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山中的小郎中,给村里的女人们检查身体。

正能量语录集 2017-10-2 2220

傍晚,大雨瓢泼而下,紧闭的小院门忽然被人撞开!

一个身姿丰腴的女人跌进小院中,背后的竹篓跌落到一旁,散落了一地的草药。

“大山!大山……”

女人趴在满是雨水的青石板上,吃力的痛呼着,模样十分俊美!

标准的瓜子脸,柳眉杏眼,唇红齿白。

听到呼声,小院的主人李山光着膀子,从房间里蹿了出来,一个箭步冲到女人身边:“青莲嫂子,你这是咋了?”

李山刚来到跟前,女人就晕了过去,看着晕倒在地上的漂亮女人,李山瞬间睁大了眼珠子,艰难的吞了口口水。

女人身上单薄的衣服全被雨水淋湿了,湿衣服紧紧的贴在身上,甚至里面贴身的衣物都可以清楚的看到,李山一阵口干舌燥。

让他更上火的是,女人胸前露出白花花的一大片,李山心跳加速,一阵手痒,真想伸手抓住,可劲的摸一下。

但李山也看出来了,女人现在的情况并不好,救人要紧,先把人抱进屋里再说。

这女人叫夏青莲,两年前嫁到屯子里的,是屯子里出了名的俊俏小婆姨,而且相当泼辣。

李山抱着夏青莲进屋,四下看了看,将她放在门口的躺椅上,这才仔细的审视她的情况。

夏青莲穿了一身碎花的衣裤,手臂和小腿上有好几道被荆棘拉出的伤痕,鲜血淋漓。

她脸色发青,嘴唇也泛着淡淡的紫色。

李山摸了一下她的脉搏,又翻开她的眼睑看了看,自言自语道:“火娃蛇毒?青莲嫂怎么会被这种毒蛇咬伤?”

说着,李山直接把手掌放在了夏青莲胸脯上,那层湿衣服和不存在没什么两样,入手处格外的柔腻。

那弹性!

那手感!

李山眼珠子瞪得老大,一边用力的揉捏着,一边喃喃说着:“啧啧……这感觉,真是妙不可言啊!”

他摸的美滋滋,却浑然不知两行鼻血已经顺着鼻孔流了下来。

说也奇怪,夏青莲被他这么一摸,竟然悠悠醒来。

她长吸一口气,睁开眼,就看到一只手在自己胸口又揉又捏,一股股温热的气息从这只手的掌心传来,胸口感觉格外的舒服,说不出的美妙。

“啪!”

夏青莲挥手就是一耳光,李山脸上直接多了几道红指印。

他捂着脸,很是郁闷,都说夏青莲是屯子里最泼辣的婆姨,看来所传不假。

夏青莲一瞪眼,凶巴巴的吼道:“大山你个熊崽子想干啥?哎哟,你……哈哈……”

一脸凶相的夏青莲忽然笑了,原来,李山的鼻血都快流到嘴唇上了,可怜巴巴的捂着脸,一脸窘样。

她一笑不打紧,花枝乱颤,胸前两个大肉球也跟着颤动,差点没把李山的眼珠子给勾出来!

“真要了命了!”李山连忙夹紧腿转过身去,狼狈的擦掉鼻血,口中念念有词。

“好你个大山,敢轻薄你嫂子,让你二壮哥知道了,看不扒了你屋子!”夏青莲很是泼辣。

她生的俊俏,泼辣起来,更有一种说不出的风情。

李山嘿嘿一笑:“青莲嫂子,我可不是轻薄你,我是在救你,你身上的蛇毒还没解呢。”

夏青莲用力戳了一下他的脑门,道:“鬼才信你,我告诉你大山,嫂子可是因为帮你才被蛇咬的,俺要不是上山采草药也不会遇到毒蛇,你得救俺。”

李山是屯子里的赤脚医生,搁附近十里八村都小有名气。

他常年收购草药,夏青莲和屯子里其他婆姨一样,经常上山去采草药,卖给李山,今天出门没看黄历,采药的时候竟然被一条毒蛇给咬了。

又遇上了下大雨,才弄的现在如此狼狈。

“放心吧青莲嫂,有我在就不会让你有事的,咬你的是火娃蛇,咬哪了?”李山说着,从一旁拎过来一个小木箱,打开箱盖,露出里面的工具,闪亮亮的银针和刀具。

“俺……”以泼辣闻名的夏青莲,表情忽然变得扭捏起来,张不开嘴了,手捂着胸口,面露羞意。

李山恍然:“不是吧,青莲嫂,蛇咬到你胸口了?”

夏青莲羞得面红耳赤,又无可奈何的点头,一脸为难的说:“大山,这……这地方咋看啊?”

“咋看?当然得脱了看啊,你以为我是神仙啊,不脱衣服就能看见?”李山一本正经的说。

一听他这话,夏青莲立刻就要起身:“还得脱衣服啊?那……那俺不看了。”

“青莲嫂,咬你的可是火娃蛇,你听也该听说过,女人被火娃蛇咬了会有啥后果。”

火娃蛇是大柳山特有的一种毒蛇,这种蛇有毒!

火娃蛇的毒毒不死人,却会让被咬的人如欲火焚身一样,不管男女,都会变成只想交合的银娃。

这种蛇的毒对男人作用并不算大,但是对女人,却作用很强烈。

但是,这火娃蛇也很好克制,只要在院里随便找个墙角,挂几株青艾草,这种蛇就会退避三舍,绝对不会进入宅院。

柳家屯家家户户都有青艾草,所以,这种蛇在屯子里几乎见不到,只有在大柳山中可以遇到。

“青莲嫂,这种毒拖延的时间越长,就越难解,再说现在外面下着大雨,没人到我这里来,这样吧,我去把院门关上。”

李山本着医者仁心的态度,光着脊梁跑了出去,关上院门。

回来后,夏青莲还是神情忸怩,问:“大山,真的要脱么……不脱行不行?”

“那肯定不行啊,青莲嫂,你不脱我怎么看你伤口的情况?咱就别耽误时间了好不,咱屯子里,除了我,谁能给你解毒?”

夏青莲坐在竹椅上,俏脸越发显得潮红,似乎体内的火娃蛇毒正在发作。

“脱可以,但你不能出去乱说,不然,俺饶不了你!”夏青莲扮出一副凶巴巴的样子。

“放心吧嫂子,我不是那种人,平时你又不是没找我瞧过病,还不了解我么?”李山胸脯拍的山响。

夏青莲咬了咬嘴唇,一闭眼,仰躺在竹椅上,艰难的把碎花褂子的纽扣一颗颗解开。

她每解一颗扣子,李山的心跳就加快一分。

好像用了一个世纪,夏青莲才把衣服扣子全都解开,露出里面的裹胸。

李山面红耳赤,看着夏青莲把裹胸一点点的卷了上去。

“咕咚!”

李山使劲咽了一口唾沫,气喘如牛,伸手抓了过去……

眼看着李山就要抓住那两个美东西,夏青莲忽然睁开眼!

她双手捂住透风的胸脯,俏脸绯红,瞪了一眼李山。

“大山,你只能给俺看病,可不能占俺便宜啊!不然俺和你没完!”

“放心吧青莲嫂。”李山一本正经的说道。

夏青莲这才缓缓把胸前的手拿开,春光再现!

真是要了命了!

青莲嫂的身子竟然这么好看!这不是引诱人犯罪嘛?

可惜啊,听说她男人柳二壮是个软脚蟹,真是浪费了这粉嫩嫩的身子。

李山艰难的咽了口唾沫,体内气血翻腾。

换作其他血气方刚的少年,看到夏青莲这豆腐一样白嫩的身子,才不管她泼不泼辣,早就饿狼一样扑上去了!

好在李山是正人君子,而且懂的压制,运转气息,压住了翻腾的气血。

虽然只是生活在大山深处屯子里的婆姨,但说夏青莲是一个天生尤物,也并不过分。

她生得粉面桃腮,杏眼柔媚,柳眉纤细,斜躺在李山面前,长长的睫毛轻轻颤动,小巧的红唇用力抿着,露出几颗白皙如玉的贝齿。

俊俏的小模样,带着三分清纯,三分野性,还有三分,让人生怜。

李山把目光转向夏青莲伤口处,不禁哑然失笑。

这小婆姨左胸处有一道伤口,右胸完好无损,她却把两边的裹胸都卷了上去,真是太淳朴,太实在了!

李山笑纳了青莲嫂的淳朴,一边欣赏着美景,一边查看她的伤口。

这道伤口面积很小,像是被小刀划了两下,明显的毒蛇咬痕,周围本来如玉如脂的肌肤,已经发青了,透着淡淡的黑色。

李山伸出手指,轻轻碰了一下伤口附近的肌肤。

很软!

被李山轻轻一碰,夏青莲的身子立刻颤抖了一下。

李山不停的用手在伤口周边摸一下,摁一下,夏青莲放在胸口的手立刻抓住了他的手,颤声道:“大山,你,你别乱摸啊……”

她这一抓不打紧,李山的大手直接被她的手压着,捂在了她的身子上。

无比充实的丰软感觉传来,李山忍不住倒吸一口冷气!鼻血差点又一次喷出来!

卧槽?!

看起来就很大,没想到摸起来感觉更大!

他一只手竟然完全掌控不住!

李山一阵口干舌燥,费劲的咽了口唾沫,五根手指头动了动。

这种动作完全出于他男人的本能,根本无法控制住。

夏青莲的俏脸一下子红到了耳根,抓起李山的手,张开樱桃小口,狠狠的咬了上去!

“啊!”李山发出一道凄惨的叫声,把手从夏青莲嘴里拿出来时,手背上已经两道深深的牙印了!

血沫子都出来了!

我日她个仙人板板哟!

这小婆姨,真舍得下嘴啊!

“青莲嫂,你属狗的啊?”李山一脸憋屈。

夏青莲气呼呼的骂道:“大山你个熊崽子,亏俺这么相信你,你竟然这么轻薄俺!”

李山看着手背上深深的咬痕,委屈的想哭,“青莲嫂,我可不是轻薄你,我在给你挤压按摩,把里面的淤血挤出来啊。”

“你说的是真的?”夏青莲半信半疑的看着他。

“对啊,谁知道你一把把我的手摁上去了……”

“你个熊崽子,别……别说了,俺相信你一次,你赶紧给俺治伤吧,俺,俺还着急回去呢。”夏青莲说着又闭上美眸躺在竹椅上。

李山心里那叫一个郁闷啊!

这都什么事啊,便宜没怎么占呢,手差点被咬下一块肉来!

这可不行,赔本的买卖老子可不做!

这亏怎么也得连本带利的讨回来。

李山偷偷一笑,将手放了上去,左右拿捏,这下,可算是占尽了便宜。

看到夏青莲一张俏脸几乎要滴出血来,李山这才罢手,发愁似的说道:“青莲嫂,有点不好办啊。”

“怎么了?”夏青莲闭着眼睛斜躺在竹椅上,喘的有些发慌。

“嫂子,你这伤的地方太特殊了,不方便动刀子,下针也没多大效果,只能把里面的毒血吸出来,你在这里等着,我去把你婆婆叫来。”李山道。

李山转身就走,却被夏青莲拽住胳膊扯了回来。

她此时已经喘的不行了,媚眼如丝的看着李山:“大山,你,你给俺吸……”

她体内的火娃蛇毒看起来好像发作了,之前所有的泼辣劲,荡然无存。

“我给你吸?青莲嫂,那可不行!要是二壮哥知道我吸了他婆姨的身子,他得活生生把我打死!”李山脑袋摇的拨浪鼓一般。

笑话?这种泼辣婆姨,摸摸可以,真在她身上下嘴或者下东西的话,绝对不行,会有大麻烦的!

“你要不给俺吸,俺就上你房顶喊,你把俺那啥了!让全屯子的人都知道!”夏青莲一双杏眼媚成了两汪碧水。

“我吸,我吸还不成吗?”李山那叫一个郁闷啊。

这泼辣婆姨真敢那么做,要是那样的话,自己会被柳二壮一大家子人给活生生打死的!

这夏青莲,不是赖人嘛?!

事到如今,也没有别的办法了,还是赶紧给她把毒血吸出来,免得惹下不必要的麻烦。

李山只好坐在夏青莲身边,他刚坐下,还没等他把头完全低下去,夏青莲一把就将他的脑袋摁在了自己胸脯上。

那种急迫劲,好像她独守空房守了一万年似的!

渴望的不行!

“唔……”李山不得已,只有张开嘴巴,被迫吸在了伤口处,随后,他扭头把吸出的毒血吐到一旁准备好的痰盂中,紧接着再吸。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夏青莲伤口中流出的血已经是明亮的鲜血了,火娃蛇的毒血完全被李山吸了出来。

李山想要起身,却被夏青莲用力搂住了。

蛇性本淫,火娃蛇毒淫性更大!

夏青莲这几年一直独守空房,寂寞成灾,如今在这种蛇毒的侵染下,完全被动物本能支配了。

她用力的搂住李山,不让他起来,渴望他给的更多。

李山大惊,看这架势,青莲嫂想对自己霸王硬上弓?!

奶奶的,老子是男人,还怕你一个婆姨不成?有便宜不占,那才是傻子!

李山喘着粗气,拦腰把夏青莲从竹椅上抱起,放在旁边的八仙桌上。

他把青莲嫂的身子往身前一扯,双手有些发颤的褪下了她的碎花短裤……

未经人事难挡勾人诱惑,干柴烈火是否就此点燃?
蛇毒未解却要失身?夏青莲会怎样处理?
李山会如何挑动小村风云,牵扯无数风流韵事?
↓↓↓更多精彩内容请点击「
阅读原文

最新回复 (0)
返回
发新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