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我鞠躬了1000次

来看新电影 3月前 1504

第1章

本以为她会爱他爱到天荒地老,缠他缠到地老天荒,可手心被她捏皱的病情诊断书却无时无刻不提醒着她,这段十年多的痴念快要到头了。

凌知薇带着墨镜,站在医院的走廊边上,心里一阵阵地发寒。

她掏出手机拨给妈妈,电话一被接通就传来尖锐的嘶吼声,“你还打电话来干什么?从你枉顾伦常,决定嫁给苏昱擎的那天开始,你就不是我的女儿了。”

“妈…”凌知薇吸了吸鼻子,哽咽道,“妈妈,我好想你,我病了,我…”

“病了?那是你活该!你就该下地狱…嘟嘟嘟…”

“喂,妈…妈妈…”

凌知薇深吸一口气,无力地靠在走廊边上,窗外的绿树葳蕤,在阳光的照射下熠熠生辉,可为什么她的心就捂不热呢?

全世界都在怪她,怪她不顾亲朋好友的反对执意嫁给苏昱擎。

可他们不知道她有多爱他!

苏昱擎,是她少年青春的全部阳光,她就是仰仗这这份温暖才能安好地长大,才能觉得…这个世界不是那么地冷清,才知道她还是值得被疼爱的那一个。

十年啊,十二三岁情窦初开的时候她的心里就全部都是他了,她到底有什么错?

难道就因为他是她的三叔,她就应该藏着自己的爱,压抑自己的爱吗?

可三叔只是爷爷战友的儿子,和她本来就没有一丝一毫的血缘关系啊!

她忽然好想见到苏昱擎,现在、此刻,刻不容缓。

可她尝试过太多次了,但凡她主动打电话给他,得到的都只有痛入骨髓的羞辱。

凌知薇闭了闭眼睛,手指颤颤巍巍地,还是不听使唤地拨通了那个哪怕是睡着了都能熟稔念出的一串号码。

“喂,昱擎,我…”

清冷的声音传来,“要我说多少次你才会懂得尊卑,叫三叔!”

“可你已经是我的丈夫了啊!”

“丈夫?你不知廉耻非要嫁给我,罔顾人伦要和自己的三叔在一起,你不要脸,我还要脸呢!”

凌知薇喉咙滚动,空出的左手揪住自己的心脏,她墨镜掩盖下的眸子已经闪着泪光,她如他的意,艰难开口:“三叔”。

隔着话筒都能感受到那边难捱的沉默。

男人听到“三叔”,签文件的手都顿了一下,而后又凉薄地开口,“我很忙,没事不要给我打电话。”

“今天,无论如何请你回别墅一趟,我等你,会一直一直等下去!”

说完凌知薇立马就挂了电话,像是非常害怕那人嘴里又会吐露出什么凉薄拒绝的话。

一路浑浑噩噩地回到别墅。

凌知薇强打起精神准备了丰盛的晚餐,有他最爱喝的海带脊骨汤。

结婚这三年里,她早就把厨艺练得炉火纯青了。

灶台上文火随着风在噼啪噼啪地响着,她就靠在墙边,想着那纸病情诊断书。

她抿唇冷笑,以前她的闺蜜程小璟就说她这样强要爱情是会遭报应的。她还不信,说真情能感动上苍,可现在…白纸黑字,不得不信。

她命不久矣。

但愿,苏昱擎看在她活不久了,能对她好一点,哪怕只是每日回来陪她吃一顿饭,也能让她走得安详一些。

可她一直等啊等,壁上圆钟的时针都已经指到了三点她还是没有等到苏昱擎。

她靠在沙发上,昏昏欲睡。

不知道过了多久,咔嚓一声,玄关处传来声响。

苏昱擎还穿着一身警服,浑身都散发着成熟的男人自带的气场,深深地吸引着窝在客厅沙发的这个小女人。

她条件反射地就跳了起来,眼睛都未睁开,嘴里就呢喃着:“昱擎…”

“真是不要脸!”苏昱擎的眸子被酒气熏得血红,望着只穿着一件睡裙的凌知薇说道。

他将女人的手扼到头顶,凌知薇眨了眨眼睛,一双圆溜溜的眸子缓缓睁开,看到眼前放大的俊颜时,灰败的小脸一下子就笑开了。

那璀璨夺目的光一下子就蛊惑了男人,苏昱擎一个俯身就拥有了她。

凌知薇疼得咬紧了唇瓣。

耳边忽然传来医生的嘱咐,“你需要静养,早睡早起,不能熬夜,不能胡思乱想,这个病一定要全身心放松才能减缓病情的发展,千万不要给自己压力,快乐一点,多笑笑,乐观才能长寿。”

“敢走神?要我回来不就是想这样?”

“没有,我叫你回来是因为…因为我病了,病得很重。“

“闭嘴!别用那些可笑的借口来搪塞我,你害死了你小姨,为的不就是取代她成为我的女人,现在你如愿以偿了,还装什么?”

她疼得小脸发白,却固执地盯着他,半晌,她才沙哑着声音缓缓开口,“如果,我快死了,你会不会对我好一点?”

“呵——,那你最好马上立刻现在就死,你这种连亲生小姨都能下手,连三叔都敢觊觎的女人就不该活在这个世上!!!”

第2章

凌知薇只知道自己一直睡到第二日午时才醒,微微动了动,浑身都像是被卡车碾压一样地疼。

手机在震动,已经有好几个未接来电了。

都是医院来的电话,她想起自己和教授约好了今天要去做进一步的检查的。

简单梳洗了一番,她强忍着打颤的双腿,驱车去了锦城第一人民医院。

她急急忙忙,不小心在大厅内和一名孕妇撞到了一起,两人手中的病情诊断单都被撞掉了。

凌知薇吓得够呛,立马爬了起来,扶起孕妇,一个劲儿地致歉。

对方倒也没为难她,捡起自己的单子就离开了。

凌知薇呼出一口气,也捡起单子就朝着电梯口走去。

“知薇?”苏行知的声音穿过人群,传到凌知薇的耳里。

她顿住,转过身,不可置信地看着自己的父母,眼泪一下没忍住,顺着眼角就流了下来。

她已经三年没有见过自己的父母了。

似乎她嫁给了苏昱擎,就被全世界都抛弃了。

“爸爸,妈妈,你们怎么来医院…”

话还没说完,邹薇就冲上前抢走了凌知薇手中的单子,看到“妊娠五周”的时候,邹薇一巴掌扇了过去。

凌知薇捂着脸,盯着似乎疯怔住的母亲,“妈,你干嘛啊?”

亲生女儿,狠心三年不闻不问,好不容易偶遇,不是嘘寒问暖,不是老泪纵横,而是响亮的一个巴掌?

“凌知薇,你太不要脸了!苏昱擎应该是你的小姨父,是你的三叔,再怎么说他都是你的长辈,你居然给他生孩子!呵…我怎么会生养出你这样的女儿,我还活着干什么?”邹薇大喊大叫着,当真朝着一旁的大理石柱子撞过去。

凌知薇离她最近,纵使心寒,却还是义无反顾地挡在了石柱跟前。

邹薇那一撞是用了大力气,脑部撞到凌知薇胸前的时候,她觉得自己的五脏六腑都要移位了。

嘴角有血迹渗出,她呼吸逐渐微弱,隐隐约约看到地上散落的诊断书上写的字。

心里冷笑。

原来,是和方才那个孕妇拿错了单子。

可,她不过是忠于自己的爱情,没有伤着谁没有惹着谁,怎么就得不到宽恕,得不到成全了?

噗嗵——

她倒在地上,意识沉浮间看到自己的父亲扶起了母亲,大步离开…没有人回头看她。

哪怕是看一眼她这个亲生女儿都没有。

醒来的时候,入目都是一片白。

凌知薇揉了揉额头,撑着手半靠在床头。

医生巡房,问她:“病情昨天通知你家人了吗?”

凌知薇局促,双手无措地搅动着,她忽然掀开被子,跪在了冰冷的大理石地面上,“医生,求求您帮我瞒着,我不想所有人都用同情的眼光看着我,我想自在一点,这样更有利于恢复对不对?”

医生蹙眉,“凌小姐,您得的是阿尔茨海默病,也就是俗称的老年痴呆,是无法治愈的绝症。您需要家人的关怀。”

凌知薇抿唇不语,固执地可怕。

她的家人,不会给她关怀,只会让她死得更快。

“医生,求您了,我可以的,我一个人可以的,我会努力坚强地活着,我还没有爱够,我还没等到他回头,我…不甘心啊…求您了。“

经过昨夜,凌知薇已经知道,用病情祈求苏昱擎的爱根本就是妄想。

【那你最好马上立刻现在就死,你这种连亲生小姨都能下手,连三叔都敢觊觎的女人就不该活在这个世上!!!】

这话还在她脑海中不听使唤地回响,字字句句化作利刃,将她那颗拳头大小的心凌迟了彻底。

“凌小姐,这是医院的规定。”

“可我没有亲人啊!”她说这话时捏紧了双拳,唇瓣都咬得紧紧的。

医生终是不忍,点了点头。

凌知薇爬了起来,房间太安静,她怕自己想着想着就会发疯。

打开电视,清丽的女主播声音传出,“今日,苏氏集团代理总裁苏行知携其妻邹薇联和发表声明,将永远与其独女凌知薇断绝父女、母女关系,望悉知。”

啪嗒——

遥控坠地。

凌知薇摸了摸脸,满脸的热泪,烫伤的不只是她的手,还有她的心。

她刚告诉医生她没有亲人,她的父母就昭告全世界和她断绝关系…

“呵——”凌知薇抬起头,盯着头顶的白炽灯,笑得凄凉。

巨大的哀恸笼罩在女人的头顶,以至于男人走近她才感觉到。

对他,她还是有种习惯性的依赖,就像小时候她遇到难解的数学几何题就会跑到三叔的房间求教一样。

她哽咽着,“三叔…爸…爸爸妈妈不要我了。”

“你这个贱人,居然瞒着我怀了孩子!三年前,新婚之夜我就提醒过你,不要妄想生下我的孩子,否则我不介意亲手掐死他!”

“为什么?”她声音低若蚊呐。

“筱茹摔落悬崖,尸骨无存,你凭什么活着?凭什么享受子孙绕膝的天伦之乐?凌知薇,我留你一命,是要你赎罪的!”

第3章

凌知薇望着天花板,这小身板就像是大海中的一叶扁舟,狂风暴雨袭来的时候她只有咬着牙,忍受。

意识浮沉间,她想到一些旧事。

五年前,她还未满十八。

在放学的路上遇到被罪犯们围住的邹筱茹,二话不说就冲上前去救她的小姨。

罪犯们带着枪,森冷的枪口抵在她眉心的时候她浑身都在抖,却还是固执地把小姨拦在自己身后。

罪犯望着她的眼神充满了轻蔑和讥诮,绕过她就去抓一身紧身连衣裙包裹着妖娆身姿的邹筱茹。

邹筱茹怕极了,竟然把一直挡在她身前的外甥女推了出去,她说:“我外甥女,还是个雏儿,味道肯定比我好,你们把她带走,放了我吧!”

凌知薇几乎以为自己听错了,她的马尾辫在盛夏的夕阳里摇得影影绰绰的。

她回头,盯着邹筱茹的眼神里都是惊讶和绝望。

她被那些人抵在墙上,身上的校服被撕得破破烂烂,她以为她这辈子就这样毁了,却没想到遇到了在出任务的苏昱擎。

苏昱擎大步跑来,她哭得都说不出话了,只想求抱抱。

可邹筱茹却快速地把她自己的连衣裙扯得皱皱的,猛然拉开了凌知薇,做出一副将外甥女护在身后的假象,嘴里还抽抽噎噎地对苏昱擎说,“昱擎,我不怪知薇。她还小,未来的路很长,不能就交代在这里了。她把我推出去是对的,我是个成年人,被糟蹋了总还能活下去,她是个孩子,心灵脆弱,相比之下,还是我…”

她演戏太逼真,说着说着就哽咽到无法继续。

凌知薇永远忘不了那时候苏昱擎看着她的眼神。

充满了失望。

她只能怯生生地收回自己被那些恶心的男人碰过的手,像个自惭形秽的破布娃娃,躲在自己的世界里。

很快,耳边有打斗声、枪击声。

苏昱擎一人对五名罪犯,又要护着两个手无寸铁的女人,胳膊很快就中了一枪。

凌知薇擦了擦眼泪,强撑着站起来,她不能眼睁睁看着他流血。

旁人都说苏昱擎是他的三叔,却不知从她很小的时候从父母的对话中得知这个三叔和她没有任何血缘关系后她就默默地爱着他,已经很多很多年了。

邹筱茹吓傻了,就紧紧地抱着苏昱擎的手,男人行动受限,胸口又中了一枪,双腿一软跪在了地上。

凌知薇大骇,冲上前护着男人。

她眼眶瞪得发红,“你们敢动我三叔,就从我的尸体上走过去。”

邹筱茹见状立马跑了,她以为苏昱擎和凌知薇都活不成了。

凌知薇梳着马尾辫,脸上稚气未脱,眼神却坚定得不行,就像保护这个男人就是她的信念。

罪犯讥笑,举起铁锤朝着已经昏迷过去的苏昱擎举起。

凌知薇毫不犹豫地转身抱住了男人,头顶受到重重一击,血瞬间从她那粉色健康的唇瓣里涌出。

她摇摇晃晃,却还是抱紧了苏昱擎。

“谁都不能伤害我三叔!谁都不可以…”

她一直坚持着,掏出手机上曾经缠着苏昱擎录下的警车的鸣笛声,偷偷地按响。

罪犯们淬了一口,跑开了。

她再也坚持不住,倒了下去。

醒来后,她听说苏昱擎大出血,是RH阴性血,血库告急。

她二话不说跪在医生面前,求他让她输血,求他不要告诉家人她献血的事情。

医生终是答应了。

回到家后,所有人都在,颇有番三堂会审的势头。

小姨是知性美女,是邹家的掌上明珠,品行德行都是出类拔萃的。那时小姨说,是她打电话向小姨求救,小姨才过去,可在关键时候也是她出卖小姨,大家就都信了。

而她,事发那年她还未成年,说是自己想英雄救美,结果被小姨作为谈判筹码要送给对方以求自身平安,根本无人相信。

他们说,她还小,遇到凶神恶煞的绑匪下意识地想逃是能够理解的。

他们说,他们不怪她。

可是,如果不怪她的话,为什么后来父母不认她了?为什么闺蜜不和她一起玩了?为什么从小疼他的三叔也开始疏远她了?

一个星期后,苏昱擎醒了。

凌知薇在卧室里开心到手舞足蹈,满心想着见到他的第一面要说些什么,可等啊等却等到苏昱擎来邹家向她的小姨邹筱茹提亲。

凌知薇不懂为什么。

她躲在房间里,哭了一整夜。

那以后,锦城的人都知道苏昱擎和邹筱茹是一对金童玉女,是一对未婚夫妻。

她只能拼命地念书,拼命地做题,以此转移自己的注意力。

她以为等她变得知性优雅,变得比小姨还要优秀,三叔就能看到她的好了,就会…爱她了。

可,噩梦远远还没有结束。

最新回复 (0)
返回
发新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