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忌童年!我10岁时看的国产剧居然比现在还野?

深八娱乐圈 1月前 1165

作者:花痴女王

转载自公众号:花吃了那女孩(id:huachinvwang

话说大家现在追剧,有没有感觉——

我们这两年的国产剧,荷尔蒙指数低了很多。

无论什么题材,吻戏和chuan戏都内敛得很。

《都挺好》里的杨祐宁身材明明那么好,可chuan戏衣服都没脱,还只有大远景!

《延禧攻略》,其实也删减了一段,魏璎珞反扑大猪蹄子,居然没了没了!

现在磕糖全靠想象啊!

其实,以前的剧并不这样。

我记得小时候,在电视上,偷偷摸摸看过很多大尺度的剧。

每当剧情播到“关键”,一起收看电视的家人就会陷入浑身不自在、坐立难安、急着换台的氛围,老爸有时还会找借口支开我(现在想想还是挺有意思的)

你们童年一定也有类似的经历对不对?

每个人的小时候,一定都有一两部不敢开口却惦记在心上的香艳回忆。

今天,咱们就来盘点一下

这些活在回忆里的荷尔蒙。

各位绑好安全带

上车了~

吕不韦传奇

说到童年的香艳经典,我第一个想起的,就是宁静和张铁林的《吕不韦传奇》。

今年于正扑街的《皓镧传》,其实也是《吕不韦传奇》讲的这段历史。

虽然是同样的时代背景,同样的主角,两部剧的内容实在差了十万八千里。

于妈为了让《皓镧传》更贴近主流审美,不惜把《史记》上评价“淫不止”的赵姬,改造成聪明正直努力励志的大女主。

倒是2001年的《吕不韦传奇》,在人物形象上更还原历史。

△其实《吕不韦传奇》也不是什么正儿八经的历史剧,只是说人物形象会更贴近历史。宁静演这戏的时候,也快30了,跟现在的吴谨言差不多年纪,但宁静身上明显有一种少女的媚态。有意思的是,《皓镧传》的皓镧,其实和《吕不韦》里的一段剧情有关,吕不韦为了哄抬物价设计了一个假货皓镧夜明珠,这个名字最后被于正用到了女主角的名字上(历史上赵姬并无真名),也不知道是不是要致敬老剧了。

《吕不韦传奇》的故事基于一个历史传闻展开,即秦始皇嬴政是吕不韦的私生子,吕不韦苦心经营、处心积虑一生,就是为了摆脱自己“中国第一大款”的卑劣身份,亲手将自己的儿子送上王位。

故事其实很狗血,但是当年10岁的小助手存大人,却看得津津有味。

为什么?

因为实在是太谷欠、太香艳了!!!

剧里面的大美人,是宁静演的赵姬——完全符合历史上对赵姬姿色“绝美”的评价(出自司马光《资治通鉴》)

△赵姬在嬴异人面前献舞,让第一次看到赵姬的异人立刻恳求吕不韦将赵姬送给自己(“邯郸献姬”的由来)

无论是在妓院里不谙世事的夏莲,还是被吕不韦买下后开心不能自己的“爱姬”,还是经历了各种风云变幻的太后,宁静都能够完美地诠释出各个年龄层的魅力。

我看到剧里的动图,也忍不住心动~

△从20岁到40岁,不同的时段,宁静演出了不同阶段的美。

面对这样风情万种的美女,我完全可以理解,戏里的吕不韦,为什么可以七天七夜不下床……

因为宁静的颜值和演技hold住了绝世大美女人设,所以剧中所有的夸张设定都可以说得通。

除了宁静,《吕不韦传奇》为了展现吕不韦的荒淫无度和个人独特的性魅力,剧里还有其他不同类型的美女,丰姿绰约,各有各的可爱。

比如聪明机智的芸姜~

风情万种的华明夫人~

桀骜不驯的华阳夫人~

(演员林静同时也是苏有朋版《倚天屠龙记》里的丁敏君)

甚至在里面还有打酱油的张静初!

光是颜值就已经吊打现在很多偶像剧。

除了美女战略,整部戏的“香艳”也是贯穿始终的,哪怕是无关情欲的细节处,也让人浮想联翩。

被赵高动用私刑的芸姜的“夹胸”画面几乎成为我的童年阴影(相信很多人都对这个画面印象深刻,这也让人想象到当时酷刑的恐怖,但到了《还珠格格》也就只剩下扎针而已)

赵姬被嫪毐绑起来的这个瞬间,犹如sm场景。

这么多的情欲戏,有夸张的成分 ,但也不是为了猎奇而猎奇。

在历史上,战国就是这么一个性开放的时代。

而这些与吕不韦有关的女人,其实都是他的棋子。

整个故事要讲的就是吕不韦如何利用女性的情感与欲望,作为他一步步向上爬的工具。

大明宫词

除了《吕不韦传奇》,《大明宫词》也是我年少时的荷尔蒙启蒙。

里面既有明媚青涩的初恋,也有激情燃烧的性伴,面首这个词语,真的是我看了《大明宫词》才有了深刻的了解。

而且,和《吕不韦传奇》香艳的点不同。

如果说在《吕不韦传奇》里看的是女色,那《大明宫词》则是真正的赏男了。

先是大家的白月光薛绍~

饭圈爱用的“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大概就是元宵佳节里,小太平掀开面具看到赵文瑄那张俊俏迷人的脸蛋时,内心真实的OS吧。

到了让人爱恨交织欲罢不能的张易之,赵文瑄的脸上多了几分野心和欲望。

我最喜欢就是张易之勾引太平的这场戏,蜡烛、红布、绸缎……

90年代的导演可比我们会玩多了!(误)

虽然是chuang戏,但是全场戏“色而不露”,张易之仅仅靠着嘴炮功夫,就能让太平连最后的反抗和信念都消失,跌入了张易之的温柔乡中无法自拔。

也只有这样的张易之,能把宫里几乎所有的权势女人给迷倒。

(说真的,谁不会沦陷在年轻的赵蜀黍的怀抱中?!)

感受一下这日夜变化,不用更多的刻画就可以把两人的痴缠讲透。

另一个绝顶男色是到最后才以成年李隆基身份出场的吴军忱。(吴军忱原名吴军,同时也是《吕不韦传奇》里嬴政的扮演者)

吴军忱脸上有着少年英雄的轻狂与执着,同时国字脸和丹凤眼的长相,特别有帝王风范。

但面对太平的他,却瞬间化为手足无措的小狼狗。

(这段禁忌的暗恋可堪比薛绍与太平之间的爱情!试问谁不想要这样一只养成系的小狼狗!?)

每次迎接姑妈时,李隆基总是那般阳光的(虽然看到姑妈后面的疑似情敌后立马变脸小醋瓶子)

看到与太平交好的张易之,年少的李隆基是压抑愤怒的(感受一下这不爽的小拳拳)

虽然嘴上说着没事,内心压抑着道德的痛苦,但忍不住默默倾诉情谊。(明明你是上一秒还在嫌弃风花雪月的傲娇王子啊怎么就要去赏荷花了呢?!)

最后一刻对太平直抒胸臆的告白,堪称是全戏的高光时刻了。

面对这个情真意切的少年,哪位少女可以忍心说“不”呢?

除了上面这两个主要角色,《大明宫词》里还有其他具有吸引力的男性荷尔蒙。

△踌躇满志、最终郁郁不得的李弘;

△雍容儒雅仙风道骨的李旦;

△亦邪亦媚的张昌宗;

△英气勃勃的崔缇,崔缇和李隆基这对cp我磕了!

至于戏里不可描述的场景,《大明宫词》也很有自己的风格:文艺。

除了前面讲的张易之与太平的“蜡烛戏”,小时候看李治与贺兰氏演皮影戏这一幕,演着演着突然人没了,我和小太平一样也是一脸懵圈(现在才懂其中含义)

什么叫做“点到即止”,大概就是如《大明宫词》一样,用留白给人无限的遐想。

大唐情史

关于老剧里的情色元素,还有一部不得不提,就是连名字都很狂野的——《大唐情史》。

这一部主要讲李世民家儿女情事的剧,尺度可以说是比上面两部都要大。

戏里,禁断和不伦之爱轮番上演。

△李世民强占嫂子(李建成的妃子玳姬)

△太子李承乾与娈童称心

△高阳公主与和尚辩机

爱情动作戏的场景,也突破想象。

李治与武媚娘偷情的地点,竟然是在李世民的厕所里……

放在现在,《大唐情史》那是妥妥无法上星的节奏的(当年是在湖南经视播出)

△跑个题,《大唐情史》里面的武媚娘就是你们的“富察皇后”秦岚

此外,和《大明宫词》一样,这部剧里的台词也很文艺范。

既有中国古代的内敛,又带着莎士比亚式的浪漫与直白。

即便是有违常理的情爱,也不会让你觉得恶心。

△唐国强扮演的李世民真的很会撩

最羞耻的台词莫过于高阳公主对辩机大胆告白的这一刻了!

借用豆瓣的一句评价来说:那时候的古装剧就是那么本质,情是情,肉是肉,是为了尊重原作的意境而大胆,是为艺术而献身。

而不单单只是噱头,为露而露。

试想一下,若没有高阳公主和辩机在城外草堂里的那些缠绵,他们只是在草堂外看太阳、赏月亮,你还会觉得高阳是那个为爱勇敢付出,无惧无畏、高傲任性的高阳吗?

△看过聂远在《大唐情史》里的表现,真的觉得《延禧攻略》完全没有发挥出他的功力!以前看这些镜头真的小心肝扑通扑通地跳。

插播一句,《大唐情史》还有白白嫩嫩的潘粤明。

他在里面演高阳公主的驸马房遗爱,但高阳公主不喜欢他,所以两人是开放性的夫妻关系,各自去寻开心。

不得不再次感叹,《大唐情史》的尺度真的太大了。

△潘老师以前可真好看。高阳公主不选你我选

以前看这些剧的时候,总是偷偷摸摸,不好意思在家长面前看。

那时候就盼着快点长大,可以堂堂正正欣赏荷尔蒙。

可让人遗憾的是,等我长大了,却发现我们几乎已经没有这种大胆香艳并且有风格的国产剧了。

性暗示的画面当然是有的,但也只见风骚,不见风情。

△张彤在《武媚娘传奇》里扮演的德妃与《大唐情史》里扮演的玳姬,虽然都是露胸的画面,但给人感觉完全不一样。玳姬作为剧情中间接引起玄武门之变的女人,风情自不用说;但德妃在前者是一个胆小却又心机的宫斗角色,这样的“露”完全没必要,还失去了角色的辨识度。

以前关于情色的表现,“香艳”是一方面,另一方面则是要表现一种人性的欲望。

表现形式的高级感,让情色不拘泥于低俗,而是可以细细品味的艺术。

情色并不意味着“下流”。

就像赵姬,看到最后只觉她是被男人反复利用的一个悲剧棋子;而太平不过是短暂迷失在情欲中,而这对于一个女人的需求来说再正常不过;高阳走出辩机的草屋时,那灿烂无邪的表情,你完全无法联想到低级的词语。

△沈傲君在《大唐情史》里的真的又纯又欲。

当然还有很多人会担心,万一小朋友看了这些香艳的镜头,会不会有不好的影响。

其实作为一个过来人,我觉得,以前小时候看的时候不仅没有想歪(毕竟重要部分都遮着呢),而且因为这些剧拍得很好看的原因,在我狭小的世界观里,才有一个朦胧的印象:

男女之间的那点事,并不是肮脏的,它也可以是唯美的。

分级制度是需要的,家长引导也是必须的,但更重要的是,在我们的世界里,把性当作一件正常的事情来看待。

男欢女爱本就是寻常事。

如果连这点都不能表达,

那艺术创作又谈何源于生活呢?

商务合作:9994282

最新回复 (0)
返回
发新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