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波维奇说,莱昂纳德从来都不是马刺领袖,他说得对不对?

鱼乐NBA 5月前 1238

长话短说,先还原“案发现场”。

有记者向波波维奇问起,鉴于吉诺比利已退役、莱昂纳德被交易,帕蒂-米尔斯的领导力对如今这支马刺有多重要。

波帅回答的原话是这么说的:

“科怀是很棒的球员,但他从来都不是球队领袖(Kawhi was a great player, but he wasn"t a leader or anything)。马努和帕蒂才是球队的领袖。”

“我们会一直怀念科怀的天赋,但回首过去,领导力从来都不是他所擅长的(Kawhi"s talent will always be missed, but that leadership wasn"t his deal at that time.)。”

“也许有一天他能成长为一名领袖( That may come as he progresses),但去年是马努和帕蒂扮演了那个角色,拉马库斯(阿尔德里奇)也出力甚多。”

这就是为什么波波老爷子向来对媒体冷面冷心,但还是备受媒体追捧——他总能时不时给你意想不到的回答,一些你完全没有预期的猛料。

记者的问题原本单纯指向米尔斯,只是顺带提起了莱昂纳德,波波维奇却主动接招、借题发挥,三言两语就否定了昔日“邓肯接班人”曾经的领袖身份。

抛开那些恩怨情仇,就事论事,老爷子到底说得对不对?

——这要看你怎么定义“领袖”这两个字。

如果你理解的“领袖”,是在公众面前高谈阔论,在更衣室里说一不二,在球场上带头鼓动观众、挑衅对手、质疑裁判,在球场外带着全队吃喝玩乐,一掷千金为球队小弟各种买单……换言之,如果“领袖”就等于“大佬”,等于强硬的个性、霸气的做派,那波波维奇说得对,莱昂纳德从来都不是马刺领袖。

没办法,他确实太闷、太安静、太面无表情、太独来独往了嘛。

问题是,如果拿这个标准来衡量,我们所熟知的那些马刺球星,包括GDP组合在内,恐怕都称不上“领袖”。

如果马刺真的存在这种类型的“领袖”,那只有一个人有资格胜任。不是别人,正是波波维奇自己。

谈到恩师菲尔-杰克逊时,科比曾有一段高论:

“每支球队都需要有一个咄咄逼人的领袖,球员和教练之间必有其一。在圣安东尼奥,格雷戈-波波维奇是那个人,而邓肯不是。在金州,“追梦”格林是那个寸土必争的人,而史蒂夫-科尔不是。对我们来说,菲尔不是那种个性的人,所以我必须提供这种力量。”

注意,连科比都同意,如果“领袖”等于强硬的个性,那马刺从来都只是波波维奇的球队。

回首莱昂纳德在马刺的这七年岁月,他的确不曾扮演过“大佬”类型的领袖。这一方面固然与他沉默寡言、极度内敛的性格有关,另一方面也必须看到,他从来不曾具备成为“大佬”的环境和时机。

试想一下,在马刺这样一支全联盟最等级森严、纪律严明的球队,身边是邓肯、吉诺比利、帕克这样铁定跻身名人堂的超级队友,主教练还是北美四大体育联盟连续执教同一支球队最久的波波维奇,即便你被公认为球队的未来核心,你又怎么能不韬光隐晦、谨言慎行?

哪怕你是“战神”赵子龙,长坂坡单骑救主,阳平关以一敌万,牛逼到一塌糊涂,可你身边有关羽、张飞,上面还有个刘玄德,轮得到你出来“领袖群伦、独领风骚”?

2014年总决赛上的那一幕还历历在目。马刺前两战在主场与热火战成1-1平手,眼看卫冕冠军已抢下先机、找到感觉,波波维奇冲着莱昂纳德嘶吼出:“去他妈的托尼,去他妈的蒂米,去他妈的马努,你才是老大,你打你的球!”这才有了莱昂纳德在后三场的连续爆发,有了他的总决赛MVP奖杯,以及马刺的4-1夺冠。

这就是问题的症结所在。莱昂纳德不是不可以当“大佬”,他只是需要名正言顺的“授权”。但话说回来,需要被授权才能去叱咤江湖,这算是哪门子的“大佬”?

从这个意义上说,波波维奇没说错,莱昂纳德确实不是这种类型的领袖。

但如果“领袖”跟那些唯我独尊的做派无关,跟在更衣室里音量的大小无关,跟“振臂一呼、应者云集”的想象无关,只跟在球队中发挥的作用、在比赛中提供的价值、对赢球的重要性有关,那莱昂纳德绝对是马刺的领袖,而且远自2014年荣膺FMVP开始,他就已经当仁不让了。

最典型的证明是16-17赛季,“后邓肯时代”的第一个赛季。莱昂纳德在赛季MVP评选中高居第三,带领马刺打出61胜21负西部第二战绩,如果不是在西决意外因伤退出,鹿死谁手尚未可知,故事的走向也极可能截然不同。

莱昂纳德证明了自己能够扛着球队前进,一如邓肯、吉诺比利、帕克他们所做过的。如果GDP是马刺的领袖,莱昂纳德没有理由不是。

领导力是一种玄学,并没有一定之规。乔布斯的“现实扭曲力场”是一种领导力,库克的“萧规曹随”、“春风化雨”未必不是另一种领导力。莱昂纳德对马刺的领导力,体现在他在球场上的身先士卒,训练中的身体力行,生活中的严于律己,工作上的全力以赴。他的领导方式,是以身作则,行胜于言,无声胜有声。

莱昂纳德的原话:

“我每天都在训练中以身作则,全力以赴,对比赛保持极度专注(I lead by example coming into practice every day. Just going hard and coming into these games mentally focused)。”

即便跟马刺最终不欢而散,但提到莱昂纳德的工作态度,马刺上下还是有口皆碑。连波波维奇自己都承认,莱昂纳德自始至终都是一个“伟大的队友”。(Kawhi was a great teammate the whole way through. He did his work, and he was no problem for anybody. )

对于波波维奇称自己“不是领袖”的说法,莱昂纳德很快就予以回击——速度之快、攻势之猛,倒真的一点儿也不像从前那个与世无争的“莱昂纳德”。

他的反应是嗤之以鼻:

“这对我来说很搞笑。我不知道他指的是不是去年,但我猜如果你不能上场打球,他们就忘了你怎么领导球队(It"s just funny to me because, you know, I don"t know if he"s talking about last year or not, but I guess when you stop playing they forget how you lead)。”

前马刺队友、现猛龙队友丹尼-格林对这一事件最有发言权,他没有直接回应老爷子的观点是否正确,但他还是强调了一个关键词——“时机”:

“(在马刺)时我们都还是年轻球员,有不同的角色,不同的场景。这与时机有关(over there we were the younger guys. There are different roles, different situations. It’s about timing)。”

格林还指出,如今世殊时异,莱昂纳德如今在猛龙也开始“多话”起来。

“跟两年前相比,他如今绝对说得更多了,他开始主动表达自己的观点,畅所欲言。他告诉大伙儿该做什么,该去哪儿,我们在很多事情上都追随他的领导。(He’s definitely a lot more vocal now (than he was two years ago) and speaks up, speaks his mind and says his opinion on things. He tells guys what they need to do and where they need to be and (we) kind of follow his lead on a lot of things.)”

正如波波维奇原话中给自己留下的“台阶”一样,连老爷子自己都不得不承认:“假以时日,也许有一天他能成长为一名领袖。”

莱昂纳德的冷傲与沉默,其实并不难理解。那种高冷并非与生俱来,如果一个17岁的年轻人突遭变故,父亲在第一次现场看自己比赛的前一晚被枪杀身亡,那种创伤显然会改变很多性情。有很多话他宁愿藏在心底,只默默观察这个世界,用敏感的内心去感知他人情谊的真伪,然后用最简单直接的方式予以回应。

对于这种某种意义上主动封闭了自我的年轻人,一旦他能感知到外界的充分信任,产生足够的安全感,他所能做出的回报,也一定远远超出他人的给予。

曾经沉默寡言的莱昂纳德,如今究竟变得有多“话痨”,我们作为局外人不得而知。但一个直观变化很容易被注意到,他在场上的面部表情和肢体语言都变得越来越丰富了。他笑得越来越多,再也不那么面瘫了。

他甚至还刚刚领到自己职业生涯422场比赛中的第一次技术犯规,而且看上去很像是有意为之。

他今年刚过27岁,职业生涯的巅峰期还尚未到来。他究竟是不是真正的“领袖”,其实远不是波波维奇所能“judge(评判)”。老爷子耿耿于怀的,恐怕还是那些放不下的执念。

依我看,既然爱过,分手最好还是能体面一些,好聚好散,相忘于江湖,从此两不相欠。

<450>

最新回复 (0)
返回
发新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