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过好的人之后,你就不再想将就

形意禅修 2019-3-4 1717

摄影:青简jane

只有体会过好的东西,才能明白之前不好的品味。

这就像人生一样,大部分人都没有体会过巅峰时刻,一旦你体会了巅峰时刻,你就不再想将就。

其实,几乎在所有领域里面都有类似的情况。

比如说我有一个朋友一天很悠长地跟我讲,他很同情那些经常换女朋友的男人,我说为什么?他说这种男人基本上没有见过好女人,所以他没有谈过真正高级的恋爱,于是他就觉得谁都可以做女朋友。同样的道理,那些经常换男朋友的也亦复如是,因为她觉得每个男人都差不多,只有低品位的人觉得都差不多,高品位的人是向下不兼容的,品位低向上兼容。

最经典的例子就是你老喝普通的茶,你喝一个好茶,你觉得这个茶还可以,也还可以喝挺好喝。但是如果你经常喝很好的茶,你就很难喝比较一般的茶。

我以前喝的是假茅台,所以一直不喜欢喝。后来做了那么多年凤凰主持人,我都不觉得我可能喝了真茅台。直到有一天,大概四五年前,有一个朋友给了我一个真正的一号窖的酒,喝完以后我说这个酒怎么那么好喝,喝完之后也不上头,也不难受,也不想吐。第二天也觉得很舒服,开始上瘾。

我们可以有一个简单的标准,好东西都有个特征:如果是天然的,它可以刺激你的味蕾,促进你的唾液分泌。

好的茶喝下去叫生津;好的酒也是喝下去会生津;好的人,你看见之后也会咽口水,因为肾气发动。

所以好东西,它有一个特征,就是向下不兼容。

于是它就带来了一个很有意思的一个特征,就是我们发现有一些人在他的生活当中,他其实好像大部分的时候没有什么朋友。你知道这是为什么吗?

因为他有一些特别好的朋友,在他的心智模式里面有一些和他很熟悉心灵很契合的朋友,所以他就觉得,随便跟一个人聊一晚上,随便找一个人就谈个朋友叫变成好友这件事情没有意义。

他听见了自己内在的声音,告诉自己不应该骗自己。所以那些真正体会过高级友谊的人,他是不会随便去找人交流的,他会在大部分的时候显得很沉默。

李宗盛有一首歌,大概的意思是,这个世界如此喧哗,让寂寞的人显得有点傻,除非你给他一把吉他。他其实那个状态讲的是什么?是当一个人他体会过这个东西好了以后,他就能够朴素得起,安静得起。

同样道理,我这个人由于是一个知名的痛风患者,有家族遗传,早年因为发现了痛风,所以就开始开中医馆。不用排队。

于是我才发现痛风这件事情并不是我们想象的那样,所谓嘌呤高,简单的嘌呤高或者是家族遗传,其实跟食物有莫大的关系。所有痛风患者都被告诫,你不能喝啤酒,你不能吃肥肠,你不能吃火锅,尤其不能吃肥肠火锅加啤酒。

但是,前段时间,我在我师父蔡志忠老师那里喝到了一款啤酒,当时我们还出去吃肥肠,就不痛风。所以得出的结论是,导致痛风的原因是你喝了劣质啤酒,或者是工业型的啤酒,而不是那种真正的精酿啤酒。

这不是在做广告,我想说的是一切好的东西,它之所以让你好,是因为你的身体很诚实地做出了反应。

我们都很难说我们是什么教的人,我们什么教都不相信,大部分中国人其实不是一个真实的教徒,对吧?那你可以相信什么呢?什么都不相信,你相信什么呢?有一样东西大家可以相信,相信身体,身体是很诚实的。

比如说有一个人来,你是否愿意跟他一起吃饭?你是否愿意跟他一起喝酒?你是否愿意跟他喝着喝着,从面对面变成夹角变成并排,甚至挽着手抱头痛哭的喝?

这种事情我们都体会过,除非你为了嗑一个生意而昧着良心去干这种事情,这个事情对自己人性是很大的伤害!

如果不是纯粹基于友情,基于自己内在的欢喜做这件事情,你会发现你的身体非常诚实。

那好了,什么东西是好东西,这个好东西是需要对比、体验,然后判别之后,最后再做减法的。

我再跟大家分享一个例子,作为一个四川广东人,母亲四川人,父亲广东人。小的时候也做过美食节目,在香港的好友是蔡澜先生,在广州的好友都是沈宏非先生,在北京的话是陈晓卿先生,三个人基本上代表中国美食界。

有一天陈晓卿先生约了一个饭局,这个饭局也算是中国的一个好饭局,就是陈晓卿先生邀请蔡澜先生和沈宏非先生在北京吃饭,由我买单,要不然的话我是没有资格参加这个饭局的。

在现场的时候,体会到什么叫做会吃饭的人,那种吃饭的感觉。原来每一个人,真正的美食家,他们都是有一口的,他们对于自己所尊重的接受的食物,所爱的食物是忠贞不渝的。

你再深度地了解这些美食家的日常生活,你会发现一个非常奇怪的事情,在他们大部分的时候,他们吃得非常简单。

你知道为什么吗?因为他宁可不吃,他也不会将就的吃。所以什么叫“品”?

“品”这件事情的核心的态度就是你吃过足够多的东西,然后你吃过足够多好的东西之后,你开始那种人生在吃东西上面的减法的生活。

我特别清楚记得,很久很久以前大概20年前,我还是一个刚刚大学毕业不久的一个年轻主持人,我邀请沈宏非先生来做我的节目策划。

阶段之后,你知道什么叫好东西了。

比如说在四川有一款白菜,清水白菜。要用上好的鸡汤反复把它从生的淋成熟的,再用各种方法把油全部去掉。

你看到的是像矿泉水一样干净的水,上面飘着绿绿的白菜,但是当你吃一口的时候,满满的浓浓的老土鸡的味道,在白菜里面你会吃到鸡肉的感觉。

你吃过那种白菜之后,一般白菜你就随便吃一下,可吃可不吃,或者有人做一个普通的模仿它的,你也不怎么很想吃。

那我为什么要讲吃这件事情?我想讲的是,其实这是一种比喻。

我们在大部分的时刻都很难体会过那种终极好的巅峰体验,有了这种终极的巅峰体验之后,你才知道你要做出什么样的人生选择,而做减法就变得不再是一个努力的结果,是一个自然的结果,是一个你不想将就。

如果你在五分到九分的东西里面选择,你都会选择不要,你会选择白水青菜,然后把剩下的那一点好的时光留给十分你认为最好的东西。

所以我认识很多人,他们出去喝酒都不参加酒局的,都说自己不喝酒的,要不然就自己从自己兜里掏出来一瓶酒是自己认同的酒,只喝自己那一口,其他的就不喝。

喝酒是这样,做人亦复如是。

最新回复 (0)
返回
发新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