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王 热搜: ios278  yxxueyuan  zhongbaozhifu  kuailefu1  hehe278  jkbxzk  taslydajiankang  yiqing-art  wizteng  duzhecn  ycgdxw  lengxiaohua2012  优识营销学院  bwgjwsw  xinmeitiyingxiao_leo 
 
当前位置: 首页 » 微信图文 » 心灵鸡汤 » 正文

把男友榨干是种什么体验?

发布日期:2017-12-07   微信公众号名称:玄学风水探秘
  • 微信号二维码
    • 用微信扫一扫
      玄学风水探秘的微信二维码
  •   浏览次数:1015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核心提示:▼后续剧情,点击下方【阅读原文】抢先看!!

    寒风似刀,冰锥如悬挂之剑!

    洛倾城跪在清和宫的宫门前,额头重重的磕在冰冷的地面上,渗出鲜血。

    “求皇上开恩,赐臣妾九转还魂草。”

    父亲的病已经愈发的重了,没有这味药,他会死。

    寒风吹过,有人影走了出来。

    是东方鸣。

    尊贵的男子披着厚厚的毛皮披风,面色沉静,容貌清冷,只是他的眸子,比此时的天寒地冻更加冷。

    “洛倾城,跪了多久了?”他的声调里,没有半分怜悯。

    洛倾城抬起头,朦朦胧胧的看着他的脸,“求皇上开恩,赐臣妾九转还魂草。”

    东方鸣漆黑的眸子尽是嘲弄,“你可曾想过,这就是你的报应?”

    洛倾城闻言,心底阵阵的抽疼起来。

    果然,他还在怪她。

    当年,东方鸣因为争权夺位,遇到了一次暗杀,那时的他,高烧不退,是当时出门拜佛的洛倾城发现了他,将他捡回去秘密医治。

    那时的他刚刚捡回一条命,闭着眼睛握着洛倾城的手,说要一辈子记得她,让她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做他的皇后。

    可等他登基,洛倾城等来的不是他迎娶的花轿,而是要她医治未来皇后顽疾的圣旨。

    当时的洛倾城,是怎么回答的呢?

    “若你想救她的命,就立我为后,否则我誓死不从。”

    洛倾城不甘心,所以逼迫他娶她。

    洛倾城天真的以为,总有一天能够把当年的一切说的清楚,可是却低估了东方鸣的决心。

    他从不肯和她多说一句话,如非必要,绝不踏入皇后的宫门一步。

    洛倾城在刺骨的寒风中清醒过来,惨然一笑,“皇上对臣妾有怨恨,臣妾清楚,既然这样,臣妾把这东西交出来,也算赎罪。”

    她把凤印从怀里拿了出来,“只要皇上愿意救臣妾的父亲一命,臣妾愿拱手将这凤印归还,从此在冷宫度日,决不再踏出一步碍皇上的眼。”

    东方鸣冷冽的眸子在洛倾城身上停留了许久。“洛倾城,你以为朕会这么轻易地放过你吗?”

    他一把将洛倾城扯起来,薄唇凑近了她的耳边,“你既然那么喜欢皇后这个位置,我就让你一辈子坐好你的后位,直到,一无所有,痛不欲生。”

    说完,他漠然的松了手,命人取来一只火盆,从怀里取出那救命的草药。“洛倾城,看好了,这是你父亲的命,能不能救得回来,就看你了。”

    洛倾城愣住,下一秒,却看着男人冷笑着松开手。

    那轻飘飘的草药,飘落。

    “不!不要!”洛倾城睁大眼睛,挣扎着爬了过去,双手毫不犹豫的伸进火盆里。

    可那里还来得及?那几根草药被火苗快速的席卷,散发出一阵焦糊的气味。

    “不,不要!求求你!”洛倾城疯了一样在火焰里搅弄着,眼底尽是绝望。

    一阵风吹过,将那灰烬吹得一干二净,就好似把父亲的性命也带走了一般。

    “不!父亲!父亲!”洛倾城仰起头,大声的哭喊着。

    东方鸣却淡淡地嘲讽:“洛倾城,这可就是你要的?”

    洛倾城像是没有听到他的冷嘲热讽,大声地哭叫,她的手早已经在一冷一热的刺激下溃烂流脓。

    洛倾城是在皇后的寝宫里醒来的。

    张开眼,映入眼帘的是丫鬟叶霜含着眼泪的脸,见洛倾城醒来,她连忙擦去脸上的泪水,“娘娘您醒了……”

    洛倾城心里一阵痛楚,“父亲,父亲他……”

    看着叶霜艰难地点头,洛倾城那布满伤痕的手颓然落下。

    “扶我起来,我要回去看看父亲。”洛倾城挣扎着爬下床,门外的侍卫挡住了她。

    “皇上有令,皇后娘娘近来操劳,不宜离开寝宫。”

    那人的一字一句,就像是晴天霹雳一般。

    他连父亲的最后一面,都不想让她看。

    他是想让她的父亲死后也无儿女去吊唁,孤零零的上路?

    “让开!”洛倾城厉声喊道。

    “皇后娘娘自重!”那侍卫没有丝毫动容,洛倾城被狠狠地推倒在地上,四肢百赅都在痛。

    ……

    最终,洛倾城还是错过了父亲的葬礼。

    出殡那日,大雪将整个偌大的皇城笼罩上了一层厚厚的白,悲哀而凄凉。

    “叶霜,再多添点纸钱。”洛倾城远远地看着叶霜把一捧纸钱烧光,身体却不停地颤抖着。

    自从东方鸣毁了还魂草后,洛倾城便怕极了火,甚至连看一眼都不敢。

    “父亲,女儿不孝……女儿,对不起您……”身后猛地出现了一道高大的身影。

    “你的确不孝,若不是你贪得无厌,你父亲也不至于就这么没命,他的惨死可都是因为你。”

    东方鸣清冽的声线响起,却像是刀锋一般刺痛人心。

    洛倾城只觉得一阵阵的血气上涌,却还是死死地咬住了下唇。

    她跪了下去,头重重的往地上磕:“皇上,臣妾知错了,是臣妾糊涂,图谋自己不该妄想的,现在臣妾明白了,也只想离开这儿,伴着青灯古佛了此余生,为家人为皇上……也为明妃祈福。”

    洛倾城一下又一下的磕头,姿态要多卑微有多卑微。

    “祈福?以你这样瑕疵必报的个性,怕是会日日诅咒吧。”东方鸣并不信洛倾城的话,“更何况,你这样的戴罪之身,若是去庙宇那般清净之地,也是玷污了地方,如果真的那么悲痛欲绝,不如,朕赐你一条白绫,你自尽告慰你父亲的在天之灵?”

    洛倾城闻言,身体颤抖一下,她没想到,东方鸣竟然恨她至此,竟然,想让她死去。

    东方鸣眸子冰冷,手指猛地攥紧。

    面前的女人,是他厌恶极了的洛倾城,可偏偏,听了她这些话,他竟有些不悦。

    皇后这个位置,是她想坐就坐,想弃旧弃的?做梦。

    他捏住了洛倾城纤细的下巴,“洛倾城,做了错事,就要付出代价,想走?你做梦!”

    洛倾城蓦然瞪大眼睛,心底满是刺痛和绝望。“若是皇上真的想,那便把我这条命也拿去吧。”

    她太累了,她累了七年,父亲的死,已经磨去了心里那点仅有的希冀,她不敢再奢求什么了。

    东方鸣眸底一冷,冷笑道:“想死,没那么容易。”

    说着,他捏住她的肩,一把将她扯起来。

    洛倾城吃痛,却死死咬着嘴唇没有出声,她骨子里,还是那么倔强。

    这样子激怒了东方鸣,他收紧力道,猛地将她抵在柱子上“洛倾城,你想走,想死,也要我腻了才行!”

    东方鸣一反平日那谦谦君子的模样,眼角尽是暴戾。

    这个女人总是有办法激起他心里的怒气,明明就是个爱慕虚荣的毒妇,却总是装的比谁都高洁……

    洛倾城消瘦的身体狠狠地扔在了一旁,可她却没有吭一声,依旧仰着头,“求皇上让臣妾出宫,或者,干脆要了臣妾的命!”

    东方鸣看着她那倔强的脸,气极,猛地扯住她的衣领:“洛倾城,朕不会这么轻易地放过你!”

    说着,他的眼角扫过那门外烧着的纸钱,眸里闪过一丝寒芒,“你的父亲去世前可是一直期盼着朕能临幸你一次,不如,趁着这个机会,朕随了他的心意?”

    洛倾城的眸子睁大,眼底尽是恐惧和不可置信。

    这样的场合,他竟然说出这般亵渎的话,在他心里,她,和她的家人,究竟有多不堪?

    她那个一向对东方鸣忠心耿耿的父亲,若是听到他这般戏谑侮辱的话语,在地下都会不得安宁。

    “皇上,父亲尸骨未寒,还请自重。”洛倾城一字一句艰难开口,成功激起了男人的怒火。

    “自重?”东方鸣的眼底尽是鄙夷,一把掐住洛倾城的颈项,她身上那单薄的衣服几下便被他扯得七零八落。

    “用绾绾的命来要挟我坐上后位的女人,竟然也有脸面提起这个词?”

    东方鸣只觉得心底有一把火在燃烧着,这个女人,这个不择手段的恶毒女人竟然拒绝他?

    行动快于理智,他手上不过微微使劲,洛倾城那白皙纤细的身体便已经完全的裸露在他的面前。

    看着洛倾城的身段,他竟然也没有想象中的抗拒,反而,有了一种想要彻底征服的欲望。

    “洛倾城,看着我,这可是你洛家几十口人心心念念的事情,你父亲要是知道他的一条命能换来你被朕临幸,说不定也会老怀安慰!”

    洛倾城使劲的挣扎着,可是虚弱的她哪里是东方鸣的对手,身前的男人没有丝毫的怜惜,扯下她身上蔽体的衣物,狠狠地贯穿。

    “不……不要……”洛倾城几乎痛得昏死过去,死命地咬着牙,拼了命的挣扎。

    父亲还尸骨未寒,她怎么能和这个间接害死父亲的凶手苟合!

    可东方鸣却没有半分要停下的意思,死死地禁锢着她的纤腰,下身的动作一下强过一下,几乎要把她整个人撞得散架。

    眼睛被泪水模糊得彻底,洛倾城记起当年父亲要她小心谨慎,千万不要嫁错了郎君,步步错的场景。

    不知过了多久,东方鸣才停下了动作,身下的女人已经昏了过去,苍白的脸上还带着狼狈的泪痕,显得有些楚楚可怜。

    东方鸣也不知是怎么,竟然有一种想要擦泪的冲动,可他的手才刚刚伸到一半,随从便匆匆禀告了政事。

    “把皇后娘娘好好清理一下。”东方鸣的怜惜散的一干二净,甚至,还自嘲的摇了摇头。

    他在方才的一瞬,竟然把她当做了那个救他的女子。

    洛倾城醒来已经是第二天晚上。

    那日在风雪里太久,寒气入体,加上父亲的去世,东方鸣的折磨,让她的身体迅速的憔悴消瘦下来。

    东方鸣拒绝了洛倾城出家的请求,甚至,明面上派人来保护她,实则,把她整个人软禁了。

    几天后,一行人浩浩荡荡的朝宫院走来。

    来人不是其他,正是当今后宫里最得宠的明妃,陆绾。

    “妹妹好久不见姐姐,实在是想念得紧,所以今天特意来瞧瞧姐姐。”

    陆绾一袭华丽的皮毛大氅,比起只有一身旧衣服的洛倾城,自然不知道要华贵了多少。

    “明妃好兴致,怎么不陪着皇上消遣,竟然来这里探望我这个晦气之人。”洛倾城的语气淡淡的。

    陆绾是她的远房表妹,当年两个人未曾出嫁时,也曾经是无话不谈的密友,那时候,洛倾城还曾把她与东方鸣之间的种种讲给她听。

    可谁能想到,一朝一夕之间,陆绾就把故事的女主角换成了她自己,一步登天的成了东方鸣最宠爱的女人。

    洛倾城垂下眸子,几不可见的敛去了眼底的落寞,可她那不动声色的模样,却让陆绾脸色微沉。

    又是这幅云淡风轻什么也不在乎的模样,明明她已经狠狠地踩在她的头上,却永远看不到洛倾城有失态的模样。

    陆绾心里思绪万千,“既然已经来了,难道姐姐不请妹妹喝杯茶,这天气冷得很,实在不适合在外面叙旧呢。”

    说完,不等她反应,陆绾已经进了正厅。

    她打量着这朴实无华的宫殿,脸上多了几分得意之色,“我这次来,其实是有好事要与姐姐分享的。”

    “我已经有了皇上的子嗣,三个月了。”陆绾低着头,眼底满是羞涩,却掩饰不住眼底的喜气,“妹妹当年的重病是姐姐亲手医治回来的,所以对姐姐的医术很是信任,我想请姐姐来为我安胎,皇上也同意了呢。”

    洛倾城拿着茶杯的手晃了两下,滚烫的茶水洒进了衣服内,她却毫无知觉。

    东方鸣和陆绾有孩子了。

    在她这般痛苦,无助的时候。

    “姐姐怕是难当此重任。”洛倾城轻轻地开口,眼神恍惚。

    就在陆绾还欲开口时,门外一道英挺的身影突然出现,一把将坐在门口的陆绾搂在怀里。

    “你怎么坐在这样冷的地方?伤了身子怎么办?”

    洛倾城的眸子停在男人那紧张的俊颜上,却生出一种悲凉的情绪。

    她嫁给这个男人七年,何曾见过半分这样小心翼翼的他?

    察觉了洛倾城的眼神,男人转过来,眼里没了柔和,“方才绾绾和你说的话想必你听得清楚,朕本是不愿意让你这样的女人来插手的,只不过是绾绾心善,怕你无聊给你个差事,你好自为之。”

    东方鸣的眸中,尽是威胁和警醒的意味,手指在陆绾看不见的方向指向了洛府所在的位置,“我想,皇后是个聪颖之人,不会不懂朕的意思。”

    洛倾城的脸色猛地苍白下来,她怎么会不懂?

    东方鸣为了报复她,害死了她的父亲,那若是陆绾真的出了什么事,他一定会伤害她的其他家人。

    她哪里有拒绝的资格?

    “明白。”洛倾城强忍着心里的苦涩,咬牙切齿。

    从那天起,洛倾城便彻底没了自由。

    陆绾肚子里是东方鸣的第一个孩子,身份贵重。

    而洛倾城为了家人的性命,自然不敢有丝毫的怠慢,凡是陆绾的吃穿用度,都必须经过她的手仔细查看一番。

    操劳之下,洛倾城整个人也飞快的消瘦下来,几乎可以说是弱不禁风的程度。

    可偏偏,东方鸣却没有丝毫放过她的意思。

    “皇上,姐姐还在那里呢!”洛倾城站在膳食前,仔细的用银针检测着是否有毒,在她身后,就是几乎被东方鸣宠上了天的陆绾。

    不得不说,在心爱的女人面前,东方鸣的确体贴极了,此刻,他就正拿着汤匙,喂陆绾喝下名贵的补汤。

    洛倾城撇过视线,不去看这缠绵的画面,可那一丝一丝的声响,缠绵悱恻,却让她本以为已经平静的心时不时地抽痛起来。

    原来,东方鸣他从来就不冷,只不过他至始至终看得见的,就只有他认定了的陆绾而已。

    洛倾城出神,手上的碗歪了,炙热的汤汁撒了出来溅在她手背上,痛的她忍不住身体晃动了一下。

    “姐姐没事吧?”陆绾见状,双目带着几分惊诧地开口。

    “小心一点。”东方鸣的眸里闪过几分深意,眼睛却停在洛倾城那单薄的背影上,讳莫如深。

    陆绾见状,狠狠地捏紧了手里的手帕。

    难道,东方鸣还是会关心洛倾城这个贱人的吗?

    “把准备给绾绾的补汤弄洒了,你要怎么赔?”东方鸣这才缓缓地开口,那冷漠的语气,让洛倾城忍不住抖了抖。

    “臣妾遵命。”强忍着手上的疼痛,洛倾城端着那碗滚烫的补药一步步走了过去,“明妃妹妹请用。”

    洛倾城低着头,头上的凤冠在她脸上留下一道阴影,让人看不出她的真实想法。

    “谢谢姐姐,可是这药太苦了,臣妾实在是喝不下去。”陆绾娇笑着,轻轻地依偎进东方鸣怀里,语气尽是娇嗔。

    洛倾城的手,攥得紧紧地,手被烫的痛极了,可她却只能这样像是雕塑一般的站着,哪怕,她的心已经在陆绾这样肆无忌惮的炫耀下千疮百孔。

    “苦吗?”东方鸣的眸里闪过一丝无奈和宠溺,轻轻地在她鼻尖刮了刮,“皇后医术高明,难道就不能做出更合适绾绾胃口的补药?”

    男人的语气里,已经带着明显的质疑,让洛倾城忍不住轻轻颤抖了下。

    良药苦口,东方鸣刁难的意味,未免太明显了,可她除了忍着,还能怎样?

    “哎呀,臣妾哪有那么娇气?我喝就是了。”陆绾看到这尴尬的场面,伸出手拿起汤碗慢慢的抿了几口。

    可还未等洛倾城来得及松口气,陆绾却突然把手里的碗猛地摔了下去,脸色苍白极了。

    她一手死死地扯住东方鸣的衣袖,另一只手,则是指向了洛倾城的位置,“皇上,这药,这药有问题!”

    东方鸣的脸色刹那间就沉下。

    洛倾城脸色惨白,满脸的不可置信,“不可能的。”

    她家人的性命都拴在这个孩子身上,她哪来的胆子去谋害它?

    “皇上,臣妾没有,臣妾真的不敢!”洛倾城跪了下来,脸上满是惶惑和凄苦。

    东方鸣闻言,却猛地站起来,一脚将跪在地上的洛倾城踢开,他的力气极大,几乎将洛倾城的肋骨都踢得粉碎。

    “皇后心肠歹毒,谋害皇嗣,来人,给我把她拉下去,去宗人府严刑拷问!”

    说完,他一把把已经捂着肚子在不停地哀嚎着的陆绾抱了起来,锋锐的眼神刺向手足无措的洛倾城,“洛倾城,若是绾绾出了什么事,我要你全家陪葬!”

    东方鸣说完,转身欲走,可一只惨白的手却拉住了他的衣角,“皇上,你难道就这么不信臣妾,这关系到臣妾一家的命,臣妾怎么会啊!”

    东方鸣看着她那被泪水浸湿的脸,却毫不迟疑的把她的手踢开,“你这样的女人,什么事情做不出来。”

    剩下的话,洛倾城没有听清楚,因为几个太监已经拥了进来,把她这个“罪大恶极”的犯人拉了下去。

    “臣妾冤枉!皇上!”洛倾城被拖了出去,语气凄厉得几乎刺耳。

    “闭上你的嘴。”太监听她声音难听,一巴掌打了下去,似乎还嫌不过瘾,还在不停地踢打着他。

    本就虚弱不堪的洛倾城哪里经得住这个,她只能看着东方鸣那高大的背影一步步的走远了,眼底,只有无尽的黑暗和绝望。

    ……

    哗的一声

    冰凉刺骨的水泼在一身单衣的洛倾城身上,那难受地几乎让人窒息的感觉,让她缓缓地张开眼睛。

    “罪妇洛倾城,赶紧供出这次下毒谋害明妃娘娘的始末!”

    有人在说话,可是洛倾城却什么也看不见什么也听不见,她只能感觉身上的热血都沸腾了起来,几乎要把她整个人烧干。

    大概,是因为风寒加上这几日的操劳引起的高烧吧。

    洛倾城迷迷糊糊的想着,她大概,快要结束这可悲可笑的一生了。

    “死不承认?”狱卒看到她的样子,恨极了,拿起鞭子毫不留情的狠命的抽了下来,力道之大,每一下都让洛倾城身上的衣服鲜血淋漓。

    洛倾城却死死地咬着牙,不肯开口。

    她什么都没有做,她是冤枉的。

    可谁可以帮帮她?

    ……

    东方鸣是几天后才记起那个被他扔进了宗人府的女人。

    陆绾的身体并没有出什么问题,太医诊治了半天,也只能说是她当时情绪太紧张引起了腹痛难忍。

    “怎么样,她招了吗?”东方鸣状似漫不经心的问,手却不自觉地摆弄着手上的玉扳指。

    “严刑拷打了几日,都没有结果。”太监战战兢兢地回答,“听说,洛倾城高烧不退,已经瞎了。”

    东方鸣听到瞎了两个字的时候,忍不住顿了下。

    他记得洛倾城的眼睛,哪怕她那么惹他厌烦,可他依旧能记得那是一双美极了的眸子,清冷又含情脉脉的样子,像是最为名贵的玉石。

    “要不然,把她送去毒池?”太监看东方鸣的神色不快,还以为他是不喜无法给洛倾城定罪,小心地开口。

    毒池,那是用来惩罚最十恶不赦的罪人的,里面几百种毒虫蛇蚁,哪怕是最嘴硬的人,也撑不过一时半刻。

    “朕要去见见她。”东方鸣的眉头,不自觉的蹙紧了,却还是亲自动身,去了宗人府。

    ……

    腐臭的大牢

    处处都是老鼠蟑螂爬过留下的污渍,洛倾城身上的衣服早已经破破烂烂的,上面原先那鲜红的血迹已经干涸,变成了漆黑的颜色。

    洛倾城身上那密密麻麻的伤口已经开始腐烂发黑,身上的臭气几乎呛人。

    东方鸣看到她,几乎认不出那是那个一向优雅华贵的女子。

    洛倾城早已经察觉不到所谓的痛了,现在的她,只能仰着头等死。

    她记起了很多很多的事情,可是印象最深的,却还是那个被她从生死边缘救起来的少年,那时的东方鸣比现在稚气很多,他什么都没有,只知道对她海誓山盟。

    “阿焱,你还记得吗?那时的你也像我现在这样,什么都看不到,但是,你说有我在你身边你就什么也不怕。”

    东方鸣走近,听到的就是洛倾城的喃喃自语,她那样空洞的语气,却让他的心猛地揪紧了片刻。

    这些事她是怎么知道的?难道又是偷看陆绾的日记知晓的?

    “那时的我真的很开心,哪怕你一辈子都不会好,我也会守着那样的你,如果时间永远能够停在那一刻多好,你说呢……”

    洛倾城没有察觉到有人来了的动静,她像是一个濒死的老人,絮絮叨叨着那些没人爱听的故事。

    东方鸣的眸子深暗下来,隐隐的聚起了风浪。

    他甚至顾不上洛倾城身上那已经让人不敢靠近分毫的臭气,猛地冲了过去,一把把那个虚弱不堪的女人拉了起来。

    “洛倾城,你给朕说清楚,你到底从哪里听到的这些!”

    后续剧情,点击下方【阅读原文】抢先看!!

    微信号"玄学风水探秘"更多图文
    手机版扫描敬请
    点击微信图标
    相关评论
    标题图片(点击图片查看大图)
    把男友榨干是种什么体验?
    心灵鸡汤微信图文周排行榜
     
    | |首页 | 联系方式 | 支付或捐赠 | 微信公众号 | 网站地图 | 广告服务 | 网站留言 | 提交百度 | 百度分享,返回页首 | 粤ICP备13026103号-2| 52114公众号52114公众号| 个人微信号52114公众号
    本站部分内容来自互联网,如有任何版权侵犯或其他问题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立即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