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王 热搜: ios278  yxxueyuan  zhongbaozhifu  kuailefu1  hehe278  jkbxzk  taslydajiankang  yiqing-art  wizteng  duzhecn  ycgdxw  lengxiaohua2012  优识营销学院  bwgjwsw  xinmeitiyingxiao_leo 
 
当前位置: 首页 » 微信图文 » 健康 » 正文

老公和小三死在卧室半个月没人发下,村民翻动尸体时身后一幕吓呆所以人........

发布日期:2017-12-06   微信公众号名称:经期健康调理
  • 微信号二维码
    • 用微信扫一扫
      经期健康调理的微信二维码
  •   浏览次数:1006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核心提示:欢迎点击上方蓝字免费订阅!小编有话说以下是小编为大家挑选的2017年最火的微信,不同类型,不同内容,希望给

    第1章 我就指望着你的不快生活

    “我和你老公在香格里拉1108号房间,做我们都喜欢做的事情,白雅,你为什么不离婚呢?你就那么贱吗!你留不住他的身体,也留不住他的心。”

    白雅站在1108号房间门口,淡漠的看着手机上的短信。

    长长的睫毛遮住了眼底那一抹暗黑,脸上没有多余的表情。

    开门声响起。

    苏桀然搂着美艳妖娆的助理出来。

    他看到白雅,微微一顿,勾起邪肆的嘴角,“又来捉奸啊?干嘛不进去,外面多热,站着不累吗?”

    白雅淡漠的看向他,“怕打扰了你们的雅兴,害你看到我不举,我就罪过了。不过,你病好了吗?”

    苏桀然听着她的诅咒,眼中掠过一道愠色,“白雅,当初不洁的是你,何必这么阴阳怪气。”

    白雅笑了。

    笑的,眼泪快要流出来。

    三年前,他的前女朋友绑架了她。

    她在逃跑途中被一个陌生的蒙面男人破了身。

    她看着他的车子在她不远处停了下来。

    他和车上那个女人颠鸾倒凤。

    而那女的,就是绑架她的女人。

    她看着车子的震动,心如刀割。

    就连身后每一次撞击的疼痛都能被比下去。

    她不知道那天怎么过来的,只是想到,心还发疼着。

    “如果让你听着不舒服了,那真不好意思,阴阳怪气习惯了。”白雅慵懒的抬起了下巴。

    苏桀然的眼神冷了下来,“你到底来干嘛的?别告诉我是故意来让我不痛快的。”

    “恐怕被你说中了,你的预感一向很准。”白雅淡然的扬起笑容。

    “你给我滚。”苏桀然不客气的说道。

    白雅从包里拿出一份文件,递给苏桀然。

    苏桀然没有接过,谨慎的问道:“这是什么?””

    “她,”白雅瞟向苏桀然的助理。

    “我怎么了?”助理搂住苏桀然的手臂。

    她听说白雅虽然是苏太太,但是一点都不受宠。

    今天看来,简直是被苏桀然厌恶至极。

    所以她有恃无恐。

    白雅挥了挥手中的资料,“你是苏城有名的脏秘,苏城里百分之八十的富商跟你睡过,其中有一位,上个月被检查出有艾滋。”

    助理震惊的脸色苍白。

    白雅睨向苏桀然,“你们有用套吧?如果没有,我有认识的医生,要不要介绍给你。”

    苏桀然拿过白雅手中的资料,眯起眼睛,迸射出一道凶光,把资料甩在了白雅的脸上,“你总是能让人感到不快。”

    白雅笔直的站着。

    纸砸在脸上,比想象中的疼。

    她嗤笑一声,“你知道的, 我就指望着你不快度过余生。”

    “那我得做点让你更不快的事情才能让我愉快起来了,今天不回去,不用等我。”苏桀然生气道。

    他转过身,大步朝着电梯走去。

    白雅淡漠的站着,面无表情。

    那句不用等他,她知道是什么意思的。

    今晚,他会在别的女人那里过夜,染上别的女人的味道。

    她失身后,他一直没有碰过她。

    在他眼里,她比不过一个脏秘。

    水雾渐渐的弥漫上了清冷的眼眸。

    不是她不说,不哭,就表示不痛。

    苏桀然的助理一巴掌甩在了她的脸上。

    白雅防不胜防,后退了几步,靠在了墙上。

    “你真卑鄙,你破坏了我,觉得能得到他的心?”助理紧握着拳头火道。

    “那渣男的心,我压根就不要。”白雅反手一巴掌甩到了助理的脸上,“我不是你们能欺负的。”

    “那你为什么不离婚?”助理吼道。

    “你还没有这个权利知道,明天这份资料就会在网上曝光,好自为之。”白雅冷漠的说道,走出了酒店。

    夜已深

    她拢了拢衣服,走在没有人烟的马路上。

    月光拉长了她的身影。

    有些孤寂,有些落寞。

    回到家,只会让她的心更不舒服。

    她去医院值班室睡觉。

    刚到办公室,打开了灯。

    一个穿着绿色军装的士兵面色凝重的跑过来,着急的问道:“你是值班的妇产科医生?”

    白雅感染了他的紧张气氛,“怎么了?您有什么事吗?”

    “附近有一个孕妇被挟持,现在羊水已经破了,情况非常危急,需要立马急救。请你跟我走一趟。”士兵紧急的说道。

    羊水破了,对孕妇和胎儿来说非常危险。

    白雅来不及细想,“我收拾好急救箱跟你去,给我五分钟时间。”

    不一会

    她就跟着士兵到了医院附近的花园小区。

    楼道上,站着十几个面色凝重的军人。

    他们按兵不动,训练有素,等着上级的指示。

    白雅被领进了案发房间801房间的对面,802房间。

    一眼,她就看到了正在指挥中的男人。

    他拥有刚毅的脸型,凌厉的眼神。

    深刻的五官,如同雕刻师手中完美的艺术品。

    英姿飒爽,惊为天人。

    让她好奇的是,那些认真倾听的人中居然还有肩膀上两杠三星的上校。

    那他的身份,岂不是将军?

    男人犀利的眼神扫过来,杀气腾腾。

    白雅一怔,被威慑到,低下头。

    他笔直的向她走过来,高大的身影形成的黑影笼罩着她,形成压迫之势。

    她想起那天晚上的陌生男人,也有着这般强壮的体魄。

    所以,她的挣扎没有半点用。

    “抬起头。”顾凌擎命令道。

    他如鹰一般锋锐的眼神凝视她清秀的脸蛋,紧抿的嘴唇,不怒而威。

    白雅迫于他的压力,抬头看他。

    他一脸冷酷,眼神犀利,叫人胆寒。

    她第一次看到这种就算不说话,就让人肃然起敬的男人。

    “我是医生,不是罪犯。”白雅开口道。

    顾凌擎讳莫的眼中闪过一道锐光,凌厉的对着手下命令道:“让她走,换一个进来。”

    白雅不解,“为什么我不行?”

    “里面面对的是三个贩毒头目,他们杀人不眨眼,你敢吗?”顾凌擎凛然的问道。。

    “为什么不敢?”白雅反问。

    顾凌擎冷眸一紧,握住她的下巴,靠近, “想清楚再回答我,进去九死一生,不是儿戏,不是演习。”

    他的气息全部落在她的嘴唇上,很是魄人。

    白雅是个倔牛。

    别人越是看不起她,她越要做到。

    “怕死就不到这儿来了。”她正面回道,直直的锁着顾凌擎,临危不惧。

    顾凌擎拧眉,深邃的看着她。

    他的眼眸太过漆黑,她清晰的看得到他眼中倒影出的她……

    第2章 我没有出事之前,你就不会出事

    “我送她进去。” 三秒后,顾凌擎改了口道。

    他松开手,往后推开了一步。

    “不行啊!”所有人都异口同声的说道。

    尚中校担忧的提醒道:“首长,您进去太危险了。要是副统知道了,我们不好交代!”

    “少废话,谁进去不是危险,留下待命。”顾凌擎果断的命令道。

    “可是首长……”尚中校还想说什么。

    顾凌擎一道冷冽的目光扫过去。

    尚中校闭嘴了,无奈的颔首,“是。”

    顾凌擎拽过白雅的胳膊,力道有些重,拉着她往801门口去。

    白雅去敲门。

    他握住了她的手。

    仿佛有道电流从手背上流淌而过。

    白雅一惊,抽回自己的手。

    她不习惯被男人握。

    顾凌擎凛眸冷了几分,俯视着她的排斥。

    他打开手机录音,面无表情的说道:“进去之前,说下临终遗言,如果你死了,我们会送到你的亲人那里。”

    “送去我丈夫那里吧。”白雅淡漠的说道,拿过顾凌擎手中的手机。

    “苏桀然,如果有来生,希望不要再遇,把我的尸体全部捐出去,解剖也好,移植也罢,我们,再也不见。”白雅干脆利落的说完,把手机还给顾凌擎。

    他深沉的看着她,眼中闪过一道异样。“还有其他的遗言吗?”

    白雅的眼神柔了一些,“把我余下的钱都给我妈,如果可以,希望你们可以照顾她。”

    “可以。”顾凌擎承诺道。

    白雅放心了,下颔瞟向门,“可以进去了。”

    “里面被挟持的孕妇是某高官的女朋友,务必保证她和孩子的安全,另外,我没有出事之前,你就不会出事,我保证。”顾凌擎沉声说道。

    白雅顿了顿,清冷的目光望进他如宇宙般浩瀚的眼底。

    那里是那样的宽广,辽阔。

    心里,又有些酸涩的感觉。

    一个绝顶帅哥对她说:我没有出事之前,你就不会出事。

    这样的承诺,就算是陌生人,都让人觉得温暖。

    特别是现在,她心中一片荒芜和冰冷的情况下。

    “我没有怕。”白雅微微扬起嘴角,“不过,还是谢谢。”

    “不用谢。”顾凌擎说道。

    他把白雅拉到身后,敲门。

    门被打开一条细缝。

    “让那个女人一个人进来。”里面的人恶狠狠的说道。

    “她做手术需要助手,我们就两个人进来。”顾凌擎谈判。

    “不行,谁知道你们搞什么鬼?”

    “那就让里面的孕妇死掉,你们什么人质都没有?”顾凌擎凛冽了。

    威严无比,铿锵有力,顿时能够让人胆寒。

    对方犹豫了三秒。

    “你有种!进来!”

    顾凌擎推开门,走进去。

    一支手枪顶住了顾凌擎的脑门。

    白雅担心的看向他。

    他依旧面无表情。

    平头搜查着顾凌擎的身上。

    他没有发现武器。

    “你们别耍什么花招。”他收回了枪。

    “疼,救我,救我!”主室里传来孕妇的求救的声音。

    白雅冲去主卧室。

    里面窗帘被拉着。

    房间中灯都没有打开,非常昏暗。

    两个男人手里拿着枪虎视眈眈的对准了她。

    白雅走向了孕妇。

    孕妇脸色苍白,捂着肚子,床上已经湿了一片,“救我,救我。我不要死。”

    “最近的B超给我看看。”白雅紧迫的说道。

    “抽……屉里。”孕妇疼的满头是汗。

    白雅打开抽屉。

    在B超上压着一个相框。

    相框里是孕妇和苏桀然合影的照片。

    白雅微微一怔。

    原来,高官指的是苏桀然。

    而那个孕妇,是苏桀然在外面又一个女人。

    “医生,救我,我好疼啊。”孕妇握着白雅的手。

    白雅缓过神来,抽出B超单子,看了一眼,脸色差了几分。

    “你的胎位不正,脐带绕颈,不能顺产,必须剖腹。还有,你情况紧急,不能局部麻醉,只能全身麻醉了。”白雅紧急的说道,打开急救箱。

    歹徒抢过急救箱,确定没有武器,才还给白雅。

    孕妇摇头,红着眼,请求的说:“能不能不要剖腹,他喜欢身上没有疤痕的女人。”

    喜欢没有疤痕的女人?

    果然是苏桀然的作风。

    “那样孩子会窒息的。”白雅冷声道。

    孕妇眼中闪过一道狠厉,咬了咬牙,“那就让它窒息。”

    白雅眼眸紧缩,闪过反感,“那是你怀胎九月的孩子,现在已经有了生命。”

    “没有他的爱,有这个孩子有什么用,只会拖累我,我不要留疤。”孕妇很确定的吼道。

    因为激动,她的肚子更疼了。

    白雅咬牙,从急救箱里拿出麻药,麻利的打开,抽进针管中。

    “那只能对不起,作为医生我不能答应你。他在我眼里,已经是一条命!”白雅冷声道。

    她专注的清空针管中的空气,准备射入。

    顾凌擎握住了她的手腕,深邃的眼中闪过一道关心。

    他知道满足当事人意愿的重要性。

    她会为她的倔强惹上一生的官司。

    “听她的,她是当事人。”顾凌擎提醒道。

    白雅甩开他的手,没甩得动。

    她火了,坚定的看进他的眼底,“我是妇产科的医生,接生孩子是我的责任,如果后面出了问题,我来背,我不贪生怕死,没想到你这么怕承担责任?”

    顾凌擎微微一愣。

    他不怕承担责任,只是有一瞬,他担心她出事。

    他松开了手,冷声道:“动手术吧,就说是我下的命令,我会跟你们院长打招呼。”

    白雅弯身,戴上橡胶手套,严肃的对歹徒说道:“麻烦你们都出去,我需要给她动手术。”

    “不行,人质必须在我们手上,你就在我们的眼皮底下动手术!”

    “她这种情况跑的了吗?”白雅担心孕妇的身体被看光。

    歹徒提了提枪,对准了白雅。“你再多嘴我毙了你。”

    顾凌擎挡在白雅的前面,“毙了她你们也跑不了。”

    歹徒在犹豫着。

    “医生,我不行了,孩子出来了,啊……”孕妇尖叫着。

    顾凌擎眼中掠过一道利光。

    僵持没有用。

    他打开柜子,从里面拿了一块青色的床单。

    摊开。

    他把白雅和孕妇保护在了床单后面。

    “我给你们挡着,动手术吧。”顾凌擎果断的说道。

    第3章 我看你敢不敢?

    白雅也不浪费时间, 用医用剪刀解开孕妇的裤子。

    小孩的脚已经出来了。

    剖腹都来不及了。

    时间一长,孩子肯定会窒息。

    “忍着一点。”白雅给她注射麻药,在她那剪了一刀。

    麻药还没有麻醉全身。

    孕妇感觉到了疼,吼道:“你这个八婆,我要告你,告的你连医生都没得做。”

    “等孩子平安生下来,你再告,我等着你。”白雅无所谓的说道。

    她终于顺利接生出了孩子,利落的剪掉了脐带。

    “哇……哇!”孩子响亮的哭声响起来。

    白雅露出了欣慰的笑容,看向孕妇。

    孕妇已经昏迷中。

    白雅眸中一紧,赶紧放下孩子,查看孕妇的情况。

    “军官。”她担心的喊道。

    顾凌擎看向白雅。

    她的额头上,鼻尖上,都是密密麻麻的汗珠。

    他的心中流淌过怪异的感觉。

    “怎么了?”顾凌擎沉声问道。

    “孕妇现在血压很低,必须立即输液,住院观察。”白雅汇报道。

    顾凌擎看向歹徒,毫不犹豫的说道:“放他们走,我做你们的人质。”

    那三人面面相觑,平头看向手上的时间。

    “飞机还有四十分钟才过来,我们放她们走,让你留下来,岂不是多了一个炸弹。”

    “我留下来。”白雅说道。

    顾凌擎诧异的看向白雅,深邃的眼中流淌过一丝不解。

    白雅扬起嘴角,语气轻柔了几分,对着顾凌擎说道:“快把他们送去医院吧,不然小孩孕妇都得死。”

    “你们一个都别想走。”平头吼道。

    白雅看向平头,“留下昏迷的孕妇,嗷嗷待哺的婴儿,一个训练有素的特种兵,对你们都是负担吧。”

    “让他们走。”年纪略大的高个子说道。

    平头点头,站在了一边。

    顾凌擎睨了白雅一眼,没有多言。

    他弯身背着产妇,单手抱着婴儿快速出去。

    外面一群人接应。

    他们看到产妇和婴儿安全出来,都松了一口气。

    “送他们去医院。”顾凌擎把孕妇和孩子交给士兵。

    他犀利的目光扫向801室,命令道:“尚中校,准备狙击手。”

    “首长,她们救出来了,我们的任务完成,这边就可以交给普通的缉毒大队处理,您先休息吧。”尚中校恭敬的说道。

    “人质还在里面怎么休息!”顾凌擎冷冽的扫着尚中校。

    尚中校领悟不到首长为何生气。

    就像他领悟不了,为什么这种任务,首长要亲自出马一样。

    “那我立马安排狙击手啊。”尚中校颔首说道。

    “如果在人质安全和放虎归山上选择,放虎归山。”顾凌擎加了一句。

    尚中校更加诧异了。

    首长一向雷厉风行,打倒一切敌对力量,绝不姑息的。

    怎么,这次,这么奇怪。

    *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

    顾凌擎站在了窗口,望着外面,目光深不可测的幽黑。

    三年前,他去执行特殊任务,任务出了一点点意外。

    他被丢在荒郊野外,还被注射了药性非常强的非常性药物。

    在失去理智,快要爆血身亡的时候。

    她就这样出现了。

    他没有忍住,要了她。

    等他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在军医院。

    他动用了关系,用了两天的时间,找到了她。

    她穿着白色的婚纱,圣洁的就像是天使,站在了教堂的高塔上,义无反顾的和苏桀然交换了戒指,成了他的新娘。

    他以为屋里被挟持的孕妇是她,所以来了。

    他没有想到,那个孕妇,居然是她丈夫养在外面的女人。

    而她……选了用自己护丈夫的私生子和情人安全。

    他不明白,她到底是怎么想的。

    “砰”的一声,从801传出来。

    顾凌擎心头一惊,转身,凛冽的问向尚中校,“801发生什么事了?”

    “目前还不清楚。”尚中校小心翼翼的说道。

    顾凌擎扫向802的厨房,和801的厨房是对着的,中间隔了二米。

    他走向厨房,凝重的问道:“直升机的情况如何?还有多长时间到?”

    尚中校跟着顾凌擎身后,汇报道: “还有三十分钟到达。”

    顾凌擎没有再说话。

    他把梯子架在两个厨房中间,一跃而上。

    “首长,您一人进去太危险了。”尚中校担心的说道。

    顾凌擎犀利的瞪他一眼,“你废话很多。”

    尚中校不敢说话了,赶紧对着士兵命令道: “008,101,立马跟上,势必要保护首长。”

    “是。”士兵接收到命令,上了梯子。

    尚中校担忧的眼中快要滴出水来。

    首长前途一片光明,将来成为总统也有可能。

    要是出事了,副统会扭断他的脖子的。

    顾凌擎动作敏捷的跳下梯子,疾如雷电。

    一眨眼就靠在了墙上。

    他冷冽的目光扫向客厅。

    平头在客厅里,其他两个还在卧室。

    他蹲下,步履轻盈,目光犀利的紧盯着平头,拿出腰刀,冲过去。

    平头看到顾凌擎,来不及出声,已经躺在地上了。

    008和101立马上去处理残局。

    顾凌擎朝着008和101比划特定一些手语。

    008和101点头。

    他们把窗帘无声无息的取下。

    客厅里面的视线一片光明!

    狙击手已经待命。

    顾凌背部紧贴着墙壁,挪到卧室外,看向里面。

    白雅坐在床头,望着空气沉思。

    淡淡的,静影沉璧,却有种莫名的忧伤笼罩着。

    这种忧伤从内而外,让人看了,很是怜惜。

    “老大,外面怎么还没有动静啊?”黄头发的歹徒猛吸了几口烟,暴躁的挠着头发。

    年长的歹徒阴鸷的盯着白雅那张绝美的脸孔。

    他的目光飘向白雅的胸前,多了一道阴暗,“还有半小时飞机才到,想不想享受享受。”

    黄头发领悟过来,看向白雅,猥琐道:“这女的身材长相都不是盖的,死前也要做一个风流鬼。”

    他丢掉了烟头,朝着白雅扑过去。

    顾凌擎黑眸剧缩了几分,正预冲进去。

    白雅淡定的拿起针头,对着自己的脖子,冷声道:“再过来,我让你们没有人质。”

    “我看你不敢。”黄头发一意孤行。

    白雅用力,针头进了肌肤。

    顾凌擎心里像是被什么刺了一下,目中掠过一道锐光,杀气腾腾,紧迫万分……

    第4章 我要她的全部

    歹徒也被她吓到了,定在了原地,有瞬间的恍惚。

    白雅勾起一抹讽刺的笑容,眼中一片荒凉,“来啊,反正我死了,你们都给我陪葬。”

    那是明显的无所谓死亡,冷的,好像十二月的寒。

    顾凌擎的目中深邃了几分,定定的看着她。

    “老大,我想弄死她!”黄头发紧握着拳头说道。

    年长的歹徒站了起来。

    白雅也跟着站了起来,朝着黄头发歹徒走去。

    气氛如在弦上。

    一触即发。

    年长的歹徒震惊她的勇气,用枪指着她,“别再过来。”

    白雅嗤笑一声,很是讽刺,余光看到了在门外的顾凌擎,微微一顿。

    “我要上趟洗手间可以吧?”白雅机灵的说道。

    “在这上。”年长的男人谨慎道。

    “你们其实跑不掉的,窗外几十支狙击枪对准着你们呢。”白雅下颔瞟向窗口。

    年长的歹徒一惊,立马走到窗口,撩起一角,往外看去。

    白雅趁机朝着门口跑去。

    年长的歹徒意识到上当了,举起手枪,朝着白雅的腿上开去。

    顾凌擎更快一步拽过她的手臂。

    她撞到了他的怀里。

    他拉她到身后。

    歹徒看到顾凌擎又进来了,意识到危险,朝着顾凌擎开枪,

    他搂住她的头,训练有素的扑倒在地上。

    动作很危险。

    但是她的头枕到了他的手上,一点都不疼。

    他双腿压在她的身侧,温热的气息落在她的脸上。

    白雅看进他的眼中。

    那里浩瀚的就像是宇宙。

    就这样看着他,仿佛能忘记一切痛苦和困境,以及……心理深处的伤痛。

    “你怎么又来了?”白雅问出口。

    突然觉得自己问的很多余。

    他们是军人,保护人质,是他们的职责。

    “你躺在这里,贴近沙发,不要动,我会尽一切能力保证你的安全。”顾凌擎承诺道。

    白雅看他就像一只战斗中的猎豹,瞬间,就冲到柱子后面。

    穷途末路的歹徒拿起枪便扫射来。

    白雅只听到砰砰砰的枪声,在耳边,呼啸而过。

    柱子上的石头和外皮脱落。

    顾凌擎压根就没有回手的余地。

    年长的歹徒拿着扫射枪靠近柱子。

    白雅看了他一眼。

    再这样下去,他们都得死。

    她脱下自己的鞋子,从沙发后面丢了出去。

    黄头发的歹徒赶紧朝着沙发射击。

    “砰!”的一声清脆的响声。

    黄头发中枪,摇晃了一下,倒在了地上。

    年长的歹徒警觉,朝着沙发跳过去。

    顾凌擎冒着危险,拉白雅到了电视柜后面。

    狭小的空间里,两人挤在一起。

    顾凌擎朝着外面开枪,不让歹徒靠近。

    白雅抬头看向顾凌擎。

    她没有想到,会是这个陌生人,尽一切在保护她。

    而本该保护她的丈夫,此时此刻,在另外一个温柔乡里。

    顾凌擎感觉到她的目光,低头看她。

    一不小心,嘴唇相碰,好像有道电流闪过。

    他背脊一紧,转过脸,和她避开一点距离。

    白雅也靠到了墙壁上。

    苏桀然都未曾和她如此靠近。

    她死前,亲了一个帅帅的首长,不亏了。

    歹徒杀红了眼,扫射电视机。

    电视机碎了。

    他们暴露在敌人的视野之下。

    顾凌擎没有片刻迟疑的,他侧过身,挡在白雅的面前,把她的头按在他的胸脯之中,用肉盾保护她的安危,彻彻底底的把她保护在他的胸怀之中。

    咚!咚!咚!

    她听到他心脏强有力的跳动声音,就像大鼓一般。

    他身上独特的麝香味道扑入她的鼻尖,很好闻,很温馨。

    从懂事起,她就没有过这种温暖和安心。

    记忆深处,那一抹隐藏的痛楚强烈的袭击而来,交织着苏桀然的背叛,欺骗。

    如果,人生就此结束,至少此时此刻,她有了久违的温暖感觉——也好!

    白雅闭上眼睛,眼角一抹眼泪流出去,躲在这个陌生男人的怀里,唯一一次静静的哭泣。

    千钧一发之际

    “砰砰!”两声枪响!

    躲藏在暗处的008和101号在顾凌擎的指导下,顺利的歼灭了敌人。

    他们冲出去查看后,回到顾凌擎的身侧,敬礼道:“报告首长,歹徒已经就地正法。”

    顾凌擎放开白雅。

    她睁开眼睛,嘴角往上扬起,“没想到这样还活着。”

    顾凌擎不明白她的语气,好像有些失望。

    他感觉胸口有一丝凉意,俯视,看到一片潮湿,诧异的看向白雅。

    白雅爬起来,一双漂亮的大眼睨向他,清澈中有着拒人千里之外的沉静,仿佛一潭平静的水面,清冷,却也淡定。

    顾凌擎起身,担忧的问道:“你没事吧?”

    白雅扯起向上的嘴角,“首长保护的很好,我没事,任务完成,我先回去了。”

    她转过身。

    “留下手机和姓名吧,回去后我会申报,颁发奖项给你。”顾凌擎一脸正色,就像在办理寻常的手续。

    只是,其实这些事不用他一个首长处理。

    “不用了。军民合作,应该的。”白雅看向挂在墙上的时间,两点多了!

    “我明天还要上班,走了。”她没有等顾凌擎的回答,走进主卧,拿起自己的急诊箱。

    顾凌擎站在门口,挺拔的身姿肃立在那里,深邃的看着她。

    她经过他,不再言语,打开门走出去。

    房间中很安静,仿佛她从来都没有出现过。

    顾凌擎再次俯视一眼胸口的湿润,有种莫名的情绪。

    “008 ,101,跟着她,确保她安全回家再回营。”他严肃的命令道。

    “是!”008,101,快速离开。

    尚中校松了一口气,走进来,恭敬地在顾凌擎的面前站立。

    “报告首长,此次任务在首长的明智领导下,完满结束,二十八名队员已经在外面整装待命,请首长指示!”

    “回去。”顾凌擎简单的说道,走出门。

    楼下,一辆军用的路虎已经整装待发。

    顾凌擎身体微倾,上了后车座。

    车子经过白雅。

    顾凌擎下意识的看向窗外。

    白雅拎着急诊箱走在回医院的路上,瘦瘦弱弱的,又有着古道侠风的洒脱。

    “尚中校。”顾凌擎喊道。

    “是。”尚中校立马扭头,听候顾凌擎的指示!

    “去查一下她的境况,我要全部。”顾凌擎面色冷酷的下命令道,眼中流淌过深谙。

    未完待续……

    微信篇幅有限,后续内容和情节更加精彩!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或点击下方【阅读原文】继续阅读哦~~~

    微信号"经期健康调理"更多图文
    手机版扫描敬请
    点击微信图标
    相关评论
    标题图片(点击图片查看大图)
    老公和小三死在卧室半个月没人发下,村民翻动尸体时身后一幕吓呆所以人........
    健康微信图文周排行榜
     
    | |首页 | 联系方式 | 支付或捐赠 | 微信公众号 | 网站地图 | 广告服务 | 网站留言 | 提交百度 | 百度分享,返回页首 | 粤ICP备13026103号-2| 52114公众号52114公众号| 个人微信号52114公众号
    本站部分内容来自互联网,如有任何版权侵犯或其他问题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立即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