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X生活的第365天,想你......

心灵文字 4月前 1688

注释:标题为部分内容简介,故事很精彩,请观看!   

我曾以为,霍司承可能是这个世界上最讨厌我的男人;可,后来我才知道,如果这个世界上还有一个男人爱我入骨,那个人肯定是霍司承。——楚千千

在我看见楚千千第一眼开始,就中了一种蛊,药石无用,唯情可解。——霍司承。

“老婆,这阵子辛苦你了,等妈身体好点,你就搬回来住吧。”

楚千千收到老公沈昊这条短信时,已经在自家小区的楼下了。

最近婆婆身体不好,沈昊让她住去婆婆家,照顾老人家的饮食起居,平日里一周也就回来一次。

今天婆婆肠胃不舒服,一下午,就吐在楚千千身上三次,无奈,她只好回家来拿换洗的衣服。

楚千千刚进门,就被门口的鞋子绊了一下。

她回头,不大的玄关,摆放着两双鞋,一双男人的黑色皮鞋,还有一双红色的高跟鞋。

楚千千已经很多年没有穿过高跟鞋,那双鞋,不属于她。

“啊……”

女人娇媚的声音从虚掩的卧室门内传出来。

楚千千的心“咯噔”一下。

她轻手轻脚的走向卧室方向。

男人的声音响起,楚千千本来想去打开房门的手,僵在原处的指节有些发白,大脑一片空白。

透过门缝,楚千千清楚的看见,卧室的大床上,此时的沈昊正在另一个女人的身上驰骋。

身下的女人被沈昊的身体挡着,楚千千能看见的,只有女人波浪的卷发,顺着枕头的方向,蔓延到床边。

她在大学时,当过宿舍长,那会室友都喜欢称呼她为千姐,毕业后,大家都各奔东西,唯一留在A市的,只有一个人。

楚千千刚才就觉得,这个女人的声音为何这么耳熟。

现在看着那栗色的卷曲长发,她几乎可以肯定,现在在自己老公身下承欢的,就是自己的好闺蜜——贺雅。

“那你说说,你是爱我,还是爱千姐?”贺雅的胳膊,如水蛇一般缠上男人的脖子。

只是,她在说话时,那双化了浓重眼妆的眸子似有似无的瞥向门口,红艳的唇角勾起。

露出一个挑衅的笑。

“当然是爱你,你这么骚。”

沈昊全然不知两个女人四目相撞,全部身心都在贺雅的身上。

楚千千站在门口,本来空白的大脑,一片爆炸。

门,猛的一下被推开。

沈昊抬起头,看着站在门口的楚千千,脸上一片错愕,“老婆。”

“千姐。”躺在床上的贺雅的享受被中断,声音中带着浓浓的不满,“你不是喜欢看?怎么不多看会儿?”

“你怎么解释?”

楚千千清亮的眼眸满是润泽,这个男人骑在别的女人身上,还叫她老婆?

“亲爱的,你快给千姐解释解释。”贺雅坐起来,双手环住沈昊的腰,身前的傲人紧紧贴在男人的身上,撒娇,“解释不好,我可就走了呦。”

一听贺雅这么说,沈昊马上直起腰板,声音也硬气起来,“还解释什么?你不都看见了?”

“是要离婚吗?”楚千千哀伤的看着身边这一对狗男女,“你确定好了,我们明天就去办手续。”

贺雅没说话,但手指在男人腰间掐了一下。

沈昊马上点头,“我早就在等这一天了,你看看你,结婚才三年你都成什么样了,不修边幅,你这身上是什么味?臭死了!”

她身上,是她婆婆,也就是沈昊妈妈吐的东西,因为没有衣服换了,她才穿着脏衣服回家。

不等楚千千回答,沈昊接着说,“你说你不能上得厅堂,下得厨房,至少在夫妻生活上有点表现吧,跟雅雅一比,你真是连女人都不算!”

这句话,刺的楚千千心脏疼。

沈昊,贺雅,还有她,三个人是大学同学。

那时候,楚千千是出了名的系花,多少条件优秀的男同学追她,她都没同意,最后选了出身平平,但每天会给她带早饭,例假会帮她冲红糖水的沈昊。

还记得那会,宿舍同学都替她不值时,她还说,平淡是福。

现在想想,真是个天大的笑话。

“好,我知道了,明天早上9点,民政局门口。”

说完,楚千千强忍着眼泪,转身离开。

楚千千离开家,就去最近的商场买了一件新衣服,把身上的旧衣服扔进垃圾桶里。

她和沈昊刚结婚的时候,由于经济条件并不是很好,她很久都不舍得买一件新衣服,刚才扔掉的那件衣服,还是她大学时候买的。

沈昊那会经常对她说,等以后他工资高了,就给楚千千买好多漂亮衣服。

可,这转眼都要离婚了,沈昊都没有给她买过一件衣服。

楚千千在外面吃了个饭,联系了几家房屋中介,约好明天看房。

到晚上9点多,才回婆婆家。

回到家里,婆婆李淑梅坐在沙发上指责,“你怎么这么晚才回来?想饿死我啊?”

楚千千站在门口,愣了愣,“沈昊没给您说吗?”

李淑梅不满,“我儿子那么忙,他跟我说什么?赶紧做饭吧,我饿着呢。”

楚千千没说话,放下包,转身进了厨房,熟练地淘米,洗菜,切菜。

可是心里难免有些苦涩。

她大学毕业后,她为了完成沈昊说的照顾好婆婆的一日三餐这个任务,放弃了大公司的邀请,找了个工资只有2000块,但是离婆婆家和自己家都近的工作。

她每天下班第一时间来给李淑梅做饭,再回自己家做饭,一做就是三年。

她本以为,李淑梅多少还是喜欢自己的。

可自己第一次这么晚回来,婆婆却不问,只关心自己饿着了这件事情。

“啊!”

楚千千切着菜,一走神,切到了手。

赶紧用水将血冲去,才出去找创可贴。

她出门,看见客厅里没有人,也没有多想,就去电视柜下面拿创可贴。

刚贴手上,看见李淑梅在凉台上打电话。

正是夏天,婆婆家又是老房子,窗台没有封,屋里开着空调没什么感觉,外面可是十分闷热的。

她想去叫婆婆进来,刚开门,就听见李淑梅说,“哎呀,你这不孝子,再找,能找到楚千千这样的吗?”

婆婆,这是在为她说话?

楚千千鼻子一酸,想着刚才自己误会婆婆,有点懊恼,正想开口,李淑梅又开口,“这样带工资的保姆,伺候我吃,伺候我穿,还这么任劳任怨的,哪有这么好找?”

听着李淑梅说话,楚千千愣愣的站在门口。

原来,自己在李淑梅眼里,不过是个带工资的保姆。

亏自己这三年对她那么好,每天变换着口味给她做饭。

她还没离开,李淑梅又说,“反正楚千千这么傻,你回来买束花,编两句情话,随便骗骗她不就好了?”

傻?

楚千千听着李淑梅给沈昊出的主意,凄凉的扯了扯嘴角。

是啊,自己是傻,她和沈昊以前不是没吵过架,沈昊之前跟公司前台的女大学生扯不清关系,也被她发现过。

当时她也闹脾气,却被沈昊几束花就哄好了。

“妈,外面热,打电话进来打吧。”

楚千千开口。

李淑梅回头,看见楚千千站在阳台门口,不由有些惊讶,连忙把电话挂了进屋。

楚千千炒好菜,端到餐桌上,李淑梅坐在那里,看着楚千千“随口”问,“千千,我刚才打电话说的话,你听见了多少?”

“没听见呢。”

楚千千微微一笑,满心凄凉。

“哦,没听见啊。”李淑梅点了点头,好言相劝,“我儿子给我说了,你也别怪他,男人嘛,偷腥是难免的。”

“嗯我知道了,我们明天就去办离婚了。”

楚千千开口。

李淑梅赶紧装出慈母的样子,“唉,你这孩子,百年修得同船渡,千年修得共枕眠,你和昊昊可是千年修的缘分,别说气话。”

如果楚千千刚才没有听见李淑梅的话,恐怕会觉得李淑梅真的是为了她好,可现在,她只觉得,李淑梅是为了留住她这个带工资的保姆。

“他都不珍惜这千年的缘分,我又何必呢。”

楚千千低头吃饭,和这个自己伺候三年的人,真是多一句话也不想说。

李淑梅不干,“天下哪有不偷腥的猫,他不过是跟别的女人睡一下,古代的皇帝还有三宫六院呢,他这算什么啊?”

一听这个,楚千千真是要被气笑了。

“你家这是皇室吗?是有皇位需要继承吗?”

“你这是什么意思?你以为你还是当年那个大学生吗?我家昊昊现在可是项目经理,不跟你离婚就不错了,你还想怎么样?”

楚千千放下筷子,清亮的眸子静静看着李淑梅的脸,“既然您这么认为,我就更没有必要跟您儿子继续过下去了。”

说完,拿着提包出门。

关门前,还传来李淑梅生气的声音,“离婚是吧?你可别后悔!你以为你这样的黄脸婆离了昊昊还有人会要你?做梦!”

黄脸婆?

她明明才25岁。

离开李淑梅家,楚千千找了离车站很近的小旅店住下。

窗外声声蝉鸣,她圈在旅店单薄的单人床上,泪眼婆娑。

夜里,楚千千做了梦,梦见大学的时候,那时候的她,长发长裙,无论在校园里的任何地方,都能吸引异性的目光。

大学相恋一年,毕业后三年,四年的时光,她用来爱一个渣男。

更可笑的是,今天以前,她还以为一切都是值得的。

翌日一早,楚千千穿上昨天买的新裙子,长发散下,镜子中的人,肌肤瓷白,漂亮的杏眼,睫毛蜜长,仿佛还是七年前那个校园里的少女。

今天是8月6日。

当楚千千来到民政局门口时,来领结婚证的男女已经排成了长队。

“老……千千你来了。”

沈昊的声音从身后传来,明显,他还没有适应对楚千千的新称呼。

楚千千转身,看见沈昊旁边站着的是贺雅。

今天的她打扮得格外张扬性感,栗色的波浪卷发散落在肩头,一条很省布料的吊带连衣裙,脚上踩着红色的鱼嘴恨天高。

正红的唇彩,夸张的假睫毛,十足的夜店小姐装束。

她看见楚千千一身素色连衣裙,长发垂下,明明没有擦粉,皮肤也是粉白粉白的,扬起声线,质问,“千姐,你这是做什么?想让沈昊回想起大学时光吗?”

不可置否,此时,沈昊的眼睛盯着楚千千,一时有些不可自拔,今天的她恍若是从七年前走出来的一般。

楚千千淡淡一笑,“怎么可能,之前有点眼疾,昨天看了那么辣眼睛的一幕,一不小心给治好了。”

贺雅拽了拽沈昊,“听见没有,还等什么,赶紧进去吧。”

虽然结婚的人多,离婚的人却寥寥无几。

“千千,我先给你说,房子的钱,我是不会退给你的。”

进去的路上,沈昊率先开口。

他们的房子是沈昊单位分的福利房,首付三十万,楚千千家出了十万,沈昊家出了二十万,后面的贷款,楚千千也只是出了自己的公积金,她本身也没打算要。

不过,让她意外的是,在即将离婚的时候,沈昊跟她说的话居然是这个。

“我知道了。”

楚千千点头。

“还有,虽然是我出轨,但是你也有责任,也不要指望我的赔偿。”

沈昊继续说。

“我知道了。”

楚千千继续点头,尽量把自己那一点点卑微的难过藏起来。

沈昊说的没错,自己是有责任的,自己错就错在为沈昊他家付出的太多,以至于忽略了自己。

“千姐,沈哥这种器大活好的男人,你放着不用,我就替你用了你也别怪我。”贺雅如水蛇般的胳膊挽住沈昊的腰。

楚千千看着贺雅,她从来没想过,贺雅是这样的人。

贺雅以前跟她出来时,穿的虽然夸张,但是绝不放荡,今天的她似乎是在刻意炫耀,但有点用力过猛。

“赶紧把离婚证领了吧,你好用的光明正大。”

楚千千有些不耐烦,想想见面之前的那一点点不舍,真是可笑到不行。

因为楚千千和沈昊的财产划分非常明确,离婚手续非常简单。

只是几分钟的时间,之前的红本就变成绿本。

“行了,千千,你以后有什么事……”

沈昊话还没说完,贺雅就用手肘轻轻戳了一下他,“亲爱的,你想说什么?”

被她提醒,沈昊也没再说下去,只是摆摆手离开。

民政局门口,沈昊和贺雅离开。

楚千千一个人提着包,看着门口来来往往的行人,顿时觉得非常迷茫,无助。

她一个人走到花坛的边沿坐下,双手放在膝盖上,眼睛空洞的望向远方。

一辆黑色的奔驰轿车,在那里停了许久。

车后座上的男人,隔着暗色的玻璃,看着路边那个清素的女孩,深邃幽暗的眸子中,泛出一丝异样。

“霍总,公司的视频会马上就要开始了。”

坐在车前座的助理林杰好心提示。

就在刚才,他们的车路过民政局时,霍总突然喊了停车,然后就一直看着窗外一对在来办离婚的小夫妻。

看起来是一对夫妻闹离婚,男人带着小三来了。

从三个人扯皮,进去扯证,到现在男人和小三离开,他就一直这么看着。

林杰有些纳闷,霍总一向以高冷著称,怎么突然变得八卦起来了?

“会议取消。”

车后座的男人说完话时,已经打开车门,大步走向坐在花坛边的女人。

林杰惊讶的都合不拢嘴,从来都是万事以工作优先的霍总,居然说取消会议,这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楚千千在花坛边坐了许久,理了理情绪,想着下午还约了中介看房,正准备起身离开,就撞上一堵“黑墙”。

这一撞,把她包包也撞飞了,包里零零散散的东西全部都撞到地下。

包括那个离婚证。

“对不起。”

楚千千蹲下身子去捡包里的东西,男人也半跪下来帮她一起捡。

在其他东西都捡完后,两个人的手同时伸向飞的比较远的那本离婚证。

楚千千的手指轻轻触碰上男人的大掌,迅速弹开,乖乖等着男人把离婚证捡起来,递给她,她才把头抬起来同男人道谢。

“谢……”

楚千千抬头,另一个谢字还没说完,脸上的笑容就僵住了。

“霍……司承?”

“好久不见,楚千千。”

最新回复 (0)
返回
发新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