粉丝文化“入侵”相声圈?张云雷如何从德云社走上偶像神坛?

娱论场 2月前 1379

作者/思涵

来源/明星资本论

台下的观众齐声合唱,挥舞荧光棒,为台上的偶像奉献一片整齐的绿海。

这不是粉丝见面会,也不是演唱会,而是张云雷相声专场的返场环节;粉丝们唱的也不是流行歌曲,而是词多难记的大段京剧、评剧、北京小曲。今年,这段“带荧光棒听相声”的视频刷爆抖音。

嘉卉是挥舞荧光棒看相声的其中一个。从2017年开始,她开始追张云雷全国各地的商演,今年还特意单独开了一个微博账号,为偶像投票、写大段文字卖安利,粉丝们叫她“美文博主”。

事实上,嘉卉是一位年龄“奔四”的大学老师,听相声多年的她把人生第一次追星献给了26岁的张云雷,称他为“张老师”。

“以前我觉得追星这件事情不可思议,后来我理解了。追星什么东西最重要?就是把他身上的那种正能量,学到并且告诉身边的人。”现在,她经常给自己的学生讲张云雷的故事。

像嘉卉这样把张云雷当作偶像追捧的还有很多年轻女孩,她们更熟悉追星的操作,打榜、应援样样精通。张云雷录制快本时,粉丝会为主持人和同场嘉宾精心准备出自各大奢侈品品牌的应援礼物。

有人认为,这是饭圈文化入侵相声圈的迹象。可回顾张云雷的走红过程,似乎也正是这群把荧光棒带进剧场的追星女孩,让他走到了大众视野中。最近,他终于走出了师父郭德纲坐镇的喜剧选秀综艺,成为一档国风主题选秀网综的评委。

那么,张云雷是如何吸引到追星女孩的注意并成功突破相声圈的?其背后的德云社如何适应突如其来的粉丝文化,进一步将他推举到更大的发展平台?

有了颜值、虐粉、CP感

相声演员也能得到偶像的应援待遇

 

粉丝微笑是因为2016年那起事故开始关注张云雷的。

2016年夏天,张云雷在南京南站二楼送客平台意外坠落,身负重伤。出院后他带着身体里一百多块钢板重返德云社,台风日渐稳健,从一个带着点痞气的半大小子摇身一变,成了“翩翩少年”、“偶像派”。

身受重伤是张云雷的劫难,也成为了他受到广泛关注的转折点。在嘉卉的印象中,张云雷出事后一周,他出演的那期《笑傲江湖》播出,这是张云雷涨粉的第一个小高潮。

今年3月,抖音上忽然铺天盖地都是他的唱歌视频,紧接着《欢乐喜剧人》播出,开始第二个涨粉高潮。“随着《国风美少年》跟《快本》的播出,我感觉应该是第三次小高潮了。最近每天两万(微博粉丝)挺稳定的,涨得很快。”

电视节目和网络短视频是推动张云雷走红的重要推力。而贯穿始终的圈粉利器则是张云雷受伤后脱胎换骨的颜值和气质、重伤未愈却坚持演出的敬业故事、以及他与搭档杨九郎之间的CP互动——这显然是偶像化的吸粉方式。

无论是对张云雷的心疼,还是对他和杨九郎互动的乐谈,都让张云雷与观众之间产生了偶像与粉丝之间独有的情感联系。这种情感联系最直观的表现就是每次返场时的大合唱。张云雷自己对于走红也没有预料到,“在我身上发生的事儿都太突然了。”

微笑告诉笔者,张云雷走红后,就很难通过票务软件买到他的商演门票了。“都是在黄牛手里。黄牛有一个市场定价,很多人要买,它肯定就贵。第一排差不多上万,三五排这样的票,可能也要六七八千。”

即便如此,和嘉卉、微笑同样选择辗转全国各地刷商演的粉丝并不少。嘉卉数了数,自己今年已经看了20多场张云雷的商演。

中国传媒大学教授袁庆丰看到粉丝挥舞绿色荧光棒、和张云雷一起合唱《探清水河》的视频,听入了迷,一天听了足足200多遍。后来他去听郭德纲的版本,还有张云雷自己独唱的版本,总觉得不如台上台下的大合唱动人。他分析,自己的感动源于传统曲艺在以年轻人为主的张云雷粉丝这里得到了认可和情感投入。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微笑认为,并不是谁把粉丝文化带进了相声圈,而是张云雷的受众多了,自然就会形成一套从别的明星粉丝圈中平移而来的规则。

任何一个公众人物都有可能得到粉丝给予偶像的待遇,而当粉丝到达一定数量时,集体认同感渐渐产生,文化的形成就水到渠成了。

 粉丝群体涌入德云社

“家族企业”能否适应饭圈文化?

 

面对突如其来涌入的粉丝,德云社的运营短板很快就显现出来了。最明显的就是今年七夕前夜的“三庆园事件”。当时张云雷将带队回到复建的三庆园表演,消息一出,许多粉丝提前十多个小时前去排队等票。

后来由于现场人数过多,超过治安管理限制的人数,一向现场售票的三庆园临时改为网络售票,并在一分钟内被抢售一空。现场粉丝不满,堵门讨要说法。最后还是张云雷在微博出面道歉,宣布加演答谢观众。

归根结底,这场闹剧是源于德云社对张云雷人气的误判,以及三庆园200多个座位与张云雷的百万粉丝之间的供需矛盾。

11月28日,德云社发表声明,表示近期网络售卖的张云雷及搭档杨九郎的照片台历并非官方授权,请粉丝谨防受骗。

在这条微博的评论区,粉丝们纷纷呼吁“求求德云社自己做周边吧”,“想给德云社送钱”。还有坐拥10万粉丝的插画师留言说愿意与德云社合作设计官方周边——点进主页一看,也是张云雷粉丝。

德云社的运营管理尚未适应新晋粉丝的需求,但得益于师徒亲友关系,现阶段粉丝的不满得以抑制。毕竟,郭德纲是张云雷的姐夫和师父,不像普通的艺人和公司老板只有一层合作关系。

但随着综艺引流而来的粉丝加入、饭圈文化进一步入侵,张云雷粉丝与德云社之间的和睦能维持多久,也要打一个问号。

“我觉得德云社需要一个专业的团队来打理。”一位粉丝告诉笔者,现在张云雷和岳云鹏共用的经纪人是郭德纲妻子的堂弟。至于这些当红演员的助理,多数是郭德纲其他徒弟来客串,整体像一个家族企业。

粉丝的大量涌入和高涨热情,已经对相声艺术造成了一定冲击。张云雷的粉丝只能通过追商演来与偶像产生互动,因此看相声时偶尔会出现乱接话茬的行为,导致原本的表演节奏被打乱。近期张云雷不得不亲自劝告粉丝不要影响其他观众。

在网络上,张云雷的粉丝也曾引起一些争议,例如今年夏天与陈立农粉丝在某粉丝app上的投票PK——当时,双方粉丝都质疑对方刷票,晒出数据图来公开掐架,来了一场相声演员粉丝与男团偶像粉丝的对战。

这是一场看起来风马牛不相及的battle。不过,在中国传媒大学讲授《戏剧与曲艺艺术演出经营管理》的韩润磊老师表示,“相声、戏曲等传统演出样式的艺人本身就是娱乐圈的,这类演出放在很多年前就是当时社会流行的主流娱乐。”

只是当前主流受众已经被电影、电视剧等分流,传统曲艺在被边缘化的同时也被神圣化、清高化了。事实上,喜爱传统曲艺的观众从不缺少狂热。1927年,名旦荀慧生到沪演出,舞台上陈列着各界人士所赠匾额、对联、银杯、金牌、银盾、花篮等礼物多达200多件,“楼上下纷掷五彩纸条,有正绕于慧生之头者(1)”。

曾有媒体起过这样一个标题:“相声需要把歌唱到电影的岳云鹏,也需要把荧光棒带到茶馆的张云雷”。或许,粉丝文化在消解了传统曲艺“纯洁性”的同时,也意味着大把的商机和传统曲艺发展的勃勃生机。

德云社能否把握住这个机会?目前还不好说。不过微笑告诉明星资本论,“最近张云雷有一个专门的助理,不是说相声的;他也有了自己专门的宣传。不容易,对德云社来说已经是进步了。”

 粉拥有流量注定走向影视圈?

跨界不易,须趁国风正好

 

“三庆园事件”反映的另一个事实是,线下相声演出已经盛不下张云雷如今的人气了。在近期他以常驻嘉宾身份参与的网综中,弹幕里举目皆是“来看二爷(张云雷在德云社排行第二)”的。

袁庆丰教授认为这是市场的自然规律。“不管谁成名了,都要进影视圈,为什么?因为这是一个回报最为丰厚、周期最为短暂、效果最为明显的一种变现方式。张云雷唱得再好,他在剧场里玩命唱一天顶多唱两场;他要拍了什么电视节目或者电影,那成本就大幅下降了,辛苦三个月能放一年。”

张云雷曾说过,唱歌、演戏都会尝试,但不能忘本,“尝试完了吗?回来给我好好说相声。”粉丝对他则更宽容一些,全力支持他的跨界。“在他这个年纪什么都有可能,因为什么都没有定,未来可期吧。”

但跨界发展未必有想象中那么容易。张云雷的颜值在相声演员中出类拔萃,放在影视演员中却泯然于众;他有一把好嗓子,但若抛开传统戏曲的积淀来唱流行歌,也未必能在并不景气的华语音乐市场中分得一杯羹。

至于与相声艺术更为接近的喜剧电影领域,他的同门岳云鹏已经做了不少尝试。虽然独具搞笑天赋,但表演风格单一化、选片眼光有限等问题尚未解决,岳云鹏还没有甩掉烂片之王的标签,这一定程度上能够说明德云社的电影资源问题和相声演员的转型困难。

好在除了影视剧和流行音乐,张云雷或许还有另一条道路可走——在进一步收紧的广电政策下,国风概念成了平台和制作公司“表忠心”的一柄大旗。在国风热下,综艺节目留给传统文化的空间会变大。

而以戏曲见长的张云雷,很可能会借此成为国风这个新风口下的宠儿。《国风美少年》的召集人身份,只是一个开端。

对于“偶像派相声演员”张云雷来说,综艺节目的曝光带来的将是更多不属于相声核心受众的外围粉丝,以及外界对粉丝文化”入侵“相声圈的担忧与争议。

对此,嘉卉说:“怎么让中国传统艺术得到更多年轻人的喜欢,不让传统艺术没落凋零,这不是更重要吗?我不知道你们年轻人记不记得,邓小平同志说过一句话,不管黑猫白猫,能抓住老鼠就是好猫。”

她仍不能理解粉圈的“劝删”行为,也不支持张云雷杨九郎CP粉的过分意淫,但这并不妨碍她把张云雷当作“爱豆”。

最近,嘉卉还把爱豆安利给自己的学生,“现在出去看商演都带着几个90后小跟班,很快乐的。”

微笑则带着老公和拍摄设备一起去追商演,夫妻俩一个负责拍照片,一个负责拍视频。毕竟,她的十几万微博粉丝,都在等着她的“前线返图”。

(文中部分插图由采访对象微笑拍摄)

1. 批注处文字引用、化用自公众号“近代史研究”文章《魏兵兵 | 娱乐政治:京剧与民国前期上海精英阶层的形塑》

最新回复 (0)
返回
发新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