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6期【二月河去世 河南作家追忆】

牡丹文学杂志 6月前 9166

惊悉著名作家二月河(本名凌解放)于2018年12月15日凌晨因病去世,几位河南作家发文追忆,愿先生一路走好。

    得知二月河先生去世的消息,我十分震惊和悲痛,真的难以接受,第一时间跟他夫人和女儿取得联系,并表达了问候。二月河先生是河南文学届的一面旗帜,为人为文堪称楷模。他是至情至性之人,真实、坦荡、洒脱、率真。他长期生活在南阳,一直扎根在人民中间,勤勉耕耘,九十年代就以帝王三部曲享誉文坛,皇皇五百万字,闪耀着思想与艺术的光芒,代表了中国长篇历史小说的高度和成就,为海内外读者所熟知。历史小说创作的巨大成就没有让先生文学探索的脚步停止,近年来,他宝刀未老,创作了大量随笔散文,出版了多部作品集。二月河先生是河南文学的骄傲,是中原作家群、南阳作家群的杰出代表,他的文学追求和文学成就值得所有作家艺术家学习,他的去世是河南文坛乃至中国文坛的重大损失。愿先生一路走好!

                                                                             河南省作家协会主席 邵丽               

      二月河开凌解放 冬日霞落云垂泪。

      这个挽联未必对仗,但恰是此刻心情…… 

      1993年夏,河南省作家协会在乔典运故乡西峡县开全国著名作家笔会,一时大家云集。一次吃饭,与二月河同席,见其头发稀少而短,似乎刚长出的样子,讶而问之。云:刚写大帝系列时,无钱,每日熬夜,抽赖烟,喝劣质酒,头发几乎掉光。事后,知其写清帝,光资料卡片就足足两麻袋。

      2017年6月28日,南阳开会座谈我和何弘合著的《命脉》(精编本),操办者李天岑先生提前邀请了二月河,还托人把样书送到了二月河家里,拍下了这张二月河先生翻阅《命脉》的照片。

      开会的头一天,二月河先生还在郑州开会,一散会,他就赶回南阳,做了即席发言:我早就想参加这个活动。《命脉》这本书我还没有认真仔细地看,只是浏览了一遍。所以说我特别感谢景部长,感谢出版社,感谢两位作家刚才给我们通盘介绍了这本书的内容,使我对这本书的整体结构还有书的主题思想,还有书的发展前景有了一个更加明晰的认知。两位作家经过对南水北调工程和移民、移民精神的认真采访,才创作出了这一鸿篇巨制(节选)......

      如今,被先生寄予厚望的《命脉》三卷本也出版了,即将在郑州松社开分享会。知道二月河先生身体不大好,这年把常住北京301医院,却无论如何也想不到,先生竟驾鹤西去。内心大恸,不能自已,只能把这些文字整理出来,以为哀思之念。

                                                         吴元成 2018年12月15日于郑东

      初识二月河是在去年炎热的6月天,他在家门口等我,1身着黑色短袖上衣,手执扇,显得松自如,颇有点羽扇纶巾的味道。

      十ー届三中全会之后,二月河转业到南阳市委宣传部,开始了写作生涯,他写人物传记、人物杂记等,都是些小文章。“要写就写大的,否则给人以零零碎碎的感觉。不要急于发表,要注意积累。”他这样说也这样做了。为了写出“大”的文章,他从1982年开始创作前的准备。他重新酬阅《清史》,了解人物全貌、典章制度、风土人情,直到1984年动笔写作,准备了两年时间。而文章的整个创作则历时12年之久。当我问及在写作中最感团难的是什么时,他略加思素,道:应该是感情的重复运用了。人物的第一次哭,和他的第二次、第三次哭都不应该一样,这包含着极其复杂且细微的感情差别。如重复使用这种感情,是对自己的不负责任,也是对读者的不负责任。

      他是位学者型的小说家,《雍正皇帝》所表现出来的已非一般的通俗小说,也非一般的历史小说。他既俗又雅,以描写“帝王行止、宫廷秘闻”为题,逐步将读者的兴趣引向波谲云诡、危机四伏的宫廷政治,刻画出了封建王朝腐朽的本质。既有主题的深度,也有情节和人物上的生动性。难怪有人评论他的书是“继《红楼梦》以来百年不遇”。

      有人称他为“文坛怪杰”,有人说他是得了南阳卧龙网的灵气…这全没影响他继续保持他那不喜张扬的平实状态。他如一位藏进深山的隠者,宁静、淡泊,但他没有忘记向山外的世界传递他对于历史、对于社会、对于人生的思考。文学评论家丁临一先生称《雍正皇帝》为“清代中华民族文化的百科全书”,二月河更像是文坛的一条卧龙,在多少年的沉寂之后。他把自己的大文章放进了大时代的轨道地骋起来。(原文作者:朱怀金。原文节选自1997年2月14日《洛阳日报·星期刊》)

                                                   

        2018年的空气特别粘稠,沉重与惋惜腻在头发丝上甩脱不去。

      二月河老师离去了,那个时代唯余夕阳,余晖中,他把作品摞成了一座碑。

     8年前,我有幸带着作品《北魏的那一段惊弦》,到二月河老师家拜访求教,院落低草,矮木平房,处处透着大师风范。
        给二月河老师看了我的作品后,老师不因我是一后辈而为我的书作序。这种帮助与关怀,对于一个二十多岁的少年而言,是极为重要的鼓励,就好像夜之轮月,海上明灯。

     老师,一路走好。

                                                                           忻尚龙 2018.12.15于洛阳

牡丹文学杂志社
 
 

《牡丹》创刊于1957年,郭沫若先生为之题写刊名,河南省一级期刊,主要刊登小说、散文、诗歌、评论等纯文学作品,创刊以来得到了许多作家和文学爱好者的信任和支持,被誉为“牡丹花中王,《牡丹》刊中花”,是古都洛阳的一张文化名片,是作家和文学爱好者们的精神家园。

王小朋(小说、散文):posuidige@sina.com

谭滢(诗歌):328342291@qq.com

杨枥(散文、小说):2283467599@qq.com

婧婷(小说):461588598@qq.com

欢迎订阅《牡丹》杂志  订阅电话:0379—63254165

汇款地址:(471000)河南省洛阳市开元大道224号牡丹文学杂志社 杨亚丽

或通过微信订阅,联系人:杨枥 13598165698(微信同号)

《牡丹》微刊:MDWXLY

    

最新回复 (0)
返回
发新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