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里平头哥落户上海,这是马云下的“一盘大棋”?

常德在线 4月前 1457

据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消息,有一家叫平头哥(上海)半导体技术有限公司已于11月7日正式注册,注册资本1000万,且注册地正是张江。法定代表人为刘湘雯。股东信息显示,其股东发起人正是阿里巴巴达摩院(杭州)科技有限公司。

9月19日,阿里巴巴CTO、达摩院院长张建锋在2018云栖大会上宣布达摩院正在建设自己的量子实验室,在两三年之内希望能够真正做一款量子芯片出来;同时,成立一家独立的芯片公司——平头哥半导体有限公司,该公司将达摩院自研芯片业务与阿里此前收购的中天微系统有限公司整合在一起,用以推动云端一体化的芯片布局。

张建锋表示,新公司的人数将达到200-300人。与达摩院一样,在前期,阿里将会对平头哥进行投资和扶持,未来希望它成为一家独立运营的市场化半导体公司。

相关新闻

阿里张勇公开信宣布升级组织架构 新一代业务领导层更年轻

11月26日,阿里巴巴集团宣布升级组织架构。阿里巴巴集团CEO张勇在全员公开信中表示,阿里巴巴的核心战略是人才战略、组织战略、未来战略。张勇说,阿里巴巴不仅要积极拥抱变化,更要主动创造变化,以此引领时代的脚步,成为新时代的“造风者”。

阿里方面表示,阿里过去多年发展证明,人材梯队的深度、不断自我升级的组织以及面向未来的布局,是阿里巴巴持续健康高速增长的核心保障。阿里巴巴所有战略的核心是人才战略,也正因此带来了良将如潮的人才梯队和独特的人才培养机制,并主动创造变化,由此令阿里巴巴经济体持续保持活力和创造力,不断突破。

张勇在全员信中写到:天猫双11刚刚结束,我们又踏上了一个新的台阶,这是我们过去持续努力的结果,也是我们为未来做准备的重要时刻。要打造阿里商业操作系统,赋能商家,实现“在数字经济时代,让天下没有难做的生意”的使命,我们就要面向未来,不断升级我们的组织设计和组织能力,为未来5年到10年的发展奠定组织基础和充实领导力量。

此次组织升级之前,刚刚结束的2018天猫双11成交额达2135亿再创新纪录,本月初阿里巴巴发布的最新一季财报显示,收入同比增长54%,超过FAANG(Facebook、亚马逊、苹果、Netflix与谷歌)在内的全球互联网同行,连续5个季度领跑全球互联网第一阵营。

2015年5月,70后张勇出任阿里巴巴集团CEO,以创业者和创造者的大格局,给阿里巴巴带来一系列关键性变革,代表着70后全面担纲阿里巴巴领导层。在张勇与他的70后团队带领下,阿里巴巴在短短数年间,从一家电商公司迅速成长为横跨商业、金融、物流、云计算等各个领域的宏大数字经济体。

3年后的现在,阿里组织再升级,张勇也将更多重要职责交由70后80后担纲。包括此次组织架构升级中涉及到的阿里巴巴集团CTO兼阿里云智能事业群总裁张建锋(花名:行癫)、天猫事业群总裁靖捷、大文娱事业群轮值总裁樊路远(花名:木华黎),以及菜鸟网络总裁万霖等都是70后。更多更年轻的管理者也开始接替重要岗位,2017年,张勇任命80后蒋凡出任淘宝总裁,经此次组织架构升级,阿里又添两位80后总裁。

2018年9月,阿里巴巴董事局主席马云宣布一年后将不再担任集团董事局主席,届时由现任集团CEO张勇接任。

在此前公开信中,马云为公司的人才战略感到骄傲:“今天的阿里巴巴最了不起的不是它的业务、规模和已经取得的成绩,最了不起的是我们已经变成了一家真正使命愿景驱动的企业。我们创建的新型合伙人机制,我们独特的文化和良将如潮的人才梯队,为公司传承打下坚实的制度基础。”

据介绍,阿里巴巴已经拥有了多元、年轻的管理和人才梯队。最新数据显示,阿里巴巴合伙人中,有两位80后合伙人(范禹和蚂蚁金服副CTO胡喜)。截至今年9月,阿里管理干部和技术骨干中,80后已经占到80%,90后管理者已超过1400人,占管理者总数的5%。此外,在36位合伙人中,女性占三分之一。

新一代年轻人将带来新的面向未来的思考方式。张勇说:“如今世界正在进入‘后移动时代’,一定要面向未来,畅想未来,去畅想下一代互联网,才能孕育和诞生相应的商业模式和用户体验。”

张勇认为,新一代更年轻的业务领导层,将发力推进阿里巴巴数字商业操作系统,全面帮助品牌、企业和商家创造出基于数字时代的新生态。

来源:综合第一财经 北京晚报

第01章 克兰雅学院

若是有法师向你问起人族最大的图书塔在哪里,那你或许就不得不质疑她的身份了。毕竟只要说到人族的图书塔,除了对魔法一窍不通的绝法者之外,真正的法师又怎么不向往那个连自诩各智慧种族中最睿智、且是历史最悠久的古代种都赞叹不已的场所呢。

不过,关于这座终南大陆上最大的魔法学院克兰雅,她的美丽、神秘与强大都不是今天要说的东西,让我们把视线放在那座高耸入云的雄伟巨塔上,一切的故事都将从这里开始。

比起各种历史悠久的智慧生物藏书所中那些高深莫测的书册,这座由克兰雅学院一手建立起来的图书塔的特点就要平易近人得多了:包罗万象、换言之就是什么都有,只有你想不到的知识,而没有在这里找不到的文字。

魔法不必多提,武技、文学、历史、哲学、经济、社会、法律、甚至是有关终北大陆……作为一座大部分学生都是人族的学院,在人族社会基本上还处于“君主制度”的现在,甚至都可以认为这些书是所有人类统治者挥之不去的噩梦了。

然而,却没有哪个国家敢对克兰雅出手。

一方面,这个地位超然的魔法学院为了平衡各国力量以及让入学者安心学习,在千年前和当时的各族、尤其是人类领导者们签订了不受任何势力管辖、独立自治的永久公约。虽然这份公约说到底只是一份精神契约,但至少能保证在没有太大理由的情况下避免一个国家出尔反尔。

另一方面,也是长久以来克兰雅魔法学院能够成为终南大陆上不受战争影响、却隐隐凌驾于所有人类国家之上的最大原因,便是传言在其背后有着极其强大的法师做靠山。

数千年前的历史无从考证,而现今人类中唯一的十八阶圣魔导师,确真有人亲耳听她说起过败于克兰雅的往事。这道听途说的真实性虽有待考证,但也有古话“无风不起浪”,所以在没有真正严重威胁到自己地位的时候,又有哪个统治者愿意冒这个风险就仅仅为了试探克兰雅的深浅呢。

再加上这座图书塔中诚然有着诸多在掌权者眼中或许“大逆不道”的内容,不过真正能接触到它们的,无非就是克兰雅师生们。而就算是规模和实力皆如此庞大的克兰雅,因为魔法的特异性包括对血统的要求以及学习的费用决定了最终能来到这里学习的学生们大都是年轻的人类贵族们。贵族这个生物大家是知道的,哪怕没有克兰雅图书塔,她们想要知道什么也总有途径了解,本身就不会太过依赖某个非家族的途径。

至于少部分的那些,同样的,日后若是摆脱了见习称号、成为了中阶法师甚至高阶法师从学院毕业,那么不管走到哪个国度都能自动拥有相当的爵位或者尊重。对于这样的平民毕业生而言,既然自己的地位和生活已经变好,又何必做傻事去为其他人拼命呢?

如此一来,各个国家也就不那么把这个超凡脱俗的图书塔放在心上了。

所谓图书塔,这里最多的东西当然是书,接着便是各式各样奇形怪状的座椅。

也不知是谁的恶趣味,克兰雅的图书塔就没有两只相同的椅子,而且在大部分的位置上还都被布下了不同的攻击法术,坐下去就当头一盆冷水浇得透心凉简直是再普通不过的事了,另外常见的像是有形形色色长满土刺的深坑、一触即燃烧得你满地打滚的靠椅、能把人卷到半空中去的狂风……

所以这里的学生们总是来去匆匆,找到自己想要的书本后便赶紧离去,可惜白白荒废了这一厅暖光。

不过总还是有特例存在的。

比方在那个角落,偏偏是离书架最远的窗边,一个大号的黑色茧型沙发安静地躺在那里,似乎是悄声无息的。只不知为何还有一株鲜嫩的小花伫立在椅旁,微微弯曲的样子像在点头哈腰奉承着谁似的,颇为有趣。

沙发非常柔软,上面的人几乎陷了半个身子。打在沙发上的逆光迷花了眼,最后只能透过书本看到缕白色的发丝绕在那人耳边。

可这样静谧的时光并没有持续多久,稍一打量,就能看见不远处一位深红色头发、梨花头发型的少女正朝着这个方向匆匆赶来。少女走近后眼睛一亮,边收起了手上拿着的传讯器,脚步不停直接靠近了沙发。然而或是由于把自己的全部注意力都转到了白发读书人身上,她并没有看到阴暗处那株含苞的花蕾,直至异变突起。

就在这瞬间,原本小巧玲珑的花朵毫无预兆地暴涨了十几倍,闭合的鲜红花瓣突然张开,露出里面的花芯闪着如同锐利刀锋般的冰冷光芒。眼见那张“血盆大口”混杂着危险的气息立刻就冲着她扑去。

原来这竟是株被精心伪装起来的丛林食肉花!

少女明显没有料到事态会如此发展,不由发出了声短促惊呼,在慌乱中望向读书人向对方求救。岂料那人却是毫无反应,仍旧稳当地捧着手中的书静坐。

无奈之下,她只好唇形微动默念几句短语,右手在虚空中一划,一个装着浅色半透明液体的瓶子突兀出现。

少女没有接住瓶子,而是用力将其打向了丛林食肉花大张的口中,在与花芯接触的瞬间,瓶身理所当然地骤然破裂开,紧接着“轰”的一声,接触到半透明液体的食肉花熊熊燃烧了起来,不多会儿就成了片片灰烬。

看了看自己那因为来不及施保护罩而烧焦了的衣袖,又见伸手翻书页的人毫发无损、甚至连沙发都一尘不染的样子,少女心头的愤慨简直达到了顶点,只顾忌着这里是图书馆,不得不压低了声音说话,话语中的怒气却是怎么也掩盖不住的。

“队长!你觉得这样很有趣吗?!”

被称为队长的那位,此时是终于舍得收回在书本上的视线了,其定睛看着来人,目光里闪过的些许狡黠似乎有些推翻了之前给人那种无比沉静的印象:“你说呢?”

没等她做出反应,白发队长又立刻换了副老神在在的正经样子:“安,对付丛林食肉花这种角色当然首选是火焰,不过你行动之前也得考虑到地点,万一烧到书了可怎么办。”

“那些话留着骗克里斯或者希莉娅还差不多。”绛发少女面上不显,只在心中默默翻了个白眼:“保护魔法是做什么用的,要是连最低级的火星药水就能烧了它们,那这个图书塔早就没剩下几本书了。”

魔法使队长艾尔·菲尔奈赞同地点点头:“我这不是担心我们魔药界的希望之星一冲动扔出了更高阶的魔药嘛,你心里有底就可以。”

“别想转移话题,”谁不知道魔法使小组里最冷静的就是她安妮雅·威廉斯姆:“队长你到底干嘛把座位上的魔法转移到边上来,这不是明摆着让人上当吗。”

艾尔闻言歪了歪脑袋,做出思考的表情,随后恍然大悟状回答:“我之前不是想着要省点力,这样等离开了再转移回去就行,免得还得再施法。”

而艾尔一开口安妮雅便感觉到了魔法元素的细微流动,等话音结尾,方才落下的满地灰尘已经干净如初。更神奇的是,相同位置上那株鲜红的丛林食肉花依旧保持着乖巧的样子、继续微微弯曲着,好似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见状少女不着痕迹地抿了抿唇。队长的实力不是最强的,对元素的掌控力和亲和力却无人能敌。虽然是个小魔法,但在说话的同时不用媒介瞬发默咒,别说她们“魔法使”的成员,就连她的亲生哥哥如今四十岁的十一阶法师都做不到,可见血统的力量在魔法界中是多么重要。

因为被艾尔的行为勾出了这些念头来,表面上的她们便陷入了似乎有些尴尬的沉默。接着等到安妮雅回过神,她已经不可挽回的看到了自家队长隐忍着纠结自责的神情。

是不是我说错什么话了?一门心思自我批评的艾尔担忧地想到。

安妮雅简直要抚额苦笑了。

她可真不明白艾尔这种在人际交往中异样的谦卑是从哪里来的,明明在她来看,队长可是个被说为众星捧月也不为过的人啊!只不过这些想法也就是转瞬即逝,毕竟谁没有怪癖呢?况且魔法使组队已经近两年了,五人对彼此的秉性也有了相当了解,只是处理这些小问题的话,她还是比较得心应手的。

最好的办法就是:无视!

“队长,你今天怎么没有去楼上?四楼的书好像全是些大陆史之类的吧?”

克兰雅的图书塔,一到二十层的书目全都是和魔法毫无关系的内容,而二十层以上,则是楼层越高书的内容也越高深。

在图书塔的大厅中有上百个小型传送阵,持有有效资格的使用者只要交纳一定的魔法晶石供传送阵运作,就能传送到想要去的楼层。基于从二十层开始每层排布且不断加强的魔法压力,通常大家都会选择合适的楼层找书。不然就像上个贪心不足的低阶法师那样,一会儿想去看看十阶法术了,一会儿甚至要接触十四阶以上只提供给高阶法师的信息了……哼哼,必须是被治疗师们扔出魔法塔丢尽脸面的嘛!

至于安妮雅提出这个疑问实际上也在情理之中。魔法使小队队长艾尔可是出了名的魔法狂热爱好者,所有上课以外的自由时间,在队员们能通过传讯器找到艾尔的时候,对方待在图书馆二十层之上的概率是80%、魔斗场的概率是20%;而当传讯器没有反应的时候……废话,自然谁也不知道队长跑哪里去了。

所以今天艾尔会出现在图书塔四层的情况十分罕见,安妮雅转移注意力的一招也不算用得最次。说着,她微低下头看了看书脊,发现那果然是本最常见不过的《终南大陆位记》,还是开卷第一册,便愈加感到不解了。她怎么一点没发现队长什么时候对历史有兴趣了还特地来翻史书看啊?

“咳。”艾尔随手将书放在一边,握拳举到嘴边假意咳嗽。

“找我有什么事?是不是克里斯又惹麻烦了?”

安妮雅正惊讶于对方有些奇怪的反应,听到“克里斯”三个字便马上反应过来,连忙拉上了自家那位从善如流队长,边走边说。

……

……

放在沙发上的书卷被不知何处吹来的风吹动,哗啦啦的纸张摩擦声响起,待风停下,只见这本《终南大陆位记》恰好停留在了扉页之上。

上面写道:

天地开元,世界伊始,于混沌中伟大的神灵诞生。

眼见世界美好却无人欣赏总觉寂寞,居住在元位面的神灵们便开辟主位面并创造了生命、创造了众多智慧生物。

然未曾想这些智慧种族却心存恶意和争斗,导致负面情绪逐渐凝聚形成了实体巫魔。

巫魔一出世便欲吞噬主位面滋养自身,神灵们怜悯众生,集尽全力打退了巫魔,但无奈身受重创不得不退回元位面修养。

所有主位面上的智慧生物,都必牢记这段沉重的历史,时刻感谢神灵的恩泽、反省自身的罪孽、弥补犯下的过错,否则正如千年前的冰封战役一般。

巫魔再次入侵、历史终将重演。

.
最新回复 (0)
返回
发新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