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存款、不恋爱、无社交:消失在婚礼上的韩国90后

武夷宜家房产 6月前 1280

「一旦你有了孩子,孩子就会变成你生活中最重要的事,工作会排在第二位。那时候你还可能好好工作么?」

Choi Moon-jeong,是生活在韩国首尔郊区的一名税务会计师。

她说,告知老板自己已经怀孕后,老板就总重复提起前面的那个问题。

Moon-jeong 因为老板的大吼大叫差点流产。

幸好孩子保住了,她回到工作岗位,却又陷入压抑的气氛:

「他是在逼我放弃工作。」

在挣扎着的 Moon-jeong 也发现,如今身边的很多年轻人,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都做好了一个人过完一生的准备。

最懂爱情的他们,

不恋不婚不生

「请你们原地结婚!」

在国产剧里嗑不到好糖的中国年轻人,已数不清自己对多少韩剧CP喊过这句话。

对唯美爱情的刻画,大概没人比韩国人更拿手。

可表象之下,是残酷的现实。

不用「90后」、「95后」分类,韩国年轻人称自己为「三抛一代」:不恋爱、不结婚、不生子。

这概念甚至衍生出过「五抛一代」、「N抛一代」。

至于「抛弃」的对象,包括但不限于:经营人际关系、买房、梦想、希望……

据《经济学人》,在韩国 20-39岁的中青年人群中,有 40% 的人几乎完全放弃约会;

20-29岁的韩国人,未婚率达到91.3%。

从1990年到2017年,中国女性的初婚年龄从21.4岁提升到了25.7岁。而在2017年,韩国女性平均初婚年龄已达到30.1岁。

他们怎么了?

有韩媒邀请了6个年轻人,3男3女,就婚恋话题进行了一场小型讨论会。

27岁的公司职员罗周慧一针见血地说出了所有人的痛点:加班让人没时间谈恋爱。

来源 / 梨视频

感情需要时间才能培养,谈情说爱也需要占用人的时间和精力。

「想谈,但总是没时间」,她说。

另一个女孩说,希望能在自己安定下来之后再谈恋爱。

「恋爱可以先推迟,首先要做到自我独立。」

她们坚信要「不靠丈夫靠自己」,经济独立,才能为未来的婚姻增加安全感。

来源 / 梨视频

也有一部分女性对「独立」的追求更为彻底。

27岁的金贤静,有时质疑婚姻存在的必要性。

「现代社会中,结婚就好像被默认为女性的必修课。」

言外之意,女性应该拥有决定自己是否结婚的权利。

金贤静质疑婚姻存在的必要性 / 梨视频

女生们陆续表达完观点,一直沉默寡言的男生开了口:

「我现在想的都是,攒一辈子钱买不买得到房子。」

男士们发表自己的观点/梨视频

忙碌、孤独、困窘,成了扼杀韩国青年爱情的三把匕首。

生活还要继续,所以「独身经济」在韩国应运而生。

一人餐厅、一人酒吧、一人卡拉OK……

因为一个人来吃面的客人太多,面馆把原先的方桌改成了长条桌,人们并排坐,避免眼神交流;

甚至还座位和座位之间设置隔板,进一步保障私密性,减少尴尬。

来源/ Instagram

且不说面条,就是烤肉,也可以一个人安安静静地吃 。

一个喜欢自己K歌的年轻男孩说:

「自我的、随心所欲的感觉,不用一直听从外界意见,可能就是独身族正在追求和想要得到的。」

自己的生活尚且容不下另一个人,更别说孕育一个新生命。

2017年,韩国的人口自然增长率在世界所有国家和地区中,排名第163位。(人口自然增长率 = 出生率 - 死亡率)

人们愈发对韩国老龄化和人口减少产生担忧。

2017年各国人口自然增长率排名 / 快易统计

人口增速一旦剧烈放缓,各种问题就悄然而至。

社会老龄化、经济缺乏活力、消费难以拉动……进而陷入恶性循环。

渐渐地,成家立业、拥有孩子,都成了这代人的「奢侈」。

来源 / 梨视频

不是韩国年轻人单纯地不想结婚、不想生,而是,条件不允许。

「N抛一代」负担不起的生活

20世纪末,韩国经济转型,实现飞速发展。

好景不长,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韩国经济陷入持续低迷。不少行业都掀起「裁员潮」,减少人力成本。

屋漏偏逢连夜雨。

韩国经济腾飞时期生育率骤增,这批孩子刚好到了就业年龄。

所以最近几年,工作机会少,高校毕业生反而越来越多。

一多一少,找不到工作的毕业生比例暴增。

60岁的崔阿姨是一位清洁工,她的儿子已经30多岁,仍没找到合适的工作。

为了养活儿子,她不得不找一些家政清洁的工作贴补家用。

母亲已到花甲之年,身体不太好,做起清洁工作有些吃力;

儿子身强力壮,但对工作的期待较高,不肯屈就于清洁工之类的工作。

自从儿子毕业后,他们的母子关系就非常「拧巴」:

母亲怪儿子啃老,却无可奈何;

被老母亲养着的儿子很羞愧,也无力改变。

韩剧《live》男主人公廉尚秀是个矿泉水公司的推销员,他的母亲在另一家公司做杂活,随时有被解雇的风险。

母亲在工作中扭伤了脚,拄着拐时看见已经转正的同事被有稳定工作的儿子接回家,很是羡慕。

由于就业难,有近60%的韩国大学生休学或推迟毕业,延长在学校的「缓冲时间」。

调查发现,2017年上学期,韩国全国的103所4年制大学实施了毕业延期制度,涉及人数约13000人。

韩国企划财政部预测,如果就业环境无法改变,到2021年,将产生130万的青年失业者。

另一些「有幸」从严格的面试中杀出重围的人,却遗憾地发现,自己得到的很有可能只是一份「合同工」。

区别于正式工,合同工往往薪水较低,没有社保等福利,而且极不稳定。

26岁的电视节目编剧黄闵珠,就是一名「合同工」。

一周七天,她有四天是住在办公室里的。

周一早上带着行李箱上班,直到周四晚上才离开。

她在办公室吃饭、洗澡,在办公室的双层床上睡觉。

「晚上9点收工都算早的。」

她的薪水很不稳定,完全跟着绩效走。

如果节目被砍掉,一分钱都得不到。

没签合同的后果,就是她在每晚睡觉时,都不知道第二天醒来自己还有没有工作。

(放到你圈子里,朋友们会感激您)

认为说的有道理的,点个


最新回复 (0)
返回
发新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