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专访丨董恒波:我不赞同小学生读“四大名著”

作文指导报 4月前 1470

清晨,

小鸟儿起得真早,

在窗外的梨树上,

喳喳地叫。

哦,鸟儿是在数数儿,

看梨子少了没少。

小鸟你放心好了,

我嘴馋的毛病已经改掉。

这首儿童诗优美、活泼,赋予小鸟以人的个性,生动可爱,调皮地将小孩儿童真的形象淋漓尽致地表现出来。读完后,感觉它像一股清泉,无声地滋润着心田。

写这首诗的作者会是怎样的一个人呢?是一个天真的孩童吗?还是一个单纯的少年?都不是,而是一位已到耳顺之年、和蔼可亲的儿童文学作家、老师——董恒波。

 

董恒波简介

董恒波,1956年生人。祖籍江苏。1990年毕业于北京大学中文系,1994年加入中国作家协会,国家一级作家。历任辽宁省作家协会《文学少年》、春风文艺出版社《课外语文》杂志社长、主编,兼辽宁省少工委副主任、中国少儿报刊协会文学专委会副主任等职。

其创作以儿童文学为主,兼报告文学、散文、影视作品等。出版各类作品近百余部,曾获陈伯吹国际儿童文学奖,两获全国五个一工程奖,三获冰心儿童文学奖等,有《采树种》《云会告诉你》《蚂蚁搬家》等入选全国小学和幼儿园教材。

选入小学课本的作品

2019年3月29日下午,李春艳和刘小牛编辑进京拜访了董恒波老师。他身材高大,身形笔直,精神矍铄,丝毫看不出他已过了耳顺之年。与董老前辈的交流中,其对儿童文学的深刻见解、谦虚低调的精神品质令我们这两位初出茅庐的晚辈敬仰不已。

董恒波老师的留言

李春艳和刘小牛(以下简称“小编”):现在有些家长的攀比心理严重,让孩子很小就开始看“四大名著”,您对此有何看法?

董老师:我不赞同小学生尤其是三年级以下的小学生读“四大名著”。比如《红楼梦》,这部小说以贾、史、王、薛四大家族的兴衰为背景,描绘了一批举止见识出于须眉之上的闺阁佳人们的人生百态。别的不说,单单四大家族诸多人物之间的关系,年纪小的都很难搞清楚,更别说其他的。显然不符合小学生年龄特点,认知和心智发展水平。这好比就二年级的小学生研读《人民日报》一样,不太符合其心理发展规律。社会发展有社会发展的规律,学校教学有学校教学的规律,我们应该遵循规律。给孩子选读物时,要符合他们的认知规律,选择适合孩子年龄段的书。

小编:学生时间有限,学习教科书要要占据不少时间,您怎么看待教科书和课外书之间的关系?学生应该怎么去平衡二者之间的关系?

董老师首先,要清楚一点:教科书与课外阅读并不矛盾。教科书,那是我们学习的课本。教科书是按照国家教育部的教学大纲来编写的,一般来说,一个省市或者几个省的教材都是统一的。我认识几位参与编写小学语文教材的朋友,从他们的交谈中了解到,教材的编写那是多么的严肃认真,每一篇入选教材的作品,每首诗歌或者短文,都要进行严格的筛选、论证,那是众多的专家学者们站在中华民族文化的制高点上,为传承先进文化而构建的一个伟大的工程。所以,孩子必须要认真来读。课外阅读呢,能使孩子天宽地阔。有了这样的阅读,即使生活在偏僻山村的孩子也会纵揽天下,俯视环宇。

但是,请允许我必须在这时使用一个转折词——但是。国家检验学生的学习成绩,过去、现在、将来唯一的方式就是考试。这是教育法规定的,孩子一定要服从。所以,有时就得要会忍耐,要会割爱,把喜欢的酷爱的课外书暂时放一边。

其实,一个优秀的学生会发现,教科书和课外书从来就不是矛盾的。它们虽然口味不一,却用共同的营养滋润着你的身体。

董恒波的部分作品

小编:您这么多年深耕于教育行业,尤其在阅读与写作领域取得不少丰硕的成果,也有开展过许多场深受师生喜爱的讲座,您能简单我们介绍一下这些讲座的主要内容?

董老师我讲阅读与写作的内容整理了36节,共6个单元,每单元6讲。讲课内容,一部分给孩子讲,一部分给老师讲,一部分给家长。给孩子听的,是教孩子怎么写作文。为什么还有讲给老师听的内容呢?老师这个职业非常关键,是授业解惑的,如何老师学不好,那就是误人子弟。讲给家长的内容,就是希望家长对孩子的阅读与写作学习有正确的认识,帮助孩子成长和进步。

小编:在时间有限的情况下,这36讲中,您最想给我们讲的是哪些内容?

董老师:最想给大家讲的就是《 第35讲:向魏书生学习讲写作——采访教育家魏书生的思索太碎片》和《 第36讲:文化自信从一节语文课开始——写改革开放40年杰出人物于漪》。为什么要讲这两位?魏书生老师在全国中小学语文教学方面,他勇于探索,做出了卓越的成绩,特别是中小学里影响很大。在基础教育领域,于漪老师的名字无人不知, 她今年已经整整90岁了,她是教育界的一面不褪色的旗帜。

小编:董老师,学习对于很多学生来说是一件枯燥,甚至头疼的事情,您是用什么方法吸引学生听讲座的?

董老师泛泛地讲怎么写作文是万万不可的。我以黄遵宪的“我手写我口”切入,以东北人的幽默来风格来讲。老师如果出去开讲座,不要堂责怪学生纪律不好。如果学生因为有老师和校长在才勉强坐下来地听你讲,那说明你讲得不好;如果校长和其他老师都走了,你依然讲得津津有味,学生听得不想上厕所、不想下课,时间对他们来说很短暂,那你就成功了。责怪学生不遵纪律是没有道理的。

2015年秋去加拿大,接受当年电视台采访,访谈节目,分两次在每日聚焦节目播出

小编:《校园重案组》系列丛书中,《谁绑架了波斯猫》《失踪的梅花K》《会飞的耳环》等书名趣味十足,这些名字是您想的还是年轻人想的?

董老师这些名字是我想的。我老伴儿总说我没有正形,爱玩。我啥都写,散文、诗歌、科普、童话、影视等;我也喜欢玩,手风琴不离手,平时爱游戏,这两年学的溜旱冰。所以,我不管是讲座、书名、还是课件(内容)都会表现出我爱玩的一面。

小编:您写了这么多书,您的灵感来自于哪里?语言风格幽默、活泼,非常符合孩子的审美,您又是怎么做到的?

董老师:我觉得您要想有东西可写,并且写出来让孩子喜欢,有一点非常重要,你不能闭门造车,必须到学校里和孩子交朋友。 我就特别喜欢和你们这样的年轻人交朋友,我走到哪都喜欢一帮孩子围着我。我在《辽西文学》做主编的时候,有啥活动都忘学校跑,办校报呀,举办什么仪式啥呀的,我都过去。

小编:为什么教孩子学习的内容要编成有趣的?

董老师:学习就好比让小孩吃吃药一样,苦药没人喜欢吃,都要包一层糖衣;学习也是,理论东西总是枯燥的,市场上有不少作文书,内容以理论讲解为主,大人看了都头蒙,你说孩子怎么能看进去?

董恒波老师应邀在全国各地演讲300余场

小编:却顾来路,您做过主编,也是有作家,同时还是老师,每一种身份您都做到极致,您能不能分享一下您宝贵的经验?

董老师:我觉得做一件事一定要把它做好,主要打心眼儿里爱你做的这个事情。很多人工作是为了谋生,把工作做完就可以得到利益上的收获,就这一个目标。当然,我们也没有理由去责怪这类人。但做教育行业的就不应该了,我们不能仅把目光放在我们收获了哪些,而应该真正的爱这个工作。

小编:有的老师认同学习时要严肃,有的老师认同让孩子在玩耍中学习。您怎么看待这两种教学方式?

董老师:我认为什么事都得把握一个度。一名优秀的老师讲课时要让学生产生兴趣而学。如果老师自己滔滔不绝地讲45分钟,学生仰头听着,中间也没有互动,这种效果可能不太好。如果只是采取游戏,学生哈哈大笑后这节课就过去了,没有从回味的东西,这节课也是失败的。总有经过沉淀的知识通过轻松的方式传递给学生,让学生容易接受。

小编:您是如何看待阅读与作文的关系。

董恒波:读和写的关系不能颠倒,读在前,写在后。想学写作,首先要喜欢阅读,要尽可能地多读书。刘勰《文心雕龙》中,“操千曲而后晓声,观千剑而后识器”这句话正好可以用来形容阅读与作文的关系。读书要达到一定的量才能写出来,读是收,写是放。书读多了,如同电脑增加了内存,你对知识的掌握,对词汇的运用,以及对故事人物的理解等,都会潜移默化地提高着,天长日久,或许会让你产生一种写作的冲动。这个冲动也可以解释成灵感,你一定要珍惜它,尽可能一把抓住它。

董恒波老师拜访著名作家金波

小编:你是如何培养你的孩子的?

董老师:我家孩子没有上过培训班,没有教育的教育。我们在平时的言行中无时无刻不引导她学习。孩子,不在于你教她多少东西,在于你怎么去激发她的好奇心,驱动她主动去学习。在小学时候,一定要抓住机会,让她记一些经典诗词。我们家给孩子留一块表达自己的空间,家里留一块墙,专门供她涂鸦用,想画什么画什么,想写什么写什么。

小编:您说话中会很自然地穿插一些英文单词,您现在还学英文吗?

董老师:英语是一门语言,也是一种工具。学英语是为了用,而不是为了学而用,我现在每天都听广播剧,也翻译一些外文书。

End

最新回复 (0)
返回
发新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