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王 热搜: ios278  yxxueyuan  zhongbaozhifu  kuailefu1  hehe278  jkbxzk  taslydajiankang  yiqing-art  wizteng  duzhecn  ycgdxw  lengxiaohua2012  优识营销学院  bwgjwsw  xinmeitiyingxiao_leo 
 
当前位置: 首页 » 微信图文 » 幽默 » 正文

女人有哪些一碰就不行的地方?

发布日期:2017-07-27   微信公众号名称:笑话集
  • 微信号二维码
    • 用微信扫一扫
      笑话集的微信二维码
  •   浏览次数:1018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核心提示:阿道夫

    大学毕业,我被分配到了家乡青阳市的资源管理局,一拿到派遣证,我就迫不及待的跳上了返家的列车。

    因为,我想念我的家人了。

    我没见过我的父亲,从小与妈妈相依为命,可就在我读初二那年,妈妈却生病永远离开了我。

    好在天无绝人之路,文英阿姨收留了我,等到妈妈的身后事刚办理完,她就将我接回了家。

    文英阿姨除了她老公宋建国之外,只有一个独生女儿宋嘉琪。嘉琪姐比我大四岁,从小就长得极为漂亮,是个远近闻名的大美人,身后追求者众多。

    嘉琪姐对我很好,可惜中专毕业后没有找到适合的工作,就租了个门面,开起了服装店。

    因为她长得漂亮,打扮也时髦,无形中就给自己的服装店打了广告,所以她小店的生意一直不错。

    也许是红颜祸水,在家人庆贺我得了文科状元那天,发生了一件影响我一生的大事。

    那天晚上,在饭店吃了顿丰盛的酒席后,嘉琪姐去托运站拿包裹,我将酒喝多了的文英阿姨和宋叔叔送回家后,骑上自行车,赶去托运站接她。

    刚到那家叫华军托运站的门口,就听见室内隐约传出吚吚呜呜的呼救声,我心头一紧,赶忙推开虚掩的铁门,发现托运站的老板李华军在屋内正对嘉琪姐欲行不轨……

    我破门而入时,嘉琪姐的上衣已经被撕扯掉,牛仔裤褪在了脚踝处,露出一双修长白皙的美腿,破裂的蕾.丝小内内在腿弯处摇摆不定。

    嘉琪姐满头秀发披散在精致的俏脸上,胸口那两只浑圆硕大的雪白玉兔,颤巍巍的压在办公桌上,挣扎中,隐约可以看到两道粉嫩的嫣红。李华军用身体正死死抵住嘉琪姐水蜜桃般挺翘的臀部,看样子是想霸王硬上弓。

    怒火霎那间涌上心头,我左右一瞧,刚好看见门旁靠着一根抬货用的木棍,我抄起棍子,使出全身力气朝那家伙头上、身上一通疯狂的乱砸……

    事后我们连夜报了案,可事情的结局不太美妙,李华军强.奸未遂固然要服刑,而我因出手过重,导致对方左臂骨折、肋骨断裂,并伴有重度颅脑损伤。

    李华军还躺在医院接受治疗时,我却已经先他一步被羁押在了看守所。

    我从不后悔为了保护嘉琪姐将那混蛋打伤,但想到以后自己的前途就这么毁了,我还是有点茫然失措。

    就在我感觉万念俱灰时,案情却突然有了一百八十度的大转折。

    宋叔叔一家人来看守所接我时,说好像是省里的一个大官碰巧听说了我的案子,在他的关心下,我才得以被无罪释放。

    事情总算是有惊无险,没过多久到了开学的日期,我终于踏上了去江州大学的求学之路……

    上大二的时候,嘉琪姐结婚了,姐夫方正源是个退伍军人。

    我心里很不是滋味,因为我忘不了嘉琪姐那天的样子,参加完婚礼,我颇为郁闷的回到学校。不久,我带着一丝失落的心情也谈了女朋友。

    说实话,我的外形条件很好,英俊帅气的有点像偶像剧里的男主角,在校园里经常能引来一些女生花痴的目光。

    但就算交了女朋友,午夜梦回时,我脑海中浮现的总是嘉琪姐在拼命挣扎时那绝望的神情,被颤巍巍压在办公桌上的雪兔,以及不经意间瞄见的……

    黄昏时分,列车到达了青阳火车站。

    从火车站出来,我的心情有点激动,马上就能见到嘉琪姐了。可到了嘉琪姐家门口,我正要伸手敲门时,却听到房间里传来一阵激烈的争吵声。

    “二哥最好,可你不愿意,那小泉总可以吧。”是姐夫方正源的声音。

    “不行,小泉才多大,你怎么能说出这样子的话?”嘉琪姐好像很生气,嗓门很高。

    “多大?大学毕业都要工作了,难道还小啊?嘉琪,找他总比找别人好吧?况且,你们家人对小泉一直很照顾,他肯定会愿意帮忙的。”

    宋嘉琪断然回绝道:“不行,这种事情,我可做不出来!”

    “嘉琪,你别拒绝得这么快,再仔细考虑一下吧。”方正源的声音里带着一丝不甘,继续劝说道。

    “方正源,你疯了是吧?亏你一个大男人,居然会说出这样的话,我告诉你,我宋嘉琪不是那样轻浮的女人,你以后休想打这种主意,我绝对不会干那样的事情。”宋嘉琪显然是气坏了,嗓音尖细,声音似乎在微微发抖。

    “嘉琪,难道你不想要一个孩子?难道你想被人嘲笑一辈子?”方正源也着急上火了,音调陡然拔高了几度,连珠炮似地发问。

    “你,你……方正源,明明是你的问题,为什么要扯上我?”宋嘉琪越说越气愤,声音也是越来越大,夫妻之间的争吵,也是越来越激烈。

    听到屋里面两人的对话,我大吃一惊,下意识的后退一步,旋即发出一声苦笑。

    这几年我假期回家,偶尔听见宋叔叔和文英阿姨嘀咕,说方正源和宋嘉琪之间争吵最多的事情就是孩子,其次就是方正源逐渐有点嗜赌成性,这几乎成了两人最大的心病。

    此事牵涉到一桩鲜为人知的秘密,方正源以前在部队的一次特训中,不幸被流弹击中了下.体,虽然并未伤及人命,但还是身负重伤,并且,留下了极大的生理问题,这才提前退役。

    也正因如此,导致宋嘉琪和方正源之间始终无法拥有一个孩子,加之方正源今年已经三十岁了,双方父母一直在催促,在这件事情上,便是愈发的紧迫起来。

    不过我没有想到,他们夫妻间的这个事情,竟然会牵扯到自己。无法否认,我对嘉琪姐一向都有好感,有着浓厚的爱慕之意。

    但也仅限于此,文英阿姨和宋叔叔是我的恩人,嘉琪姐对我也关爱有加,是我敬重的女人,我就算再喜欢宋嘉琪,也不会对她做出非分的举动。

    房间里面,夫妻二人的争吵愈演愈烈,我思索半晌,终究还是敲了敲门。

    嘉琪姐打开门看到我的时候,有些吃惊,俏脸倏地红了,神态也有些不自然。方正源却探过头来,认真的打量我两眼,才笑着道:“小泉啊,我说去车站接你,你非说不用,瞧,到现在才回来,之前岳母还打电话来问你呢。”

    “火车经常晚点,我那么大的人了,哪还要你接。”我不动声色的笑着道,也顺势看了方正源两眼。

    毋庸置疑,方正源有着令女人心动的外表,他身高体壮,在部队时就锻炼出了一付好身体,脸型硬朗,充满了阳刚之气,若不是身体那方面的隐疾,两人的婚姻应该是颇为幸福的。

    宋嘉琪这时才反应过来,笑了笑,道:“小泉,你先进来坐一下,等我和你方哥换件衣服就走,爸妈在家等你吃饭都等急了呢,都打几次电话问你了。”

    我稍一犹豫,摆了摆手,轻声道:“不坐了,你们换衣服吧,我先把行李放回屋子里。”

    妈妈留下的房子和他们的婚房很近,现在我分到了资源管理局工作,因为文英阿姨家住的地方靠近乡镇,离市区较远,所以他们就帮我将房子重新粉刷了一下,便于我居住。

    嘉琪姐犹豫了一下,点头道:“那好,我们一会在楼下碰面。”

    “嗯,好的,嘉琪姐。”我点了点头,又瞥了她一眼,这才转身离开。

    轻轻带上房门,宋嘉琪神色黯淡了下来,眉宇之间,满是烦恼之色。而方正源则若有所思地道:“嘉琪,我觉得小泉应该是听到我们之间的话了。”

    宋嘉琪吓了一大跳,指尖一抖,手里的茶杯险些掉落,她立刻没了主意,神色慌张地道:“怎么可能?不会吧,他……爸妈……他们要是知道了,我可怎么做人呀,唉!”

    方正源趁机发起了攻心战,斩钉截铁地道:“嘉琪,不管怎么样,话我已经都对你说了,你也好好想想吧,我觉得小泉人还不错,心地善良,嘴巴也挺严实,他应该不会和外人乱讲的。”宋嘉琪像是没听到他这话似得,表情呆滞的走到桌子旁,缓缓坐下……

    下楼时,我脑海中犹自回荡着宋嘉琪和方正源之间的谈话。

    鬼使神差的,我这时竟然又想起嘉琪姐胸前那抹旖旎的春.色,心里就砰砰直跳,竟然有些发慌。

    点了支烟,沉思良久,我的心情终于平复下来,忽然叹了口气,轻轻摇头,甚至有些哭笑不得。

    自己怎么会有这种荒诞的念头?对于我而言,宋嘉琪一直都是姐姐的角色,当初嘉琪姐结婚时,我也只是郁闷了一阵子,也未见得有多么的伤心,为何听到他们两人今天的争吵,反而会有些心绪不宁了呢?

    过了一会儿,我们三个人在楼下汇合,说说笑笑,打了辆车去了文英阿姨住的地方,晚上一家人相聚,饱餐一顿之后,却怀着不同的心情各自散去。

    青阳市是江州省辖下的一个县级市,人口规模四十万左右,虽然有改革开放的春风吹过,但是对于这座没有什么重工业基础,也缺少旅游资源的县级城市来说,改革所带来的成效,并不明显。

    资源管理局在青阳市算是一个不错的单位,离家也不远,坐公交车的话,差不多二十分钟就到了。

    今天是第一天报到,我打扮的较为正式,特意换下T恤,找了一件平时很少穿的白衬衣,配了一条藏青色的西裤。

    谁知刚走出公交车站,一辆奥迪a6从身边飞驰而过,水洼里的泥水溅了一身。我低头瞅了一眼,干净的白衬衣上被溅的满身泥点,气得我骂道:“怎么开的车,不长眼睛啊!”

    奥迪a6停了下来,这时我才发现驾驶员是个女人,看上去三十多岁,柳眉杏眼,丰润微翘的粉唇,浑身散发出一种成熟少妇独有的妩媚气质。

    “怎么了?”

    少妇微蹙着柳眉,一脸疑惑的看着我,一双眼睛似乎带着电,当她低头看见我身上的泥点时,抱歉的道:“那个……不好意思啊,我赶时间,开的快了点,要不然这样,我赔你点钱,你把衣服送到洗衣店去洗一下吧。”

    我虽然也见过美女,但还是经不住这少妇直勾勾的眼神,凝视她片刻,刚才的火气居然一股脑就消失了,我苦笑着一摆手,道:“算了,没……没什么,待会我用水随便擦一下就行了。”

    少妇那性.感朱唇微微轻启,嘴角浮起一丝笑容,道:“谢谢了,那我先走啦。”

    说完,她轻笑了声,踩了脚油门,奥迪a6一溜烟的开走了。

    我站在原地,望着衬衣上的泥点,摇了摇头,想到刚才那女人,不免还是咂了咂嘴。

    这少妇说话时那妩媚的神情,那双能放电的眼睛,那张性.感丰润的粉唇,还有刚才我低头瞄见她粉色T恤下包裹的那对硕大浑圆的玉兔,整个人风情万种,散发着妩媚迷人的味道。

    沿着下过雨的街道走了一百多米,来到了青阳市资源管理局,进到大楼里,我先去人事部报了到,交了体检证、派遣证之类的归档资料。人事部让我直接去高副局长的办公室报到。

    经过办公走廊的时候,我站在主要领导干部的宣传栏上找到了高启荣副局长的名字,照片上的高副局长圆脸背头,颇有领导派头。

    走到楼梯口的时候,见高副局长从另一端楼梯口出来了,满脸通红,走路有点摇摇晃晃,估计是刚喝过酒,手里握着电话,满脸堆笑和电话那头的人在窃窃私语着什么。

    毕竟对方以后就是我的领导了,见状,我过去扶住了高副局长的胳膊,笑着道:“高局,您慢点,小心。”

    高启荣喝的一脸通红,脸色油光泛亮,正讲着电话,笑呵呵的也没管扶他的人是谁。

    我扶着有点摇摇晃晃的高局走到他办公室门前,他对着电话笑眯眯的说道:“那就这么说,待会来我办公室啊,我等你。”

    高启荣挂了电话,手握住门把手的时候才斜眼望着我,闭了一下眼睛,让自己清醒了一下,有点醉呼呼的问:“小伙子,你是哪个部门的呀?”

    我满脸堆笑,恭敬地道:“高局,我是叶庆泉,今天刚来局里工作。”

    高启荣扬起脑袋摇了摇,闭了下眼睛,想了一下,看着我笑呵呵的说道:“噢,是小叶啊,我想起来了,你就是那个江州大学分来的高材生,欢迎啊,呵呵,今天来上班了啊。”

    我毕恭毕敬的笑着点点头,道:“是的,高局。”

    高启荣拧开门,说道:“那好,进来吧。”

    我挽着高副局长的胳膊,小心翼翼的把他扶进办公室。这是一间足有三十多平米的豪华大办公室,里面还有一间小套间,估计是给副局长休息的。

    靠在椅子上喘了几口气,高启荣道:“小叶啊,前几天,我们几个局领导在你来之前商议了一下,你暂时就为我服务一段时间,你看如何啊?”

    我这新来的小兵哪敢有啥意见,还不是领导说什么就是什么,于是我赶忙满脸微笑,点着头道:“好的,高局长,我个人没什么意见,听领导的。”

    听我这么说,高启荣笑着点点头,揉了揉鬓角,说道:“小叶,我今天有点累,先休息一会儿,你在外面先熟悉一下局里的环境,没我允许,不要让其他人来敲我的房门。”

    我点了点头,说道:“好的,高局,我知道了。”

    说完,我把高启荣扶到了套间门口,拧开了门,关心的说道:“高局,您好好休息吧,有什么事您吩咐我就是了。”

    高局进了套间,关了上门。我站在外面宽大的办公室里环视了一圈儿,心里乐滋滋的,领导在休息,我不敢弄出声响,随手拿了茶几上的报纸翻阅起来。

    翻了会报纸,我觉得有点无聊起来,犹豫了一下,刚想掏出手机,办公室的门被敲响了,我怕吵着高副局长,忙轻手轻脚走过去拉开门,在走廊里迎面撞见了一个丰盈的女人,定神一看,竟然是刚才那个开车溅了我一身泥点的少妇。

    我们俩都有点惊讶,面面相觑的盯着对方看了几秒。

    少妇愣怔了片刻,随即又恢复妩媚的神情,轻声问道:“怎么是你?你在高副局长办公室干什么呢?”

    我笑了笑,说道:“我在这里上班啊。”

    女人讶异的看了我一眼,嘴角挤出一丝笑容,问道:“哦!高局在没?”

    我轻声说道:“高局正在休息,你找高局有什么事情?等他睡醒了我转告他吧。”

    少妇瞄了我一眼,拉开门居然就径直走了进去,我愣了一下,赶忙跟在身后想去拦她,但她已经走到高副局的休息室门口,拉开了门。

    我心想这下糟糕了,上班第一天就没办好局领导交代的事情,事后少不得要被批评。

    谁知这个少妇拉开高副局长的门进去以后,高副局长并没有发火,反而从里面传来了两人的窃窃私语声。

    片刻后,门打开了,高副局长满脸通红的探出头来,交代我说:“小叶,这样吧,你今天刚来,还不熟悉环境,下午就先不用上班了,休息一下,明天早上开始正式工作吧。”

    我察言观色之下,明白自己在外面有点不方便,心领神会的点了点头,随即点头说道:“好的,高局,那我先回去了。”

    从资源局出来,我经过青阳市有名的红灯区一条街,街道两旁排列着一家家所谓的洗头房和按摩休闲中心。

    我刚一走到巷口,洗头房里衣着暴露的姑娘们就操着各种方言向我眉目传情,勾.引我进去,同时拍打着玻璃、冲我挤眉弄眼的喊叫着……

    “小帅哥,进来玩玩呗。”

    “帅哥哥,进来耍一哈子嘛,进来嘛,我家小妹想和你说个话撒。”我没搭理这些女人,加快脚步紧走了几步,快速的消失在了巷口。

    穆婉兰站在高副局长的休息室窗口,看着我消失的身影,问道:“高局,这个小伙子是你们局里新来的?”

    “是啊,江州大学的高材生,今天刚来我们局上班。”

    高启荣从床上挣扎着爬起来,色迷迷的看着她,满脸堆着笑,调戏道:“怎么?穆总,莫非看上这小帅哥啦?”

    三十多岁的穆婉兰有着少妇成熟妩媚的韵味,在整个青阳市是出了名的徐娘半老、风韵犹存。

    外人第一次见到她,定会被她高挑身材上的一对硕大丰满和挺翘的美臀所折服。短短十来年时间,在各路神仙鼎力帮助下,穆婉兰从当初一介小职员,迅速成为手握上亿资产的美女富婆。

    穆婉兰没接他的话,只是淡淡的笑了笑,走过去坐在高启荣床边,关心的道:“高局啊,怎么喝了这么多酒?难怪都不记得我为什么来了呢。”

    “当然记得,王哥叫你来肯定是有事对你说的嘛。”

    高启荣的手不安分的放在了穆婉兰黑色连裤袜包裹下的大腿上摩挲,笑着道:“一件对你非常重要的事情,穆总,我想你肯定对这件事感兴趣。”

    高启荣一副色鬼的样子,嘴角带着邪笑,盯着穆婉兰贴身衣服下那对丰满的玉兔,故弄玄虚的卖着关子。

    穆婉兰见对方一副色眯眯的样子,知道他想要干什么。

    高启荣混迹官场多年,最大的缺点就是贪财好.色,从来不做亏本的买卖。而穆婉兰善于察言观色,知道怎么抓住高启荣的弱点,从中谋取自己所需的利益。

    欲擒故纵的把高启荣搭在自己大腿上的手拨开,穆婉兰神色娇媚的说道:“高局,听说你今天和林老板一起吃饭了啊。”

    高启荣愣怔了一下,随即满脸堆笑的说道:“穆总还真是神通广大呀,你和老林都想争这开采权,王哥今天叫你来,就是想给你透露一下这事情嘛。”说着,他一张肥手又放在了穆婉兰的腿上,不怀好意的抚摸起来……

    ……

    回去的路上,我一直在琢磨,那个性.感的少妇和高副局长的关系应该不一般,要不然怎么敢不经高启荣的同意,连门都不敲,一声不响的就拉开局长休息室的门,进去了呢?

    一想到少妇那丰盈性.感的身材,尤其是那双魅惑的会放电的杏眼,看着妩媚极了,我不禁有些心里痒痒的。

    “或许,下次有机会的时候,应该认识一下她。”回家的路上,我仍在思索着这少妇,看上去多少显得有点心不在焉,直到一个声音叫了我好几次,这才反应过来。

    “小泉,在想什么呢,叫了你这么久,都没有听到。”方正源追到我身边,笑着打招呼道。

    我微微一笑,轻声的道:“可能是第一天工作,有点不习惯吧,注意力有些不太集中。”

    方正源一听,倒有些紧张了,赶忙劝道:“小泉,工作是很重要,可是也要注意保重身体,毕竟身体才是革命的本钱,本钱要没了,以后就没机会翻身了。”

    “谢谢方哥关心。”

    我笑着点头,好奇地道:“方哥,你在这儿有什么事?”

    “这个嘛,不太好说。”

    方正源左顾右盼,见附近往来的行人很多,讲话不太方便,随即改口道:“小泉啊,我出来之后,发现身上没带钱,你身上有钱没?我去买包烟。”

    我点了点头,将身上的几块零钱递过去,微笑道:“就只有这些了,够不?”

    “够了,够了。”

    方正源接过零钱,朝着旁边的小卖部走去,嘴里轻声嘀咕着:“真是见鬼了,今天的手气怎么会这样差。”

    我愣了一下,旋即反应过来,脸色不自觉的沉了下去,转头道:“方哥,你是不是又去赌了?”

    方正源黯然的点了点头,随即又轻描淡写地道:“小泉啊,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就这么点爱好了。”

    “赌博害人害己,方哥,你还是早点戒了吧!”

    自从方正源身上缺少了作为男人那方面的机能之后,就将兴趣转移到了赌博上面,我知道劝他也是对牛弹琴,就有些无奈,只得暗自叹了口气。

    我还在纠结心事,刚刚走到楼梯口,差点与人撞个满怀,抬头望去,那人却是嘉琪姐,她身穿浅蓝色吊带长裙,红色高跟鞋,长发随意地披散在肩头,雪白的胳膊上,挎着一个黑色小包。

    她脸上画了淡妆,唇上涂着口红,娇艳欲滴,优美的唇线极为姓感,嫩白的脸蛋上,带着迷人的笑意,更加显得娇俏艳丽,妩媚多姿。

    宋嘉琪停下脚步,倚在门边,疑惑地问道:“小泉,怎么了,看你好像是有心事?”

    “没什么,嘉琪姐。”我笑着回道,想起那天在门外偷听到的争吵内容,竟觉得有些不自在,也不敢去望那张艳光四射的俏脸。

    一种异样的情绪,似乎在心底酝酿着,却又说不清、道不明,让我在面对嘉琪姐时,不再像以前那样坦然。

    宋嘉琪却是神态自若,仿佛早就忘记了那件事一般,咯咯一笑,道:“小屁孩,我可是被你吓了一大跳,小小年纪装什么深沉呢。”

    我轻吁了一口气,紧张的心情松弛下来,微微一笑,望着那张妩媚的俏脸,轻声道:“嘉琪姐,这是要出门吗?”

    “嗯,出去买些东西。”

    宋嘉琪嫣然一笑,再次提醒道:“小泉,你刚才的气色不太好,刚参加工作,这样的状态可不行,要多吃点好的,保证自己的营养,把身体养得棒棒的。”

    这番话本来很平常,放在以往,并不会引发歧义,可此时听到,就多出了些耐人寻味的意味,不禁让我怦然心动。

    “把身体养得棒棒的?”

    我反复咀嚼着这句话,有些吃惊地盯着宋嘉琪,见她眉宇间满是关切之意,不像是在暗示什么,就点了点头,快步向前行去。

    走出几米远,我停下脚步,回头望去,发现一路跟来的方正源站在不远处,正在跟宋嘉琪说话,夫妻俩的声音压得很低,听不到谈话内容。

    一会儿的功夫,只见宋嘉琪满面怒容,一手推开方正源,愤然离去,婀娜的身影,很快消失在了视线之外。

    “看来还是没谈拢!”我皱起眉头,心情变得有些复杂。

    嘉琪姐不在家,我也懒得做饭,就回到文英阿姨家里,正巧饭菜已经上桌,宋叔叔也在家,他文化程度不高,做的是技术活,平时沉默寡言,不善言辞,就算是表达关心的方式,也是简单直接。

    见我进了屋子,宋建国把手一抬,招呼我坐下,满脸慈祥地问道:“小泉啊,最近怎么样,工作没什么压力吧?”

    我夹了一口菜,笑呵呵的道:“还行,刚上班,暂时只是做些帮领导跑腿打杂的事情。”

    宋建国脸上笑容更浓,点头道:“那就好,你可别看不起跑腿打杂的事情,要知道,领导能让你做这些,你就比别人多了一分机会,但也不能骄傲,可要扎扎实实地做事情。”

    “好的,我记住了。”我笑了笑,拉开椅子,规规矩矩地坐下,没有流露出丝毫的不耐烦。

    相反,我很享受宋叔叔像父亲似得询问和教导,对于我来说,能够再次享受家庭的温暖,已经是很奢侈的事情了,没有理由不珍惜。

    吃饭时,文英阿姨发了通牢搔,对象是方正源,还是关于他向别人借钱的事情,但根子上依然是赌博引起的。

    对于周围邻居那些靠死工资吃饭的家庭而言,老是向别人借钱,还拖着不还,会导致人家极大的反感,毕竟谁家的银子也不是大风刮来的。

    按文英阿姨的说法,方正源最近找人借钱的频率是越来越高了,有的时候身上没钱,十块八块也要,这不免让文英阿姨极为气愤。

    我摇了摇头,方正源好赌,刚结婚时还懂得收敛,没有惹出太大的麻烦,但近期赌瘾却越来越大,脾气也愈发地暴躁起来,平日里极少回家,大部分时间都是泡在赌场里面。

    而宋嘉琪又是个传统保守的女人,无法狠心抛却方正源,两人这样一拖再拖,这日子最终估计是有点玄。

    从文英阿姨家出来时,我感觉有点烦躁,自从和女友分手后,我压抑了许久,今天看见那风.骚入骨的少妇后,内心欲.火被勾起,竟然有点蠢蠢欲动了,于是就坐车去了青阳市最火爆的酒吧“黑夜精灵”,准备去那里排遣一下空虚。

    黑夜精灵酒吧是青阳市最早、也是最有名气的一家酒吧,每到夜晚,里面人满为患,尤其以单身小姑娘和年轻少妇居多,来这里的人,多半都目的不纯,找一夜.情和炮友的人比比皆是。

    到了黑夜精灵酒吧门口下来,我看虽然时间还早,才九点不到,但见三五成群的红男绿女们已经来了很多。我也加快了步伐,跟随着众人钻进了黑夜精灵里,此时里面已经霓虹摇曳,人影绰绰了。

    一看到那些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姑娘们,我两眼放光,赶紧在吧台找了个位子坐下来,顺便拉了个椅子过来给随时可能过来搭讪的美女预备着。坐下之后,我点了一支雪狐伏特加,这种酒较为廉价,适合咱这穷小子消费。

    女侍应给我拿来酒,兑好雪碧,朝我抛了个媚眼,笑吟吟的说道:“帅哥,请慢用。”

    我扭头看了她一眼,见不是我喜欢的类型,就笑了笑,没搭理她。

    女侍应大概还不死心,又朝我身边挤了挤,就在我肩膀已经能清晰的感觉到那沉甸甸的玉兔,浑身一阵麻酥时,耳畔忽的一热,女侍应朝我耳朵吹了口气,咯咯一笑,嗲声嗲气的问道:“帅哥,手机号多少呀?”

    我笑了一下,假装没听清楚,淡淡的问道:“美女,你说什么?”

    她几乎是趴在我肩膀上,嘴唇贴着我的耳朵上,道:“你手机号是多少呀,改天有时间一起聊聊好吗?”

    见这女孩步步紧逼,我实在装不下去了,就轻笑着摇摇头,干脆的道:“一起聊聊?得了吧,想约炮直说就是,我可不是这么随便的人。”

    我话还没说完,她的脸色立马晴转阴,“切!”了一声,道:“我看你随便起来就不是人。”

    说着,她一扭腰,端着空盘子就闪进了人群里。

    我朝着她的背影举起酒杯,笑道:“美女,真了解我,你怎么知道我具有这么优秀的品质?”

    随即,我就被四周袅袅婷婷的女人们迷住了,视线落在那些随着舞曲扭摆的玲珑娇躯上。劲爆的音乐下,酒吧里的女人似乎比我们男人要更加疯狂,狂乱的摇动着像蛇一样的身体,疯狂的晃动,美臀颤颤,秀发乱舞,看的我有点眼花缭乱的感觉。

    一杯雪狐伏特加快喝完了,我也没有物色到什么美女,我遗憾的拍了拍手,晚上没逮到猎物,看来得准备打道回府了。

    正当我将酒杯端起,想干了里面剩下的酒时,一个影子笼罩在我眼前,我仰脸一看,一个不到二十岁的美少女在对面的空位上坐了下来。

    见我在看她,小美女瞥了我一眼,牙尖嘴利的道:“看什么看呀,没见过美女呀!”

    我觉得这小姑娘有点好玩,伶牙俐齿的不说,声音蛮清脆的,还挺好听,就笑着搭讪道:“美女,一个人来玩啊?”

    美女挺翘的琼鼻一抬,没好气的说道:“管你什么事呀!”

    我讶异的打量了这小辣椒一眼,这几年和女孩子玩耍,凭借着自己英俊的相貌,能让我吃一鼻子灰的女孩还真的没有,倒是逗得我来了兴趣,就耐着性子,笑着说道:“美女,别介,你一个人,我也是一个人,大家聊聊呗。”

    “切,谁和你聊呀!还不是想泡我!”

    小美女居然一眼就看穿了我的花花肠子,搞的我登时无语,喝了口闷酒,我心想这样不行,这小辣椒有点公主病,不能宠着她,要不然,她能上天了。

    于是我反其道而行之,挖苦她道:“切,还泡你呢,你也不看看你,那地方平的跟飞机场一样,泡你哪里啊?”

    小美女一听就急了,朝我翻了个白眼,气呼呼的道:“你……你个臭坏蛋,我,我哪里像飞机场啦?就算没她们的大,过两年不就能赶上了呀。”

    我哈哈笑了,觉得这小姑娘真的好玩,就继续逗她道:“过两年?哈哈,难不成你还会二次发育啊?”

    小美女转过头来,呲着一对漂亮的小兔牙,略显稚嫩的声音,道:“你才二次发育呢,我还没到十八岁呢,肯定还能发育了!”

    “没到十八岁?这么小就敢到酒吧来瞎混,你不怕遇见坏人啊?”

    小美女嘴巴撅得老高,捏着粉拳,恨恨的道:“坏人?哼!你就是个坏人,看你色眯眯的样子,就知道你没安好心!”

    “我没安好心?呵呵,你瞧瞧到这地方来的男人女人,有几个是纯洁的啊?小妹妹,你别太天真了好不好。”

    我轻笑着摇头,听这小美女说的话,就知道她的心智就和她胸前的玉兔一样,还不够四两重:“再说了,过两年你也许还这样一马平川呢,依旧是飞机场,还看你呢,切!”

    “你个大坏蛋!”

    小美女气的嘟着嘴,一张樱桃小口红润极了,气呼呼的站起身,眼睛紧紧地盯着我。

    我开玩笑的吓唬她,道:“你个小丫头,再看我,再看我我就把你吃掉。”

    “切,不跟你吵啦,坏蛋,我要喝酒。”

    小美女哼哼唧唧的说着,一看就是从小娇生惯养的主儿,说完,她霸道的一把抓起我面前的雪狐伏特加,猛的灌了下去,登时呛得她直咳嗽。

    我吓了一跳,目瞪口呆的看了她一会儿,没想到现在的小姑娘居然这么厉害,随即开玩笑的道:“你不怕我的酒里下药啊?”

    小美女已经脸色微红,眼神都有点飘忽了,说道:“切,谁怕谁呀,我才不怕你呢!来,有本事我们俩来喝呀,看看谁怕谁。”

    我原本觉得无聊,见这小美女长得还挺清秀,是我喜欢的类型,就继续陪她玩下去了。

    我们俩之后一连喝了三杯,她不胜酒力,晃晃悠悠的跑进舞池里蹦跶了一会,满身大汗的回来,就有点醉醺醺了。

    我看她一脸绯红,有点醉了,就问道:“唉!小妹妹,你没事吧?”

    小美女这会儿已经有点晕头转向,一双大眼睛不时翻着,有点飘忽不定,耳根和脸蛋红彤彤的,直勾勾的看着我。

    我迎接着她这样的眼神儿,倒有点不自在起来,考虑了一番,在她面前晃晃手,问道:“小美女,你没喝多吧?”

    说着,我就绕过去,拉着胳膊架起了软软的她,她倒是挺顺从,我就架起她出了黑夜精灵酒吧。

    走到门口时,小美女趴在我肩上迷迷糊糊的说道:“我有车,你……你开我的车送……我。”

    这时我哪还顾得上她的车啊,心急火燎的拦了个出租车,将她塞了进去,直奔简爱星期六连锁公寓酒店,等到了酒店大厅开房时,我才忘记自己带身份证了。

    丫的,真是傻叉!我心里暗自骂着自己。

    “我有身份证。”?小美女一脸醉态的拉开肩上挎着的皮包,摸出了身份证递给了我。

    我扫了一眼身份证,穆婷婷,居然才十七岁!我暗自窃喜,这次赚到了,泡了个这么水嫩的小美女,虽说除了长相清秀甜美,身材曲线的还没多大看头,但胜在年轻水灵啊。

    开好了房,我把身份证给她塞进了皮包里,就搀扶着她进了电梯。她趴在我的肩上,喘着气,那股热乎乎的气息扑打在我的耳根和脸上,痒痒的,极具诱.惑性。

    在电梯里我就有点迫不及待的想捏她两把了,转过脸,用嘴试着在那水灵灵的脸蛋上嘬了一口,小美女醉态朦胧的说道:“讨厌呢!”但也丝毫没抗拒我的意思。

    我来劲儿了,揽着她背部的手慢慢滑向了她纤细的腰部,因为小美女被我架着,衣服朝上挤在了一起,我很顺利的就摸到了她那细嫩丝滑的肌肤,感觉就像摸到了电源一样,一股麻酥酥的感觉,从指间登时传遍了全身。

    电梯到了楼层,我扶着她找到房间,打开门之后,将她放在了床上,解开衣服上全部的衣扣,轻轻向下一拉,就露出半截白生生的身子,那种感觉,就像是轻轻剥开一段鲜嫩的小葱。

    小美女并没穿胸罩,望着她身体肌肤晶莹白.嫩,我的欲.火一下子就被勾了起来,酒劲此时消失得无影无踪,剩下的,就只有最原始的欲.望。

    轻轻褪下带有卡通图案的小内内,小美女终于被我解除了全部武装,我把她剥得一丝不挂,轻轻抚摸着那柔软细腻充满弹性的胴.体,感觉浑身的血液都在加速运转,浑身发烫,呼吸也急促起来。

    受微信篇幅尺度所限,想看未删减版猛戳下方“阅读原文”看后续情节

    ↓↓↓

    微信号"笑话集"更多图文
    手机版扫描敬请
    点击微信图标
    相关评论
    标题图片(点击图片查看大图)
    女人有哪些一碰就不行的地方?
    幽默微信图文周排行榜
     
    | |首页 | 联系方式 | 支付或捐赠 | 微信公众号 | 网站地图 | 广告服务 | 网站留言 | 提交百度 | 百度分享,返回页首 | 粤ICP备13026103号-2| 52114公众号52114公众号| 个人微信号52114公众号
    本站部分内容来自互联网,如有任何版权侵犯或其他问题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立即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