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经系统疾病的全球疾病负担数据公布:聚焦15种疾病

医脉通神经科 2019-4-12 1891

编译:Doctorxie

医脉通编译整理,未经授权请勿转载。

神经系统疾病是全球致死及致残的主要原因之一,近期《The Lancet Neurology》发布了1990~2016年间全球神经系统疾病的负担报告。该报告纳入195个国家数据,通过分析不同年龄及性别的15种神经系统疾病的现患率、发病率、死亡率、残疾调整寿命年(DALY)、健康寿命损失年(YLD),从而得出近26年神经系统疾病的全球疾病负担谱。

伤残调整寿命年(disability adjusted life year,DALY)是指发病到死亡所损失的全部健康寿命年,包括因早死所致的寿命损失年(years of life lost,YLL)和疾病所致伤残引起的健康寿命损失年(years lived with disability,YLD)。15种神经系统疾病包括破伤风、脑膜炎、脑炎、卒中、中枢神经系统肿瘤、颅脑外伤、脊髓损伤、AD或其他类型痴呆、PD、多发性硬化、运动神经元病、特发性癫痫、偏头痛、紧张性头痛和其他少见神经系统疾病。

神经系统疾病负担构成比

从下表可看出,卒中对全球神经系统疾病残疾调整寿命年影响最大,约占2016年42.2%,偏头痛位居第二,占比16.3%,AD位居第三,占比10.4%,脑炎位居第四,占比7.9%,由此构成神经系统疾病残疾调整寿命年的主要成分。

通过年龄标准化率可看出,男性神经系统疾病的残疾调整寿命年明显高于女性,其中,颅脑损伤、PD、MND(运动神经元病)、卒中的男女比例高于1.5,相反,偏头痛、多发性硬化、紧张性头痛的男女比例小于0.7。

此外,从1990年至2016年,除了破伤风、脑膜炎、脑炎外,大部分神经系统疾病所致绝对死亡人数和残疾调整寿命年数都在增加;通过年龄调整的标准化率比较,AD、PD、偏头痛、紧张性头痛、运动神经元病、颅脑外伤的疾病负担在增加外,其他神经系统疾病的负担均在下降,破伤风、脑膜炎和脑炎的实际死亡人数及残疾调整寿命年均有明显下降。

但通过实际残疾调整寿命年比较,神经系统疾病的全球负担仍在继续增加,随着人口增长和老年化,致残性神经系统疾病的现患率将随着年龄的增长而逐渐增加,其所带来的疾病负担也随之增加。

不同地区神经系统疾病负担排行

对全球19个区域残疾调整寿命年分析如下图,从图中看出,卒中仍是全球大部分地区疾病负担的第一病因,但在澳大利亚和欧洲西部地区,则以偏头痛为主要因素。

卒中、偏头痛、AD或其他痴呆与脑膜炎构成了全球影响残疾调整寿命年的四大主要原因。但在部分亚洲及非洲国家地区,脑膜炎、脑炎、癫痫影响较大,这可能与地区卫生条件较差及慢性病长期随访控制不足有关。

在部分高收入国家里,脊髓损伤位居第四;在中欧和东欧国家,颅脑外伤位居第四;值得注意的是,破伤风成为撒哈拉以南的非洲东部第六位,提示东非国家的基础急救医疗处理亟待进一步普及。

不同年龄段及性别伤残调整生命年变化趋势

年龄小于5岁的儿童中,神经系统感染性疾病(破伤风、脑膜炎、脑炎)仍是最主要残疾调整寿命年影响因素,尤其是脑膜炎;但在5~29岁年龄段,癫痫构成了主体;偏头痛与紧张性头痛构成青年及中年人群的主要影响因素;在60岁以上人群,卒中负担比例则快速上升,并以男性构成主体;90岁以上人群中,AD或其他类型痴呆则构成主要的疾病负担比例。

不同年龄段的健康寿命损失年

不同神经系统疾病对YLLs和YLDs的影响各有不同,就YLLs而言,对15岁以下青少年主要受颅内感染性疾病影响,而15岁以上则以卒中、AD或其他痴呆、颅内或其它颅内肿瘤为主,因卒中、痴呆、感染、肿瘤均为致命性损伤。就YLDs而言,头痛、颅脑外伤、脊髓外伤影响60岁以下人群,而60岁以上则以卒中及AD或其他痴呆为主。

总结

在全球范围内,2016年,神经系统疾病是伤残调整寿命年的主要原因(约为2.76亿;既首位致残因素)和第二大死亡原因(约9百万人)。影响伤残调整寿命年的神经系统疾病主要是卒中(42.2%)、偏头痛(16.3%)、AD和其他痴呆症(10.4%)和脑膜炎(7.9%)。

不同性别的神经系统疾病总负担相比,男性年龄标准化的伤残调整寿命年明显高于男性女性,但偏头痛、多发性硬化和紧张型头痛是更常见于女性。各年龄段及地区的疾病负担病种大致相同,部分地区因卫生医疗水平而有所变化。

此外,针对神经系统疾病现患率而言,传染性疾病的下降与非传染性疾病的增加,使得非传染性疾病所带来疾病负担增加,且随着人类寿命的延长,神经系统疾病所带来的伤残调整损失年进一步增加。同时,政府也将面临着随之增长的疾病治疗、康复及其它方面的需求。因目前大多数神经系统缺乏有效性治疗措施,有效的疾病预防和新的治疗策略将是解决疾病负担的新方向。

医脉通编译自:Global, regional, and national burden of neurological disorders, 1990–2016: a systematic analysis for the Global Burden of Disease Study 2016 [J] Lancet Neurol 2019; 18: 459–80.

最新回复 (0)
返回
发新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