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王 热搜: ios278  yxxueyuan  zhongbaozhifu  kuailefu1  hehe278  jkbxzk  taslydajiankang  yiqing-art  wizteng  duzhecn  ycgdxw  lengxiaohua2012  优识营销学院  bwgjwsw  xinmeitiyingxiao_leo 
 
当前位置: 首页 » 微信图文 » 健康 » 正文

求求你,别亲了,我老公回来了!

发布日期:2017-10-20   微信公众号名称:美食菜谱工坊
  • 微信号二维码
    • 用微信扫一扫
      美食菜谱工坊的微信二维码
  •   浏览次数:1087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核心提示:颜钰宁忙碌了一天,做了一桌精美的菜肴。    今天是她和贺长秦结婚三周年纪念日。    贺长秦已经一个月没回

    钰宁忙碌了一天,做了一桌精美的菜肴。

    今天是她和贺长秦结婚三周年纪念日。

    贺长秦已经一个月没回家了,但是她今早给他打电话,他答应她,会回来。

    她十岁的时候对贺长秦一见倾心,二十岁嫁给他。

    她已深爱他,整整十三年。

    他却从未正眼看过她。

    不管怎样,她终究做了他的妻。

    只要她坚持爱下去,总有一天,会感化他吧?

    颜钰宁精心化了妆,换上性感的吊带纱裙,静静等着。

    脚步声终于响起,颜钰宁兴奋的起身,像雀跃的小兔一般冲过去,“长秦,你回来了……”

    她的笑容僵在脸上,因为视线里,出现一个她这辈子都不想见到的人,黎萱。

    一身白色抹胸长裙的黎萱挽着贺长秦的手臂,小鸟依人般靠在他身上,对颜钰宁笑道:“小宁,我回来了。”

    “你为什么回来?你答应过我爸,再也不会回来!你为什么出尔反尔?”颜钰宁愤怒的质问。

    “小宁,一别三年,我很想你,也很想长秦,所以才回来看看。你爸爸当初为了赶我走,把我哥哥腿打断了,我很恨他,但他已经不在了,我也不想计较了。”黎萱脸上露出一抹痛苦之色,随即释然道,“我现在只想跟长秦好好过日子,求你成全我们!”

    “什么叫你们好好过日子?什么意思?”颜钰宁看向贺长秦,“长秦,你告诉我,是什么意思!”

    贺长秦清俊的脸上一片冰冷之色,“离婚吧,颜钰宁!”

    他将离婚协议书放在桌上,声音淡漠如初:“我已经在上面签字了,你也签吧!”

    “为什么?”颜钰宁感觉自己的心在被一刀一刀的凌迟。

    “还需要问吗?你这些年的所作所为,让我对你深恶痛绝!你这张脸,我多看一眼,都觉得恶心!”

    贺长秦盯着她,眸子里全是无情,“结束吧,从我的生命里消失,我再也不想看到你!”

    颜钰宁身体摇晃了下,有点站不稳。

    其实这样的话,贺长秦不是第一次说。

    是她一直心怀期待,觉得他只要没有提离婚,便还有希望。

    颜钰宁握紧拳头,指甲深深嵌进肉里,她却感觉不到疼。

    许久后,她抬头看向他们,脸上的表情坚定而决绝:“如果是别的女人,我或许会同意离婚,但是,黎萱,你,绝对不行!我就是死,也不会成全你们!”

    她恨黎萱!

    这个她曾经最好的朋友,却给了她太多的伤痕。

    贺长秦微微蹙眉,眸子深处有着浓浓的厌恶,“颜钰宁,你的心,究竟有多恶毒?你唆使你爸爸拆散我和黎萱,还打断她哥哥黎烨的腿,这些我们现在都不想计较了,你还想怎样?你究竟要缠着我到什么时候?”

    面对他的质问,颜钰宁手指颤抖,“你为什么不问问,我爸爸为什么要打断她哥的腿?你为什么不问问,她哥哥对我做了什么?你知不知道,她……”

    颜钰宁想把当初发生的一切都说出来,黎萱却打断了她,柔声对贺长秦道,“长秦,算了,小宁应该是太突然了,接受不了。我可以等的,我们先去吃饭吧,小宁,你一起来吧,我们三个人好好聚聚!”

    黎萱表现得那么体贴大方,优雅的笑容,柔美的声音,越发衬托得颜钰宁像个疯子,魔鬼。

    “我给你一周时间,你不签,就法庭见!”

    贺长秦说完,搂着黎萱走了。

    颜钰宁瘫坐在地上,仿佛被掏空了所有力气。

    颜钰宁喝了很多很多的酒。

    她想起了过往很多事情。

    三年前,爸爸肝癌晚期,他知道自己一直深爱着贺长秦,所以在临走前,动用所有力量,逼得贺长秦必须娶她为妻。

    贺长秦是贺家次子,本来没有继承权,但是爸爸愿意把颜氏集团百分之十的股份给他,贺家老爷子是个精于算计的人,他看中了颜氏带来的利益,于是帮她爸爸一起逼迫贺长秦,还承诺让他做贺家继承人。

    黎萱当时是贺长秦的女朋友,爸爸原本给了她一大笔钱,让她出国。

    但是黎萱在走之前,给颜钰宁灌药,唆使黎烨玷污她。

    爸爸知道后,就让人打断了黎烨的腿……

    可是,贺长秦从来不听她解释,在他眼里,他们父女都是最恶毒的人。

    贺长秦很晚才回来。

    他一进门,就看到散落一地的酒瓶。

    红酒白酒啤酒,各种都有。

    娇小的女人四仰八叉倒在地上,吊带已经散开,白皙的肌肤因为醉酒而染上一层薄薄的红晕,看上去竟意外有些诱人。

    贺长秦蹙眉,为自己有这种想法感到可耻,他怎么会对颜钰宁有反应?

    这不应该!

    “还醒着没?我们谈谈。”他居高临下的说。

    之所以会回来谈,是因为颜钰宁手里还有她爸爸留给她的颜氏集团百分之三十的股份。

    他不想她因为离婚做出什么疯狂的事情。

    “长秦,你回来了……”

    喝醉的颜钰宁爬满泪痕的脸上此刻堆起满满的笑意,她用力扑过去,将贺长秦紧紧抱住,脑袋在他身上蹭,“我就知道,你不会不要我的……长秦,你心里是有我的,对不对?你不会不管我的,对不对?”

    “滚!”

    浓郁的酒气熏的贺长秦想吐,他想用力推开她,颜钰宁却像八爪鱼一样缠住他,小嘴啃上他的锁骨。

    “长秦,我好爱好爱你,你知道吗?我爱了你整整十三年……我好想把自己给你……要我,好吗?”

    颜钰宁说着把吊带裙扯下,让自己的身体完全暴露出来,然后又疯狂的吻贺长秦,小手同时解开他的衣扣。

    这是她无数次梦里做过的事情。

    此刻醉酒的她做得轻车熟路。

    贺长秦呼吸一凝,他们结婚三年,连拥抱都没有过。

    他一直以为自己对她没有感觉的,可此刻,面对她的撩拨,他竟然……要把持不住了。

    贺长秦极力控制,却终究抵不住诱惑,抱起颜钰宁,进了卧室。

    一夜缠绵。

    第二天,颜钰宁醒来,只觉得浑身酸疼。

    她睁开眼睛,只见贺长秦已经穿戴整齐,站在床头,居高临下的看着她。

    “长秦……”她小心叫了一声,心头有了一点期待。

    他要了她,是不是说明……

    “颜钰宁,你还真的,已经不是处了啊……好脏!”

    贺长秦将一百块钱甩在她脸上,声音冰冷,“昨晚我就当是嫖了,这是给你的报酬。离婚协议尽快签了,你手里的股份我不会要,但你也别妄想用股份来做些什么!记住,永远不要尝试激怒我!”

    他说完就走了。

    颜钰宁的眼泪啪嗒啪嗒的掉下来,很快将他给的钱浸湿了。

    被他伤了这么多年,竟然还有这么多泪。

    颜钰宁去了颜氏集团大楼。

    自从婚后,她就没管过公司的事情,她把一切都交给了贺长秦。

    但是,她听说,黎萱进公司,做了贺长秦的助理。

    这是她无法忍受的事情。

    她特意打扮一番,化了精致的妆。

    她虽然很久没来公司,但是公司里老员工都认识她,平常见了她都恭敬的打招呼,今天目光却有些躲闪。

    “夫人,您来了,总裁他在开会,您等会吧……”贺长秦原先的男助理小陈看到她来,神色有些慌张。

    颜钰宁看看紧闭的总裁办公室大门,绕过小陈,径直走过去,拧开了门。

    办公桌后,正上演着暧昧画面:黎萱衣衫不整,坐在贺长秦身上,卖力的吻着贺长秦的脖颈……

    贺长秦看到颜钰宁进来,神色变得极其冷漠,不耐烦的问:“你来做什么?”

    “我的公司,我为什么不能来?”颜钰宁走进去,居高临下的对黎萱道,“这位是新来的总裁助理吧?上班时间,勾引上司,投怀送抱,作风混乱,你被辞退了!”

    “贺哥哥,我好怕……”黎萱软倒在贺长秦怀里,一副受惊的羸弱样子,与剑拔弩张的颜钰宁对比鲜明。

    “别怕!”

    贺长秦温柔的拍了拍黎萱的背,对颜钰宁说道:“你没有资格辞退任何人!”

    原来他可以这样温柔……

    只是这份温柔从来不属于她。

    颜钰宁的眼眶有些湿。

    黎萱对颜钰宁露出示威性的笑容。

    “我是公司副总,我现在要回来上班!”颜钰宁掩藏下所有心痛,努力让自己看起来像个女强人。

    这本就是颜家的企业,爸爸去世后,贺长秦成了总裁,颜钰宁一直挂名副总。

    贺长秦现在掌管整个颜氏集团,同时还掌管部分贺家的产业。

    贺长秦微微蹙眉,“你确定吗?”

    “确定!”颜钰宁回道。

    “随你。”贺长秦不在意的说,“现在,你可以出去了吗,颜副总?”

    这就要赶她走了啊?

    颜钰宁走到门口,忽然回头,笑得像个妖精,“贺总,昨晚你跟我在床上放纵了一夜,今早还能硬得起来吗?我猜怕是满足不了这位助理小姐吧?”

    她说完,昂首挺胸的离开,没管身后两人的脸已经黑透。

    “贺哥哥,她,她说的是真的吗?你不是说你们没发生过关系吗?”黎萱颤声问。

    “之前的确没有,昨晚喝了些酒……”贺长秦没多解释,淡淡的说,“只是一时身体需求,你去忙工作吧,我还有事。”

    贺长秦说了谎,昨晚他很清醒,根本没有喝酒。

    但是他没法解释。

    黎萱出来后,很不开心,好不容易撩起贺长秦的火,被颜钰宁三言两语就给灭了。

    颜钰宁上了两天班,贺长秦对她视若无睹,也不给她事情做,晚上也不回家。

    第三天下班,她正准备离开,贺长秦忽然闯进她办公室,丢给她一个袋子,“把里面衣服换上,跟我走!”

    颜钰宁打开一看,里面是一件黑色抹胸短裙,外加一对胸贴和一个丁字裤,她的脸瞬间红了,“长秦,这个,我……”

    “扭捏什么?你主动脱衣服勾引我的时候,可不是这样子!”贺长秦冷冷的说。

    “那,你先出去下……”颜钰宁小声道。

    “你身上我哪里没看过?让你换你就换,立刻马上,不要挑战我的耐心!”贺长秦直勾勾的盯着她。

    他好不容易主动来找自己一次,颜钰宁很怕惹他不高兴。

    于是,在他炽热的目光下,她将身上的正装一件件脱下。

    光洁的肌肤异常醒目,上面还有两天前那夜激情后没有褪去的红痕淤青……

    贺长秦一眨不眨的看着,竟该死的有了反应。

    他讨厌这种反应。

    这个女人十三年处心积虑,为了得到他不择手段,他又怎能让她如意?

    颜钰宁起初以为贺长秦终于肯带自己出席活动了。她以为是那一夜欢愉起了效果,贺长秦终于肯一点点接纳她了。

    直到她进入私人会所的包间,才知道自己完全错了。

    贺长秦直接把她推进一个大腹便便的中年男人怀里,“好好陪下王总,王总可是颜氏的贵人!”

    “哟,这不是颜小姐吗?不对,现在应该是贺夫人了?”王新力猥琐的笑着,大手捏上颜钰宁的腰。

    颜钰宁恶心的想吐。

    这个人她认识。

    四年前,爸爸曾打算跟他合作,但是他看上了颜钰宁,必须让她陪他一夜,才肯合作,爸爸拒绝了,合作告吹。他还通过各种手段打击颜氏。

    没想到,竟然又见面了。

    “不要碰我!”颜钰宁推拒。

    “颜钰宁,是你要回来上班的!作为副总,为公司贡献点力量怎么了?”贺长秦冷冰冰的声音传来,“要是惹得王总不开心,后果,你承担得起吗?”

    包间里还有很多人,都在看好戏。

    颜钰宁的心一点点碎裂。

    他竟然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这样说。

    他果真一点都不在意自己吗?

    甚至要眼睁睁看着她被别的男人玷污才舒服?

    心里憋着一股气,颜钰宁索性不挣扎了,忍着恶心,倒进王新力怀里。

    “这才乖嘛,来,喝酒!”王新力一手揽着她的腰,占尽便宜,一手端着酒杯,往她嘴里灌酒。

    极少喝酒的颜钰宁悉数喝下。

    她这辈子只会爱贺长秦。

    如果贺长秦注定不会爱上她。

    那么,她的身子,被人糟蹋了又有什么关系?

    他开心就好!

    她一杯接一杯的喝着酒,醉眼朦胧中,看到贺长秦拥着一个长腿美女,极尽暧昧。

    他连看都不曾看她一眼。

    喝得东倒西歪,王新力抱着她上楼,进了一个房间,把她扔在了大床上。

    在包间里,她还能麻痹自己,被王新力猥亵也不吭声,只因为贺长秦在。

    现在,没了贺长秦,王新力肥硕的身体压了上来,她骤然就清醒了,她发现,无论如何说服自己,终究做不到。

    她原本还想着赌气,气气贺长秦,毕竟她是他的妻,任何男人都不想被戴绿帽子吧。

    可现在,她发现自己又错了。

    一个根本不爱你的男人,又怎会被你气到?

    他默认了自己被王新力抱进房间,便是认了这顶绿帽子。

    还有什么比这更能刺痛人心?

    王新力手探入裙底,张口咬上颜钰宁的锁骨。

    颜钰宁一个恶心,顺手抓起床头柜上的台灯,用所有力气朝他的头砸去。

    哐当一声,台灯碎裂,王新力头上全是血。

    颜钰宁不敢多看,推开他,跑了出去。

    “小贱人,王八蛋,给我站住!”王新力在房间里面吼叫。

    颜钰宁拼命的跑,不停的跑。

    脑袋疼的嗡嗡响,她却不敢晕。

    摸出手机,她不敢给贺长秦打电话,而是打给了林烁。

    林烁是她大学时候的学长,对她一直都很照顾。

    只是她婚后,便没怎么来往。但她每次发朋友圈,他都会回复,对她很关照。

    这个时候,她能想到,可以帮她的人,也只有林烁。

    “烁哥,救我……”颜钰宁说完后,再也支撑不住,倒在路边。

    颜钰宁做了很多噩梦,醒来的时候,发现林烁坐在床边,手里拿着热毛巾,正在给她擦额头。

    “烁哥……”

    颜钰宁渐渐想起昨晚的一切,很真诚的说,“谢谢你了!”

    “傻丫头,客气什么?”林烁的笑容特别暖,“你呀,根本就不能喝酒,以后可别喝这么多酒了。昨晚我本想送你回家的,可不知道你家地址,你手机也关机了,联系不到你老公,只好先让你来这里了,你不会怪我吧?”

    “怎么会呢?”颜钰宁笑的很勉强。

    老公,这个字眼把她伤到了。

    “你老公怎么回事,那么晚,让你一个人在外面……”林烁关心的问。

    颜钰宁咬紧牙,不知道怎么说。

    敲门声忽然响起。

    林烁打开门,迎头便是一拳,砸在他脸上,把他嘴角都打出了血。

    贺长秦黑着一张脸,接连打了林烁好几拳,林烁反击,却不是贺长秦的对手。

    “住手!”颜钰宁惊叫。

    贺长秦带来的两个保镖上前,将颜钰宁架起来朝外走。

    “贺长秦,你做什么?”颜钰宁挣扎着质问。

    “你跟野男人鬼混了一夜,好意思问我做什么?”

    贺长秦的声音极其冷酷,“早就知道你饥渴下贱,我特意找了王总让你陪,解决你身体需求,还能谈成合作,你倒好,打伤王总,来伺候这个小白脸!这小白脸能让你更爽吗?”

    出口的龌龊话语,像刀子般,割着颜钰宁的五脏六腑。

    林烁怒了,“贺长秦,你不能这样说小宁!”

    “这里没有你说话的资格,以后再跟你算账!”

    贺长秦说完,带着颜钰宁走了。

    司机在前面开车。

    贺长秦已经不管不顾的撕开了颜钰宁的衣服,她全身只剩下胸贴和丁字裤。

    “你别乱来!”颜钰宁捂着胸,头还是疼的厉害,似乎有些发烧。

    “怎么?林烁把你伺候爽了,就不需要老公了?”贺长秦侮辱的话再次出口,他强行抓过颜钰宁的头,迫使她趴在自己腰上。

    皮带解开,男性的欲望呼之欲出。

    “唔唔……”颜钰宁抗议,却无济于事。

    他抓住她的脑袋,不停的泄愤。

    爽了一次之后还不够,让她趴在座椅上,从后面,一次又一次的侵犯她。

    颜钰宁的眼里再次流下泪来。

    这是喧闹城市的街道,车来车往,虽然外面看不见里面,但里面能看到外面蜂拥而过的人群和车流。

    前面还有司机,颜钰宁感觉到此生从未有过的屈辱。

    司机开进车库后,头也不敢回,默默下车跑了。

    贺长秦脱下外套,仅仅用外套裹住颜钰宁的身体,抱进别墅,粗暴的扔进浴缸里,开始放水。

    颜钰宁浑身被撞的生疼,下面更是疼。

    眼看贺长秦开始脱衣服,颜钰宁害怕的缩起来,小声道:“你,你想要,去找黎萱啊……”

    她真是怕他了!

    他现在的样子,像个魔鬼!

    这句话成功把贺长秦再次激怒。

    “我不是想要,只是想玩你!你不是就喜欢这样被男人玩弄吗?”贺长秦将香皂肆意涂抹在颜钰宁的身体上,用力揉搓,“把你这脏身体洗干净了,再给我玩!”

    “混蛋?”贺长秦邪邪的笑,“你缠了我整整十三年,现在才知道我是混蛋吗?我让你真正认识我一次!”

    他说完也进了浴缸,再次将颜钰宁的身体翻转过来……

    请点击【阅读原文即可阅读更多未删减精彩后续

    微信号"美食菜谱工坊"更多图文
    手机版扫描敬请
    点击微信图标
    相关评论
    标题图片(点击图片查看大图)
    求求你,别亲了,我老公回来了!
    健康微信图文周排行榜
     
    | |首页 | 联系方式 | 支付或捐赠 | 微信公众号 | 网站地图 | 广告服务 | 网站留言 | 提交百度 | 百度分享,返回页首 | 粤ICP备13026103号-2| 52114公众号52114公众号| 个人微信号52114公众号
    本站部分内容来自互联网,如有任何版权侵犯或其他问题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立即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