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的武术,我们的根

形意传承 10月前 1425

武术特别讲究"脚下有根",值得我们注意。

中国武术与西方武术技术上的本质区别是它们的步法步型。换句话说,中国武术与西方武术技术上的其它差异,都源于它们步法步型上的差异。

中国武术是一种静态型的武术,静态的特征表现在搏击技术上,是强调下盘稳固,脚下要有"根",站桩是无例外的入门初步。中国武术又主张"形不破体,力不出尖",靠不失重来求取平衡。于是中国武术的所有门派,步法都是单脚交替移动,无论进攻、退却或起脚,都是或双脚同时着地,或一只脚处于运动和离开地面状态时,另一只脚处于静止和接触地面状态。双脚同时脱离地面的那种腾空飞击,多半是功夫武侠电影中的夸张虚构,它事实上只是偶尔的败中求胜的无奈,所以它应该被看作静态被破坏时努力恢复静态的方式,而不是突破静态的方式。

西方武术是一种动态型的武术,动态的特征表现在搏击技术上,是上体前倾,凶猛冲打,强调不断运动调节来保持平衡。由于强调步法灵活,动静转换太频繁--即不断地跳动,所以拳击步法可以认为基本上一直处于动态。虽然拳击进攻、退却、横移也有单脚移动时,但那只是半步,并不是交替移动。所以类似腾空飞击这样的技术,最使西方人神往并易于接受。

不同的生态类型的作用,形成了最初的不同的文明,同时肯定也使不同民族的体质和生理状况产生某些差异。农耕固定于土地,干农活用手的时候远远超出用脚的时候;而草原、丛林、海洋民族在进行游牧、狩猎、商业活动时,则用腿跋涉的时候要多得多。中国人腿相对较短,西方人腿相对较长,可能有这样的原因。阮纪正先生认为:"传统武术基于黄色人种,讲究五短身材,显示腰围大腿的正三角阴性体型,人体重心较低,体现恋土归根的农业民族心态。竞技拳击基于白色人种,强调身高体重,突出胸围手臂的倒三角阳性体型,人体重心较高,体现离土超越的工商民族形态"。这一观点无疑是正确的。西方民族的生活工作作风是进取、冒险、开发,带有积极的特征;中国民族的生活工作作风是自足、稳定、内守,带有稳健的特征。显然,不管是从民族心理还是生理的角度看,东西方武术技术的基本特点均与之完全吻合与一致。心理上求进取的,表现在行为上当然是力主运动;心理上求自保的,表现在行为上当然是力求稳定。

所谓下桩求稳,依存、附着、卷缩于"根",表现在步型步法上,就是我们通常说的"弓、马、仆、虚",亦即弓步、马步、仆步、虚步。

由中国武术的难于被改造,以及与其它武术的难于融合,亦可看出中国武术与其它民族武术的迥异,以及它的本质特征的牢固确立。

传统武术的沉身下桩或虚步含机的姿势,并不是想当然凭空创造出来的,也不是人为的艺术化的塑造,它是中国古人千百年实战实践的经验与规律的总结。在讲"根"的中国人看来,只有沉身下桩或虚步含机的姿势,才能和其它手段一起,构成对身体下盘的有效防护。整个身体尽量依存、附着、卷缩于"根",才能尽量少地暴露给对方打击目标。于是,这种姿势就成了传统武术的基本战斗姿势。表现在套路演练中,就是步型步法始终是在弓、马、仆、虚之间变换,极少或根本没有直身直腿站立起来的姿势出现。诸门诸派,几无例外。弓、马、仆、虚的原初和核心意义,就在于讲"根"的中国武术用下桩来防御,而不同于讲动的西方武术用移动来防御。

习练西方武术者,双脚同时移动,自然都起腿不便。无论向前后左右哪一个方向,双脚移动运动过程中都无法起腿。都是高重心姿势,攻击出发点在上肢,自然也都不会去攻击对手下盘。但缩于"根"、低重心的中国武术,却能照准下三路猛打。交替移动双脚,又使得进退中任何时候都能发腿。中国武术在这一点上大占便宜,势在必然。

中国武术鄙薄直来直去的拳脚,蔑称之为"光棍手",大量的勾挂、沾粘、擒拿动作,在系统内部的对抗交流中充分显示了威力。但西洋拳击双脚同时移动,双脚一动,全身整体都动,力道没有竖立一点于地面,根本没有所谓"根",身体整个在空中飘忽,很难搭住或扣住,大量勾挂、沾粘、擒拿等技术根本无从发挥。东西武术交流中,静态的中国武术,往往便身不由己地陷入了和动态的西方武术进行速度、力量较量的境地。以己之短,击人之长,这时中国武术就有些吃亏。

最新回复 (0)
返回
发新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