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本本书记录了改革开放的样子,而我从中看到了自己的影子

中国日报双语新闻 2018-10-1 2211

社会变革,思想先行。1978年,中国即将迎来举世瞩目的改革开放。在十一届三中全会召开之前,文化届已悄然发生变化,预示着这一政策的到来。

1978年1月上海译文出版社成立。一些文革前就已出版的外国经典名著又被重新包装出版上市,比如,上海译文的《斯巴达克斯》、《红与黑》等。饱尝十年书荒的人们拥进各地新华书店,排队凭票购买图书,万人空巷。今天想来那场景仍十分令人动容。

人们在新华书店排队买书

1978年8月上海译文旗下的双月刊《外国文艺》创刊,意为向中国读者译介外国现当代文艺作品。

复旦大学中文系教授陈思和在一篇题为“想起了《外国文艺》创刊号”的文章中写道:

这个杂志创刊于1978年的下半年。当时思想文化界的背景是:中国文化艺术界刚刚从一场噩梦中惊醒过来,战战兢兢地向异域文化打开了门窗。

The magazine was founded in late 1978, when China"s literary and art circles had just woken up from the "cultural revolution" and were cautiously opening the doors and windows to foreign culture and art.

那年5月1日,全国新华书店出售经过精心挑选的新版古典文学名著《悲惨世界》《安娜·卡列尼娜》《高老头》等,造成了万人空巷抢购的局面;而共时性的西方现代主义文学在中国却没有获得这样的光荣,它暂时还是一个被人因无知而需要小心回避的文化黑洞。

On May 1, 1978, people crowded into Xinhua Bookstores in cities across China to buy carefully chosen literary classics of new editions such as Victor Hugo"sLes Miserables, Leo Tolstoy"sAnna Kareninaand Honore de Balzac"sPere Goriot. Modern Western literature, however, was still regarded as a cultural black hole that we needed to treat cautiously, due to ignorance.

但是对经受了残酷与绝望不亚于二次大战的中国知识分子,尤其是年轻的知识分子而言,他们一时还难以从巨大的理想破碎和荒诞人生的打击下缓过神来,他们急需从世界的普遍经验中来理解他们自己的处境以及如何感受这种处境。自然,在一阵阅读狂喜过后,他们很快就不满足于那些遥远而美好的古典名著。

But for Chinese intellectuals who had suffered cruelty and despair as severe as that of the WWII, especially young people, they were yet able to recover from the collapse of their ideals and the blow of the absurd fate, so they needed to borrow universal experience from other countries to understand their situations and how they should feel about these situations. After reading those classics with wild excitement, young people soon were not able to be satisfied with those ancient classics of beauty and goodness.

而在《外国文艺》创刊号中,年轻的陈思和读到了川端康成的短篇小说《伊豆的歌女》和《水月》、意大利诗人蒙塔莱的抒情诗、萨特的《肮脏的手》、约瑟夫·赫勒的《第22条军规》。

这些新颖的审美观为正在改革开放中的中国读者和作者打开了一扇通往现代社会的大门。加上后来流行的拉美魔幻现实主义、博尔赫斯的《交叉花园的小径》。这些现代主义、后现代主义小说、诗歌和剧本带着外国文艺工作者对于世界的思考深深地影响了那一代中国现作家、诗人:莫言、贾平凹、格非等。

陈思和写道,这份杂志“是把我融化到这个世界里去,以致使我发现了自己心灵本身就应该是一个新世界:一种属于现代社会环境里的精神状态。”

Reading the bimonthly allowed me to blend into the modern world. I found that my mind should have belonged to a new world: a mental situation in a modern social environment.

正如他所说:

在我们还处于蒙昧状态时我们并不是不会感受,只是我们无以名状这些感受,也无以对应这些感受,于是我们会感到恐怖。如果一旦有种思想告诉我们这个世界的人都在感受着与我们相同的苦恼和焦虑,或者告诉我们作为一个人本该就是这样感受着苦恼与焦虑的,那么,我们突然会对自己拥有了崭新的理解,原来像是打量一个陌生人那样的眼光会变得温柔,因为你最终发现了这个陌生人就是你自己。

这也是阅读文艺作品之于人的意义吧。

1979年,刚刚打开国门的中国人渴望了解世界,信息高速公路的修建还要到十几年以后。于是上海译文出版社推出了双月刊《世界之窗》,也是通过翻译向中国读者讲述世界其他地方正在发生的事情。

这本杂志很受欢迎,也许很多读者都读过。有一期就讲到了迈克尔·杰克逊。

上海译文出版社、作家出版社、外国文学出版社、漓江出版社等在八十年代向内地译介了大量的欧美现当代文学:

《百年孤独》、《雪国》、《康拉德小说选》、《喧哗与骚动》、《小城畸人》、《蝇王》、《菲茨杰拉德小说选》、《一个青年艺术家的画像》、《伪币制造者》、《细雪》、《斯·茨威格小说选》、《看不见的人》、《西线无战事》、《丧钟为谁而鸣》、《愤怒的葡萄》、《曼斯菲尔德短篇小说选》、《铁皮鼓》、《旧地重游》、《好兵帅克》、《裸者与死者》、《钢铁是怎样炼成的》、《风中芦苇》、《达洛卫夫人/到灯塔去》、《儿子与情人》、《刀锋》、《豪门春秋》、《广漠的世界》、《幼师》、《二神父》、《麦田里的守望者》、《日瓦戈医生》、《洛丽塔》、《挪威的森林》、《恶之花》、《荆棘鸟》、《霍乱时期的爱情》、《百年孤独》、《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轻》、《卡夫卡短篇小说选》、《福克纳中短篇小说选》等。

在上海译文的“二十世纪文学丛书”中,不仅有英国、美国、法国、德国、西班牙、日本、前苏联、意大利等国的文学作品,还有墨西哥、瑞典、阿根廷、冰岛、秘鲁、捷克、波兰、厄瓜多尔、埃及等国的作品。

除了文学作品,各出版社也推出了外国文艺理论丛书。如人民文学的《古代印度文艺理论文选》、《论文学》、《拉奥孔》、《歌德谈话录》、《诗学 诗艺》、《文艺对话集》、《十九世纪英国诗人论诗》,上海译文的《二十世纪文学评论》、《雨果论文学》、《公园深处》,三联书店的《二十世纪文学理论》、《美国作家论文学》等。

1985年,上海译文推出了“二十世纪西方哲学译丛”,也就是“黑皮书系列”,陆续出版《人论》、《现象学的观念》、《单向度的人》、《存在主义是一种人道主义》、《爱欲与文明》等一批影响深远的哲学书籍。

译文40周年展

八十年代末起,上海译文又先后推出了《简爱》、《呼啸山庄》等作品。1991年,译文为出版《乱世佳人》的续集《斯嘉丽》购买了版权,这是中国大陆出版社首次取得国外畅销书的独家授权。中国政府于1992年才加入世界《保护文学和艺术作品伯尔尼公约》。

八十年代,更多的出版社成立,包括1986年成立的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和1988年成立的译林出版社、中信出版社和南海出版社。

译林出版社的前身是70年代末创刊的杂志《译林》,创办宗旨是“打开窗口,了解世界”。

《译林》创刊号

三十年来,译林推出了 “经典译林”、“译林传记”、“牛津通识读本”、“双语译林”、“人文与社会译丛”“译林人文精选”、“法政科学丛书”、“西方政治思想译丛”、“艺术与社会译丛”、“城市与生态文明系列”等一批代表性品牌书系。

其中,译林版《追忆似水年华》、《尤利西斯》、《莎士比亚全集》、《英国工人阶级的形成》、《自由论》、《理想国》、《物种起源》、《荆棘鸟》、《查令十字街84号》、《麦田里的守望者》、《杀死一只知更鸟》、《芒果街上的小屋》、《少年Pi的奇幻漂流》、《我的孤独是一座花园》、《伦敦传》、《梵高传》等数百种作品畅销不衰。

以经管类图书闻名的中信出版社新世纪以来引进了很多家喻户晓的畅销书:《谁动了我的奶酪》、《史蒂夫·乔布斯传》、《从0到1》、《人类简史》、《未来简史》等。

2000年,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了英国作家JK 罗琳的《哈利·波特与魔法石》。风靡全球的哈利·波特系列也在中国找到了一批忠实的读者,包括我本人。

2006年世纪文景出版了《追风筝的人》,畅销十年,目前印量达到1000万册。世纪文景还引进了罗贝托·波拉尼奥的《2666》、托尔金的《魔戒》等高品质图书。

新世纪以来,出版社逐渐走向市场化。2006年之后,上海译文出版社社科室学术类书籍和面向大众的科普类图书的比例由原先的8:2调整为2:8。

社科室主任张吉人于2003年入社。他很喜欢《纽约客》杂志驻中国记者何伟的文章。2006年何伟的《江城》在美国出版,但却迟迟不肯出售中文版权。

2010年何伟出版了《寻路中国》,终于愿意出售其中文版权,张吉人第一时间购买到版权。《寻路中国》大受欢迎,译文又接着出版了《江城》。

何伟

到2013年,译文社科室逐渐形成了“译文纪实系列”。目前为止这个系列已经出版了近30种书。包括《再会,老北京》、《血疫》、《鱼翅与花椒》、《无缘社会》、《女性贫困》、《穷忙》、《老后破产》、《打工女孩》、《最后的熊猫》、《货币战争》等。

非虚构写作也逐渐在中国流行起来。

Country DrivingandRiver Town, also by Hessler, have each sold more than 300,000 copies in China.Shark Fins and Sichuan Pepper, a book on Chinese food by British writer and cook Fuchsia Dunlop, which was published in July, has been reprinted four times.

何伟的《寻路中国》和《江城》现在在中国的销量均超出30万册。英国作者、厨师扶霞·邓洛普的《鱼翅与花椒》七月上市,也已加印了四次。

"Writers like Hessler, Dunlop and Michael Meyer, who wroteThe Last Days of Old Beijing, observe Chinese society, people, cities and culture through foreign eyes, providing very different but interesting perspectives for us to understand China in a broader sense," Zhang said.

“像何伟、邓洛普和《再会,老北京》的作者梅英东,这些作者,透过外国人的视角观察中国的社会、人、城市和文化,给我们提供了新鲜有趣的角度,去从广的视野里理解中国,”张吉人说。

"I loveRiver Townthe most because it is well written. Its style is unique. Through the descriptions of details in Chinese people"s daily lives, you can see the changes that have taken place in China in the past three decades, which I think is also why Chinese people like him," he said.

“我最喜欢《江城》,因为写的好、风格独特。透过中国人日常生活的细致描写,你可以看到过去三十年来中国发生的变化,我想这也是为什么中国人喜欢他的作品的原因,”他说。

而像《无缘社会》、《女性贫困》和《老后破产》这样讲老龄化的日本社会的图书,则可以给我们提供一个参照。现在的日本可能就是20年后中国的样子。

上海译文出版社文学编辑室里活跃着一批年轻的编辑,顾真就是其中的一位。顾真,30岁,2013年入社。除了编辑图书,他还给《上海书评》写淘书专栏,业余时间也翻译书。

"If you look at the contributors to STPH"s Classic Translations Series, many of them are also translators. It"s a company tradition. Editors can do things they like-more than just editing books-such as writing or translating," Gu said.

“上海译文出版社译文经典系列的特殊贡献者中,很多都是译者。这是译文社的传统。编辑可以做自己喜爱的事,不仅是编辑图书,还可以写作和翻译,”顾真说。

Books that feature well-known writers discussing literature and art are becoming more popular, with Nabokov"sLectures on Literature,Lectures on Russian LiteratureandLectures on Don Quixote, published by the Shanghai Translation Publishing House, selling well.

近来著名作家聊文艺的图书很好卖。上海译文出版的纳博科夫的《文学讲稿》、《俄罗斯文学讲稿》和《堂吉诃德讲稿》卖的不错。

"Before, we relied onLolitato sell Nobokov"s other works... but onlyLolitasold well. But this year, these lectures on literature have sold well on their own without the influence ofLolita," Gu Zhen said.

“以前我们都是靠《洛丽塔》卖纳博科夫的其他作品的,但是只有《洛丽塔》卖的好。但是今年,这些文学讲稿靠自己卖的就不错,”顾真说。

He has been attempting to tread his own path as an editor, striving to find a balance between his own tastes and those of the public.

顾真一直在找寻自己作为编辑的道路,努力在自己的喜好和大众的品味之间寻找平衡。

"One of the projects that I am working on concerns the five books by Edward St Aubyn that feature Patrick Melrose, which were adapted for a TV series in Britain. Gu said. 

“我手上正在做的一套书是爱德华·圣奥宾讲帕特里克·梅尔罗斯的五本书。英国已经出电视剧了,”他说。

《梅尔罗斯》剧照

Gu Aibin, editor-in-chief of Yilin Press, said that in the past 30 years, books published by the company have ranged from foreign literature to liberal arts and, more recently, popular science works, clearly mirroring the changing demands of Chinese readers.

译林出版社总编辑顾爱彬说,过去三十年来,译林出版的图书品类从外国文学拓展到人文社科,再到近年来的科普新知,鲜明地体现了中国读者阅读需求的变化。

"Thirty years ago, readers devoured anything available due to the shortage of books. Now, they choose books very carefully for an enjoyable reading experience, which is the result of the 40 years of reform and opening-up. People"s material lives have been greatly improved, so have their spiritual lives."

“读者从三十年前解决温饱似的粗放式阅读发展到现在精挑细选、讲究个人享受体验的高质量阅读。这主要是因为四十年的改革开放,人民的物质生活质量得到前所未有的提高,对精神生活和文化生活的期待越来越高。”

改革开放四十载来,中国社会、经济、科技、法制、文化的进步都离不开知识和思想的滋养。四十年来,我国的图书出版业从十年文革结束后的荒芜之地变成今天的精神粮仓。

今天,新中国迎来了69岁华诞。在这个特殊的日子,祝祖国繁荣昌盛,人民幸福安康。

有一位年近五十的老媒体人,每天在朋友圈报告自己当日的锻炼情况,结尾总说:建设自己,就是建设社会主义新中国。

在这样一个瞬息万变的时代里,能称作爱国之举的,不是在网络上夸夸其谈,而是作为理性公民,去努力提高自身文化水平、职业素养、道德标准、健康状况、文明程度,各司其职,团队合作,才能让这个国家长久的强盛。

一个最简单的方式就是读书。 

互动

你每年大约读多少本书?哪本是你的最爱呢?对于改革开放40年来的图书文化界的变化,你又有什么样的感受?评论区见!

给双语君设星标

最近微信又改版了,小可爱们一定记得把双语君设为“星标”哦!

这样就能第一时间找到我们啦!学习英语不迷路!

设置“星标”步骤↓↓

编辑:唐晓敏

推 荐 阅 读


《孤独星球》这样描述中国的大好河山,看看有没有你的家乡

今天,我们把头条留给他们

中国日报双语新闻

↑长按关注中国最大的双语资讯公众号↑

国庆快乐!

最新回复 (0)
返回
发新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