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王 热搜: ios278  yxxueyuan  zhongbaozhifu  kuailefu1  hehe278  jkbxzk  taslydajiankang  yiqing-art  wizteng  duzhecn  ycgdxw  lengxiaohua2012  优识营销学院  bwgjwsw  xinmeitiyingxiao_leo 
 
当前位置: 首页 » 微信图文 » 健康 » 正文

筷比刀叉

发布日期:2017-08-11   微信公众号名称:美食与美酒
  • 微信号二维码
    • 用微信扫一扫
      美食与美酒的微信二维码
  •   浏览次数:1059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欲比较中餐和西餐的优劣,难度犹如比较中国文化与西方文化,一个不留神,就会陷入方法论的泥淖。

    如果“餐”是目的,那么,进餐所用的工具即是手段。是故,与其比较各自之目的,不如PK彼此的手段,虽然不存在“手段和目的”,但“性质的逻辑”总是要比“形式的逻辑”来得简明直观。

    在进食的手段上,中国人用筷子,西方人使刀叉。这是中西方饮食文化上最大的差别。有一些中国人认为,当别的民族还在用手抓食的时候,我们的祖先已经发明了筷子,因此,这足以证明我们较他们先从树上下地,启蒙较早,因而筷子也比刀叉文明。

    这一种见解虽然十分符合利维·斯特劳斯(Claude Levi-Strauss)的“性质逻辑”,即感官层次上之“生的/熟的”(或曰“用手/用餐具”),对应于社会层次则是“自然/文化”。不过,如果我们暂时把手也视为餐具的一种,可能就会发现,餐具的不同形式往往是由食物的性质所决定。

    比如,除了刀叉与筷子之外,粉食和粒食、肉食和草食,也是中、西餐的重大区别。然而,如果我据此而做出“粉食宜下手,肉食可动刀”的推论,那么,筷子非但绝不会是粒食(米饭)的最佳工具,刀叉家族中的勺子反而更为胜任。正所谓“刀扫一大片,枪扎一个点”。

    有人认为,筷子比刀叉更易挑食细腻的鱼肉,因而筷子可能是吃鱼文化的产物。不过,对于古早的中国来说,鱼乃奢侈食品,因为当时的政治经济中心多远离海洋,不然的话,鲁庄公和孔子都不会把那条鲤鱼视做大礼,孟子也不至于在鱼和熊掌之间做出那一次影响深远的抉择。

    也有人认为,筷子的出现是为了在汤碗里捞取食物之便。不管怎么说,我宁愿相信,餐具的发现及使用,可能都是某一次意外的结果。 偶然造就了筷子,筷子成为习惯,习惯影响了行为,筷子与刀叉之比较其实已可告一段落,换言之,它们已经具备了“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特点。譬如,以叉卷食由中国面条演变而来的意大利面条(据说),至今仍是意面的标准吃法,不仅如此,它还足以令用筷子吃意面的行为显得十分的突兀。

    无论如何,一个学会了使用筷子的儿童,就自然而然地打下了日后学习中国书法的扎实基础。有一本写毛笔字的课本就持笔之法写道:“筷子两支并用,只把靠指头的一箸抽掉,就是拿毛笔的双钩法。指头一箸不放,另抽虎口中间的一箸,正是单钩之法。”

    不过,古往今来却鲜有“执箸法”的文字资料。在筷子的使用上,绝大多数的中国儿童,都是自学成才的,正如若干年后这些儿童自学了做爱,家长们对这一点均坚信不疑。不过,那些爱吃中国菜并且以此显示自己见多识广的老外就不同了,他们都曾接受过正规训练。美国一些中国餐馆,菜谱上就专门印有正确使用筷子的分解图示。

    反过来,中国的成年人对于刀叉也很在意,喜欢吃西餐的,无不以能够正确使用刀叉为荣;不喜欢西餐的,一部分也是出于对刀叉繁复规矩的头大。可是,到了外国的餐桌上一看,老外们已不大肯遵守他们自己订下的这一套了,比较起来,还是我们更像他们一个世纪之前的同胞了──可能也包括我们的英语。

    或曰:与金属的刀叉相比,需要消耗大量林木的筷子显然不够环保。事实上,被罗兰·巴特赋予了“母性温柔”的筷子虽然一向以稳重、内敛自居,不过,这种性格依然无助于它陷入一场深重的环保危机。国际社会对于象牙贸易的谴责和禁止,令作为中国筷子极品的象牙筷──一种从动物的捕食工具中强行剥夺而来的人类进食工具不敢再登大雅之堂,无颜再见世界人民。至于被更广泛使用的一次性筷子,更是声名狼藉,因为它严重消耗了森林资源。

    不过,在近一个世纪之前的中国人看来,一次性筷子(日本人称“割箸”)却是高度文明和健康的标志。周佛海在他的回忆录《往矣集》里写道,从上海坐船“到了长崎上岸,晚上就坐火车,车上买饭吃,看见筷子只有一根,有个同学说:‘一根筷子怎好吃饭?’我自作聪明地说:‘折断成两根,不是可以吃吗。’于是三人都折断了,大家觉得日本筷子这么短,真不方便。后来看见附近一个日本人吃饭,他吃饭拿着筷子,不是折断,而是分开,于是三人相视而笑。”

    对于这双“文明的筷子”,丰子恺先生推得更为起劲:“从纸袋中拔出筷来,但见一半已割裂,一半还连接,让客人自己去裂开来。这木头是消毒过的,而且没有人用过,所以用时心地非常快适。用后就丢弃,价廉并不可惜。我赞美这种筷,认为是世界上最进步的用品。西洋人用刀叉,太笨重,要洗过方能再用;中国人用竹筷,也是洗过再用,很不卫生,即使是象牙筷也不卫生。日本人的消毒割箸,就同牙签一样,只用一次,真乃一大发明。”

    这番话,足以令今天的环保主义者吐血,不过,护生的精神本质却历久弥新。后者已经提出了“随身携带筷子”的解决方案,然而此事想来是知易行难:筷子有一定的长度,而且尖锐,在没有随身携带包袋的情况下,“身有长物”地藏之外衣裤口袋,难免有诸多不便,至少,我怀疑它的携带者将很难顺利进入上海世博园。

    日本人发明折叠式筷子似有助于这个问题的解决,而中国版的瑞士军刀,为什么不能变出一双筷子来?其次,外食完毕,那一双油腻腻的筷子又该如何处置?若以纸巾自拭,则纸巾又岂非森林资源乎?

    如果效法西洋,以金属制筷的话(先别管韩国人会怎么想思米达),做出来的产品,即使不至于更接近于刀叉,但应该会更像中国武侠小说里的冷兵器“判官笔”。多见于唐人传奇小说的这种不入流的小技,多以精钢铸就,用法以点、刺、拨、挑为主,双手分执,功能是点穴解穴。

    中餐不可能改用刀叉来“锯”,筷子也难以由丝竹改玩金属。就算是金属,亦有消耗殆尽的一天。届时,我们所随身携带的,只剩下自己的双手,这大概就是刀叉和筷子的殊途同归。物理学家李政道说:“持筷子用膳是物理学杠杆原理的具体运用。它是人类手指的延长。”其实,筷子何止是手指的延长?当一个不速之客出现在晚餐刚刚备妥之际,他可能是一个有可能破坏晚餐氛围的人,也可能是一张有可能参与争夺食物的嘴,不过在中国的文化礼仪里,他只是被社会性地“延伸”为一双“多摆的筷子”。

    给我一双筷子(一支也行),我就能撬起一整张餐桌。


    点击

    阅读原文

    订阅您喜欢的《美食与美酒》
    微信号"美食与美酒"更多图文
    手机版扫描敬请
    点击微信图标
    相关评论
    标题图片(点击图片查看大图)
    筷比刀叉
    健康微信图文周排行榜
     
    | |首页 | 联系方式 | 支付或捐赠 | 微信公众号 | 网站地图 | 广告服务 | 网站留言 | 提交百度 | 百度分享,返回页首 | 粤ICP备13026103号-2| 52114公众号52114公众号| 个人微信号52114公众号
    本站部分内容来自互联网,如有任何版权侵犯或其他问题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立即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