘻地回到欧洲。这就是这两个强盗的故事。

我们欧洲人是文明人,中国人在我们眼中是野蛮人。这就是文明对野蛮所干的事情。

将受到历史制裁的这两个强盗,一个叫法兰西,另一个叫英吉利。不过,我要抗议,感谢您给了我这样一个抗议的机会。治人者的罪行不是治于人者的过错;政府有时会是强盗,而人民永远也不会是强盗。

法兰西吞下了这次胜利的一半赃物,今天,帝国居然还天真地以为自己就是真正的物主,把圆明园富丽堂皇的破烂拿来展出。我希望有朝一日,解放了的干干净净的法兰西会把这份战利品归还给被掠夺的中国,那才是真正的物主。

现在,我证实,发生了一次偷窃,有两名窃贼。

先生,以上就是我对远征中国的全部赞誉。

维克多·雨果

1861年11月25日于高城居

无论是曾经大气磅礴美轮美奂的皇家园林圆明园,还是包含欧洲八百年宗教文化艺术的精美标志性建筑巴黎圣母院。

都堪称人类建筑史上的奇迹与人类文明史上不可多得的魁宝。

多少石雕艺术家不舍昼夜,曾在巨石上精雕细琢,才将时光雕刻打磨成温润的美的典范。奈何风流总被雨打风吹去。

一切有形之物的生长与毁灭,也自有其定数。

梁思成说,建筑是凝动的音乐。圆明园的辉煌壮观,巴黎圣母院的神圣宏伟,都曾在漫长的人类历史长河的流动里熠熠生辉。

当年英法联军一把火烧了圆明园,是因为满清王朝闭关锁国骄纵自大。

咸丰帝认为洋人没有给他行跪拜之礼,失了面子,于是扣押来使,造成不可挽回的悲剧。

今天巴黎圣母院毁于一场始料不及的火劫,似乎美的事物似乎都要经此一劫,在熊熊烈火中涅槃,才能带给世人无数的叹息和思考。

雨果用他人道主义的光辉照亮世界,他在《巴黎圣母院》的序言里说的:

“要是法律与习俗所造成的社会压迫还存在一天,在文明昌盛时期因为人为因素使人间变成地狱,并使人类与生俱来的幸福遭受不可避免的灾祸。

只要——贫困使男人潦倒、饥饿使女人堕落、黑暗使小孩孱弱—这三个问题尚未获得解决;

只要在某些地区还可能发生社会的毒害,换言之,只要这世界上还有愚昧与悲惨,那么,像这本书这样的作品,也许不会是没有用的吧!”

他的作品流淌的是不朽的人道主义精神,跨越了阶级与仇恨,在史诗性的巨擘里写出一个大大的——慈悲。 

但愿十年之后再见,圣母院依然精美绝伦,但愿人间再无愚昧与悲惨。

相关推荐
最新回复 (0)
返回
发新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