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过得好不好,看这三个地方就知道了


无敌创可贴

春暖花开,煦阳高挂。

清晨,丽人医院里,此时围满了记者,喧嚣一片,沸沸扬扬。

关浩一路上神采飞扬,满面春风,就像刚刚中了百万大奖。此人五官清秀,气宇轩昂。身高175公分,标准身材。一头中规中矩的短碎发向上飘起,拉芳牌的啫喱胶在阳光照耀下闪闪发光。他穿的是西装,一条慰蓝色领带随风飘扬,透露着一股青春的气息。

关浩一跨进医院大门就吓了一大惊:"哇靠,什么重大新闻?难道是有人生了八胞胎?"

在指纹打卡器上按了一下,关浩就去找那个母老虎报到。

母老虎是他的指导医师,叫尤燕,因其长期内分泌失调,脾气暴躁,被关浩取了这个花名。尤燕为人十分严厉,自从关浩一毕业,分配到这家医院当实习医生后,就没少被她欺负。更让他愤怒的是,这个尤燕只不过大他三岁,却骑在他头上发号施令,指指点点。

关浩至少想过一千种法子来挫挫她的锐气,但为了前途着想,迟迟没有下手。

经过一个急诊室的时候,关浩停下脚步,好奇心大起。急诊室的门虚掩,里面却是鸡飞狗跳,看样子是情况过于紧急,大家都顾不上关门了。

门口还有三五个保安,面容严肃,看样子并不是他们医院的,以前都没见过,不会是里面那病人的保镖吧?

"止血止血,赶紧把血止住……"这声音引起了关浩的注意,这就是尤燕的声音。

出于好奇,他推开门溜了进去,还好心地帮人家把门锁上。

"血止不住呀,怎么办?"

"止不住也得止,纱布……"

关浩看出来了,躺在急诊病床上的是一个妙龄美少女,乍看有些眼熟。突然他眼前一亮,依稀记得,这个美女不正是最近红得发紫的明星李瑶吗?她脸色苍白白大汗淋漓,一条修长的左腿下,有着一只染满鲜血的脚丫子。脚丫子探出棉垫边沿,噗噗地喷着血,估计是血管断了。

在周围抢救的医生和护士绕着她那条迷死人不赔钱的腿直打转,这些医生和护士里有些人连工作服都没穿上。这就奇怪了,就算是哭孝也得披上麻衣上阵吧?

关浩仔细看了看那明星的腿,脚底下破了个血淋淋的大窟窿,皮翻肉绽,看得出是踩到钉子了,这颗钉子一定是绝版的。不禁心里苦叹:可惜啊,这么漂亮的一个女人,这么迷人的一条腿,偏偏在脚底下穿个洞,这老天爷也太不厚道了。

"喂,你进来这里干什么?赶紧出去。"尤燕忙乱中看到关浩,愤怒不已。这急诊室是你一个实习医生来的地方吗?毫无疑问这种地方他实在是不应该来的,根据以往血写的案例判定,只要是关浩赶去凑热闹的地方,就一定能捅出个大娄子。

尤燕也没来得及穿她的白大卦,还是一惯的性感打扮,乌黑的长发在脑后卷成一个扇形的发髻,三角领的紧身T裇勾勒出她窈窕的纤腰,胸前秀着一个卡通图案,显得这个28岁的女人有点装嫩。只不过她也有装嫩的资格,后侧开叉的短裙下露出她一米多长的玉腿,白里透红,挑不出一点瑕疵。这样的魔鬼身材,加上她迷死人不偿命的脸蛋,本足以令每个性向正常的男人打破手枪,然而美中不足的就是那脾气烈得让人发疯。

换了以前,关浩会自己灰头灰脸地滚出去,他的前途,完全决定在这个欠抽的尤燕手里。可是现在,关浩一声冷笑,完全无视她。有一个伟人说过,千万不要小看你身边每一个人,他随时能成为你最大的敌人。

"我跟你说话呢你听见没有?快出去。"尤燕又喝道,眉间皱起的的疙瘩越发醒目,但是丝毫不影响她冷艳的美。

"尤医生,给病人止血要紧。"人群中一个相貌平平,体胖如猪的女护士催促道,又转向关浩,"关医生,快出去吧,顺手把门关上。"

这声关医生的称呼,无疑是给足了他面子,按理说他该感激才是,但一见对方是江一婷这头肥猪,他就逃命似地避开了那瞥目光,有种呕吐的冲动。人生有两大悲剧:你爱的人名花有主;爱你的人惨不忍睹。关浩现在是属于第二类。

江一婷看了关浩的表情,自卑地低下头。

"去去去,凭什么我出去?真是一群窝囊废,治个脚丫子还这么费事。"关浩挑了挑刘海,一反从前的常态,格外嚣张地走近病人。病人在他手上就像油锅里的蚂蚱,任他折腾。

一群窝囊废……他在说谁呢?众人皆目瞪口呆,这家伙来了这里不过半个月,连医生执照都没领,居然口出狂言。

"你反了是不是?"尤燕想不到他敢这么放肆,气得脸色发青,两手叉在纤腰上。

"你且呆到一边去,跟哥哥学着点。"关浩一挥手,把尤燕推了个趔趄。

尤燕的D杯大胸大幅度起浮,他比自己小了整整三岁,还是个小小的实习医生,居然自称哥哥……好在尤燕的胸部是个货真价实的东西,若垫在里面的是两个气球,早气炸了。

没等她发作,只见关浩已经把病人的脚抬起来,脚底朝天,这姿势有点像佛山无影脚,蔑笑道:"看到没有,这脚底受伤了,应该抬起来,你让它垂着怎么可能止得了血……"

众人一见他的举动,下巴差点掉到地上。关浩也突然怔住,他忘了病人穿的是迷你裙,而且人家的身份可是大名鼎鼎的明星呀,要是能这样整,还轮得到你关浩出手?

李瑶见自己走了光,又急又怒,双手下意识地护住两腿之间的禁区,同时抬起右脚朝他的面门踢去。

关浩瞥到那禁区里的一片白色后,也慌了慌神,措不及防之下被这脚板踢个正着,往后趔趄两步,痛得眼泪直流,但右手仍紧紧地抓着对方的左脚。

"你是不是疯子?给我滚开……"李瑶怒道,急得快哭了。

"X你妈的,给老子闭嘴。"关浩狠狠地吼道,同时手里多了一张创可贴,轻描淡写地贴了上去。

在场之人无不瞠目结舌,病人的脚底伤成这样,用了最好的药水和药粉都不行,就凭这张创可贴?

尤燕终于压不住怒气,走上去"啪"一声赏了他个响亮的耳光,喝道:"你给我滚出去。"

外面几个保安终于听到动静,暗想不妙,刚才溜进去的那个小伙子难道不是医生?无奈门却被关浩反锁了,把他们急得团团转,不时从透明的玻璃窗观察里面的情况,随时准备破门而入。

这耳光可真响亮,满脑子都是星星。关浩很淡定地瞅着尤燕,倒像头发怒的雄虎,明显看得出他身体在抖,短短一分钟里被两个女人打了脸,真是奇耻大辱啊。

尤燕见状有点后悔了,下属犯错是可以教训一下,可是刮嘴巴子也未免太夸张了点。但不错也错了,面子是靠自己争取的,她趾高气扬地挺着大胸:"干什么?你是不是想吃了我?"

"我吃你?你就是去韩国整整容,我也下不了口。"关浩摸着脸,懊恼地走出急诊室。

关浩离开后,急诊室里蚂蚱们真的炸锅了。

"尤医生,快看,血真的止住了。"有人惊呼道。

尤燕眉毛一扬,有点不相信,一张创可贴能止住血?这创可贴才多大点东西?根本就覆盖不过那伤口的二分之一。

护士们用消毒巾小心翼翼地擦试着病人脚上的血,之前都是流血的速度远远快于清血的速度,这会儿居然还擦得干干净净,一尘不染。

"哎?神呀,我的脚好像不疼了。"李瑶猛地坐起来,好奇地揭开那块姆指大小的创可贴。不看不要紧,这一看,简直是天方夜谭,连伤口都愈合了,只留下一条极不显眼的小伤疤。

"哈,好啦?这……这是什么东西这么神奇?"李瑶欣喜若狂,根本就忘了刚才那屡风光尽收关浩眼底的事。

在场的医生和护士呆若木鸡,一片死寂。

光荣血泪史

关浩走出急诊室后,正悻悻地逛在走廊上,经过主任办公室时把脚步顿了下来,里面好像有人在议论他的名字。岂有此理啊,有什么不能光明正大说?非得在背后放黑枪吗?他忍不住把耳朵贴在门板上,凝神静听。

办公室里面对面坐着两个男人。面对着大门的那人面容消瘦,一双眼睛却是虎虎生风,下巴长着一撇小山羊形的斑白胡须,有着一种权威的霸气,看年纪已过六旬。背对着大门的那人则肥头大耳,身材虽然没像水缸那样臃肿,却也像个水桶,约四十来岁。

"院长,那一大批的记者围着,你是不是出去应付一下?"像水桶的中年男子恭敬道。

"区区几个记者你管他们干什么?"被称院长的老人浮躁地抿了抿嘴,皱着眉头。

"可是那病人好歹也是个大明星呀,恰好经过我们医院……你看是否可以借此来炒作一下我们医院的知名度呢?"

"行了行了,郑主任呐,我来找你,是想说另一件事。"院长抬手打断道,显得忧心忡忡。

"什么事?"叫郑主任男人精神一振,身体向前倾了倾,心里七上八下,可想来想去也想不起自己做错了什么。他能混到这个位子,自然不是靠运气的,只要领导皱个眉头,就得察言观色,然后投其所好。

"就是那个关浩的事。"院长厌恶地摇摇头,端起桌面上一杯茶水,"咕噜"一声喝下。

"关浩?那个新来的实习医生吗?我感觉他不错啊,是不是出了什么问题?"郑主任急忙端起茶壶,给院长注了半杯,一颗忐忑的心总算是落了下来。

事实上郑主任早就看关浩不顺眼,此人不学无术,玩世不恭,还目无尊长,若不是关系到院长的面子,他绝不会昧着良心去拍关浩的马屁的。

"不错?不错个球,你也不必为他说好话,就他那点破事,谁不清楚?"院长狠狠地叹了口晦气,大有恨铁不成钢的味道。

郑主任怔住了,那个关浩不就是院长引荐进来的吗?怎么这会却伸手打自己的脸了?做为一个聪明人,他本该谨慎发言,可心里的疑惑实在是不吐不快。

"院长,他不是你引荐的吗?你既然早就知道他不是个东西,为何还会……"郑主任说完就立刻后悔了,急忙闭上了嘴。

院长道貌岸然地干咳一声,脸色灰得就像个胎盘,悻悻地说道:"我自然有自己的苦衷。"

郑主任眼珠一溜,话锋一转说道:"说的也是,那小子实在不是个东西,我现在想起来了,他先前在三家医院里实习过,都是犯了不可饶恕的错误被开除的。第一回是病人肚子疼,他却给病人开了泻药,美其名为‘以毒攻毒’。第二回是病人头痛,他却给人家吃安眠药,说睡一觉就好。第三回,病人吃错了东西引起肠胃炎,他却给人家治眼睛,说把眼睛治好了,以后才能看清楚自己吃的是什么东西……"

"嗯,多余的就不说了,再过半个月,你就随便找个理由,把他撵走吧。"院长语重心长地叹气道。

"我知道该怎么做了。"郑主任识趣地哈个腰。院长和关浩那小子有点亲戚关系,不好亲自下手,这个光荣的任务由自己来执行太适合不过了。

一直站在门外偷听的关浩气不打一处来,哼道:"狗日的,都他妈的狗眼看人低,给老子等着,总有一天,你们会跪在地上求我……"

关浩如此幻想着,阿Q式的笑容洋溢在嘴角边。

"神医,关神医,对不起打扰一下。"关浩转身之际,身后一个男声突然叫住他。

声音的主人是个憨厚相的中年男子,此时正嘻皮笑脸地看着关浩。

"大叔,你是看病吗?去挂号排队吧。"关浩说完就走,心想这人肯定是疯了,见人就喊神医。

"不是,我没有病……"憨厚的中年人小跑上前拦下关浩,点头哈腰道:"我是李瑶的经纪人,叫庞德明,这是我的名片。"

宠德明说完递了张名片过去,接着道:"神医真是妙手回春啊,听说你一张创可贴,就把李瑶的伤治好了,实在是太神奇了……"

关浩礼貌地接过名片,在这之前,有谁夸过他妙手回春呢,不由得意洋洋地伸出右手和对方握了一下,笑道:"你叫我关浩就可以了,这只是小事情而已,无须挂齿。"

庞德明铳地一直腰,禁不住为神医的谦虚美德萧然起敬,严谨地掏出一张票子,塞进关浩的手里,憨笑道:"我跟李瑶必须即刻动身赶往演唱会现场做准备了,这张是贵宾座的门票,如果神医有时间的话,不妨过来玩玩,我就先告辞了。"

看着对方滑稽的背影,又短又胖,走起来像个不倒翁,关浩忍不住嗤笑一声,正准备向尤燕的办公室走去时,主任室的门传来一声"咯吱",院长迈了出来。

和关浩撞了脸后,院长下意识地有些不自然,心想这小子不会一直站在这里偷听吧?想起"静坐常思己过,闲谈莫论人短"的古训,他的耳根"刷"一下红了起来,但很快又恢复原状,朗声道:"小浩啊,你怎么现在才来上班?好像你又迟到了。"

怎么?在别人背后放黑枪,现在心虚了吧?关浩不屑地抿嘴一笑,充满了鄙视,表面上却说道:"院长早,我没有迟到,只是刚才有个病人需要急诊,没赶得及穿工作服。"

院长俯首抚了抚山羊须,点头道:"嗯,如此甚好,你去忙吧。"

关浩看着院长渐远的背影,脸上尽是不屑之色,进了尤燕的办公室,披上白大卦,闭目养神起来。

尤燕把病人送走后,眉头一直没有舒展,经过郑主任的办公司时,郑主任恰好看从里面走出来。

"哎,尤医生,你来得正好,进里面谈吧。"郑主任跺着颠步坐下。

尤燕迟疑地把门关上,说道:"怎么了吗?"

"那个明星的伤势怎么样?需要住院多少天?"郑主任神色肃穆道。

尤燕又怎会不知他巴不得李瑶在这里躺个十天半个月呢,今年之内的品牌广告费不知道能省多少钱。现在看来要让他失望了。

"病人的伤已经好了,刚刚离开。"尤燕如实道。

郑主任懵了一会,结结巴巴地说道:"好……好了?刚……刚才进来的时候……不是很严重吗?"

尤燕把俏眉间的疙瘩皱得更紧,她从医时间虽然不长,可如此离奇的事情她长这么大都没遇到过。

"是很严重,不过关浩用一张创可贴,把血止住了,而且现在……伤口也愈合了。"尤燕说完也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这种话说出来鬼才信,好在今天参与急诊的人多,可以作证。

郑主任木然半天,这才抓了抓那头秃顶的黑发,不可思议地叹道:"嘿,关浩这小子居然有这种能耐?"

原来是神尊附体

在尤燕的办公室里,关浩坐在办公桌前单手撑着下巴,睿智的眼神闪烁着别样的光芒,,喃喃自语道:"你到底要我做什么事?"

然而办公室里只有他一个人。

他的脑海里此时响起一个沙哑的男性声音:"我已经说过了,到时候会告诉你。"

关浩的眼皮垂了下来,无奈叹道:"你就只会这一句吗?你敢保证不会叫我干作奸犯科之事?"

"保证不会。"那声音说道。

"我也不会为你做出违背道德的事。"

"更加不会。"那声音又道。

关浩沉思半晌,说道:"从昨晚到现在,我好像还不知道你的名字。"

"你可以叫我神尊。"沙哑的男声说道。

"好吧神尊,我可以按你的方法修炼元气,提供能量给你,但是我也有条件。"关浩说道。

"你还有条件?我已经承诺过会给你提供治疗魔法,让你成为一代神医,难道你还不知足?"神尊的语气颇为不满。

"你觉得这样公平吗?"关浩并不是个轻易买帐的主,语气更加不满。

"有何不公平?"神尊诧异。

"将来你要是离开我的身体了,那我不是毛也没捞到?"关浩道,给人一种深思远虑的感觉,城府极深。

尽管两个世界的语言不尽相同,但神尊已经明白了他的意思,说道:"你并不亏,到了那时候你已经是众人眼中的神医了,而且钱也能赚到不少。"

"话虽如此,但我还得加个条件,才能算得上公平。"关浩不屑道。

"好吧,你说。"

"你要把修炼治疗魔法的方式教给我。"关浩说道。

神尊沉默了许久,才说道:"并不是我不肯教你,而是你根本学不了。"

"你少他妈的跟大爷扯蛋,我能修炼元气,怎么就不能修炼魔法?大爷现在是你爹,请你在爹面前老实点。"关浩大怒,一拍案板喝道。

"你的身体不具备那样的潜质,明白吗?你和我不是一个世界的人。"神尊粗略地解释一番。

关浩自然不会信那种鬼话,能修炼元气,却不能修炼魔法?这根本不符合逻辑。这个自称神尊的魔鬼显然是别有心机,说不定等他达到目的后,反而对自己不利。最为庆幸的是,对方并不像某些小说里写的一样,可以听到他心里想的事。

"其实你现在已经别无选择,能被我元神附体本是你可遇不可求的事。我读取过你一些记忆,你的梦想是成为受万人敬仰的医生,救死扶伤,为民请命,这也是为了完成你母亲的遗愿。但是你天生就缺少根筋,好吃懒做,不求上进……"神尊见他犹豫,又继续说道。

"够了,你他妈的有完没完?再侵犯我的稳私我就跳楼去,大不了一起死。"关浩被逼急了,极度不爽。

"行,我以神的名义向你保证,以后绝不再偷窥你的隐私。那我们的约定怎样?反正你现在也甩不掉我,只要你给我提供元气能量,我助你成为绝代神医。"

"好吧,我可以接受这个约定,但是希望你不要忘了我说的话,并不是什么样的事情我都可以为你做。"关浩想来想去还是决定暂时接受了再说,至于学习魔法的事情,以后再想办法。

神也应该有弱点,关浩坚信不移。

"当然,我将来要你做的事情绝对是你能力所及的,而且也不会违背你的道德,更不会作奸犯科。"神尊再一次强调道。

"那就最好。"关浩郁闷地挖了挖鼻孔,随手便把脏物擦在一张废弃的打印纸上。

此时办公室外传来一阵富有节奏感的脚步声,关浩猛地一提神,抬头便见到尤燕那只母老虎。

"喂,你自言自语在说什么?"尤燕一进门就没给好脸色。

"没什么。"关浩不屑地甩了个苦瓜脸,想起刚才那一巴掌,他就想弓虽女干了这个女人,然后杀死丢进下水沟里,等尸体腐烂后才被人发现……

"小伙子,你先忙,我现在还很虚弱,先小睡一会。"神尊的声音在关浩脑海里渐渐消失。

尤燕愣愣地站着,很明显是在回忆着刚才的一幕,挺了挺那对D杯级别的大胸,用那一惯的质问口气道:"刚才你用了什么药?"

"什么?"关浩装出一个莫名其妙的表情。

"你装什么蒜?那片创可贴我已经化验过了,和一般的创可贴并没区别,是不可能止得了血的,而且连伤口都能这么短时间愈合,这是怎么回事?"尤燕双手压在办公桌上,狠狠地瞪着关浩。

关浩感觉有一股清香扑鼻而来,眼前一阵豁然开朗。虽然尤燕这时穿上了白大卦,但这么一弯腰,衣领大开,里面耸然挺立的沟壑若隐若现,非常具有观赏性。

尤燕察觉到他不安份的眼神,急忙直起腰板,脸颊蹭地红起来,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领。在丽人医院里她算是超极品的,有种熟女特有的韵味,甚至在关浩印象中所有见过的女人基本上找不出一个能和她媲美的。更加令男人疯狂的是,她至今单身。

"如果没有什么事的话,我就出去透气了。"关浩从椅子上站起来,向门口走去。

"站住。"尤燕伸手将他拦下。

"姑奶奶,有事情,你可以尽管吩咐啊,何必对我这么凶呢?"关浩停下脚步调戏道,使劲地挤眉弄眼。

尤燕一阵反胃,双手抱在胸前,别着脸道:"你最好跟我说清楚刚才的事。"

"要是不说清楚,又怎样?"关浩好奇道,睁着大眼,像是在戏弄对方。

"不说清楚你就别想拿医生证书。"尤燕把脸一甩,哼道。

"哎哟,你这是在威胁我?"关浩故作吃惊状,心想我就是要急死你。

"你到底说不说?"尤燕更加盛气凌人了。

"嗯,好吧,本来这是我家的祖传秘方,不过告诉你也可以……"关浩卖了个关子。

尤燕正在凝神静听,等他接着说。

"但我有个小小的条件。"关浩突然道。

尤燕气得直咬牙,恨道:"什么条件?"

看她着急的模样,关浩反而更加得意,说道:"如果你亲我一下,我肯定会告诉你。"

"什么?"尤燕凤目圆睁,气不打一处来,她的母老虎脾气可不是盖的,敢在她面前提出这种条件的人,关浩还算第一个。

"没关系的,我不着急,你可以慢慢考虑。"关浩一甩衣袖,风流倜傥地跟她擦肩而过……

微信篇幅有限,

更多精彩内容请点击下方【阅读原文

↓↓↓↓↓

最新回复 (0)
返回
发新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