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LCC 中国声音|韩宝惠教授:血液TMB预测免疫治疗和化疗疗效再探讨

医脉通肿瘤科 8月前 1643

欧洲肺癌大会(ELCC)于4月10日-13日在瑞士日内瓦召开,ELCC是全世界最前沿的多学科肿瘤学术活动之一,众多国际顶级肿瘤内科专家学者参会。上海交通大学附属胸科医院的韩宝惠教授团队成员会在此次大会上口头报告多个中国研究,代表“中国声音”再次登上国际舞台,传递中国研究的力量和前景。

医脉通特意邀请韩宝惠教授为大家解析由POPLAR研究和OAK研究延展而来的两项结果报告,一项是探讨bTMB对化疗疗效的预测作用,另一项是评估接受PD-L1抑制剂治疗的亚裔患者与白人患者在特征和预后方面的种族差异,以下是详细内容。

专家简介

韩宝惠 教授

上海市领军人才、优秀学科带头人

上海市胸科医院呼吸内科主任

上海市胸部肿瘤研究所副所长

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博士及博士后导师

      上海市胸科医院药物临床研究机构主任        

亚太医学免疫学会肿瘤分会主委

国务院特殊津贴专家

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NMPA)审评专家

CSCO肿瘤血管靶向专业委员会主委

CSCO肿瘤NSCLC专业委员会副主委

中华医学会中华肿瘤杂志2018版肺癌诊疗指南执笔者

医脉通:韩教授,您好。首先感谢您接受医脉通的专访。据了解,由您牵头的多个研究在本次ELCC大会上发表,在这里恭喜您。

其中有一项研究是通过再次分析OAK 和POPLAR研究,探讨bTMB对多西他赛疗效的预测作用。我们知道,目前多数研究都是探讨TMB对肿瘤免疫治疗疗效的预测作用,那么能否请您简单介绍下您们做这项研究的初衷呢?

韩宝惠教授:肿瘤突变负荷(TMB)是最近几年,在免疫治疗进入临床实践后,继PD-L1以后一个比较好的预测指标。我们在复习OAK和POPLAR研究的时候,也观察到这个研究是以肿瘤组织的TMB(tTMB)和外周血TMB(bTMB)来进行比对,而这个研究的总体结果显示,tTMB和bTMB的检测结果是高度一致的,也就意味着通过无创的bTMB检测,可以预测免疫治疗的疗效,而且bTMB越高,疗效越好。

我们在复习文献的时候也就提出一个思路,如果bTMB与tTMB具有非常好的一致性,它对照组多西他赛的疗效是否可以起到一个预测作用,因此我们的课题组进行了数据大量的分析、统计,来分析验证TMB尤其是bTMB和多西他赛治疗组能否具有治疗的相关性。

医脉通:结合这项研究结果,您认为bTMB对NSCLC患者在化疗和免疫治疗的选择上具有什么指导意义?您对于bTMB作为肺癌免疫治疗或化疗疗效预测生物标志物的前景怎么看?

韩宝惠教授:TMB是继PD-L1表达之后的一个非常好的预测指标,但是tTMB检测一定要进行组织学的穿刺、活检,要达到质控的要求才能进行TMB的检测。在临床上大概有20%-30%的病人可能由于种种原因拿不到足够的组织学和细胞学的样本,无法做TMB的分析,这就大大限制了精准诊断、精确治疗的效果。因此应运而生的就是通过外周血的bTMB,通过采取5-10毫升外周血,就可以对肿瘤突变负荷进行分析。通过POPLAR研究和OAK研究分析,可以看到bTMB和tTMB是高度一致的,也就是说能够替代或者是补充tTMB的预测效果。

具体来讲,我们在今后的工作中,如果能够通过外周血获得了一个bTMB的检测结果,就有可能指导我们来选择对免疫治疗有效的病人和对化疗有效的病人。

因为从我们这项分析当中可以看出,如果检测的bTMB≤7 SNVs/Mb,这样对多西他赛的治疗效果是好的,正好和免疫治疗的高TMB具有互补作用,而这个互补作用将来可以指导我们经过bTMB的检测,选择对免疫治疗有效的病人和对化疗治疗有效的病人,达到精准治疗。

医脉通:在POPLAR和OAK研究中,亚洲人群和白种人群在临床分子病理特征和肿瘤突变图谱的差异化分析结果如何?Atezolizumab在NSCLC亚洲患者人群中的疗效显著,您觉得可以从哪些方面来探索原因?

韩宝惠教授:OAK研究、POPLAR研究显示,亚洲和白种非小细胞肺癌患者人群在吸烟史、肿瘤最长径和肿瘤负荷、EGFR突变的频率以及PD-L1的表达和bTMB的水平,这些方面都存在一定的差异。

与白种人相比,亚裔人群在总体的OS上是明显延长的,而且PFS、DCR率要优于白种人。所以相对来讲,atezolizumab在亚洲的非小细胞肺癌当中具有优势。

医脉通:鉴于亚洲NSCLC患者和白种NSCLC患者的差异性,那么您认为是否需要根据种族制定个体化的治疗策略和个体化的安全性管理?

韩宝惠教授:不同种族、不同的人种存在着一些差异性,而这个差异性会影响到我们治疗病人的选择,影响到我们对疗效的判估,因此我们在积累证据。但是目前OAK研究和POPLAR研究纳入的亚裔人群数量不多,我们还需要积累大量的循证医学的证据,不光是疗效方面的证据,而且还有安全性方面的证据来考虑是否能够根据我们亚裔人群,尤其是中国人群的生物学特征制定相应的政策,我相信这需要有一个累积证据的过程。

医脉通:最后请您谈谈以atezolizumab为代表的PD-L1抑制剂在中国肺癌患者中应用的前景?

韩宝惠教授:首先,我们要祝贺atezolizumab,在美国FDA已经批准了atezolizumab用于晚期非小细胞肺癌和多个其他瘤肿的治疗,我们知道在中国,O药和K药也已经进入我们的临床应用,下一个我们期待着PD-L1抑制剂——atezolizumab获批作为晚期肺癌的治疗。

在去年ASCO会议上,IMpower150的研究显示atezolizumab联合安维汀一线治疗非鳞癌,可以成为一个新的治疗选择,特别是对于EGFR突变TKI治疗失败以后,以及具有肝转移的患者,这些联合方案的疗效是非常明确的,是值得我们在今后的临床实践中推荐的。

在去年的ASCO会议上,我们也可以看到IMpower133的研究又引起了大家的关注,因为小细胞肺癌近30年来都没有明显的突破,仍然是以化疗为主,而atezolizumab联合化疗和单纯化疗相比,已经具有了明显的PFS和OS的优势,这种优势一直延续到疾病的最终,所以我们相信将来小细胞肺癌一线治疗的标准,会随着IMpower133研究而得以改变,能够使小细胞肺癌在化疗的基础上,联合PD-L1抑制剂取得更好的一个治疗效果。

相关推荐
最新回复 (0)
返回
发新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