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王 热搜: ios278  yxxueyuan  zhongbaozhifu  kuailefu1  hehe278  jkbxzk  taslydajiankang  yiqing-art  wizteng  duzhecn  ycgdxw  lengxiaohua2012  优识营销学院  bwgjwsw  xinmeitiyingxiao_leo 
 
当前位置: 首页 » 微信图文 » 幽默 » 正文

玉米地里, 小婶婶说她的感觉到了…

发布日期:2017-10-08   微信公众号名称:沈阳笑话爆笑视频
  • 微信号二维码
    • 用微信扫一扫
      沈阳笑话爆笑视频的微信二维码
  •   浏览次数:1014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核心提示:第一章重生了楚云浩睁开眼睛,发现眼前很亮,自己躺在一间看起来很古怪的房间内。“咦!我不是刚被师姐一个掌心雷给

    第一章重生了

    楚云浩睁开眼睛,发现眼前很亮,自己躺在一间看起来很古怪的房间内。

    “咦!我不是刚被师姐一个掌心雷给劈中,然后晕了过去,怎么出现在这里?”楚云浩有些吃惊。

    “哥……你醒了……”一个长的很是清纯的女孩印入楚云浩的眼帘。

    “哥……你叫我哥?我是谁……?”楚云浩有些吃惊的看着眼前的女孩。

    “哥你……你怎么了?你叫楚云浩……我是你妹妹陈瑶希啊!”那女孩看着楚云浩的样子,明显被他吓到了。

    “楚云浩……陈瑶希……”

    楚云浩感到自己有些头疼,用手紧紧的捂住了自己的脑袋。

    “轰!”他的头好像一下子炸开了。两股记忆融合在了一起。

    好像过了很漫长的一个世纪,楚云浩重新睁开眼睛。映入他眼帘的仍然是那如梨花带雨的脸庞。

    “哥你到底怎么了?”陈瑶希看着楚云浩,有些担心。

    “我没事!”楚云浩淡淡的一笑。

    楚云浩在融合了两个记忆后,终于知道自己现在是在什么地方了。

    楚云浩在穿越前,是来自修真界。而这是一个叫地球的地方。在修真界中,楚云浩来自于修真界一流宗门,天心宗。但他只是一个三流的记名弟子。费尽心机吞噬下了在天心宗,只有关门弟子才拥有的传承之珠。最后事发,被天心宗的长老追杀。在仓皇逃进了天心宗第一美女,佩瑶师姐沐浴的灵泉中。原本这没什么,悲剧的是,佩瑶师姐正在沐浴。佩瑶师姐愤怒之下,一个掌心雷直接将他劈死。

    眼前的这个并不是他的亲妹妹,是他父亲从外面捡回来的,从小和楚云浩一起长大,不过楚云浩的记忆中,似乎对这个妹妹并不好,经常欺负她,但这个妹妹对他却一如既往的尊敬,可以说是逆来顺受的。

    最神奇的是,他现在融入记忆的这具身躯的主人也是叫楚云浩,也不知道是不是天意。

    只是这个叫楚云浩的前身,似乎混的不太好。在双语高中是七虎的老大。七虎虽然在双语高中算是有点名气。却并不入流。在真正的世家子弟眼中,什么都不是。

    这不。就因为多看了校花一眼,说了句俏皮的话。就被校花的护花使者给打了闷棍,头破血流。住了医院。

    不过在整合了楚云浩的记忆后,他觉的自己的前身似乎并没有这么简单。

    “哥,你醒了,我去叫医生……”陈瑶希看着楚云浩说。

    只是当陈瑶希走到门外的时候。一个女孩亭亭玉立的站在她的面前。雪白的长裙,吹弹可破的肌肤,清丽绝俗的脸庞,配上那窕宨的身材。即使是同为美女的陈瑶希都看的呆了。

    “你好……你找谁?”陈遥希愣了一下,很快反应了过来,对那女孩很是礼貌的问。

    那女孩对陈瑶希盈盈一笑,道:“请问,楚云浩在这里么?”

    陈瑶希似乎没有想到这么美丽的女孩竟然会是来找自己哥哥的。微微一愣,回头看了楚云浩一眼,点了点头说道:“我哥哥在这里。”

    “嗯,我有一些私事要和你哥哥说,麻烦你了!”那女孩对陈瑶希微微一笑。

    陈瑶希听着那女孩如此说,知道那女孩是不想自己在边上听。点了点头,走了出去。

    在陈瑶希出去以后,那女孩走到了楚云浩的面前。

    当那女孩走到楚云浩面前的时候。楚云浩在看到那女孩容貌的时候,呼吸微微的一窒,感到很是惊艳。即使是楚云浩来自于修真界,他的那些师姐都是仙珠明露,但如江思颖如此美丽的女孩却也少见,在楚云浩看来,只有天心宗第一美女的佩瑶师姐,才能和她一争长短。

    看着楚云浩很是惊奇的神色。那女孩对着楚云浩说道:“你是楚云浩?”

    “你知道我?”楚云浩从自己前身的记忆中没有找到此女的信息,有些纳闷。

    那女孩看着楚云浩,淡淡的一笑,对他说道:“我叫江思颖……”

    “你叫江思颖?”楚云浩微微吃了一惊。

    楚云浩确实听过江思颖的名字。因为这女孩不但是省城闽江第一美女,厦航准空姐,兼广告玉女。

    还有一个匪夷所思的身份,他的未婚妻。楚云浩也只是在自己前身的记忆中,微微的有这种印象。这还是他爷爷在小时候和他提过的。楚云浩的爷爷,曾经是一个军人。在反击战中,和江思颖的爷爷江则天是战友。两人当年一个是团长一个是政委。楚云浩的爷爷曾经救过江思颖爷爷江则天的命。当年江则天因为感激,想要和楚云浩的爷爷楚天北结为亲家。奈何两家下一代都只有男丁。最后只有将结为亲家的希望留到第三代。如果第三代还无法结亲,就是天意了。

    这一别就是三十年了。在楚云浩小的时候,爷爷楚天北就告诉他,他有个未婚妻叫江思颖,原本楚云浩还没怎么放在心上。却不想,此时真的找上门来了。当然,这都是楚云浩前身的记忆。当然,也只是在这个时候,楚云浩才将这个闽江第一美女和自己未婚妻的名字联系在一起。

    看着江思颖的神色不像是来履行诺言的。倒像是来兴师问罪的。

    “有点意思!”楚云浩微微的一笑。

    江思颖深深的看了楚云浩一眼,正色的说:“你应该知道我……”

    楚云浩淡淡的笑道:“听爷爷说过……”

    虽然只是刚刚融合了楚云浩的记忆,他倒是很快的投入了角色……

    “这一次我来找你就是谈这一个问题……”江思颖清澈如水的美目凝视在楚云浩的脸上,说不出的讥讽。

    “哦……难道你想现在履行当初的约定么?只是我的年龄不够……按照国家的规定,男性年满二十二周岁,才到法定年龄……”楚云浩对江思颖微微一笑。

    江思颖看着楚云浩淡淡的说道:“我们做一个交易……”

    “交易?”楚云浩微微一愕。

    “没错,我们签订一个协议,在两年内,在两年内我还是你的未婚妻,超过两年,我们解除协议。但我会给你500万,算是补偿你……”江思颖对楚云浩淡淡的说。

    这下楚云浩有些诧异了。对方明显是不想和自己有什么关系。不过既然江思颖不想嫁给自己,难道还有人可以逼迫的了她?只要她自己不愿意,谁也拿她没办法。现在国家法律明确规定,婚姻自由。

    似乎看出了楚云浩的疑惑。江思颖对楚云浩有些黯然的说道:“我爷爷有冠心病,不能动怒,医生说,爷爷最多有两年好活了……所以我想……在这个时候,暂时瞒着爷爷他老人家……”

    楚云浩这时总算是明白了江思颖的意思了。想来老人家在有生之年还希望能了却当年和自己爷爷的约定。只是江思颖压根看不上自己。这倒是有趣。

    江思颖看着楚云浩沉默的样子,淡淡的说道:“在得知我们的婚约后,我就关注过你……想来你也知道自己是什么人……我们是不可能的。所以你考虑一下我的建议吧!”

    就在这个时候,陈瑶希带着医生走了进来。

    “哥哥你和姐姐聊完了吗?”陈瑶希走到楚云浩和江思颖的边上,看着两人,有些好奇。

    “妹妹,送客……”楚云浩沉声说。

    江思颖闻言,俏脸一变。望着楚云浩有些不可思议的道:“楚云浩,你为什么拒绝?”

    “我楚云浩虽然不才,但还不至于出卖人格……”楚云浩淡淡的说。

    江思颖冷冷的看着楚云浩说道:“难道你以为你不签这个协议,我就会和你在一起么?你想的太天真了!”

    对于江思颖的态度,楚云浩也有些不耐烦了。看着江思颖冷冷的说道:“对你,我楚云浩还没有兴趣……”

    说着,楚云浩对着陈瑶希说道:“妹妹送客……”

    “楚云浩……你……很好……”江思颖看着楚云浩跺了跺脚,转身而去。

    在江思颖离去后,陈瑶希对着楚云浩问道:“哥哥,那漂亮姐姐是谁?”

    楚云浩满不在乎的说道:“是一个很无聊的人……”

    “哦……”陈瑶希见自己的哥哥不说,也识趣的没有再问。

    医生随后给楚云浩作了一次检查。告诉他,他脑子中的淤血消失了。再住院一天观察,如果没有其他症状,明天应该就能出院了。

    在陈瑶希离开病房去为楚云浩准备晚餐的时候。楚云浩终于有机会审视一下,自己这个新的身份。

    楚云浩拿起了边上的镜子,想要看看自己长的啥样。似乎很讨人嫌的样子。

    当楚云浩看清了镜子中的脸庞后,不由的一愣

    就算楚云浩早有了准备,在看清了镜子中的自己后,也为之愕然。

    这满脸痘的不会就是自己吧!

    镜子中的楚云浩脸色坑坑洼洼的都是痘坑。难怪江思颖看不上自己。自己和她,简直就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修真传虽然清心寡欲。但楚云浩前世只是一个记名弟子。还没到那境界。所以对自己的容貌还是很在意的。好在,这脸蛋只是长了一些痘坑。对于楚云浩来说,倒不是什么问题。

    天心宗以炼器、炼药闻名修真界。楚云浩虽然只是天心宗三流的记名弟子,但炼制一个清心丸,倒不是什么太困难的事情。

    第二章 回家!

    楚云浩盘膝坐在床上,悠然,他的意识海中,一句晦涩难懂的修炼法诀出现在了他的脑海中。

    楚云浩很是惊喜。这是火灵功第一层的功法。看来自己虽然夺舍进入了另外一具躯体。但传承之珠的印记仍然没有消灭。自己仍然得到了天心宗的传承。

    传承之珠封印了天心宗一脉相承的功法,只要吞噬了传承之珠,就能得到天心宗一脉的传承功法。天心宗在修真界以炼器、炼药闻名,作为修真界的一流势力,修真界中想要拜入天心宗的弟子如过江之鲫。楚云浩也是其中一个。只是在拜入天心宗,以他的资质,只作了一个记名弟子。

    楚云浩自然不甘心,在骗取了天心宗传功长老的信任后,在蛰伏六年,终于成功偷取了镇宝阁中的传承之珠。

    只是刚吞下传承之珠,不想却被天心宗的人给发现了。一路追杀,在慌不择路的时候,进入了天心宗第一美女佩瑶师姐的领地,被愤怒之下的佩瑶师姐一个掌心雷给劈灭了。

    楚云浩按照火灵功的第一层的功法运转了起来。

    一丝丝能量在楚云浩四肢百骸运转了起来。

    楚云浩无比的惊喜,这代表自己现在屈身的这具身体也是适合修炼的。原先楚云浩最为担心的事情没有发生。

    火灵功是先易后难的功法。给楚云浩一个月时间,进入火灵功第一层不是什么难事。不过现在这具身体的条件太差了,身体内的杂质比自己进入天心宗只之前还要多出十倍。好在,这些对拥有修炼功法的楚云浩并不是什么难事。

    火灵功的第一层就是筑基,是以,想要改造好现在这具身体。楚云浩倒是很有信心。

    一个晚上,楚云浩都在修炼火灵功第一层的筑基篇。第二天一早,睁开眼睛。他发现自己的身上黏糊糊的。身上黏着一层的污垢。

    楚云浩连忙去浴室冲澡。

    在冲完澡出来,楚云浩顿时觉的神清气爽。

    “哥,你醒了?”楚云浩的妹妹陈瑶希提着饭盒,从外面走了进来。

    “嗯……”看着陈瑶希,前世孤苦伶仃一人的楚云浩,感受到难得的亲情。

    虽然修真清心寡欲是主流。但天心宗却不同,天心宗的功法讲究的是随心所欲,顺其自然。并不摒弃亲情,爱情。甚至双修的功法在天心宗都很流行。

    “咦!哥哥你……”陈瑶希很夸张的表情看着楚云浩。

    “怎么了?”看着陈瑶希的表情,楚云浩有些奇怪。

    “哥……你的脸……”陈瑶希指着楚云浩的脸,目光很是惊奇。

    楚云浩忽然想起了什么,拿起了一面镜子照了一下。

    这下,楚云浩知道为什么陈瑶希为何如此惊奇了。敢情楚云浩脸色的痘痘消掉了一大半,即使是其他那些没有消去的痘,也变的淡了。这让楚云浩那原先看起来有些狰狞的脸庞,此时变的清秀了许多。

    楚云浩自然知道这是自己排除了体内杂质的缘故。再给自己一天。自己脸上这些痘完全消失也不是什么难事。

    “呵呵,也许是睡的好,脸上的痘自然就消去了……”楚云浩对陈瑶希微微一笑。

    “哦……”陈瑶希也在替楚云浩高兴,脸上露出了甜甜的笑容。

    “呵呵,是不是哥哥以前长的太丑了?”楚云浩看着陈瑶希笑问。

    “不是的……你无论如何都是人家的哥哥嘛?”陈瑶希有些不好意思。

    “哈哈哈……”楚云浩见陈瑶希被自己逗的脸红了起来。不由开心大笑。

    陈瑶希怔怔的看着自己的哥哥,有些怪怪的,总觉的今天的哥哥似乎换了一个人的一般。以前她和楚云浩虽然是兄妹,但哥哥对自己一直不冷不热的。可是今天怎么?不过楚云浩终究是自己的哥哥。陈瑶希也没有想的太多。

    在办完出院手续回到家里。楚云浩看着有些狭窄的房间,他的眉头不由的皱了起来。

    这房子是租来的。在一个小区内,两房一厅。父亲和母亲一个房间。楚云浩和妹妹一个房间。虽然很狭小,但看的出来,还是很整洁的。

    “云浩回来了?”楚云浩的父亲楚天南看了楚云浩一眼。

    “嗯……”楚云浩虽然继承了这具躯体,但是让他去喊了一个陌生人作爸爸!作为楚云浩来说,心头还是微微的有些疙瘩的。

    “你又在外面胡闹了,你看看你妹妹,都为你操心成啥样了?”楚天南看着楚云浩冷然的说。

    “爸……我没什么的,照顾哥哥,是我应该的……”

    楚云浩和妹妹都是成年人了,却还挤在同一个房间内,显然这个家庭真的是极为的贫困。不过楚云浩鲜少住在家里。整天都在外面,和一些狐朋狗友鬼混在一起。

    楚云浩的母亲几年前因为一场大病成为了植物人。父亲似乎也受不了这个打击,成天醉生梦死的。这家庭的重担,几乎都落在了妹妹的身上。楚云浩生活在这个家庭内,会养成这种性格,倒也很正常。

    “哥,我已帮你请了一星期的假期,只是秦老师告诉你,下个月就考试了,你必须在下周一去上课……”陈瑶希对着楚云浩认真的说。

    楚云浩微微颌首,一星期足以让自己完成筑基,火灵功应该可以修炼到第一层的初阶了吧!来到这个有些陌生的世界。楚云浩只有重新掌握了属于自己的实力,才有安全感。

    忽然想到了什么,现在这个时间,应该是在学校上课的,此时怎么出现在这里?

    “那你呢?”楚云浩对着妹妹说。

    “我……我也请假了……因为你住院,我需要去照顾你……”陈瑶希低着头,对楚云浩支支吾吾的说。

    “哦……”看着妹妹的脸色,楚云浩也没有多想。

    夜晚,楚云浩在洗完澡就回到房间内。盘膝坐在床上,练功。

    楚云浩的床和陈瑶希是并排的放在一起的。因为这房间着实是太小了。小到只堪堪的够放下两张床。再外加一张写字用的桌子。

    “哎!看来我恢复实力首先面对的还是生计问题啊!”楚云浩暗自感叹着说。

    楚云浩虽然穿越到这陌生的世界,但本身对修炼这一份执着仍然没有削减半分。无论是什么世界,强者为尊的定义都不会有任何的改变。想要当人上人,就要掌握力量。但修炼,就需要各种资源和材料。这些材料也是需要金钱去换取的。

    不过这些对他来说,并不是什么太困难的问题。天心宗炼药,炼器闻名于修真界。那些法器和药品,可以说是修真界内各大拍卖行的必备拍卖品。每一次各大拍卖行的贵宾,对天心宗的法器和丹药都是趋之若鹜。楚云浩在天心宗的师傅是天心宗医术最强的药王。楚云浩在天心宗的几年都在为药王打下手。虽然只是记名弟子,但耳熏目染之下。楚云浩的医术也算是很精湛。凭借这几手的技能,要混口饭吃,也不是难事。

    不知道过了多久,楚云浩的妹妹陈瑶希推开房间走了进来。

    此时陈瑶希的头发湿漉漉的,显然刚刚洗完澡。看在楚云浩的眼里,有种出水芙蓉的感觉。

    陈瑶希毕竟是一大美女,虽然是自己的妹妹,但不妨碍楚云浩对她的欣赏。

    “哥,你怎么了,这么看着我?”陈瑶希被楚云浩看的怪怪的。

    “没什么……”楚云浩深吸了口气,重新闭上眼睛。

    两兄妹从小就睡在一个房间,是以陈瑶希倒不觉的有什么不对。

    接下来,这几天,楚云浩都在修炼火灵功。这段时间,楚云浩每天都要洗几次澡,以驱除身体上渗透出来的污垢。经过四天的时间,楚云浩一举修炼到了火云功的第一层初阶。

    全力的运转身上的真气,一朵小火苗从他丹田内窜了起来。

    感受到丹田内,那朵似灭未灭的蓝色火苗。楚云浩很是满意。这就是他努力这段时间的成功。这小小的火苗,代表着他正式的恢复了先前的实力。在天心宗,楚云浩只是一个记名弟子,连正式弟子都算不上。所以,他只得到了火灵功第一层三分之一的功法。前世他虽然修炼了好几年,也只是在火灵宫第一层初阶盘桓。整整数年未有寸进。

    而他的身体因为筑基成功,无论骨骼、肌肉都比先前强化了数倍有余。原本松弛的肌肉,紧紧的绷在了一起。显得很有型。

    虽然只是火灵功第一层的初阶,但以他身体的强度,等闲的普通人应该不是自己的对手。

    “很好……只要修炼出火焰,一些简单的丹药应该是可以炼制的。”

    楚云浩拿出镜子。看着镜中的自己。脸上的痘痘竟然完全的消除了,甚至还有一道淡淡的莹光。虽然不算多帅气,但身上却散发出一股很独特的气质。

    第三章 江思颖上门

    楚云浩从母亲的房间走了出来。楚天南不知道去什么地方了。每天,楚天南似乎只有晚上在家。不过这些,楚云浩并未放在心头。母亲柳清华虽然是植物人,但是这些年因为妹妹的悉心照料。母亲柳清华的病,还算是很稳定。并未有恶化的趋势。

    植物人,就是脑死亡。不过对于楚云浩来说,这脑死亡倒也并非什么不治之症。只是稍微麻烦一些而已。只要他的真气更为凝固一些,达到火灵功的第一层的中阶,就更有把握一些。到时应该能让柳清华清醒过来。这样,妹妹应该就不会这么的劳累了。

    “砰!”“砰!”“砰!”房间的门响了起来。敲门声很是急促。

    楚云浩打开了门,发现是一个中年妇女,身材有些发福。

    “你是?”楚云浩发现这个中年妇女很是面善,只是一时想不起来。

    那中年妇女对楚云浩的印象显然很不好,见楚云浩竟然不知道自己是谁。对他冷笑道:“我是这里的房东,你们已欠了两个月的房租了……”

    那中年妇女的态度虽然不好,但楚云浩听到自己竟然欠了对方两个月的房租,心头还是哟些吃惊的。自己家竟然困难到这个境地了吗?可是瑶希似乎从未对自己说过。

    “阿姨,您再宽限两天吧!妹妹回来,我会和她商量着,把房租还上的……”楚云浩礼貌着说。

    那中年妇女似乎见楚云浩的态度还算是诚恳,对楚云浩点了点头说道:“那好,我再宽限你几天,但不能再拖了,要不是见瑶希还算是乖巧,我可没这么好说话!”

    说完,那中年妇女转身离去。

    就在楚云浩将门刚刚关上的时候。他家的门突然又响了起来。

    楚云浩皱起了眉头,不是才打发走而已么?想到这,楚云浩虽然不耐烦,但还是将门开了起来。

    只是当楚云浩看到来人的时候,却是一惊。因为站在他面前的竟然是一个他所未曾想到的人。

    江思颖!

    “怎么是你?”楚云浩对这女人没有什么太好的印象。

    楚云浩在前世就是一个吃软不吃硬的人。这女人在病房中那盛气凌人的态度,让楚云浩不是很舒服,间接的,对她的感观就不是太好。

    “有事么?”楚云浩皱了皱眉头。

    “作为一个男人,你好意思让我一个女孩站在门口么?”江思颖哼了一声。

    犹豫了一下,楚云浩还是将江思颖让了进来。

    “我说过,我不会放弃的……”江思颖看着楚云浩微微一笑。

    “如果你找我,还是说上一次那件事情,你可以走了……”楚云浩一句话将江思颖的话堵死了。

    “你……”江思颖为之气结,不为那件事情,江思颖又所为何来。

    “你的房租我帮你结了……”江思颖撩了撩额前的刘海,漫不经心的说。

    “谢谢……”楚云浩愣了一下。

    “就这么完了?”江思颖看着楚云浩,眼睛瞪的大大的。

    “那你说呢?敲锣打鼓的感谢你么?我可没有让你这么做……”楚云浩漫不经心的说。

    江思颖被楚云浩的态度给气的差点要跳脚了,只是在极度的坚持着自己的淑女形象。

    “楚云浩,我觉的我们可以再谈谈那个协议……”江思颖深深的吸了口气。面色平静的看着楚云浩说。

    “不必了……我不接受……”楚云浩毫不留情的拒绝了。

    “你……你怎么这么固执……你以为你这么做,我就会和你在一起么?你太天真了……”江思颖看着楚云浩,愤怒的说。

    “请问我有绑住你的手脚么?”楚云浩淡然若定的说。

    江思颖发现自己如果再和楚云浩说下去,绝对会暴走的。但是想着自己来这里的目的,她在内心千万次的告诉自己要冷静要冷静。

    “楚云浩,你也知道家里现在的处境,只要你答应我的条件,我可以给你加价,200万……只要你签了协议,200万就是你的了……”江思颖看着楚云浩,淡淡的说。

    原本江思颖以为自己开出了如此优厚的条件,无论如何楚云浩都会答应。但是江思颖很明显看错了楚云浩。

    “说完了?”楚云浩看了江思颖一眼。

    “你的意思?”江思颖看着楚云浩。

    “说完你可以走了……”楚云浩看着江思颖几乎是一字一顿着说。

    “楚云浩……你到底想怎么样?”江思颖豁然的站起身来。

    作为厦航的准空姐,华夏国最炙手可热的广告明星,江思颖到哪里不是被人捧着的。可是现在碰上这家伙。她发现,自己以往一贯的淡定都消失的无影无踪。才和楚云浩说不到几句话,她几乎要暴走几次了。

    而且江思颖发现自己在楚云浩的面前,极无自信,作为闽江第一美女。即使是不喜欢她的人,都不会对她冷言冷语的。可是楚云浩似乎对她的美丽完全无视了。

    江思颖自从知道了楚云浩这个人的时候,就暗中对他调查了一番。对楚云浩的性格喜好自问都很了解。江思颖从来都是一个谋定后动的人。在对楚云浩的一切都调查清楚后,才出面去找他。江思颖自问对楚云浩的性格已是很了解了。可是现在她发现,自己竟然完全看不透眼前这个男生。

    “不想怎么样,只希望你有多远走多远……”楚云浩很是不客气。

    江思颖再也忍不住,豁然走到门边。就在她要走出门的时候。停下了脚步,转过身。脸色已是恢复了平静。

    楚云浩看着已被自己激怒的江思颖豁然又折了回来。心里有些惊奇,这丫头还真的是百折不饶啊!自己这么不给她面子,她竟然还能忍的住。

    “楚云浩,我带你去一个地方……”

    江思颖看着楚云浩要拒绝,连忙的对他说道:“是关于你妹妹的……”

    “关于我妹妹的?”

    楚云浩看着江思颖的神色不像是在作假,微微沉吟了一番,还是答应了。

    楚云浩所在的这个小区是一个比较旧的小区,甚至没有物业。这里的房子比较破旧了,甚至连物业都没有。是一些买不起房子的居民住的地方。此时,停在小区内那辆红色的法拉利612引起了喜多人的围观。毕竟这法拉利可是豪车啊!绝不是一般人开的起的。即使是在九龙这个大城市,也不是随时都能看到的。

    看着江思颖带着楚云浩上了车,尤其开车的是江思颖这个超级大美女。许多人都鄙视起了楚云浩,甚至都以为楚云浩是不是吃软饭的。

    楚云浩的房东也看着楚云浩上了江思颖的车,嘟囔着:“有这么有钱的朋友,还用欠那么点房租……真是莫名其妙……”

    在车上,楚云浩在想,江思颖到底要带自己去哪里?自己的妹妹能有什么事情。

    车在一处比较不引人注目的角落停了下来。

    “我妹妹在哪里?”楚云浩皱紧了眉头,看着边上的江思颖。

    江思颖看着楚云浩有些不耐的样子,对他微微的一笑,说道:“呶,你看……在那酒店内……”

    果然,楚云浩顺着江思颖所指的方向一看。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正是他的妹妹,陈瑶希。

    这是一家看起来似乎很有档次的酒店。不时有些衣冠楚楚的成功人士出入。

    楚云浩的心头一震,瑶希不是去上学了?怎么来这里当服务员。

    “楚云浩,你现在知道我为什么带你来了吗?你不为自己着想,难道也不为你的妹妹着想么?你看她多么一个品学兼优的女孩子,为了你一家的生活,都辍学了……我希望你能重新考虑我的那个协议……”江思颖看着时候已到了,将自己的最终目的说了出来。

    不过此时楚云浩却没有回话,他的眉头却是皱了起来。因为此时陈瑶希似乎碰到了麻烦。三个看起来流里流气的青年围在了陈瑶希的身边,不时的用一些污言秽语挑逗着。

    这三个青年皆是酒气冲天,显然都刚喝了不少酒。尤其戴着墨镜的那个青年最为嚣张。

    “你们干嘛!再乱来,我……我就报警了……”陈瑶希在这酒店里兼职,却没有想到会碰到这种事情,急的快哭了出来。

    陈瑶希也是没有办法,母亲成了植物人,父亲因为母亲的缘故也沉沦了下去。现在一家的重担都要她挑起来,否则这家就散了。再过几天就要交房租了,所以,她这几天都没去学校,而是来这里兼职赚外快,补贴家用。但她怎么也没有想到,会碰到这种事情。

    酒店中的其他服务员,似乎知道那三个青年的身份,皆是敢怒不敢言,没有上前帮助陈瑶希。

    “啪!”的一声。陈瑶希的脸上挨了一个耳光。

    “敢报警,哥废了你……看上你,是哥给你面子……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否则……”

    “否则怎么样?”

    那戴着墨镜的青年还没将话说完,一道冰凉刺骨的声音在他的耳边响了起来。

    第四章炼药

    陈瑶希听到那熟悉的声音,转过身来,有些激动的看着那个说话的青年。那青年不是别人,正是她的哥哥楚云浩。

    只是此时楚云浩的神色看起来无比的冷酷。

    “你是用这支手打我妹妹的?”楚云浩的手抓住了那青年的手腕。

    “是又怎么样?你放开我……”那青年看着自己的手被楚云浩的手腕拽着,就好像被铁箍罩着的一般。脸色一变,叫嚣着。

    边上另外两个青年看见自己的同伴被楚云浩制住了。刚要冲上来。但是他的速度虽然快,但楚云浩的速度却比他更快。

    楚云浩的另外一只手,快如电闪的轰了出去。

    “咯吱!”“咯吱!”两道骨头碎裂的声音。楚云浩的拳头正轰在了那两个青年的胸膛上。

    那两个青年感到胸口一阵剧烈的疼痛。一股大力涌来。整个人腾云驾雾般的倒飞出了三米开外,躺在地上晕眩了过去。

    “哥……算了……我没事……”陈瑶希看着楚云浩的样子很是可怕。连忙抱着他的手臂,拼命的摇头。

    楚云浩看着那仍然很是嚣张的青年,冷然的说道:“那这支手,你以后就不要了……”

    说着,楚云浩的手一运劲。

    但听一阵“咯吱!”“咯吱!”的声音响了起来。

    那戴着墨镜的青年,感到自己的手腕一股剧烈的疼痛。好像自己的骨头都要被楚云浩给捏碎了。

    “啊……放开我……”那墨镜青年疼的如杀猪一般的叫了起来。那骨头生生被捏碎的痛苦,让他的面容都扭曲了起来。

    看着那墨镜青年因为巨大的痛楚,直接晕了过去。楚云浩才放手。

    “哥……我们……”陈瑶希怯生生的站在楚云浩的身边。

    “嗯……我们回去吧!”楚云浩看了一眼,陈瑶希说道。

    边上的江思颖仿佛第一次看清了楚云浩的一般,叹了口气道:“我送你们回去吧!”

    在车上,江思颖淡淡的对楚云浩说道:“刚才那个戴墨镜的人,应该不是一个善茬子,你最好小心一些!”

    楚云浩转过头,有些诧异的看了江思颖一眼。

    “嗯……”

    陈瑶希似乎知道自己做错事了,在车后座上,一直低垂着头。

    “瑶希,以后你不要出去打工了。家里的事情……我会处理……”楚云浩的话中透着不容置疑的坚定。

    陈瑶希愣了一下,对着楚云浩说道:“可是……’

    “没有可是……就这么定了……”楚云浩显的很霸道的一般。

    “哦,知道了……”陈瑶希点了点头。

    “瑶希,你在那当服务员有没透露家里的信息?”楚云浩知道那青年如果不是普通人,极有可能展开报复的。

    陈瑶希摇了摇头,对着楚云浩说道:“我才刚去第一天,那酒店还没开始登记我的信息……”

    楚云浩闻言,松了口气。这样,那些人即使要找自己麻烦,也暂时找不到对象。不过这也不是办法,楚云浩必须加强自己的力量。只有自己的力量强了,自己才不怕任何的挑战。

    在将楚云浩和陈瑶希送到了小区楼下后。看着楚云浩连个招呼都不打就要离开。江思颖气的直咬牙。

    “楚云浩等一下……”江思颖在楚云浩的身后喊道。

    楚云浩皱了皱眉头,对着江思颖问道:“怎么?想进来喝茶?”

    江思颖差点被楚云浩的话给噎着。自己堂堂的闽江第一美女,难道还要厚着脸皮讨茶喝。虽然心里快被气炸了。但想到自己这一次的事情,已是迫在眉睫了。她不得不强忍着。

    “我还有话说……”

    “那个协议,我们先搁着,我想求你一件事情……”江思颖看着楚云浩,目光中,有一丝恳求。

    楚云浩微微颌首,对着边上的陈瑶希点了点头说道:“瑶希,你先回去,我和她有话说……”

    陈瑶希好奇的看了两人一眼,点了点头,转身走了回去。

    “有什么你说吧!”楚云浩看了江思颖一眼。

    “再过两天就是我爷爷的七十大寿,我希望你能和我一起去!也算让他老人家开心一下……”江思颖看着楚云浩郑重的说。目光透着一丝恳求之色。

    楚云浩沉吟了一下,看着有些紧张的望着自己的江思颖,点了点头道:“好,我答应你,就算是回报你先前替我还房租吧!”

    “真的?那太好了……过两天我来接你……我们一言为定……”

    看着风风火火离去的江思颖,楚云浩淡淡一笑,转身走了回去。

    现在摆在楚云浩面前的就是如何维持家里的生计。原本楚云浩还准备过段时间,等自己的修为到了火灵功第一层中阶的时候,再考虑,现在看来,事与愿违。

    回到家里,妹妹陈瑶希正在洗衣服。

    见楚云浩回来,陈瑶希探出头,对楚云浩问道:“哥,那漂亮姐姐走了?”

    悠然,陈瑶希凝视着楚云浩的目光定住了。有些吃惊的道:“哥你的脸?”

    看着陈瑶希那吃惊的神色,楚云浩微微一笑道:“嗯,哥脸上的痘都消了……”

    “太好了,现在谁还敢说我哥哥是丑八怪……”陈瑶希看着楚云浩脸上那原本骇然的痘坑都消除了,十分的开心。似乎比楚云浩还要高兴。

    楚云浩微微的点了点么头,对着陈瑶希说道:“你明天回学校上课……家里的事情我来吧!”

    “哥……那你?”陈瑶希有些紧张的看着楚云浩。

    楚云浩看着陈瑶希的神色就知道她是误会了。楚云浩对着陈瑶希笑着说道:“你放心,明天我有事去做一下,后天我就回学校去……”

    “哦,那哥哥你别骗我……”陈瑶希这才放心的点了点头。

    楚云浩准备去靖南的原始森林采摘一些药材。准备炼药。这个世界的环境比起修真界恶劣了不知道多少倍,天地能量也很稀薄,这对楚云浩修炼极其不利。楚云浩如果想要晋升一个层次,势必要足够的能量。除了吸收天地能量以外,就是靠丹药了,但楚云浩也不知道这世界有没有他所需要的药材。来到这个世界,楚云浩知道这个世界科技对生态环境破坏的很厉害。所以他也有些担心,如果没有药材的话,他虽然会炼丹,却也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啊!

    第二天一早,楚云浩一早就离开了家门。坐车前往靖南的原始森林。

    因为现代文明对环境保护日益重视,所以每一个城市在有条件的情况下,都会着重保护当地的自然环境。而随着森林覆盖面的减少,一些原始森林也成为了一些驴友的首选之地。

    楚云浩一进入原始森林,一些熟悉的气味扑面而来。只是这原始森林在修真界算是小的了。即使是楚云浩前世去采药,也绝不会考虑这些地方的。不过现在就凑合了。

    一进入原始森林,楚云浩就看到了一些全副武装背着包的冒险者。不过他也没有理睬,依然在寻找自己的目标。

    原始森林中,果然有一些遍地的野生植物。奇花异草应有尽有。有许多外面的一些专家都叫不出的植物。楚云浩找到了不少可以用来炼制普通治疗內疾效果的药材。可是真正楚云浩所需要的药材却是一个都没有发现。接下来楚云浩又找了一遍,却没有任何的发现。天色却是渐渐的暗了下来。如果不出去,晚上就要住在森林内了。

    就在楚云浩准备离开的时候,他的目光被一颗百年大树给吸引住了。这是一颗松树,看起来有三个人合抱这么粗,显然长了好几百年可。

    确切的说,楚云浩是被那颗松树树杆上的一颗茯苓给吸引住了。

    一般的茯苓只有巴掌大小,可是眼前这个茯苓却有三个巴掌大小。显然是生长了几百年了。如果是一些一般的茯苓对楚云浩还没有什么太大的价值。可是二百年以上的就不同了,它的药性是普通的茯苓的几倍。

    “这可是炼制璇玑丸的好药材啊!”楚云浩小心的将那茯苓收进了特制的盒子内。

    虽然璇玑丹不能帮助楚云浩晋级,但是璇玑丹却可以拓宽筋脉。筋脉拓宽了,也能提高修炼速度,对楚云浩现在来说,更为的重要。

    这两百年的茯苓如果拿出去拍卖,其价值绝对不菲。当然,楚云浩是不可能将它拿出去拍卖的。走出原始森林后,楚云浩连夜搭车赶回了家里。

    楚云浩将茯苓重新栽种在一块松木上,这样就能保证它的存活。接下来,楚云浩就要开始自己穿越后第一次炼药了。虽然在天心宗楚云浩的实力低微。但是作为药王的记名弟子,他是积攒了丰富的经验。至少炼制一些普通治疗内疾、外疾的丹药,还是不在话下的。

    炼药需要鼎炉,好在,在楚云浩家有个现成的。是他早已去世的爷爷,在生气收藏的。后来不知怎么的就留了下来。虽然成色不怎么样,但也凑合了。

    一切都准备就绪后,楚云浩将自己房间的床铺清理出一个位置,开始用鼎炉炼制一些普通的丹药。

    第五章摆摊卖药

    虽然楚云浩的身体内已出现了火种,但这火种还很弱。根本不适宜用来炼制丹药。所以楚云浩所用的是碳。当然,火种属于灵火,用灵火炼制的丹药品质绝对是超过普通的阳火。而且一些等级高的丹药,也是需要灵火来炼制的。现在楚云浩只是炼制一些比较简单的丹药。倒是无这方面的顾虑。

    经过一下午的炼制,楚云浩炼制出了二十几瓶丹药。十瓶内疾,十瓶外疾的。

    第二天,在闽江城的夜市来了一个看起来像是江湖郎中的青年。当然,这人即使楚云浩。

    楚云浩在自己的小摊边上写下了神丹妙药,无效不要钱。将二十瓶的丹药放在了摊上。

    在楚云浩摆下摊不到半个小时,他的摊边,已聚集了十几个人。

    楚云浩的脸上经过简单的化妆,即使是认识他的人,在短时间内,估计也认他不出。

    像楚云浩这样的走方郎中自然大部分人都会认为他是一个骗子。虽然围观的人挺多的。但不屑的人却是更多。

    不过楚云浩却也是老僧入定的,只是盘膝的坐在哪里。怎么认为,由得他们了。他只找识货的。

    围观的人议论纷纷的。许多人都佩服楚云浩的口气。无效不要钱。

    “真的无效不要钱?”一名三十多岁,穿着白色衬衫的青年站在楚云浩的面前,看着他。这人看起来像是上班族。

    楚云浩看了那青年一眼,点了点头。道:“没错,我这里已写着了!无效不要钱……”

    楚云浩看的出那男青年,发现他仍然很犹豫。楚云浩也没有劝他。识不识货,就看他自己了。

    “那你这些药什么价格?”那青年虽然眼中还带着怀疑,却忍不住问。

    “你是不是有胃病?如果是胃病的话,你就需要两颗……因为你是我第一个客户。如果你真的要买的话!我打你五折,收你五百吧!”楚云浩淡淡的说。一副概不还价的样子。

    “什么?五百?你怎么不去抢……还打五折,岂非是说,如果不打折的话,这一颗药就要五百了……”边上围观的人都哗然了。

    “你怎么知道我有胃病?”那男白领有些惊诧的看着楚云浩。

    他得胃病的事情,知道的人可是不多。但楚云浩竟然一下子就看了出来。

    楚云浩淡淡一笑,也没有过多的解释。只是淡然的对着那男白领问道:“你要买吗?我只对第一个买的人打折!”

    “是不是太贵了?”那男青年听着边上的人七嘴八舌的话,也有些犹豫了起来。五百对他这个高薪的白领来说不算是什么。但如果就这么被骗的话,也是很郁闷的事情。

    “要不要这看你自己了,我不强求你……”楚云浩正色的对着那男青年淡淡的说。

    那男白领仔细的斟酌了一番,一咬牙,对楚云浩道:“给我两颗……”

    楚云浩收下了五百人民币。拿起了专治内疾的药瓶,倒出了两颗丹药递到了那男白领的面前。淡淡的道:“口服即可!”

    那男白领看着手中黑色,微微有些清香的丹药,着实是很难以相信,就凭这个就可以治疗自己的胃病。自己这胃病可是去了许多的医院,还吃了许多的药,似乎都没有什么用。每天一到现在这个时候,就痛的难受。

    这不,他感到自己的胃有些隐隐生疼了。一咬牙,不管是不是真的。反正都买了。他也不用水,直接将那两颗丹药吞了下去。

    那两颗丹药入口即化,他感到自己的下腹一股冰凉凉的。原本胃剧烈的疼痛。现在竟然奇迹般的消失了。

    边上围观的人已注意到那白领将药吃下去了。都在看好戏。

    “真的有效果……”那名男白领喃喃的道。脸上出现了一丝惊喜之色。

    在摸了摸自己的胃,感到确实一点疼痛都感不到,无比的轻松。折磨了他这么久的胃痛就这么消失了。那种喜悦感,当真是无以伦比。

    “多谢小师傅……”那名男白领对楚云浩当真是充满了感激。接着,匆匆的转身而去。

    “真的这么有效果?”

    “有点难以置信啊!”

    “别被骗了,谁知道这是不是托什么的?”有一个看似比较精明的男子有些不屑的说。

    “是啊……确实是有这个可能……”

    虽然有这男白领这种奇迹在前面摆着的。但现在的人都非常的精明。现实这种小摊,有一两个托确实是非常正常的。谁知道,楚云浩和刚才的那个人是不是一伙的。所以,大部分的人还在观望着。

    现场的人都在看热闹,都想看看,楚云浩下一个要忽悠谁。只是楚云浩和别的江湖郎中所不同的是。他闭着眼睛,似乎和别的江湖郎中不一样,没有主动去蛊惑人。闭着眼睛,看起来一副莫测高深的样子。

    在现场,有两个衣冠楚楚的围观者看起来和其他不屑嘲笑的人,有所不同。

    一个稍微年长的女子,高挑的身材,看起来二十六、七岁的样子。另外一个年纪稍微小一些的,似乎是跟班,亦步亦趋的跟在那女子的身后。那身材高挑的女子看起来端庄典雅,身上散发出一股异于常人的气度。显然不是一般人。

    “小芳,你觉的这人是骗子么?”那身材高挑的女子问道。

    那叫小芳的女孩笑道:“宁姐……我觉的这人压根就是一个骗子……您刚来我们南闽市,不知道我们这别的不多,就是骗子多……这人您不用理他,直接叫派出所的人,将他带走查一查就是了……”

    “哦……是嘛?”那女子微微颌首。

    待了许久,围观的人虽然多,却没有人相信楚云浩。楚云浩仍然如老僧入定一般坐着。一副愿者上钩的架势。

    就在这个当儿。摊点的边上传来了很嘈杂的声音。几个头戴大盖帽,穿着制服的工作人员从人群外走了过来。

    围观的人一看到这就知道有好戏看了。这是华夏最有特色的公务员城管。可以说,现在在华夏的居民,相比警察,更怕的还是城管。一些生活琐碎的事情,似乎都与城管挨边。

    “谁让你在这里摆摊的?给我收拾收拾,滚蛋……”走在前面那名身材硕壮,看起来大腹便便的城管看着楚云浩,厉声喝道。

    楚云浩睁开眼睛,有些迷惑。虽然继承了前身的记忆。但他还真的不知道,这摆个摊,竟然还要这么麻烦。在修真界,楚云浩也不是没有带着一些丹药出去捞外快的时候。似乎也没有这么麻烦。

    不过楚云浩的脸色很快的恢复了平静。

    见楚云浩,似乎无动于衷的样子。那似乎是头的城管,有些不爽了。就要招呼身边的手下上前,给楚云浩一点厉害瞧瞧。

    “慢着!”楚云浩仔细的看了那胖城管一眼。

    “怎么?”那城管冷笑着看着楚云浩。

    “我建议你买我三颗丹药……”楚云浩漫不经心的对那城管说。

    楚云浩这话一出,顿时让边上围观的人哗然了。这楚云浩简直是太牛逼了。城管都上门赶人了,楚云浩竟然还在这个时候,向人推销药瓶,简直是不知死活。

    那城管队长有些不可思议的看着楚云浩,似乎想看看他的脑袋是不是有毛病。这江湖骗子,自己没有举报派出所,将他抓起来就不错了。竟然推销药瓶推销到自己的头上来了。

    “哦……你觉的我有病吗?那你是不是给我诊断一下……”那城管队长似笑非笑的看着楚云浩。

    周围那些围观的观众此时也一副看好戏的目光看着楚云浩。想看看楚云浩最后是如何露陷的。

    而原本要走的那名身材高挑的女子和小芳在城管的人来了后,也留下,看看事情的进展。只是在看到楚云浩竟然向城管推销起药品后,那名身材高挑的女子的脸上露出了微微的笑容。道:“这人倒是有点意思!”

    楚云浩慢条斯理的站了起来。对着那城管道:“为你诊断一番,有何不可!”

    说着,楚云浩的目光在那城管的身上上下的打量了起来。那锐利的目光看的那城管都有些的不自然了起来。

    楚云浩摇了摇头。

    “怎么样?”那城管看着楚云浩的神色,不自禁的觉的有些心虚。

    “你是不是最近夜尿频多?”楚云浩看着那城管问道。

    “额……你怎么知道?”那城管有些吃惊的看着楚云浩。

    他这话证明楚云浩的论断确实是真的了。周围围观的人都哗然而起。

    楚云浩没有回答那城管的问题,接着又对他问道:“你最近是不是经常在左下腹部有疼痛感?”

    “你……你……你怎么又知道?”那城管队长的脸色一变。

    “你的肾有问题,如果再不治疗……估计……”楚云浩下面的话没有说,但那城管已然听出来,事情不妙了。

    他现在已忘记自己来的目的,连忙的对着楚云浩恭敬的问道:“先生,敢问我该如何治疗?”

    继续阅读请点击【阅读原文】
    微信号"沈阳笑话爆笑视频"更多图文
    手机版扫描敬请
    点击微信图标
    相关评论
    标题图片(点击图片查看大图)
    玉米地里, 小婶婶说她的感觉到了…
    幽默微信图文周排行榜
     
    | |首页 | 联系方式 | 支付或捐赠 | 微信公众号 | 网站地图 | 广告服务 | 网站留言 | 提交百度 | 百度分享,返回页首 | 粤ICP备13026103号-2| 52114公众号52114公众号| 个人微信号52114公众号
    本站部分内容来自互联网,如有任何版权侵犯或其他问题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立即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