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哥没在家,嫂子半夜来敲门

2017-6-15 1899

啊啊啊……

几乎每天晚上八点半左右,对面的屋子里都会传出一些奇怪的动静,有时是大吵大闹,有时是打情骂俏,但更多的,是男人粗重的喘-息声和女人压抑的怪叫声。

而住在对面屋子里的,是李八两的大哥李半斤和嫂子赵春梅。

自从半年前李半斤和赵春梅结婚开始,这种情况就一直延续到现在,风雨无阻,以前父母活着的时候,他们两个还稍微知道节制一点儿,至少在屋子里做那种事儿的时候不会喊那么大声,可不幸的是,两个月前父母在一场车祸中离世,办完丧事以后,他们没有了顾忌,便开始肆无忌惮起来。

李八两的年龄还小,刚成年,没有真正接触过女人,刚开始不知道那些声音意味着什么,只是搞不懂,嫂子叫得那么大声,听起来好像很疼很痛苦的样子,大哥为啥不带她去看病?

最让李八两搞不懂的是,父亲李德才生前就是葫芦村唯一的医生,可以说近水楼台,如果嫂子真得了啥病,不想去镇上的医院,让李德才给她瞧瞧也行啊。

没有,一次也没有!

嫂子的怪叫声李德才肯定也听见过,可是天一亮,他就装作啥也没有听见,一切如常,这就更让李八两百思不得其解了。

直到父母的那场车祸过去半个月以后……

有天晚上,李八两半夜闹肚子,去了趟厕所,出来的时候就听见嫂子又开始大喊大叫,明显气息不畅,而且喊叫的同时还似嗔似骂的说:“轻一点儿,疼!”

大哥的脾气不太好,李八两还当是他和嫂子吵架,脑子一热对嫂子动了粗,担心嫂子的安全,所以情急之下顾不得多想,打算冲进去劝架。

可是从窗户前面经过的时候,李八两往屋子里扫了一眼,就是这一眼,让他突然停下脚步,瞳孔瞬间放大,整个人愣在那里,彻底的惊呆了。

屋子里面亮着灯,灯光有些昏暗,窗户上的玻璃也比较脏,呈半透明状态,站在外面往里面看,看的不是太清楚。

不过。

李八两的眼神儿很好,一眼就看出大哥和嫂子全都没有穿衣服,身上光溜溜的,像是被剥了皮的玉米,而嫂子跪着趴在床上。

夜深人静,连狗都睡了,这种声音传进李八两的耳朵里,显得格外刺耳。

尤其是眼前这副诡异的画面,李八两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看到,他发誓,这辈子都忘不了。

大哥累得气喘如牛,却乐此不疲,而嫂子越叫越响,身体都在剧烈的颤抖着,她刚开始让大哥轻一点儿,说疼。

可是到后来,大哥真的放慢了撞击的频率和速度,她却又吵着让大哥快一点儿,撞的再狠一点儿,似乎恨不得大哥把她给撞晕,或者捅死,那副欲求不满的样子,简直就像是一个嗷嗷待哺的婴儿。

李八两看傻了,眼睛瞪得犹如铜铃那么大,眼珠子差点儿从眼眶里面蹦出来。

整个过程持续了大概十分钟左右,李八两也看了十分钟,发现了其中的猫腻。

“这……这是……”

没吃过猪肉,谁还没有见过猪跑?惊讶之余,李八两终于明白了,怪不得嫂子几乎每天晚上都在怪叫,却又不去瞧病,感情她根本没有得病,而是乐在其中,为了完成替老李家传宗接代的神圣使命连夜忙碌着。

那天晚上,李八两失眠了。

回到自己的屋子里以后,他躺在仅有一米来宽的木头床上辗转反侧,满脑子都是刚才看到的那些画面,犹如过电影一般,过了一遍又一遍,挥之不去。

赵春梅是附近杏林村的一枝花,脸蛋儿非常漂亮,唇红齿白,皮肤本来就嫩,再加上她会保养,买了不少化妆品,抹上去以后更是水灵灵的,似乎伸手在她脸上一掐,就能掐出一兜水儿。

脸蛋儿漂亮也就罢了,关键是赵春梅的身材也很棒,胸大、腰细、腿长,如果穿上紧身的衣服,往那里一站,活脱脱就是一个标准的“S”型曲线,让女人见了就会嫉妒,让男人见了就想和她发生点儿什么。

能娶到赵春梅做老婆,天天和她做那种事儿,说起来,也是李半斤的运气好。

李半斤没上过学,没读过书,大字儿都不认识一个,学过两年电焊,一直在工地上干活儿,后来嫌累,就拉拢一帮人单干,当起了包工头,赚到不少钱,还花十几万买了一辆小轿车,但是因为脾气臭,得罪很多人,有一次还被别人打伤,住进了镇医院。

谁曾想,塞翁失马,焉知非福。

赵春梅是镇医院的护士,负责照顾李半斤,也就是在住院的那二十多天时间里,他们两个一见钟情,擦出了爱情的火花,出院以后,赵春梅很快就嫁进李家,变成了李八两的嫂子。

“如果我也能娶到像嫂子那样既漂亮、身材又好的女人做老婆就好了……”李八两以前从来没有想过娶老婆的事儿,可是从那天晚上开始,他几乎满脑子想的全都是女人。

白天想,晚上看。

接下来的半个月,每当嫂子的怪叫声响起,李八两都会急匆匆起床,偷偷趴到对面屋子的窗户上去看,有时候看的太入迷,还会忍不住去旁边的厕所里泄一下火。

而今天晚上是个例外。

吃晚饭的时候,李半斤突然接到一个电话,说是有个大老板请他喝酒,顺便谈业务,为了赚钱,他自然不会拒绝,饭吃到一半儿就开车走了。

家里只剩下李八两和赵春梅两个人,李八两想着大哥不在,晚上肯定没有好戏看了,所以回到自己的屋子里以后,脱光了身上的衣服,正打算睡觉。

啊啊啊……

让李八两做梦也没有想到的是,就在他半睡半醒的时候,隐约中又听见了嫂子那种让人魂牵梦萦的怪叫声!

啥情况?

李八两睁开眼睛,腾的一下坐起身,竖起耳朵听了听,确认是嫂子的怪叫声以后,他的眉毛立刻就拧成了一股绳儿。

“难道是大哥回来了?”李八两下意识想道。

可是看了下时间,刚过九点,从李半斤离开到现在,中间只隔了一个半小时。

李半斤和大老板喝酒肯定要去镇上,而从葫芦村到镇上有将近二十里的路程,即使李半斤开车,来回也要半个小时左右,再加上吃饭、喝酒、谈业务,剩下的一个小时肯定不够用。

时间对不上啊。

最重要的是,李八两皱着眉头听了片刻,和以往不同,这次他只能听到赵春梅啊呀呀的怪叫声,却听不到哥哥的声音。

相反。

隐约有一丝哗啦啦的流水声从对面的屋子里传了出来。

眼珠子一转,李八两立刻就想到了什么,脑海里随之浮现出一副香艳的画面,画面中,赵春梅一个人躺在浴缸里,就像之前李八两看完李半斤和赵春梅做那种事儿以后,忍不住偷偷去厕所里泄火一样,自己动手,丰衣足食。

为了印证自己的猜测,或者说是为了满足自己的好奇心,李八两稍微犹豫一下,就穿上一条大裤衩,光着膀子跳下床,踩了一双人字拖,束手束脚的走向对面的屋子,屏着呼吸,不敢发出一丁点儿声音,生怕被赵春梅发现。

对面的屋子里亮着灯。

不过。

赵春梅的怪叫声和流水声都是从隔壁的东屋里传出来的。

李八两知道,赵春梅爱干净,经常洗澡,所以李半斤之前花了一千块钱专门给她买过一个白色的大浴缸,浴缸很大,也很深,李八两虽然没有在里面洗过澡,但是根据他的目测,同时躺进去两个人完全不成问题,甚至还有多余的空间用来活动筋骨。

之前有过好几次,李半斤和赵春梅都是在浴缸里面做的那种事儿。

东屋只有一间,没有窗户,和堂屋连在一起,中间隔着一堵墙,只在墙上留了一扇门,所以,要想看到东屋里面的情况,必须进到堂屋才行。

这对李八两来说是个不小的挑战。

如果放在平时,李半斤和赵春梅全都在家,那还稍微好一点儿,因为大门锁着,肯定不会有外人突然进来,而且李半斤和赵春梅做那种事儿的时候忘忽所以,很难注意到李八两的存在。

而现在,赵春梅一个人在家,警惕性肯定比平时要高,偷看她洗澡,万一被她发现,那还得了?

大门开着,李半斤随时都有可能回来,如果运气不好,被李半斤堵在屋子里,依着李半斤的暴脾气,肯定会把李八两打个半死。

对李八两来说,现在进去等于腹背受敌,危险性极高!

“要不要进去呢?”

来到堂屋门口的时候,李八两犹豫了。

而就在李八两犹豫不决的时候,赵春梅的怪叫声戛然而止,紧接着传来的是赵春梅银铃一般的媚笑声:“胡院长,我身上这一亩三分地都被你看遍了,咱们医院护士长的位置可还空着呢,你啥时候能让我坐上去?”

突然听到这话,李八两心底咯噔一响,顿时就惊呆了。

胡院长?

如果李八两记得不错,镇医院的院长就姓胡,叫胡汉山,是个脑满肠肥的家伙,身材犹如水桶一般,估计得有两百来斤。

为了坐上护士长的位置,嫂子居然背着大哥和胡汉山瞎搞?这个意外发现对李八两来说简直可以用震憾来形容,因为在李八两的印象里,赵春梅平时虽然爱打扮、爱臭美,却一向洁身自好,村子里的那些男人巴结她,她根本不屑一顾,高冷的像个女神。

“胡院长,你还想看哪儿?”

“咯咯,你可真坏!”

“只要胡院长能让我当上护士长,别说脱了衣服让你看,陪你睡一觉都行……”

“……”

赵春梅的声音不断传来,越说越是离谱,李八两愣在那里,越听越是心惊,有那么一个瞬间,李八两的脑子一热,甚至想不顾一切的冲进去,把赵春梅摁在浴缸里暴打一顿,替天行道,替李半斤出口恶气。

可是冲进堂屋以后,李八两放弃了这样的念头。

原因有两个。

一则,其实李八两不是李德才亲生的儿子,据说是李德才以前给个寡-妇瞧病,结果没能瞧好,那个寡-妇死了,临死前把李八两托付给了李德才,李德才对李八两倒是不错,视如己出,从小教他医术,还把村东头的小诊所让他打理。

相反。

李半斤从来没有把李八两当成弟弟看,认为他是寡-妇生的野种,甚至怀疑李德才和那个寡-妇有一腿,很少给他好脸色。

特别是李德才车祸离世以后,李半斤一直想找个机会把李八两赶出去,把村东头的小诊所要回来。

所以。

如果李八两冲动之下真的把赵春梅暴打一顿,等李半斤回来,万一赵春梅咬死不认,或者反咬一口,说李八两偷看她洗澡,被发现以后恼羞成怒,李八两手里没有证据,即使浑身长满了嘴,恐怕也说不清。

在李八两和赵春梅之间,李半斤肯定会相信赵春梅。

李八两不傻,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儿,他可不干。

还有很重要的一点就是,冲进堂屋以后,李八两惊讶的发现,赵春梅洗澡的时候居然没有关门,东屋的那扇门开着一条大不大小的门缝儿,站在门口,刚好可以看见里面的情况。

只看一眼,李八两就决定不往里面冲了。

冲进去是吃力不讨好,不冲的话,躲在门口偷听、偷看,既不用吃力,还能看到自己想看的东西,讨到不少好处,这种一举两得的好事儿哪里找去?

此时,赵春梅背对着房门躺在浴缸里,只有肩膀和脑袋露在外面,站在李八两的位置,只能看到她的后脑勺和脖子。

想看的地方看不见,这对李八两来说多少有些遗憾,可是更加吸引他的,其实是摆在浴缸对面桌子上的手机。

那个手机是赵春梅的,现在手机屏幕亮着,而屏幕中显示的,赫然就是胡汉山那张全是横肉、犹如猪头一般的大脸……

视频通话!

李八两立刻就明白了,原来,赵春梅趁着李半斤不在家,一边洗澡,一边在和胡汉山用手机视频、聊天,而刚才那些啊呀呀的怪叫声,显然是故意叫给手机那头儿的胡汉山听的,因为离的近,再加上屋子隔音效果不好,这才让李八两捡了个便宜。

赵春梅的手机屏幕上显示的是胡汉山,那么,胡汉山手机屏幕上显示的肯定是赵春梅,而手机现在正对着赵春梅,赵春梅脖子下面那些诱人的景色肯定全都被胡汉山看到了。

这一点,从屏幕中胡汉山那直勾勾的眼神就能瞧得出来,胡汉山一脸贪婪的坏笑,眼睛里面冒着幽幽的绿光,嘴巴咧开,哈喇子都快流了出来。

“胡院长看好了,我只弄一次,啥时候你让我当上护士长,只要半斤不在家,我每天晚上都给你弄……”

话落。

伴随着哗啦一声水响,赵春梅突然把两条腿全都抬了起来,搭在浴缸的边缘处,一边一个,叉得很开,手上不知道做了啥动作,紧跟着又像以前那样肆无忌惮的怪叫起来,声音很有穿透力,传进李八两的耳朵里,让他禁不住浑身起鸡皮疙瘩。

赵春梅手上的动作李八两看不见,可是胡汉山能看见啊,胡汉山那叫一个激动,看他那心潮澎湃的样子,似乎恨不能从手机屏幕中钻出来,跳到浴缸里和赵春梅做那种事儿。

咕噜!

李八两的喉结滚动,悄悄咽了口唾沫,肚子里像是憋了一团火,有种和胡汉山一样的想法儿。

但是他不敢。

胡汉山有那个胆量,却没有那个条件,与之相反,李八两有那个条件,却没有那个胆量。

不管怎么说,赵春梅毕竟是李八两的嫂子,偷看她洗澡本来就不太道德,即使她不是什么好女人,背着李半斤和胡汉山瞎搞,那也不足以成为李八两悖逆人伦的理由。

李八两能做的,顶多也就是过过眼瘾。

能看到,却得不到,这其实是一件让人非常蛋疼的事儿,看了一会儿,李八两身上的某个地方很快就有了反应,他低头看了一眼,咬咬牙,转身便走。

再不走的话,李八两真怕自己会忍不住冲进去……

嘭……

李八两提心吊胆,掂着脚尖小心翼翼,可越是这样,越是毛手毛脚的,怕什么来什么,一个不小心就踢翻了脚下的啤酒瓶子。

瞬间,李八两的脸都黑了,心底跟着咯噔一响,暗叫不妙。

“谁?谁在外面?半斤,是你吗?”

东屋浴缸里的赵春梅显然也被突如其来的动静吓傻了,怪叫声戛然而止,哗啦一声水响,然后就传来她惊慌失措的声音。

“该死的啤酒瓶!靠,这下完蛋了,得赶紧逃出去才行,万一嫂子追出来发现是我,到时候跳进黄河也洗不清……”

李八两额头直冒冷汗,哪里敢应声?顾不得多想,几步窜到堂屋门口,便要逃之夭夭。

人要是倒霉,喝口凉水都能塞住牙。

现在的李八两就是如此。

他跑到堂屋门口,正要拉开堂屋的门,可是手刚伸到一半儿,偏偏就在这个时候,院子里突然传来咣当一声大响,那是大门被人推开的声音,好像有人来了。

“难道是大哥?”李八两的手僵在那里,顿时脸如死灰。

现世报啊!

俗话说的好,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关键是李八两现在做了亏心的事儿,心里虚的很,一想到前面是李半斤,后面是赵春梅,如果被他们堵在屋子里,那……

李八两的腿一软,差点儿瘫在地上。

这时,院子里传来脚步声和李半斤的笑声:“吴总放心,玉佩的事儿包在我身上,给我三天时间,我保证,到时候亲手把玉佩交给你……”

“真的是大哥!”

李八两连死的心都有了,脚步声越来越近,话落,李半斤已经快走到堂屋门口了。

怎么办?怎么办?

李八两急得像是热锅上的蚂蚁,团团乱转,现在想出去是不行了,而他扫了几眼,堂屋里面根本没有可以藏人的地方。

情急之下,李八两想到了东屋,想到了赵春梅。

赵春梅背着李半斤和胡汉山瞎搞,这事儿肯定不敢让李半斤知道,如果李八两现在冲进东屋,拿这件事儿威胁赵春梅,兴许她能替李八两打个马虎眼,让李八两躲过一劫。

人在被逼急的时候,胆子也会随之变大,李八两就是最好的例子,这样的念头刚一产生,他脑子一热,脚底抹了油似的,就一把推开东屋的门,跐溜一下窜了进去。

“啊!”

赵春梅也听到了李半斤和那个吴总打电话的声音,惊慌之余,正蹲在浴缸里忙着删除她和胡汉山视频聊天的记录,东屋的门突然被人推开,一个人影突然窜进来,她本能的以为是李半斤,手一抖,手机脱手滑落,卟嗵一声掉进了浴缸里。

而扭头一瞧,发现进来的人不是李半斤,竟是李八两,赵春梅瞪大了眼睛,更是震惊不已。

“唔唔……”

李八两早就料到他这么贸贸然的闯进去,肯定会吓到赵春梅,所以进去以后,不等赵春梅喊出声,就在第一时间冲到浴缸旁边,伸手捂住了赵春梅的嘴巴。

赵春梅刚要挣扎,李八两便威胁道:“嫂子,你冷静一点儿,千万别乱叫,要是让大哥知道你背着他和胡院长瞎搞,咱们谁也没有好果子吃。”

听到这话,赵春梅愣住了,立刻就明白过来,刚才在堂屋里偷看她洗澡的人不是李半斤,而是李八两。

赵春梅不傻,她是李半斤的老婆,当然知道李半斤的臭脾气,即使没有胡汉山那档子事儿,让李半斤看到她和李八两孤男寡女、深更半夜、共处一室,身上还没有穿衣服,也绝对不会轻饶了她。

“和胡汉山的事儿被八两发现,总比被半斤发现要稍微好一点儿……”很快,赵春梅就冷静下来,这样想着,她伸手掰开李八两的手,问道:“八两,你刚才……全都看见了?”

“嗯。”

“答应嫂子,别告诉你哥好不好?”

“我……”

“只要你替嫂子守住这个秘密,改天有机会,嫂子一定会好好报答你的。”

“啊?”

李八两愣住了,稍微低下头,一双贼溜溜的大眼睛忍不住朝着赵春梅脖子下面那片诱人的美景瞟了过去。

李八两撞破嫂子这种尴尬事,嫂子为了堵住他的嘴究竟会怎么做?

会不会用自己身体?

更多后续未删减版精彩内容,请猛戳下方“阅读原文”看更爽的后续情节

↓↓

最新回复 (0)
返回
发新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