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王 热搜: ios278  yxxueyuan  zhongbaozhifu  kuailefu1  hehe278  jkbxzk  taslydajiankang  yiqing-art  wizteng  duzhecn  ycgdxw  lengxiaohua2012  优识营销学院  bwgjwsw  xinmeitiyingxiao_leo 
 
当前位置: 首页 » 微信图文 » 心灵鸡汤 » 正文

小三发来微信:“亲爱的,我买了性感睡衣!”妻子气的……

发布日期:2017-10-07   微信公众号名称:教你易经风水学
  • 微信号二维码
    • 用微信扫一扫
      教你易经风水学的微信二维码
  •   浏览次数:1014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核心提示:第1章 怨偶  “谭惜,我们离婚吧。”  陆离坐在沙发上,表情冷漠地注视着旁边正在怡然自得看着电视的小女人。

    第1章 怨偶

    “谭惜,我们离婚吧。”

    陆离坐在沙发上,表情冷漠地注视着旁边正在怡然自得看着电视的小女人。

    谭惜正看到女嘉宾和男嘉宾牵手成功,闻言,浅浅“嗯”了一声。

    陆离的眉毛跳了跳,内心的火气蹭蹭往上窜。

    这几年来,这句“我们离婚吧”他说了无数遍,每一次,她都是这幅反映,不温不火地答应,然后转头就当做什么事都没发生。

    他对她,也从一开始的愧疚,到现在的厌恶、不耐烦,他恨极了她这幅模样。

    陆离站起来,劈手夺过她手中的遥控器,先关掉了电视,然后再狠狠摔在地上。

    谭惜垂了垂眼睛,地上的遥控器已经四分五裂。

    就像他们的婚姻。

    “谭惜,我爱的不是你,之韵她和我在一起那么多年,我想给她一个名分。”陆离压下火气,用他最后的耐心说道。

    谭惜点头,声音带了一分微不可查的颤抖,强自镇定:“好,那就离婚吧。”

    陆离从公文包里拿出早就准备好的离婚协议,声音表情俱是冷漠,“我已经签过字了,你也签了吧。”

    谭惜的眼泪不受控制地掉下来,这么多年,她死死拖着这段本不该属于她的婚姻,也终于是时候做个了结。

    他终究还是不爱她。

    “你哭什么?房子和车我都给你,我再给你签一张支票,数字你随便填。”陆离说着,直接从包里拿出一张支票,签好名字后扔了过来。

    谭惜攥紧拳头,惨笑:“这算是赡养费?”

    “算是吧。”陆离不耐烦地看了看时间,半个小时后之韵约了他一起看电影,他不想再这里和这个女人浪费时间。

    “妈那边怎么说?”谭惜揩掉眼泪,问道。

    “我妈那边我会去和她解释,你只要签了这份协议书就行,签好了我马上带你去过户房子和车。”

    谭惜“嗯”了一声。

    陆离垂眼,看着谭惜仿佛脱力一般陷入沙发的模样,难得有一丝心软。

    他还记得当年她穿一身碎花连衣裙,蹦蹦跳跳地出现在他面前,笑眯眯地自我介绍,说她是他指腹为婚的未婚妻,余生请多指教。

    那时她的笑容那么无邪、耀眼。

    可惜,命运弄人,他早已有了自己的心爱。

    “市中心的那套公寓也给你吧,一年收房租也可以收入不少,算是留给你的一份生活保障。”陆离说道。

    其实他原本打算将他手底的一家金店给她,但是想了想,她只是一个大学毕业后就在家当少奶奶的小姑娘,哪里会经营金店呢?

    她毕竟是一个含着金汤匙出生的千金小姐,除了每天吃喝玩乐,又能做些什么呢?

    哪里像之韵,那么独立能干,靠自己的努力也能养活一大家子的人,她根本无法和之韵相提并论。

    想到之韵,他眸底的神色难得浮上了几分温柔。

    手机铃声响起,陆离接起了电话。

    “老公,我都到影院门口了,你从公司出来了吗?”之韵温柔的声音从手机那边传来,陆离的心又柔软了几分。

    “不是还有半个小时吗?等不及想见我了?”陆离走到阳台,低笑着问道。

    “讨厌!”

    想到电话那边之韵此时又羞又恼的可爱神色,陆离也愈发思念起来,低声和她说了几句,就挂断了电话。

    谭惜不声不响地看着这一切。她爱了五年的男人,如今的老公,现在当着她的面和别的女人调情,她忽然很想笑。

    陆离转身,看着谭惜脸上讥讽的笑容,皱了皱眉,声音冷了下去。

    “我等会还有事,你快点签了吧。”

    谭惜忽地一笑,从沙发上站起来,劈手夺过将那张离婚协议,撕得粉碎!

    “你!”陆离双瞳一紧,忍着怒气看向谭惜,“你这是什么意思?”

    谭惜笑得快意,重新坐回了沙发上,“我反悔了,这个婚,我不离。”

    陆离快速上前几步,抓住谭惜的肩膀将她提起来,眼神凶狠:“我还以为过了这么多年你终于有了点长进,结果我还是高估了你!”

    谭惜认认真真地凝视他的眼睛。

    这双眼睛真好看啊,有些犀利的狭长凤眼,眼底总是一片冷然,望向人的时候总能给人一种压迫感。但有时这双眼又是那么地温柔,眸底满满登登的都是情意,即便是,那满是情意的眼神,是在面对别的女人的时候。

    “陆离,我嫁给你三年,你在我这里住的日子一只手数得过来,有时连我都不明白,到底谁才是你的老婆。”

    谭惜的声音哽咽,这个她爱了五年的男人,视线从没有在她的身上停留过。

    陆离冷笑一声,推开谭惜,恨声道:“这一切都是你咎由自取!你明知我爱的是之韵,当初还要死缠烂打求我爸让我和你结婚,现在这个结果都是你一手造成的!”

    一席话犹如一记重锤,重重地敲在谭惜的心上。谭惜茫茫地跌坐在沙发上。

    对,这一切都是她的错。她在五年前就爱惨了陆离,这是她的错;她不顾一切地嫁给他,是她的错;到最后,落得这样一个三人都不好过的结果,都是她的错。

    她早就已经认识到了自己犯下的错误,但是,怎么就,偏偏放不了手呢?

    “下个月就是奶奶的生日,至少,让我陪奶奶过完生日再离吧。”谭惜坐直了身子,抹去眼泪。

    陆离冷笑,“你又想耍什么花样?想让奶奶出面阻止我和你离婚?”

    谭惜不能置信地抬头看他,原来,在他眼里,她就是这样的一个人么?

    大概是她眼中的受伤太明显,陆离偏过头,终于松口。

    “奶奶生日过完,希望你说话算数。”

    谭惜愣愣看着早已经没有了陆离身影的客厅。这个五百平米的复式别墅,从她嫁过来的那天起,都是她自己一个人住着。

    她以为总有一天陆离会明白她对他的好,爱上她,和她一起住在这里。现在陆离是真的要和她离婚。理由是,要给别的女人一个名分。

    擦干眼泪,她起身,煲汤。奶奶最近频频打电话过来,关心她和陆离的感情问题,她应该去看看她了。

    第2章 车祸

    陆离搂着顾之韵的腰坐在VIP包厢里,幕布上,一对男女正接吻接得火热。

    顾之韵看得羞红了脸,伸出一根手指戳了戳陆离的胸膛,娇嗔道:“你选的这什么破电影!羞死人了!”

    陆离坏笑,“我们要不要也试试?”

    还没等顾之韵含羞拒绝,他就已经快速吻住了她的唇。

    长舌撬开齿关,他近乎贪恋地吸吮着她的味道,手也开始不规矩地在顾之韵的身上来回游移。

    等到一吻过后,二人的呼吸都已经紊乱,大有一发不可收拾之势。

    陆离起身,开始脱衣服。这家影院是他手底的产业,这间VIP包厢也是他特地吩咐,没有安装摄像头,做某些事既有情调,又十分安全。

    顾之韵半推半就,任由陆离的大掌探向她的柔软。

    正在陆离呼吸急促,欲火旺盛的时候,手机铃声突兀地响起来。

    陆离几乎是咬着牙接了的电话。

    电话那边的谭惜声音慌乱,带着哭腔:“陆离,我被车撞了,你能来帮帮我吗?”

    陆离安抚好顾之韵后,走出包厢,冷笑道:“这是你的新花样?被撞了你不打120,打我的电话做什么。”

    “陆离,我是真的被车撞了!”谭惜的声音越来越急。

    陆离直接挂断电话,冷笑连连,她的周围那么安静,连一点吵闹声都没有,哪里像是事故现场?不过是她玩的小把戏而已。

    电话被挂断,谭惜沉默下来,只觉得心里阵阵抽痛,连同腿上的伤,都在这阵疼痛下变得不算什么。

    她的身下,已经汇聚了一小滩殷红的鲜血。

    看了看这偏僻的郊外,谭惜暗自发恨。陆离作为全国最大的红酒公司总裁,在C市可以说是能呼风唤雨的人物。他自然不愿别人知道谭惜的存在,在他眼里,和谭惜的这段婚姻是他人生中的最大败笔。

    所以才会在婚前选了这样一处偏僻的郊外买下地皮,建造别墅。平时打车都要央着人家才过来的地方,今天居然好死不死地来了一群飙车族,把摩托车当法拉利开,谭惜躲都躲不及。

    好在那飙车的人也算是眼疾手快,刹了车,但谭惜还是被刹车的惯力撞到了,伤口很长,血止不住地流。

    撞人的飙车族早就跑了,现在谭惜终于知道了什么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无奈之下,谭惜拨通了陆晟的电话。

    陆晟是陆离同父异母的弟弟,除了陆离之外,能在这个时候最快速度赶过来的就只有他。

    高级VIP病房门口,陆晟拽着陆离的衣领,咬牙切齿:“她打电话给你说她被撞了,你为什么不信?”

    陆离难得沉默,手指在不自觉地捏紧。

    “如果不是我送来的及时,她那条腿就废了!你知道出血量有多大吗?医生说,只要再出200毫升的血,她下半辈子就要做一个瘸子!”

    病房里的谭惜还在昏睡,伤口缝合了十一针,失血过多,再加上受了不小的惊吓,她的脸色现在还是惨白的。

    “怎么回事?”谭父和谭母匆匆赶到,脸色铁青地瞪着陆离。

    谭母看陆离的脸色就已经猜出了事情的大概。

    “都怪你啊!当初非要和老陆给孩子订什么娃娃亲,现在好了,这个陆离在外面有女人不说,还把我的宝贝女儿害成这样!”谭母哭嚎着捶打着谭父。

    陆离有些烦躁地瞥了一眼病房里还在熟睡的谭惜,从包里拿出手机,一边操纵着一边说道:“陆晟,医药费我刚划到了你卡上,余下的钱你再给她买些补品,我那边还有事……”

    话音刚落,手机铃声就响了起来。

    “老公,你现在在哪里?我过去找你。”顾之韵柔柔的声音从听筒里传出,将陆离心里莫名的烦躁压去不少。

    “不用了,你先回家等我吧。”陆离抬眼,在看到陆晟快要喷火的表情后,顿了顿,“我可能会晚点回去,你先吃晚饭,不用等我。”

    谭父和谭母见此,气得七窍生烟。陆离在外面有女人就算了,居然还敢当着他们的面和那个女人讲电话!

    “你和我过来。”陆离对陆晟说。

    二人来到医院外面,陆离直接开了口,“你喜欢谭惜吧?”

    陆晟一惊,却没有反驳。

    “既然你喜欢谭惜,就要抓紧机会,我马上会和谭惜离婚,这几年我没有碰过她,你……”

    话还没说完,陆晟的拳头已经挥了上去。

    陆离被这一拳打得偏过脸,再侧过来时,嘴角已经流下了鲜血。

    “这一拳是我替谭惜打的。”陆晟怒吼,“她那么爱你,为你付出了那么多,你现在却在这里向别人推销她?”

    陆离皱眉,“陆晟,你说话注意分寸。”

    “分寸?你有什么资格和我谈分寸?”陆晟的语气冷得快要结冰,“结婚三年,你让她为你守了三年的活寡!”

    陆离无动于衷:“那是她咎由自取。”

    “你会遭到报应的。”

    陆离毫不在意地转身离去,丢下一句话:“我等着。”

    谭惜住院的事情没有宣扬,在医院躺了三天后,谭惜就出院了。甚至还作死地约了闺蜜宁甜一起逛商场。

    “你那个老公也忒不是东西,还和顾之韵那个小贱人在一起呢?”宁甜听说了谭惜的事,气得就要打电话痛骂陆离。

    谭惜一把夺过她手机,“歇了吧你,我也想明白了,这五年不过是我自己的一厢情愿,不怪他。他从来就没有给过我希望,我的绝望也都是我自找的,现在我们三个都过得不痛快,我也该放手了,何必互相伤害呢。”

    宁甜瞪大眼睛:“谭惜你疯了吧?你知不知道‘陆太太’这个位置是多少人渴望不可及的!你就甘心给那个小贱人腾位置?”

    “我是不甘心,但是,有什么办法呢。”谭惜苦笑。

    宁甜咬牙:“占着这个位置不动!死也不动!你有什么错?你不过就是当初脑残瞎了眼,爱上了陆离!”

    “我错就错在爱上了陆离。”

    见谭惜这次地态度与以往都不同,宁甜意识到这次谭惜是真的打算放手了。

    “行,离婚也行,姐妹我再给你找个更好的,C市的土豪帅哥又不是就他陆离一个!”宁甜打定主意,决定把自己圈子里的人筛一遍,这次一定要给谭惜介绍个更好的!

    谭惜默默无言。

    宁甜心疼地看着谭惜最近越来越瘦削的脸颊。

    “你对陆离这么好,他一定会后悔的。”

    谭惜笑了一声,“不会。”

    因为在他眼里,他只是摆脱了一个他不爱的人,他绝对不会,有半点后悔。

    未完待续...

    点击“阅读原文”阅读后续精彩情节

    微信号"教你易经风水学"更多图文
    手机版扫描敬请
    点击微信图标
    相关评论
    标题图片(点击图片查看大图)
    小三发来微信:“亲爱的,我买了性感睡衣!”妻子气的……
    心灵鸡汤微信图文周排行榜
     
    | |首页 | 联系方式 | 支付或捐赠 | 微信公众号 | 网站地图 | 广告服务 | 网站留言 | 提交百度 | 百度分享,返回页首 | 粤ICP备13026103号-2| 52114公众号52114公众号| 个人微信号52114公众号
    本站部分内容来自互联网,如有任何版权侵犯或其他问题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立即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