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王 热搜: ios278  yxxueyuan  zhongbaozhifu  kuailefu1  hehe278  jkbxzk  taslydajiankang  yiqing-art  wizteng  duzhecn  ycgdxw  lengxiaohua2012  优识营销学院  bwgjwsw  xinmeitiyingxiao_leo 
 
当前位置: 首页 » 微信图文 » 营销 » 正文

《小家铸成大爱》——“首届全国文明家庭”郭世忠家庭纪事

发布日期:2017-05-13   微信公众号名称:云阳辉煌广告
  • 微信号二维码
    • 用微信扫一扫
      云阳辉煌广告的微信二维码
  •   浏览次数:1012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核心提示:“天下之本在家”,注重家庭、注重家教、注重家风。 ——习近平

    报告文学

    小家铸成大爱

    ——“首届全国文明家庭”郭世忠家庭纪事

    作者:周茂全

    (本文作者:周茂全)

    2016年12月12日,北京,京西宾馆会议楼前厅。

    早晨,第一届全国文明家庭表彰大会即将开始。来自全国各地的300余位文明家庭代表,按照预先安排好的次序整齐地排列着。郭高平站在第三排靠近左首的位置,他来自重庆市云阳县的郭世忠家庭,是全重庆市本届评选择的8户文明家庭之一。

    (重庆8位获奖家庭会前会后与重庆市领导在京西宾馆合影——由重庆市宣传部供图)

     9:00时分,整个大厅忽然响起热烈的掌声。郭高平扭头朝右边望去,只见从大门外徐徐走进一行人来。他一眼认出,走在最前面的正是他心中暗暗期待着的习近平主席。身材高大的习主席满面笑容,快步走向队列,与代表们一一握手。此前,他们被告之有中央领导参加今天的表彰会,但没有说明具体是谁,心中便暗暗揣测:习主席会不会亲自前来?随即又觉得习主席日理万机,可能性不大。此刻,见到习主席魁梧的身躯与真切的面容,心中惊喜交集,一双手掌不由自主地跟着大家猛拍起来。习主席始终面带着亲切的笑容,与每一只伸出的手掌相握,有时还会前倾着身子去握住后面那些努力向前伸出的手。习主席是从队列的右边开始与代表们握手的,一边握着,一边缓步向前走来。郭高平好不容易等到习主席来到眼前,他虽然站在第三排,仗着自己身高手长,也躬下身去,努力向前伸出右手,终于握到了习主席那只温热有力的大手。在习主席与代表们握手的过程中,如潮的掌声此起彼伏,一直没有停下过。其中,一些上了年纪的代表还流下了激动的泪水。当郭高平握住习主席大手的那一刻,他也感到自己的眼眶有些发潮,但他忍着没让自己流下泪来。

    (三排左四为郭高平)

    (习近平、刘云山、刘延东、刘奇葆等党和国家领导人亲切会见了全国300位获奖家庭——”中央新闻联播“截图)

    而在同一天晚上,当远在重庆云阳的郭世忠夫妇从电视上看到这激动人心的一幕时,俩人相互紧握着对方的手,毫无顾忌地流下了喜悦的泪水。年近八十的郭世忠老人,因为老伴儿邬前宜身子不方便,让儿子郭高平代表全家去北京参加表彰会。此刻,两位老人虽然是从电视上看到表彰会隆重热烈的盛况,却福至心灵,仿佛亲临现场,真真切切地感受到了这一辈子至高无上的人生礼遇。尤其是当他们听习主席说道:“你们以自己的模范行为,同家庭成员一起,弘扬和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温暖了人心,诠释了文明,传播了正能量,为全社会树立了榜样,都是好样的!”主席亲切的容颜,如拉家常一般的语调,让两位老人饱含着的热泪夺眶而出。他们一生,曾经得到过无数的奖状、奖牌,但此次获得首届“全国文明家庭”称号,让他们达到了人生荣誉的顶峰。此时此刻,这对一起走过了55年的老夫妻,沉浸在无比的荣耀和巨大的喜悦之中,仿佛人生所有的酸甜苦辣都一起涌来,过去岁月的全部时光都被激活了......

    (郭老与老伴邬前宜在家观看“中央新闻联播”。——云阳报社刘新敏供图)

    (“首届全国文明家庭”奖牌——郭高平供图)

    一、伉俪情深——千封家书诉真情

    1961年11月3日,江口铁厂,刚刚认识不过半年的后勤管理员郭世忠与车间记录员邬前宜,举行了一场别开生面的婚礼。

    (结婚纪念照——本图由云阳电视台杨梅娜供图)

    江口铁厂位于距离江口镇约十公里一个名叫五同岔的小山沟里,有两条小河在这里汇合,清粼粼的河水一天到晚欢唱不已。铁厂依山傍水,林木苍翠,水流清澈,虽然是一个狭窄的山沟,倒也风景宜人。郭世忠原是云安粮站的职工,调到江口铁厂已经三年了。先是作炉后工,后因有文化、懂管理,便被领导安排负责管理铁厂的后勤工作。邬前宜则是年初时候刚刚从沙沱硫铁矿调过来的,也是因为有文化,负责车间的生产记录工作。邬前宜漂亮、活泼,惹人注目,郭世忠虽然文弱、沉静,但俊朗的面孔与高高的个子也同样惹人注目。两人都是铁厂出类拔萃的人物,加上两人同岁,都是1939年出生,正是青春飞扬的年纪,在工作接触中不免暗生情愫,很快便双双坠入爱河,私定终生。于是,在工友们的热心帮助下,他们未经请示双方家长,便自作主张,举行了一个既简朴又隆重的革命婚礼。

    时间是晚饭过后,场地就在宽敞的车间里面。四周都点上了煤油灯,工友们特意把灯芯拨得长长的,照得车间一片亮堂。上百个工友或坐或站,把四周围得满满的。没有喜糖,更没有喜酒,大家都是在食堂吃过晚饭后自发而来的。郭世忠穿的是自己唯一没有补丁的一件蓝色中山装,邬前宜穿的是一位大姐主动借给她的一件带有红色碎花的上衣,从而让婚礼带上了喜庆的色彩。在工友们不停的掌声与喝彩声中,先是作为证婚人的铁厂领导郑重宣布二人成为夫妻,并发表了一番热情洋溢的讲话。然后新郎新娘在一阵阵欢笑声中分别介绍两人相识相恋的过程、以及对今后家庭的规划与期望。然后,是一场早就安排好的精彩的演唱会。主唱是一位名叫栗克杰的工友,他以前曾经是一名专业歌手。现场没有音响,没有麦克风,但歌手用他那优美的歌声把婚礼推向了高潮......

    新房是车间保管员特意为他们腾出的一个单间。两人各自从集体宿舍将简单的行李搬过来,就算是成家了。

    (两位古稀老人在翻看老照片,回忆过去的岁月——本图由云阳电视台杨梅娜供图)

    时至今日,郭世忠老人说起这个婚礼,得意之中又带有几分歉疚:“我可是一分钱没花,就娶回了一个地主家的千金小姐。”

    老伴邬前宜总是呵呵一笑,开玩笑说:“是啊,你倒是捡了个大便宜!只可惜,地主家的千金小姐不但没有带来什么陪嫁,反而披了一张地主成份的皮,这一辈子可够你受的。”

    原来,刚解放的时候,住在水口乡的邬前宜家拥有几十亩田地,而且大都是租给佃户耕种,父亲因为一直做着桐油生意,基本上没有参加过生产劳动,就被划作地主成份了。按说,那时候被划为地主成份,日子应该是不太好过的。但邬前宜的父亲为人厚道,乐善好施,对自己的佃户也极为宽厚,在乡里人缘极好,解放后倒是很少有人和他过不去。他的儿女们也基本上没有受到什么牵连,大的两个女儿都是解放前从女师毕业后各自参加了革命,解放后一个在北京,一个在上海,都有一份体面的工作。大儿子参加中国人民自愿军抗美援朝,转业后安排在开县工作。邬前宜是最小的女儿,原本考入双江中学读初中,却受到同学怂恿,给父母留下一封信后,直接从学校跑到高阳的青木溪铁厂作了一名工人。然后又辗转到沙沱硫铁矿、江口铁厂,这才有了她与郭世忠的这一世良缘。

    (千封书信郭世忠老人完好的保存到现在,这也见证了他和老伴忠贞的爱情,更见证了一段历史——本图由云阳电视台杨梅娜供图)

    婚后不久,郭世忠又被调回粮食系统工作。从此,由于工作原因,两人离多聚少。郭世忠先后辗转多个粮点,后来又作了点长。邬前宜生下大女儿后,也回到云安,照顾家庭,哺育孩子。直到1986年,郭世忠调到云安粮站工作,一家人才算是真正团圆了。从1962年到1986年,他们作了整整24年的牛郎织女。尽管相距不过几十公里,但那时候交通不便,假期少,郭世忠又作了基层粮点领导,工作总是比较忙碌。因此,书信,便成为他们传递感情、交流思想的一个主要途径。如今,这些书信还好好地保存在一只大大的纸箱里,土黄色的牛皮纸信封,一摞一摞的捆在一起,虽然信封大小并不完全一致,却一如信封上面的字迹,一丝不苟,理得整整齐齐。纸箱里一共有24摞捆扎好的书信,每摞有40至60封不等。

    “见字如面嘛,”老伴儿邬前宜说起这些书信,脸上泛出的笑容里,竟然还带有几分少女般的羞赧,“那时候,虽然他人没在身边,读到这一个个熟悉的字迹,仍然会感受到一份力量,觉得日子似乎也没有那么艰难了。有时候,我还会把信读给孩子们听听......”

    郭世忠老人小心地从纸箱里捧出一摞书信,介绍说:“年长月久,也有一些搞丢失了的,但绝大部分都在这里,总共有1200多封。我是按照年份,一年捆作一摞,我写给她的,她写给我的,都在一起。当然,主要是我写给她的。她在家里带着一群孩子,一天到晚忙得团团转,自然就写得少些。你看这一封......”

    他一边说着一边捉出一只信封,再抽出里面信纸小心展开,一边看着,一边说:“呵呵,这封信是我写的,1978年5月15日......这是在儿子5岁的时候......我把他领到单位上去带了几天......呵呵,这是在向她汇报儿子在我那儿的情况呢,这写着‘......你让儿子学会了写字和画画,太好了。他每天临睡前都要认读一些字卡,然后还要我给他讲故事,真是天真活泼,聪明伶俐,十分可爱。前两天由于受了点凉,有点咳,现已好转,请放心......’”

    他又从另一摞中抽出一只信封,打开说道:“这是1975年4月21日,也是我写的。‘......这个月的钱又要少寄两块了,伍玉健家购买缺粮包谷差点钱,我给垫了1.76元......’呵呵,都是些鸡毛蒜皮......”

    24年,8000多个日子的相思,1200多封书信的陪伴。如今,这些沉甸甸的“两地书”,装了满满一大箱子,应该是两位老人这一生最珍贵的财富了。他们清贫一生,勤劳一生,却一直牢牢地守望着彼此间那份如山泉一般清纯的情意。牵手相伴,不忘初心。艰难困苦的砥砺不能磨灭这份真情,柴米油盐的琐碎也无法淹没这份真情。如今,55年过去了,层层叠叠的岁月已经把这份真情酝酿得愈加醇厚,历久弥香。从他们眉宇间的那份恬淡,从他们彼此相望的那种眼神,这份真情,就在平平淡淡、琐琐碎碎的生活细节之中自然而然流露出来......

    二、播种善良——小小义举献大爱

    郭世忠出生在忠县复兴乡的一户农家,家有薄田,可以免强度日。抗日战争时期,由于日寇的封锁,政府推行川盐济楚策略,云安盐厂为了扩大生产规模,大量招收工人。郭世忠的父亲因为家里弟兄多,田地少,便在熟人介绍下,暂时离别妻儿,去云安盐厂作了一名炉前工。在郭世忠4岁的时候,父亲在云安立住脚跟,便将他们母子二人接到云安一起生活了。

    郭世忠从小喜欢读书。高小毕业后,他以优异的成绩考入云安中学。正要上学的时候,忽然患上眼疾,无法看书写字了,只好缀学在家治疗眼睛。那时候医疗条件差,家里又没什么钱,这眼病断断续续治疗了两、三年,才逐渐恢复正常。这期间,母亲因病去世了,父亲身体状况也不大好,郭世忠打消了继续上学的念头,他满腔热情想要一份工作。于是,他给时任县长的李志桐同志写了一封信,表达了一个十七岁的热血青年渴望工作的强烈愿望;于是,这位县长亲自下达指示,让正在扩充职工队伍的粮食部门对他进行考核招录;于是,他如愿以偿地得到了他的第一份工作,在云安粮站作了一名粮食收购员。由于聪明好学,又热情肯干,工作不到半年时间,领导便安排他外出学习新的业务知识。在他参加工作的头两年里,除了在云阳县油脂公司和万县地区油脂公司学习的几个月外,他还先后到龙角的朝阳、耀灵等地工作过。1958年底,又被调到了江口铁厂。

    (郭老在向记者展示保存的老照片及在工作岗位获得各种奖状——本图由云阳电视台杨梅娜供图)

    “那时候,有一句流行话说,”郭世忠老人在讲起自己工作经历时,笑呵呵地说道,“我是革命一块砖,哪里需要哪里搬。只要是上级安排的,无论什么工作,无论哪个地方,很少有人讲价还钱的,都是无条件服从。再说,我参加工作第三年就入党了。一个共产党员,自然是哪里需要往哪走。其实,服从组织安排是很有好处的。要不是服从上级安排,我又哪会去到江口铁厂?要不是去了江口铁厂,我又哪有机会娶到邬前宜这么好的妻子?呵呵......”

    1962年初,郭世忠服从组织安排,又回到粮食部门工作,而且不久就去最边远的基层粮点作了点长。二十世纪的60、70年代,是一个严重的短缺经济时代,郭世忠工作过的几个基层粮点,都是偏远落后的贫困山区,人们的生活极其贫穷,缺衣少吃是一种生活常态。人们都是以一种最简陋的方式在维系着生命的延续。那时候,人们想得最多,也做得最多的,就是如何让自己和家人能够吃得饱一点,穿得暖一点。郭世忠作为一个基层粮点的领导,加上天生的热肚肠,每每看到周边有人生活无着,便会心神不安。但他人单力薄,自己一家人也过得极为艰难,能够帮助别人的十分有限,更多的只是一种精神上的鼓励。

    (全家福,生命之歌,壮丽辉煌。一晃过去了三十五年,时间都去哪啦?——郭高平供图)

    上世纪70年代,他在江口的凡水粮点作点长时,附近有一个名叫陈中泰的农民,原是一名共产党员,因为多次偷盗,被开除党藉,还在胸前挂着写有“小偷”二字的牌子游田埂(相当于城里人游大街)。郭世忠去他家里一看,心里凉了一大片。他二活没说,回到粮点买了一些米面,再捡了几件自己的旧衣服,送到了陈中泰家里。原来,陈中泰一家六口,就住在一个茅草搭成的人字窝棚里,里面稻草堆上有几团发黑的烂棉絮,算是一家人的床铺,陈中泰夫妇和他们两个儿子两个女儿都挤在这堆稻草上睡觉。窝棚门口,三块石头垒起一个简陋的灶,上面一口破铁锅已经锈迹斑斑,让人目不忍睹。

    没想到,郭世忠雪中送炭,陈中泰却躲着不肯见他。

    郭世忠毫不气馁,一次次上门找他。陈中泰实在躲不掉了,索性蹲在地上嚎啕大哭,捶着胸脯说:“要不是一群娃儿,我早就一头撞死了!”后来,郭世忠通过多次劝导、谈心,和陈中泰建立起了朋友般的关系。粮点里有那种作饲料用的三分钱一斤的细糠,他让陈中泰买些回去和着野菜度过饥荒。陈中泰没钱,他就自己给垫上。又从公社为他争取到一些政府发放的救济物资,再加上生产队社员们的热心帮助,陈中泰打起了精神,再也没有干过小偷小摸的事情,一家渐渐走出困境,还在他那窝棚处建起了两间房屋。

    如今,说起这事,郭世忠老人还感慨不已。他说:“其实,老陈原本是一个很有上进心的人,还入了党。但她老婆敞开肚皮生娃儿,不停地添丁进口,要吃要穿,那个时候他实在想不到其他什么办法,才去做了那些没脸没皮的事情。有时候,当生活把一个人逼上了绝境,他为了生存,必定会反过头来寻求别的出路,会做出一些违背常理的事情。这个时候,如果没有人去帮助他,甚至还要进一步逼迫他,那他走投无路的时候可能就会伤及别人、危害社会了。所以,有时候,身边有人遇到困难,我们去帮助他,实际上也是在帮助我们自己。记得小时候听父亲讲过,我们郭家祠堂里以前曾经设有一个义仓,平时各家根据自家收成往里面捐粮,多寡不论。若是谁家遇上劫难或是天灾人祸,就由祠堂公议发放赈粮,以帮助人家度过难关。我想,当年族中设立义仓也是这个道理,除了积谷防饥,还要避免因一时困境把人逼上了邪路。”

    这一席简单朴实的话语,揭示出了一个十分深刻的问题,即我们如何去面对人们在生存困境面前的道德虚空?实际上,人与人之间的友爱和善意,是人类通过几百万年进化而得来的一种集体生存智慧,在漫长的岁月之中,它甚至已经内化成一种本能的情感。假如当初郭世忠在关健的时刻不是伸出一双温暖友善的手,而是也随着潮流,简单粗暴地挥舞起道德的棍棒来,陈中泰一家恐怕就是另外的结局了。那个时候,郭世忠没有多高的哲学修养,也没有多深的人生阅历,单纯质朴的他,凭的是自己一颗善良的心,在关健的时候作出了正确的举动。有时候,一个小小的善举,真的是能够改变一个人的。

    (据了解,陈中泰夫妇现在已经去世多年。但他的四个儿女早已长大成人,如今各自事业有成,都在新县城里安了家,日子过得很好,而且与郭世忠家庭还时有来往。)

    当然,郭世忠在外面自掏腰包帮助别人的事情,不敢瞒过妻子邬前宜,每次写信都会一五一十向她汇报的。尽管自家养着三个孩子,日子也常常过得捉襟见肘,作为妻子,邬前宜从来没有责怪过他。相反,她也与他一样,天生的热心肠,言辞爽快,走路带风,活力四射,在街坊邻居间爱管“闲事”是出了名的,谁家有了点疑难之事,或是两口子扯皮吵架过后,第一个想到的人就是她。她是党员、居民委员、街道团支部书记,有见识,有主意,而且又能断文识字,谁家收到了书信,拿来请她读,想要回信,又请她写。她总是有求必应,从不推辞,大家都亲切地叫她“邬秘书”。然而,她同时也是一个有着三个孩子的母亲。丈夫长期工作在外,家里的事情作不上指望,他一个人的工资也远远不够一家人的开销。邬前宜除了照顾孩子,还要想方设法挣钱补贴家用。她在场镇后面一个叫做马脑壳的山坡上开垦了一块荒地,种上蔬菜、洋芋。又在屋后垒起一间猪圈,自家养猪。此外,还做各种各样的临时工:修桥补路、缝补盐袋、翻晒粮食,甚至还给别家的孩子当过奶娘......她一个弱女子,立身处事不让须眉,仿佛浑身有使不完的劲儿,生活的重负从来没有让她皱过眉头。相反,别人家里有了事情,她从来都是主动前去帮忙。

    那时候,她们家所在的杉树林那一片居民,大多是比较贫穷的家庭,男孩子找对象是一件比较困难的事情。于是,邬前宜便热心做媒,居然大获成功。她根据男女双方家庭背景、性情禀赋的不同进行择配,再加上热情洋溢的说辞,先后为杉树林的街坊四邻撮合了十多对小夫妻,大多都能相亲相爱、琴瑟和鸣。其中,为张家财家的大儿子相亲一事,颇有几分戏剧性。张家财一家孩子多,比较穷,儿子大了,找对象就有些困难。邬前宜认为张家财一家人勤劳朴实,贫穷只是暂时的,就热心为他家张罗媳妇。有人带了盐渠集安村一个姓杨的姑娘来,邬前宜一看,这姑娘生得干净利落,言辞得体、举止大方,是一个持家理事的好苗子,正是张家需要的,就与女方约定了到男方家里相亲的日子。但张家财自己先没了信心,他看着满屋子的破破旧旧,摇头叹气,担心难让女方满意。邬前宜呵呵一笑说,只要你儿子不错,其他的都好办。到了相亲那天,她把自家刚刚置办的新蚊帐、新被子拿到张家的床上安放好,又取来几样像样的家具摆在屋里。杨家姑娘随着父亲到张家吃了一顿饭,看那男孩端正壮实、质朴腼腆,家里家外又收拾得干干净净、整整齐齐,果然爽快地答应了。后来姑娘嫁到张家后,听说了这事,哈哈大笑,说好心成良缘,她俩口子一辈子都要感谢邬姨了。

    纵观郭世忠夫妇这一生,平平凡凡,简简单单,过着十分清贫的日子,却时时散发出仁爱的温暖,处处闪耀着人性的光辉。他们一家迁到新县城后,当年那些受到过他们帮助的人,辗转打探到他家的新住址,还不时登门看望两位老人。尤其是那些经过邬前宜撮合的小夫妻,如今大多已经退休或者快要退休了,儿女出息,家庭美满,他们都是带着满心的欢喜前来探望两位老人的。这种探望,与其说是感恩,不如说是一种证实,证实自己现在过得很滋润,证实两位老人当年种下的善意的种子如今已经开放出美丽的花朵。

    三、书香暖家——万卷藏书传文明

    数十年来,郭世忠家庭曾经荣获过很多的奖状、奖牌。其中,有两张奖状与“书香”有关,可谓馨香四溢,让人一见之下,不免身心俱醉。2010年,荣获重庆市“十佳书香家庭”称号;2014年,荣获首届“全国书香之家”称号。

    (“重庆十佳书香家庭”、“全国书香之家”证书——郭高平供图)

    走进郭世忠老人的家,首先映入眼帘的,是客厅里两壁高大的书柜,码得满满的书藉把书柜的衬板都压成了弧形。这些还不是全部。在他卧室的床下还有几只沉重的纸箱,里面全是书藉。过道的壁橱里、床头柜上、窗台下面,以及客厅的沙发旁边,都存放着一摞一摞的书藉。家里到底藏有多少书藉?郭世忠老人自己也说不出个具体的数目来,但总数肯定是超过万册了。郭世忠老人不好身外之物,但这些书藉,是他在几十年的时光中一本一本慢慢积攒起来的,是他一生最大的积蓄,也是他心中最珍惜的宝贝。可以说,这些书藉如同树木的年轮一样,详细地记录了他这一生的精神发展轨迹。读书,是他一生最大的爱好。如今年近八旬,视力已经不允许他长时间看书了,但他如果拿一天不摸摸这些书藉,便会觉得心中空落落的。于是,他便开始分门别类整理这些书藉。这一搬弄,便一发不可收拾,如同上了瘾一般,搬上取下,腾左挪右,一遍又一遍地侍弄着,不厌其烦。有时候,当他拿起某一本熟悉的书来,与这书有关的一些零零碎碎的往事,便会在他脑子里如同放电影一般复活过来。不知不觉中,他会把目光投向远处,眼神缥缈起来......透过迷蒙的时光,他仿佛看到,在某个细雨蒙蒙的下午,在乡供销社小小的书店里,他从书架上取下这本书来,摩挲着、翻看着、闻嗅着、犹豫着......最后经过了怎样的思想斗争,终于掏出钱来,买下了这本书......过去的每一个细节都历历在目,鲜活如昨。

    坐在旁边的老伴儿,每当看到他手捧旧书望着远处发呆的样子,就会用戏谑的口气开玩笑说:“呵呵,又在发神经了?是在喜欢你这本宝贝书藉?还是在心疼当年那几毛钱?”

    郭世忠老人回过神来,面色不免带有几分忸怩。被老伴儿一语道中心事,他回不出话来,只好跟着呵呵讪笑几声。

    老伴一语道破了他这一生中在买书这件事情上始终存在着的纠结心理,这也是他这一生中对老伴最感愧疚的事情。郭世忠爱书成痴,是从小就养成的一种习惯。当初他因为眼疾放弃了继续上学的机会,但他心中对知识的那份渴求,一点也没有减弱。相反,正因为没有继续上学了,他才更加珍惜每一次能够得到的学习机会。只要有机会弄到书藉,无论什么内容他都会认真阅读。1958年初他在耀灵粮油点工作时,组织上派他到奉节铁厂学习,他从耀灵回到云安家里,一路翻山越岭一百多里,他因为不堪重负,便卖掉被子,单单挑了一担书藉回去,继母气得直骂他是“败家子”。1961年在江口铁厂,他和邬前宜从相识到相爱,他珍藏的那一木箱子书藉,也是一个重要的促进因素。邬前宜原本也是一个爱读书的姑娘,而且文化基础比他还要扎实一些。他们那时候谈恋爱,没有风花雪月的浪漫,除了革命理想,谈得最多的就是各自读过的书藉。结婚有了孩子以后,邬前宜挑起家庭的重担,脑子里塞得满满的就是“柴米油盐酱醋茶”这七个字,读书已经成为十分奢侈的事情了。但在乡下粮点工作的郭世忠就不一样了,几乎天天是以油灯下读书来打发睡前时光。他读书很杂,只要是能够弄到手的,他什么书都读。他读书的志趣,在于阅读本身,没有任何具体计划,没有任何功利目的。阅读已经成为他的一种本能,一种对时光的最惬意的享受。闻到纸墨之香,已经沉醉一半,再钻进文字堆里,那就身心俱忘了。

    “那时候家里最大的问题就是吃饭问题,但读书与吃饭毫无关系。”郭世忠用一种复杂的目光看了看一旁的老伴儿,低声说道,“要不是有前宜撑持着这个家,我哪有闲心去找书读啊。有时候在书店里碰上好书,虽然再三纠结,最后总是忍不住会掏钱买下来。我这人又爱管闲事,有时给别人垫了钱多半收不回来,还要狠心花钱去买书,那可是从她娘儿几个的生活费里抠出来的啊!现在想来,我这一辈子为家里操心太少,欠她的实在是太多了。”

    这话让离得不远的老伴儿听到了。她笑着说:“他那个时候长期呆在乡下,有工作在身,就算操心又能管什么用?他给别人垫钱,那是救人急难;他给自己买书,那是为了学习。再说,他每次回到家里,有空了都会给我讲他读过的一些有趣的书,我也爱听,那不也等于是我们两人都读了的么?”

    “呵呵,还好意思说爱听,”郭世忠轻松地笑道,“我给你讲书,你哪次听完过?你是把我讲书当作你的摧眠曲了,总是还没讲到一半的时候,你就响起了鼾声......”

    退休后,郭世忠利用自家这些藏书,满腔热情地办起了一个“露天图书馆”——在离家不远的街角黄桷树下,用几张竹凉板摆了一个书滩。四周放着几把木椅、小凳,任人随意取阅。假如有人想要拿回家去读,只需在一个本子上记下书名、记得读完后还回来就行。让他始料未及的是,来到书滩读书的人并不多,基本上只是一些如他一样退了休的老人,而且并非都是来读书的,大多只是把这里当成一个聚会的场所,天天来这里喝茶摆龙门阵。

    这让郭世忠老人特别难受。他把个中原因归结为移民搬迁。由于三峡水库即将开始蓄水,镇上居民按照统一规划陆续迁往新县城,人口一天天凋零下去,街道也一天天破败起来。注定要被淹没的古镇已经留不住人心了,大家都在寻找新的归宿。没过多久,郭世忠一家也搬进了新县城。住进崭新的小区里,他看着自己满屋子的书藉,脑筋又开始活泛起来。他找到社区领导,介绍了自己的家庭藏书以及建立“社区图书馆”的设想。这一举动立即得到了社区的大力支持。一开始,通过社区的宣传和引导,效果非常好,家里几乎是天天人满为患,短短几天就借出了近两百本书藉。但这样的兴旺并没有维持多久,借书的人渐渐稀少了,最终是门庭冷落。当然,也留下了几位铁杆读者,都是退了休的老人,他们主要感兴趣的是养生保健类书藉,往往一本书会借去几个月,不催不会还。

    闲不住的郭世忠老人最后想到一个办法:自费印制传单。他从书上摘录一些劝人向善的道德格言,分门别类并注明出处,全都冠以“养生长寿”之名,去打字店用A4纸打印出来,每次复印几十份,拿到广场人群聚集处散发。这一招看来似乎有些效果,每次散发完了,都还有人主动向他索取。这让他颇受鼓舞,下一次又增加了一些数量,还在上面留下自己的名字和电话,以备人们索要。有时内容多了,他还会增加页码,装订成一本小册子。

    儿女们看着他的这些举动,既觉得可笑又感到心疼。但谁都没有忍心去制止他。有一天,郭世忠老人在回家的路上捡到两张纸,正是自己刚刚发完的传单,上面已经印上了几个脏兮兮的鞋印。他沮丧地拿回家里,半天没有言语。老伴劝慰他说:“你发了一百张,人家才丢了两张嘛。林子大了,什么鸟儿都有的。”老人长叹一声,自言自语说:“物质日益丰富,精神却越见萎缩。总得有人做点什么吧,有人做总比没人做好吧......”

    郭世忠老人的行为看似有几分天真,实则让人可敬可佩。

    (郭老为老伴按摩脚——本图由云阳电视台杨梅娜供图)

    日本管理大师大前研一曾经写过一本《低智商社会》,书中说,他在中国旅行时发现,城市遍街都是按摩店,书店却寥寥无几,中国人均每天读书不足15分钟,人均阅读量只有日本的几十分之一,是典型的低智商国家,未来毫无希望成为发达国家。不知道有多少中国人读过这本书,又有多少中国人受到过“低智商国家”的触动。这位大师没有看到的是,遍布全国中小城市、生意十分红火的麻将馆和网吧。我们把大部份时间都花在麻将、网吧和电视上了,的确是没有几个人在认真读书。一个国家谁在读书,读哪些书,往往决定了这个国家的未来;一个民族的精神境界,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全民族的阅读水平;一个社会是向上提升还是向下沉沦,就看阅读能够根植多深。好消息是,郭世忠家庭连续获得重庆市级和国家级“书香之家”称号,充分说明了国家和政府的价值导向。全民阅读是一个大课题,已经上升到了全面建设小康社会的国家文化战略高度。郭世忠老人以一己之力倡导大众阅读,虽然势单力薄,但有东风吹来,星星之火也必将燎原......

    四、言传身教——立身正直做好人

    郭世忠夫妇一共育有二女一男,现在都住在云阳新县城。大女儿郭容玫是一名中学英语教师,二女儿郭兰敏和儿子郭高平都是国有企业改制后的下岗职工,目前都通过自己创业各自拥有一份不错的生意。郭兰敏开了一家粮油店,郭高平是一家广告公司老板。

    (大孙女、二孙女因在外求学没能出现在照片中——郭高平供图)

    虽然如今儿女大了,都有了各自的小家,但他们会经常团聚在一起,大家庭的氛围一直都没有消散过。郭世忠夫妇和儿子住在一起,两个女儿的家也相隔不远。尤其是前几年母亲邬前宜摔伤了腿,一直坐在轮椅上,两个女儿几乎是每天必来,为母亲捶捶腿,陪父母说说话。刚搬来新县城不久,父亲曾经在一次家庭团聚时,对三个孩子半开玩笑说:“我给你们姐弟仨分个工:大姐郭容玫是我们家的教育部长,几个孙儿的教育你要负责;二姐郭兰敏是我们家财政部长,你现在生意有了起色,经济条件好些,谁家有个急用,你得掏腰包;弟弟郭高平是我们家交通部长,你的车,要大家共同使用。”

    三个孩子听了,相互望望,然后笑成一团。二女儿说:“爸爸你真大方,给我们封了这么大的官儿。只是你这分工已经是马后炮了,其实我们一直都是这样做的。”

    父亲假作惊讶状,瞪着眼睛直问道:“是吗?啷个都没哪个向我报告过?”

    这就是他们家庭典型的氛围:大方,开朗,积极,乐观。郭世忠夫妇对自己养育的三个孩子,内心一直是感到骄傲的。由于当初家庭条件较差,三个孩子读书不多,都早早就参加了工作。但他们从来没有对此流露出过一丁点儿抱怨。相反,倒是从小就表现出较强的独立意识,做事没有依赖思想,工作兢兢业业,在单位上都是经常获得“先进工作者”称号的主儿。如今郭兰敏、郭高平自己创业当老板,没有自己给自己发过奖状,大姐郭容玫在学校可是年年都会获得诸如“优秀共产党员”、“先进工作者”这样的称号,家里各种各样的荣誉证书都码上半人高了。儿女们能有如此优秀的表现,追根溯源,应该是出于良好的家教。

    说起家教,二女儿郭兰敏讲了一个故事——

    郭兰敏刚上初中的时候,妈妈邬前宜已经在街上摆摊做生意了。深秋的一天中午,兰敏放学后帮妈妈守着摊子,妈妈回家做饭去了。待妈妈做好饭来接替她时,她把卖出的货款交给妈妈,妈妈发现有一双棉胶鞋多卖了3块钱,非得要她马上找到买主把钱退还人家。

    “3块钱,”妈妈生气说,“都够人家买20斤盐了。”那时候,鞋子都已经卖出半个多小时了,郭兰敏满街找寻,跑得大汗淋漓,连人家影子都没有看到。妈妈又让她回忆那人的长相特征,记住后下次碰到好还给人家。郭兰敏想破脑壳也说不清那人有什么特征,只依稀记得那人约有四、五十岁年纪,左手食指上包了一块黑黢黢的破布。这一折腾,结果连中午饭也忘了吃。但妈妈就凭左手食指包了布这样一个细节,居然在几天后认出了那人。当时,那人来到摊子前挑选一顶帽子,妈妈发现他左手食指中间有一块伤疤还结着痂壳,看年纪约四十来岁,再看他脚上,却并不是穿的棉胶鞋。便热情地问他以前在这买过东西没有,那人说前几天还在这摊上买过一双棉胶鞋,妈妈说怎没见你穿上,那人说是给他爸爸买的。妈妈又问价钱,正好也合得上。妈妈连忙道歉说上次多收了3块钱,立即把钱退还给他,然后又送了他一双袜子表示歉意。晚上回到家里,妈妈说起这事眉开眼笑,那神色轻松得就像从心头卸下了一方沉重的石磨。

    郭高平则讲了一个他小时候挨打的故事——

    在郭家三个孩子的记忆里,小时候挨打的事情,基本上是没有的。爸爸温厚慈爱,妈妈虽然性子急,也是从不动手打人的。但在郭高平读小学的时候,她用一柄竹尺把他手心都打肿了。起因是和同学一起打扑克,叫做25分保本,差1分就输1分钱,结果郭高平输了一块多钱。他当时把自己身上零钱输光了还欠人家3毛多钱,便偷偷回家去取,结果被妈妈发现了。郭高平小时候虽然顽劣,却不善于撒谎,妈妈一问就道出了实情。妈妈听了,不由分说便是一顿毒打。打完还恨恨地说:“要是你外公还在,非得剁掉你一根指头不可!”

    郭高平擦着眼泪问为什么,“为什么?”妈妈说,“因为你外公就被剁掉过一根指头!”

    原来,外公年轻时跟着别人做生意,染上了赌博,被族人发现,按照族规到祠堂当着族众自己剁掉了左手无名指。这还是惩罚最轻的,倘若第二次发现,会齐腕剁掉一只手;若有第三次,就会被族中除名,永远不准踏入祠堂一步。

    郭高平从未见到过外公,但妈妈上的这一课让他印象十分深刻,至今连麻将也没有打过。还有一件让郭高平印象深刻的事情,是父亲留给他的。那是搬到新县城后,在他将近30岁时,一辈子温和宽厚的父亲对他发了一次雷霆之怒。

    话说迁入新城新居的第一年腊月间,有一天,退了休的郭世忠老人正在家里整理他的宝贝书藉,突然从门外气势汹汹闯进一伙人来,足足有二十来人,把家里挤得水泄不通。老伴邬前宜当时吓得几乎昏厥过去。两个女儿都在上班,儿子去了广东,家里就只有两个老人。郭世忠到底是作过企业领导的人,很快镇静下来。他问谁是领头的,然后很客气地让他坐下来,慢慢道出事情根源——

    一年前,刚下岗不久的郭高平,在新县城与人合伙承包了一段市政排水工程,工程做到一半的时候,由于规划变更被迫停了工。郭高平再次失了业,便与合伙人商量,因为合伙人在云阳还有其他生意要做,便负责结算工程款支付工人工资,郭高平则到了广东,帮助朋友打理一家广告公司。没想到,这位合伙人跑了几个月手续,一直没有结到工程款,眼看年关将近,工人工资没有着落,便关上手机玩起了失踪。二十来个农民工眼看再有十多天就过年了,却没钱回家,也急红了眼睛,东寻西找便冲进了郭世忠老人家里。

    郭世忠弄清了事情原委,二话不说,立即着手做了三件事情。第一件,拨通郭高平电话,用最严厉的语气通知他以最快的速度赶回家里;第二件,拨通两个女儿的电话,让她们把家里能拿出的现金都拿过来急用;第三件,他让已经平静下来的老伴儿帮忙,亲自架起一口大锅,为这二十来个农民工下面条。大伙儿吃完面条,两个女儿也拿着现金过来了。郭世忠加上自己家里的现金,总共凑足了一万块,交到领头的手上。那领头的一看,瞪大眼睛说:“欠我们十多万,就给这点儿?打发要饭的呀?”

    郭世忠不慌不忙说道:“你听我说,这是我和两个女儿家里搜干打净凑上的一万,你拿着,给有急用的先铺垫铺垫。其余的钱,我一定想法在过年前交给你们。如果到时候你们拿不到钱,就全部到我家来过年!”

    工人们看着老人满头白发、一脸正气,也不好再说什么,疑疑惑惑地去了。

    郭高平回家后,父亲让他领着去找政府部门结算工程款。跑了五、六天,不是这个局长没在家,就是那个领导没签字,总之是没法结到工程款。老人一怒之下直接去了县政府,天天守在大门口,终于等到一位县领导。这位领导倒也接地气,就站在门厅里听老人诉说,然后拨了几个电话,对老人说:“去吧,把手续完善,马上拨款。”

    事后,父亲对儿子说,你这事做得,真让我伤心!做人要重诺守信,做事要有头有尾。这是几十个农民工的血汗钱,人家还要靠这钱去养儿活女的,你居然不管不顾拔起腿脚就跑了,这种态度以后还如何做事?一个男人最大的本事,不是能够挣到多少钱,而是看你有多大的担当!

    郭高平没有一句辩解,含着眼泪吞下一肚子委屈,然后就咬紧牙关开始在云阳创业,决定再也不离开父母了。他说,经历了这件事情,他才算是真正长大成人了,他也从此认识到了一个真实完整的父亲。在父亲宽厚温和的外表之下,原来藏有一颗如此刚毅的内核!如今的郭高平,已经修炼得沉毅稳健了。他天天生活在父亲的眼皮底下,时时警醒自己,不能做出任何一件让父亲不满意的事情来。时至今日,这一点他还算颇有自信。不但广告公司业务做得风生水起,他还利用业余时间搞起户外运动,并参与不少公益活动,自身价值也得到了极好的展现。他现在身携多项头衔:云阳辉煌广告总经理、云阳县游泳协会主席、共青团云阳县委水上救护队队长、政协云阳县第十四届委员会委员(常委)。

    郭世忠老人看着儿子一步一个脚印的成长,表面上不动声色,其实内心是十分欣慰的。有时候,他在和几个孙子通电话时,会不由自主地说道“你舅舅如何如何”或是“你爸爸如何如何”之类的话题。儿女们带给两位老人的骄傲,如今已经延续到孙子一辈了。三个儿女读书不多,一直是两位老人心中的憾事,他们希望能够在三个孙子身上把这个遗憾弥补回来。三个孙子也果然表现不俗,如了两位老人所愿。家里来了客人,郭世忠老人往往会取出全家福照片,情不自禁向客人介绍说:“你看,这是我大外孙女儿冉茜,现在加拿大留学;这是二外孙女儿龚苏,现在西安师大读研;这一个,是孙儿郭俊杉,马上就要从浙大毕业了......”

    (原云阳宣传部部长慰问看望郭老一家——由云阳报刘新敏供图)

    这是一个充满朝气的家庭,也是一个充满荣誉的家庭,时时处处都洋溢着满满的正能量。每一个接触到这个家庭的人,都会从中感受到一种温馨照人的光彩。有人问郭世忠老人,能有如此家风,靠的是什么样的秘诀?有没有什么家训传给子孙?

    老人摇摇头,憨笑说:“我们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家庭,过着平平凡凡的日子,只不过立身处事能够坚持守住最基本的底钱。至于说到家训,还真没有认真去总结过。不过,我对后辈们的要求,自始至终就是一个宗旨:立身正直,做个好人。”

    (县委常委、宣传部长丁笙洺看望郭老一家人——云阳报谢添供图)

    正如习近平总书记在会见全国文明家庭代表讲话时所说:“尊老爱幼、妻贤夫安,母慈子孝、兄友弟恭,耕读传家、勤俭持家,知书达礼、遵纪守法,家和万事兴等中华民族传统家庭美德,铭记在中国人的心灵中,融入中国人的血脉中,是支撑中华民族生生不息、薪火相传的重要精神力量,是家庭文明建设的宝贵精神财富。”郭世忠家庭能有出如此纯朴、优良的家风,正是由于中华民族传统的家庭美德世世代代流淌在他们的血脉里、铭刻在他们的心灵上。

    “立身正直,做个好人!”

    多么简单质朴的话语啊。这短短的八个字,不正是郭世忠一家人的真实写照么!

    愿好人一生平安!

    (郭老一家所获其他荣誉——郭高平供图)

    责编:辉煌广告·装饰 / 编辑:郭高平

    联系我们:

    电话:15826480080  85856026
    设计Q Q:2997558875
    业务微信:GGPHHGG
    地址:重庆市云阳县三合路111号
    邮箱:645812248@qq.com
    微信号"云阳辉煌广告"更多图文
    手机版扫描敬请
    点击微信图标
    相关评论
    标题图片(点击图片查看大图)
    《小家铸成大爱》——“首届全国文明家庭”郭世忠家庭纪事
    营销微信图文周排行榜
     
    | |首页 | 联系方式 | 支付或捐赠 | 微信公众号 | 网站地图 | 广告服务 | 网站留言 | 提交百度 | 百度分享,返回页首 | 粤ICP备13026103号-2| 52114公众号52114公众号| 个人微信号52114公众号
    本站部分内容来自互联网,如有任何版权侵犯或其他问题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立即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