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让女人“舒服”的三个动作,你尝试过吗?

探索发现未解之迷 2017-9-4 1919

“早知道就不喝那么多水了,差点儿尿裤子……”傍晚,牛根刚从诊所回到家,就捂着裤裆往厕所里跑,一边跑,一边扯自己的腰带。

可是谁曾想,厕所里面居然有人。

农村的厕所比较简陋,都是挨着墙根儿圈出一片空地,根本没有门,所以牛根只顾着脱裤子,等他冲进厕所,腰带已经解开了,把裤子往下面一扒,正准备开闸放水,这才注意到对面蹲着一个大活人。

“啊!”

不等牛根回过神,便是一道刺耳的尖叫声响起。

牛根的眼睛一瞪,心底咯噔一响,被吓了一大跳,顿时就懵逼了,手跟着一抖,裤子像降落伞似的,跐溜一下滑到了膝腕处。

“小牛,你怎么……”

“嫂子?”

四目相对,看到蹲在对面的人是嫂子林蓉,牛根更是瞠目结舌,禁不住脱口惊呼起来。

撒泡尿都能在厕所碰见嫂子,牛根也是醉了。

此时,林蓉蹲在对面的石墩上,一脸惊恐的看着牛根,平时白如凝脂一般的脸颊现在一片通红,犹如熟透的水蜜桃。

两个人愣了大概有三秒钟,然后仿佛心有灵犀一般,目光同时下移。

瞬间,两个人都是目光一滞,身体一僵,把到嘴边的话又咽进了肚子里。

“小牛的那个……怎么那么大?”林蓉惕然心惊。

而牛根则是暗想:“乖乖,嫂子的胸……可真他娘的白啊!”

两个人各怀鬼胎,全都看到了对方身上的禁区,虽然只是匆匆一瞥,却把那抹春光深深的镂刻在了脑海里,挥之不去。

就在这时,厕所外面传来母亲苗桂花疑惑的声音:“蓉蓉,咋的了?”

林蓉脸色刷的一变,这才从震惊之中回过神,猛地站起身,一把提起裤子,有些慌乱的应道:“妈,没啥,刚才有只老鼠突然跑进来,吓到我了。”

老鼠?

牛根暗汗,心说老鼠都是偷偷摸摸,我可是光明正大进来撒尿的。

想是这么想,但在这个时候,牛根可不敢乱说话,万一让母亲听到他和嫂子一起在厕所里面脱了裤子撒尿,那可就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天还没黑,哪儿来的老鼠?”苗桂花嘀咕两句,然后问道:“小牛回来了吗?我刚才好像听见他说话了。”

“没、没有!”林蓉赶紧摇头。

苗桂花似乎有些怀疑,顿了片刻说道:“那你赶紧出来,妈要进去解个手。”

“啊?”

一听这话,林蓉额头的冷汗都冒出来了,苗桂花这是要冲进来“捉奸”的节奏啊。

牛根也被吓得不轻,提起裤子,抬头看了一眼对面的墙头,慌道:“嫂子,你先稳住咱妈,我翻墙出去。”

“妈,你先等一会儿,我马上就好。”林蓉朝外面喊了一声,然后怒瞪牛根一眼,红着脸走过来,埋怨道:“死小牛,都怪你,进来之前也不知道吱个声!”

“嫂子你不也没吱声嘛,我哪知道你在这里……”牛根一脸的冤枉,刚要辩解几句,突然注意到林蓉走路的姿势怪怪的,而且右手正抓着半根断掉的黄瓜,于是眉头微微一皱,疑惑道:“嫂子你……你居然躲在厕所里偷吃黄瓜?”

林蓉接连受到牛根和苗桂花的两次惊吓,差点儿被吓傻了,慌乱中忘了把断掉的半根黄瓜藏起来,听牛根这么一说,再看看牛根那疑惑中带着一丝惊讶的眼神,她这才豁然惊醒,右手一颤,那半根黄瓜啪啦一声掉在脚下,她的脸色也变得更加娇艳欲滴,羞道:“呸呸呸,你才躲在厕所里偷吃黄瓜!”

“那你这是……”

“我闲着无聊,拿根黄瓜玩不行吗?”

“行是行,不过……”

“不过啥?”

“这么嫩的黄瓜,扔掉可惜了。”说着,牛根弯腰把脚下那半根黄瓜捡了起来,咧嘴一笑,二话不说就嘎吱咬了一口。

“小牛你……别,别吃!”林蓉想拦,但还是迟了一步。

牛根嚼了几下,奇怪道:“嫂子,你刚才是怎么玩的?这根黄瓜好像被你玩坏了,吃起来味道怪怪的。”

“我……”林蓉张了张嘴,却无言以对,脸上像火烧似的,一片殷红滚烫,情急之下伸手就把牛根往墙角处推,边推边嗔道:“我怎么玩跟你没关系,你赶紧走!”

看着林蓉那羞臊不堪的模样,再回想一下林蓉走路时那种怪异的姿势,牛根哪里还能不明白嫂子刚才是怎么“玩”黄瓜的?不过,老话说看破不说破,他并没有急着揭嫂子的短,而是几步走到墙角,抓住墙头就爬了上去。

“大哥在外面跑长途给别人拉货,半个月还不回家一次,看来嫂子是独守空房,耐不住寂寞了啊,居然随便拿根黄瓜就偷偷来厕所里解决那方面的需求……”牛根这样想着,骑坐在墙头上本来打算跳到外面去,可是回头看到嫂子那慌里慌张的样子,他突然灵机一动,有种趁火打劫、借机调戏嫂子一下的冲动。

略微犹豫一下,牛根举起手里的半根黄瓜坏笑道:“嫂子,另外半根黄瓜呢?”

“我……我吃了。”玩黄瓜被逮个正着,林蓉真是羞死了,恨不得挖个坑把自己给埋了。

“真吃啊?在厕所吃东西,嫂子你的口味可真重。”牛根故意露出一脸吃惊的表情

“你!”林蓉注意到牛根的目光,心底一动,立刻就明白牛根已经发现了她的秘密,这是在故意捉弄她,顿时羞怒道:“好你个小牛,连嫂子的玩笑都敢开,你给我下来,看我不打死你!”

说着,林蓉伸手去拉牛根的腿。

牛根的屁股一扭,避开了林蓉的右手,笑道:“嫂子你别误会,我只是想提醒你,话可以乱说,黄瓜可不能乱吃,吃进去容易,再想吐出来就难了。”

“闭嘴!”

“好歹我也是个医生,懂点儿医术,如果嫂子自己吐不出来,憋着难受,也许我可以帮上忙。”

“你给我滚!”

听到这话,林蓉肺都快被气炸了,偏偏苗桂花就在厕所外面守着,她又不能大声,于是只能咬牙骂了两句,然后弯腰捡起一个土块砸向牛根。

牛根倒是眼疾手快,缩了下脖子,翻身就跳出厕所,暗自腹诽道:“半根黄瓜断在那里面,看你自己怎么把它揪出来……”

刚才事发突然,牛根虽然没有亲眼看见,可他现在已经二十岁了,而且从小就跟着爷爷学医,对女人的身体构造十分熟悉,所以用脚丫子也能想到发生了什么。

嘎吱!

把手里的半根黄瓜塞进嘴里又咬了一口,牛根一边嚼,一边品味着那种怪怪的味道,不由自主的就在脑海里脑补了一下嫂子“偷吃”黄瓜的场面,片刻后,忍不住咧开嘴哈哈大笑起来。

一根黄瓜进去,结果只出来半根,那另外的半根呢?毫无疑问,肯定是断在了里面了!

这可就尴尬了……

半根黄瓜塞在身体里面,那得多难受啊,别说走路,估计撒泡尿都他娘的费劲,这种事情又不好找别人帮忙,牛根很好奇,嫂子究竟打算怎么办。

绕着自家院子兜了一圈儿,牛根再次回到家的时候,刚好苗桂花从厕所里面出来,看到牛根,苗桂花愣了一下,问道:“小牛,你刚从诊所回来?”

“对啊。”牛根点头。

“刚才我好像听见你……”

“憋死我了,我先去撒尿。”俗话说言多必失,牛根没敢和苗桂花多说,脚底抹了油,像条泥鳅似的,跐溜一下就窜进厕所。

牛根的父亲死的早,是苗桂花一手把他和大哥牛奋拉扯大的,两年前大哥娶了林蓉当老婆,可是为了挣钱,大哥经常出去跑长途给别人拉货,十天半月都难得回一趟家,所以家里除了牛根以外,只有苗桂花和林蓉这两个女人。

林蓉是附近杏林村的村花,能把她娶回家当老婆,别人都说牛奋是祖坟冒青烟,走了狗屎运。

牛奋虽然是牛根的大哥,但有时候牛根也觉得大哥配不上嫂子,因为嫂子不仅人长得漂亮,如花似玉,而且身材非常好,那修长的腿,那纤细的腰,那白花花的皮肤,那水灵灵的脸蛋儿,特别是那高傲的胸-脯和丰腴的屁-股,前面凸,后面翘,走起路来前面一晃一晃的,后面一扭一扭的,简直能迷死个人,和电视里那些美女明星有的一拼,估计任何一个男人见了,都会忍不住对她心猿意马,想入非非。

牛根也有那个贼心,却没有那个贼胆,不管怎么说,林蓉毕竟是他的嫂子,平时开个玩笑也就罢了,他可不敢真打林蓉的主意。

牛根撒完尿从厕所出来,苗桂花已经把晚饭端进了堂屋,可奇怪的是,牛根四下瞅了一圈,并没有发现嫂子的身影。

“妈,嫂子呢?”牛根疑惑道。

“在屋里呆着呢。”苗桂花指了指对面林蓉的房间,嘀咕道:“也不知道咋回事,从厕所出来以后就躲在屋子里。”

牛根的脸一黑,心说嫂子该不会一个人躲在房间里,脱了裤子,要把断在小嘴里的那半根黄瓜给取出来吧?

怎么取?难道要把手指头伸进去往外抠?还是拿个镊子往外夹?那画面……靠,牛根想着想着就不纯洁了。

就在牛根胡思乱想的时候,苗桂花已经转身走到林蓉的房间门口,伸手敲了敲房门,喊道:“蓉蓉,赶紧出来吃饭。”

“知道了。”林蓉应道。

林蓉的声音本来就好听,如果放在平时,牛根倒不觉得有什么,可是现在,他怎么听都感觉不对劲。

“妈,嫂子不会病了吧?要不……让我进去瞧瞧?”牛根趁机提议,话音刚落,他不等苗桂花点头,就大步走向林蓉的房间。

从女人下面的那张小嘴里取黄瓜可是个技术活儿,林蓉一个人肯定不行,牛根虽然不敢打林蓉的主意,但是该帮的忙,还是得帮。

林蓉似乎听到了牛根说的话,牛根刚走到她的房间门口,她突然吱呀一声拉开房门,怒瞪牛根一眼,气道:“我就是白天上班有点儿累,没啥好瞧的,先吃饭。”

牛根脚步一顿,差点儿撞在林蓉身上,见林蓉出来,他不免有些失望,但是注意到林蓉红彤彤的脸色,他可以肯定,那半根黄瓜还没有取出来。

林蓉原来穿的牛仔裤,而现在却换成了一件水绿色的裙子,这就更加印证了牛根的猜测,毕竟裙子相对宽松,取黄瓜比较方便。

“蓉蓉,你……你真的没事?”苗桂花担心道。

“真没事。”

“那你的脸怎么红得跟猴屁股似的?”

“我……”林蓉张了张嘴,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只好搪塞道:“可能是皮肤过敏,晚上睡一觉就好了。”

苗桂花点点头,欲言又止。

吃饭的时候,牛根专门留意了一下,发现林蓉坐在他旁边的小板凳上,每隔一会儿屁股都会不自觉的扭两下,换个姿势,显然被身体里的那半根黄瓜折磨得不轻。

可是当着苗桂花的面,牛根也不好多说什么。

饭后,林蓉连碗筷都懒得送,站起身就往房间里钻,牛根见状,真是啼笑皆非,忍不住开口提醒道:“嫂子,你要难受的话千万别憋着,有病就得治,正好我是医生,近水楼台先得月嘛,实在憋不住就喊我一声,我随叫随到。”

“呸,你才有病!”林蓉脚步不停,回头嗔骂一声,钻进房间以后直接反锁了房门。

苗桂花一头雾水,问牛根:“小牛,你嫂子今天到底咋回事?”

“我哪知道?”牛根站起身,也钻进了自己的房间。

农村的房屋结构都差不多,正门这间是堂屋,相当于城里的客厅,两边分别有一间套房,也就是卧室。

苗桂花一直睡在东边那间套房,而西边那间原来是牛根和牛奋一起住的,自从牛奋和林蓉结婚以后,林蓉就取代了牛根的位置,牛根则是搬进了厨房旁边那间单独的西屋。

往床上一躺,牛根满脑子想的全都是林蓉,把在厕所里看到的那一幕在脑海里不知道回放了多少遍,越想越觉得嫂子漂亮、身材好,有那么一个瞬间,牛根甚至非常不要脸的想道:“如果当初是我娶了林蓉,每天晚上搂着她一起睡觉,那该有多爽啊……”

想着想着,某个小东西就开始有些不安稳起来,渐渐的膨胀了。

而就在牛根情难自抑,想要自己解决的时候,突然,一阵刺耳的短信铃声打断了他的思绪,把他吓了一跳。

愣了愣,牛根掏出手机,打开那条短信一瞧,眼珠子瞬间就瞪得犹如铜铃那么大。

短信是林蓉发过来的,内容只有一句话:“小牛,咱妈已经睡了,你赶紧过来帮帮我。”

过来帮帮我……

牛根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虽然只是短短的一句话,十六个字,但是给牛根造成的视觉冲击和心理震憾却难以想象,傻子都知道这个忙不好帮,既要冒着天大的危险,又能占到天大的便宜。

半晌,牛根才从震惊之中回过神,紧接着就咕噜一声狠狠咽了口唾沫,他躺在床上想了林蓉这么久,裤子都脱了,眼瞅着就要来一发,偏偏赶在这个节骨眼儿上收到林蓉的邀请短信,要说不激动,不兴奋,那纯粹是虾扯蛋。

“嫂子忍了半夜,看来还是没能忍住啊……”咧嘴一笑,牛根提上裤子就跳下床,悄悄溜出房间来到了院子里。

苗桂花的房间已经熄了灯,似乎真的睡着了。

牛根踮着脚尖来到堂屋门口,先是竖起耳朵听了听,确认里面没什么动静,这才伸出手,推开一条门缝儿,身体一斜走进堂屋。

堂屋里面黑漆漆一片,牛根摸黑来到林蓉的房门外,深吸口气,试着推了一下,随着吱呀一声弱不可闻的轻响,房门立刻就被推开了。

“嫂子,我来了。”牛根心中一喜,没有任何犹豫,坏笑着走了进去。

林蓉倚着枕头斜靠在床上,正在打电话,看到牛根,她顿时一阵紧张,竖起一根手指放在嘴边,示意牛根不要吭声,然后笑道:“大牛,你就放心吧,家里有我呢,你在外面跑长途一定要注意安全……”

大牛?

一听给嫂子打电话的人是大哥,牛根愣了下,脸一黑,额头的冷汗都他娘的冒出来了,心说来的早不如来的巧,这要是让大哥知道我趁他不在家,深更半夜偷偷溜进嫂子的房间,甚至还要爬上嫂子的床替他帮忙,依着大哥的暴脾气,非得扒了我的皮不可。

后退两步,牛根乖乖站在墙角,悄悄咽了口唾沫,噤若寒蝉,别说吱声,连大气都没敢喘一下。

大概过了两三分钟,林蓉才挂掉电话。

“嫂子,大哥他……他对你说啥了?”牛根突然感觉自己像做贼似的,而做贼必定心虚,抬头看了眼床上的林蓉,他小声问道。

林蓉的俏脸绯红,在灯光的映衬下更显得楚楚动人,她用被子盖着下半身。

“没啥,就是问问家里的情况,还说……”瞪了牛根一眼,林蓉叹了口气道:“又跟我提孩子的事儿。”

听到这话,牛根心底不由咯噔一响。

在农村,封建思想比较严重,俗话说不孝有三,无后为大,林蓉和牛奋结婚两年了,肚子却一直没有动静,为了这个,苗桂花天天催他们去镇上的医院做检查,看问题出在什么地方。

再加上父亲死的早,林蓉一天怀不上孩子,苗桂花就一天难以心安,总觉得对不住老牛家的祖宗,以后死了也没脸去见牛根他爹,所以把抱孙子当成了头等大事儿。

牛根的年龄还小,虽然没有取媳妇儿,却知道大哥和嫂子心里的苦,于是安慰道:“嫂子你放心,镇医院的钱院长我认识,改天等大哥回来,我陪你们一起去医院。”

“到时候再说吧。”林蓉摇了摇头,犹豫道:“小牛,嫂子是个女人,有那方面的需要很正常,你大哥整天在外面跑,难得回家一趟,所以我才……你可千万别想歪了,我不是那种坏女人。”

这话说完,林蓉羞嗒嗒的低下头,连耳根子都红透了。

牛根赶紧点头道:“我懂。”

“你懂?”林蓉一愣。

牛根笑道:“男人和女人,脱了衣服上了床,不就那点儿破事儿嘛,没吃过猪肉,谁还没见过猪跑?嫂子,我都二十了……”

“也对。”

不知为何,林蓉突然想到了之前在厕所里看到的那一幕,心说小牛真的长大了,不单是年龄长大了,个头儿长高了,就连那个地方也……比大牛的还大!

想到这,顿时又是一阵羞臊。

牛根咳嗽一声,看了眼林蓉用被子盖住的大腿,正色道:“那半根黄瓜在断在里面这么久,嫂子肯定憋坏了吧?要不……”

话到此处,牛根稍微顿了一下,然后强调道:“嫂子,老话说病不避医,现在你是病人,我是医生,我只是单纯的帮你揪黄瓜,你也不要想歪了。”

“我……”

林蓉真是后悔死了,千不该,万不该,不该躲在厕所里面玩黄瓜,现在黄瓜断在身体里,自己试了好几次都取不出来,又不敢让苗桂花过来帮忙,只能找牛根,可是往后还怎么出去见人?

犹豫半天,林蓉都没能下定决心。

牛根想了想,提议道:“实在不行,嫂子就找块布,把我的眼睛给蒙上,我保证不会偷看!”

“呸,你想得美!”林蓉瞪他一眼,心说你看着还好点儿,如果蒙上眼睛一通乱摸,指不定会摸到什么地方呢。

牛根翻了个白眼,无奈道:“嫂子不愿意那就算了,如果运气好,说不定明天撒尿的时候能一泡尿把那半根黄瓜给冲出来。”

说完,牛根转身要走。

“你站住!”

林蓉急了,冲出来?冲个屁呀,那根黄瓜那么粗,在里面堵得死死的,走个路都费劲,能尿出来就不错了。

“你想帮嫂子的忙可以,但是你一定要快点儿,还有,这件事对谁都不能乱说,否则,我饶不了你!”情急之下,林蓉顾不得多想,两害相较取其轻,被牛根看了、摸了,总比被苗桂花发现、或者明天去上班的时候在外人面前丢人陷眼要好。

“嫂子同意了?”牛根的脚步一顿,顿时大喜,眉宇间闪过一抹难以掩饰的兴奋之色。

林蓉红着脸道:“少废话,快到床上来。”

“好嘞。”

牛根转过身,点头一笑,几步走到床前,还把袖管给撸了起来,看那兴匆匆的样子,似乎要扑上去和林蓉大干一场。

“让你揪根黄瓜,又没让你给我做按摩,你扒袖子干啥?”见状,林蓉额头划过三条黑线,嗔怪道。

牛根笑道:“我给别人做按摩那是为了治病,但是嫂子这‘病’不一般,揪黄瓜是个技术活儿,浅了够不着,深了会疼,所以我必须打起精神,争取一次成功。”

“臭小牛,再敢胡说八道,看我不撕烂你的嘴。”林蓉眼睛一瞪,骂道。

“那我不说了,咱们开始吧。”牛根嘴上不说,而心里却暗自腹诽道:“嫂子你躺着别动,等会儿看谁撕烂谁的嘴……”

林蓉也想尽早结束这种折磨,于是稍微迟疑一下就指着床尾处的被子说道:“你掀开被子从下面钻进来。”

“钻进去?”牛根一愣。

“嗯。”林蓉红着脸点头道:“我不想看见你。”

“……”

牛根的脸一黑,立刻就明白了林蓉的用意,所谓眼不见不净,如果把被子全都掀开,让她亲眼看到牛根趴在她两条腿中间帮她揪黄瓜的过程,估计她能羞死,而且,她也不想让牛根看到她尴尬的表情。

可关键是,被窝儿里面黑漆漆一片,伸手不见五指,这和让牛根蒙上眼睛有什么区别?还是得靠摸!

“傻愣着干啥?快进来呀!”林蓉见牛根站着不动,便催促道。

“那……好吧。”

牛根翻了个白眼,妥协了。

更让牛根感到郁闷的是,就在他伸手掀开被子的刹那间,他瞪大了眼睛,本以为能看到一些让自己心旷神怡的惹火镜头,偏偏林蓉早有防备,居然啪的一声关掉了卧室的灯。

顿时,整个房间陷入一片黑暗之中。

牛根那个汗啊,苦笑道:“嫂子,你真打算让我乱摸呀?”

“摸个屁,你不是有手机吗?”林蓉骂道。

“倒也是。”

牛根咧嘴一笑,从裤兜里掏出手机,弯腰就钻进了林蓉暖烘烘的被窝儿里,林蓉的身体猛地一颤,不过,还是乖乖把双腿分开,让牛根趴了过去。

和房间里的灯光相比,手机的光虽然有些昏暗,可关键是被窝儿里面的空间小,在手机的照射下,牛根低头一瞧,就看到了林蓉那白花花的大腿,而两条腿中间的那个神秘位置,则是被裙子遮掩着。

裙子下面,那可是所有男人都梦寐以求的地方啊。

牛根咕噜咽了口唾沫,激动得鼻血都差点儿流了出来,他深吸口气,伸手捏住裙子的一角,轻轻往上一撩,就把林蓉的裙子给撩开了……

……

林蓉的双手死死抓着床单,手心很快就沁出一层冷汗,牙齿咬着嘴唇,紧张得小心脏噗嗵噗嗵狂跳,而身体就像是突然石化了一般,动弹不得。

“啊呀!”片刻后,林蓉冷不丁的怪叫一声,嗔声道:“小牛,你慢着点儿。”

“刚才嫂子不是说让我快点儿吗?”牛根在被窝儿里喊冤。

“那你快点儿。”

“到底慢点儿还是快点儿?”

“你……”

林蓉的脑子早就乱作一团,既想让牛根快点儿结束这种荒唐的举动,可是牛根的动作快了吧,又感觉有点儿痒,甚至有点儿疼,真是进退两难,纠结的要命。

然而。

就在林蓉左右为难的时候,堂屋里突然响起一阵脚步声,声音虽然不大,可是在寂静的夜晚,特别是在现在这个节骨眼儿上,显得格外刺耳。

“不好!”林蓉的耳根子一动,小心脏瞬间就提到了嗓子眼儿,双腿骤的一紧,夹住了牛根的脖子,小声道:“小牛,咱妈她好像……好像醒了,你先停下,千万别出声。”

话落,牛根停止了手上的动作,变得安稳起来,可是林蓉的小心脏却悬在嗓子眼儿难以放下,在心里默默的祈祷着,妈呀,你是我的亲妈,该干啥就干啥去,算我求你了,别过来,千万不要过来找我……

但是没办法,做了亏心的事,往往你越怕什么,它就会来什么。

脚步声越来越近,很快就在房门口消失,紧接着响起苗桂花那熟悉的声音:“蓉蓉,你睡了吗?”

咯噔一声,林蓉的心都碎了。

牛根藏在自己的被窝儿里,林蓉哪里敢应声?她闭着嘴,牙齿都快把嘴唇咬出血了,大气都不敢喘一下,只希望苗桂花误以为她睡着了,尽快离开,有什么事明天再找她说。

苗桂花喊了两三声,见房间里没有动静,真的以为林蓉睡着了,摇头叹了口气,嘀咕道:“睡了?那你先睡吧,咱们娘俩儿明天再聊……”

听到这话,林蓉总算是暗暗松了口气。

可是林蓉做梦也没有想到的是,苗桂花的话只说了一半,她那口气还没有彻底松下去,就听苗桂花又道:“我现在去找小牛唠唠。”

噗!

一瞬间,不单是林蓉,就连藏在被窝儿里的牛根也差点儿被吓出心脏病,当场就喷了。

“妈,你别走!”

惊慌之余,林蓉都快哭了,如果苗桂花去找牛根,到西屋一看牛根不在,肯定还要再跑回来把她喊“醒”,到那时候,恐怕她和牛根的事藏都藏不住,所以脑子一热,她的话几乎是脱口而出,喊住了苗桂花。

苗桂花愣道:“原来你没睡着啊。”

伴随着吱呀一声轻响,苗桂花推开了房间的门。

“我……”林蓉紧张道:“我本来睡着了,可是又被你吵醒了。”

“既然醒了,那就先别睡,妈有件事儿想跟你商量商量,你把灯打开。”苗桂花笑道。

林蓉犹豫道:“妈,我现在困的要命,有啥事儿不能明天再说吗?”

这个灯林蓉可不敢轻易开,现在房间里乌漆麻黑一片,苗桂花即使推开了门,也看不清里面的情形,然而一旦开灯,就算牛根藏在被窝儿里,不能一眼就看到,可是牛根那么大的块头,猫在被窝儿里像个蒙古包似的,傻子都知道被子下面有东西。

“抱孙子这么大的事儿怎么能耽搁?刚才大牛给我来电话了,今天晚上要是不跟你唠几句,你睡得着,妈可睡不着……”说着,苗桂花不等林蓉开灯,自己就摸黑走过去,找到开关轻轻一按,一下子把房间里的灯给打开了……

由于微信篇幅有限,本次仅连载到此处,后续内容和情节更加精彩!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看全文。

↓↓↓

最新回复 (0)
返回
发新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