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王 热搜: ios278  yxxueyuan  zhongbaozhifu  kuailefu1  hehe278  jkbxzk  taslydajiankang  yiqing-art  wizteng  duzhecn  ycgdxw  lengxiaohua2012  优识营销学院  bwgjwsw  xinmeitiyingxiao_leo 
 
当前位置: 首页 » 微信图文 » 健康 » 正文

床上如何爱老公,第三者给我上了一堂课......

发布日期:2017-04-25   微信公众号名称:美食做饭技巧
  • 微信号二维码
    • 用微信扫一扫
      美食做饭技巧的微信二维码
  •   浏览次数:1126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核心提示:我从未想过我会婚内出轨,然而这却实实在在的发生了。      那时我怀胎八月,一场意外令孩子胎死腹中。从鬼门

    我从未想过我会婚内出轨,然而这却实实在在的发生了。

    那时我怀胎八月,一场意外令孩子胎死腹中。从鬼门关艰难爬起来的我,不仅没得到老公的半点关心,还发现他和他老板的秘书方璐搞在了一起。

    好的婚姻让人变成孩子,坏的婚姻让人变成疯子,这对狗男女的过分行径,彻底逼疯了我。

    我把目光瞄到了他们俩的上司——苏嵘生头上!

    如果我能钓上比刘泽凡更优秀的男人,不仅能扬眉吐气,运气好的还能吹吹枕边风,让苏嵘生辞退了他们!

    确定了计划后,我便积极备战,用刘泽凡的副卡买各种漂亮衣服和首饰,以探望他之名隔三差五去他公司踩点。

    可苏嵘生神龙见首不见尾,我只和他打过几次照面,但他压根没拿正眼瞧过我。

    苏嵘生的地位和外貌,让他从不缺各种女神级别的女人。像我这类普通的已婚妇女,若想和他发生点什么,恐怕只能剑走偏锋了。

    年底时他们公司举办年会,可以带家属参加。刘泽凡本不愿带我去的,在我的软磨硬泡下他只好无奈应许了。

    当晚大家都喝得很嗨,我也不管刘泽凡和方璐的眉来眼去了,一直紧盯着我的猎物。凌晨时分,苏嵘生步伐踉跄的回楼上的酒店房间休息,我紧步相随,在他随手关上门之际,悄然推开门潜入房中。

    房间里没开灯,安静得很,正当我打算伺机而动时,黑暗中一抹身影突然走向我。

    在我以为他发现我要教训我时,他一把搂住我的腰,滚烫的手探入我的背部。

    “宝贝,想我了吧?”黑暗中他挑起我的下巴,话音刚落滚烫的唇就贴了上来。

    苏嵘生的吻是霸道的,夺人呼吸一般,急促却持续。如同禁咒,令我使不上力,唯有回应。

    衣衫渐退之际,我有过一丝犹豫,莫非真要如此破罐破摔?可当他的唇瓣沿着我的耳垂、眉间、肚脐甚至是下面的某处温柔游走时,我所有的顾虑、害怕都功亏一篑。

    这种温柔并没有持续太久,当他深入时,自上次怀孕就没和刘泽凡同过房的我疼得眼睛里都冒出了泪水……

    这一夜很疯狂,他一直亲我、啃我、抱紧我,还说爱我。我寂寞了太久了,在他热烈的情感进攻下,也做出了回应。

    一夜疲乏,加上心头结已解,竟让我一觉睡到天亮。我一睁眼,便对上苏嵘生暗影流动的双眼。

    我心里小鹿乱撞,低头时瞥到他脖子上的吻痕,紧紧掐住被子下的腿,故作镇定的说着准备得烂熟于心的台词:“苏总?我……我昨夜明明是跟着我老公回房的,怎么你会在这儿?”

    苏嵘生却很镇定,他的唇瓣微抿着一抹似是而非的笑意,也不说话,就那样看着我。

    我攥紧拳头,指甲嵌进手心里,刺刺的疼,却能让我保持着清醒。“该不会是苏总和我老公有什么肮脏的交易吧?”

    他继续笑而不语,我伪装的愤怒渐渐变成了慌乱,但出鞘没有回头箭,我只能硬着头皮继续泼脏水:“想不到你一副谦谦君子的模样,竟这么卑鄙!”

    苏嵘生突然伸手往我的胸前狠狠捏了一下,语气里透着一抹残忍,疼得我倒吸了一口凉气儿。

    “即使真如你所说,那又怎样?男欢女爱向来正常,何况你昨晚也挺配合的。”他话锋一转:“但你也休想戏耍我,我苏嵘生不是你报复渣男的工具!”

    他的话令我诧然,他竟然洞悉我的心思?我的慌乱在他凌厉的注视下一览无遗。“你……你都知道些什么?”

    “远比你所知道的要多,”他顿了顿:“他们俩以职务之便,私挪公司财产,还在隔壁市买了房子,我原本就打算年会后让人事部彻查。”

    “买房?他们竟然发展到这种程度了?”我因这个震撼的消息久久回不过神来。

    苏嵘生开始穿衣服,健硕的身体一览无遗。“那种男人不要也罢,这样吧,看在你以身试险的份上,我可以勉为其难的帮你一个忙,算是两清。但你若敢再纠缠我,那我不会这么慷慨。”

    苏嵘生干脆爽快的行事风格倒是让我冷静了不少,既然捅破了窗户纸,那我也不藏着掖着了。“放心吧,我会找上你,也只是不甘心,想报复他们而已。”

    苏嵘生了然的点头:“他们此刻就在隔壁房间,你去前台报我的名字就能拿到钥匙。你可以先捉奸成双,在他们身败名裂前离婚,免得被牵连。”

    苏嵘生说完这些就走了,我看着关上的门久久回不过神来。在一番内心交战后,我最终还是拿了隔壁房间的钥匙。

    打开门后,我用开着闪光灯的手机对着他们就是一顿猛拍。看到那两个人惊慌时还搂抱在一起的画面,我忍着泪说:“现在就去离婚,否则我立马把照片发到你们公司的内部网站里!”

    一小时后,我和刘泽凡拿着还在发烫的离婚证一前一后的走出民政局,方璐满面春风的勾搭住刘泽凡的胳膊,一脸得意。

    我目不斜视的走过去,刘泽凡挺急的说:“澜清,可以把照片删了吧?”

    我直接把手机丢给他:“这手机是结婚时你买给我的,号码也是你的身份证办理的,还你。”

    “那个……”他难得露出一副愧疚的样子:“对不起,也祝你幸福。”

    我忍着痛,故作洒脱:“我不用你祝福,因为既脏又恶心,不过我倒是要祝你们婊子配狗,天长地久。”

    那方璐一直以胜利者的傲娇眼神看着我,听到我这样说伸手就要打我。我抢先一步抓住她的胳膊反手打回去:“别和我撒泼,反之我倒要劝你趁还能尽情蹦跶时好好把握吧,因为时间不多了!”

    当天我就收拾了衣物离开昆市,连夜坐高铁回了一千多里外的娘家。

    我家在小县城,家人对离婚会比较敏感,所以我避而不谈。

    直到过完春节后,我才和他们简单说了事情始末。

    我爸听完后一言不发,只是抽上了断了好多年的烟。我妈则动不动就哭,说我太便宜了刘泽凡,引产就受了大罪,离个婚还净身出户。

    我愧对他们,唯有言语安慰:“那些事儿都过去了,不提也罢。以后我会努力赚钱养你们的,也会擦亮眼睛,找一个好男人的。”

    我在县城里找了一段时间的工作,但始终没有合心意的。考虑来考虑去,还是决定回昆市。昆市虽然是我失败婚姻的伤心地,但我大学就是在那里念的,除了家乡外最熟的城市就是那儿了。

    回到昆市后,我在一家大型物流公司找了份对口的会计工作,又在公司附近租了个小公寓。上了一个多月后,和同事们也比较熟了。

    那晚下班时,一个负责送货的同事叫住了我。“罗澜清,你住青年路附近吧?”

    “对啊怎么了?”

    “我这边有个快递,本来该今晚送过去的,但我孩子突发高烧,我得去趟医院,能不能请你帮我送一趟?”

    “没问题。”

    我照着快递上的地址送到隔壁街的高档小区,快递单注明了本人亲启,我便直接送上楼。

    我按了门铃,过了一会儿才有人来开门,可我还没来得及看清对方长什么样儿,就被一个裹着浴巾、头发湿漉漉的人拉着往屋里拖。

    我刚想问他要干啥,他却用嘴封住我唇,手则在撕我的衬衫。我以为遇到了变态客户,慌乱中一脚踹开他,左右开弓一连扇了他好几巴掌。

    他这才松开我,可那张寒气腾腾的脸却令我的愤怒迅速变成了尴尬。

    我搓着手,结结巴巴的说:“苏总……”

    我从未想过我和苏嵘生还会再见,还是以这么尴尬的方式。

    他眉头微拧,脸上的怒气更甚了些,语带嘲讽:“是你?我不是说过你若再纠缠我,我就不客气了吗?不过没想到你离婚后竟然堕落到做小~姐。”

    “什……什么?”我低头打量了自己一圈,又气又恼的瞪着他:“苏总,你别随意侮辱人,你从哪儿看出我是小姐了?”

    “别否认了,也别和我摆什么架子。你们那行的规矩我懂,不就是要钱么?”他身上的浴巾已经掉落了,他也不捡起来,就那样不着一缕的在房里翻找着什么。最后从沙发的夹缝里找到一个钱包,抽出一大叠钞票丢给我。

    “钱?爷多的是!只要你把我伺候舒服了,我不仅不计前嫌,还能再赏你一沓。”他一脸不耐烦之色,冷厉的吐出两个生冷的字:“快脱!”

    我刚想解释我只是送快递的,他却看都没看就把我手里的盒子往地上丢,同时再次压制住我。

    他欲亲我,我抵死反抗,或许是挣扎得来激烈了,肠胃里竟一阵翻腾,感觉有东西欲往喉咙上冲。

    我憋着那股难受劲儿哀求:“苏总……我难受想吐,你快松开……”

    他冷笑一声:“你上次主动靠近我时,不是很积极配合的嘛,怎么现在竟嫌我脏了?”

    他话音刚落,我“哇”的一声,吐了他一身……

    半小时后,再次洗了澡的苏嵘生一脸愠色的坐在我对面。好在他穿了衣服,我勉强能直视他了。

    “苏总,我真不是故意的,恰好胃不舒服……”

    他紧绷着一张脸不说话,我只好又硬着头皮说:“我吐你一身是我不对,但这也不能全怨我。”

    我说着捡起盒子递给他:“我现在在一家快递公司做会计,下班时顺便帮同事送个包裹而已。你这快递单上只写了‘苏先生’,又没有写名字,要是知道是你的,那我宁可得罪同事也不会帮这个忙的。”

    苏嵘生好看的眉毛挑了挑:“你这是在怪罪我了?”

    “我只是不想再和你有交集,毕竟我们曾……”我意识到话题越跑越偏,便起身说:“今天的事儿谁也没讨到好,就当没发生过吧,我走了。”

    我走了几步,想了想又转过身说:“苏总好歹也是有地位的人,怎么能饥渴到找这种有偿服务呢?你要是有需要,完全可以找个女朋友。”

    “怎么?罗小姐打算毛遂自荐?”

    我暗骂自己多嘴,但脸上还是维持着平静:“我也就这么一说,苏总别往心里去。于我而言,男人就是个麻烦东西,我才刚出牢笼,暂时还不想进去。”

    苏嵘生把玩着快递盒子,我走了几步后他突然叫住了我:“等等。”

    我愣在原地,犹豫着要不要理睬他。我真怕他兽性大发,又欲对我不轨……

    他的脚步声由远及近,我整个身体都绷得很紧,但他并未碰我,而是把快递盒子递给我:“这东西送你,就当赔礼道歉吧,免得你和你同事说这事儿,败坏我名声。”

    他表情古怪,带着一层阴郁之色,我本能的拒绝:“我说了当今天的事没发生过,所以你大可放心,我不会乱说的。”

    他举着盒子的手显得特不耐烦:“这里面是一枚独家定制的蓝钻戒指,就那枚蓝钻都值百万,你当真不要?”

    “那么贵我更不能收,何况还是戒指这种特殊的东西!”

    他一脸厌恶之色:“那你把它带出去丢了吧,我看着糟心。”

    “为什么?我知道苏总有钱,可也不能这般浪费吧?何况是定制的,那肯定意义非凡……”

    他蔑笑了一下:“没错,的确有特殊意义,但它原本的主人今天和别的男人结婚了,所以它也没用处了。”

    我了然,原本对他好感尽失,可这会儿又觉得他也是个可怜人。想必他也是因为情感失意,才会自暴自弃到找有偿服务吧。

    “那你可以把它转手卖了……”

    苏嵘生有些不耐烦了,把我往外门推,又把盒子强行塞进我手里。

    见他要关门,我着急的说:“这戒指我真不能要,你……”

    他看了我一眼:“我本就烦闷,第一次豁出去想找个识风趣的女人来解解闷,没想到却等来了你,真是烦上加烦。你再不走,就别怪我把你抓进来过夜了!”

    他的表情很认真,我见势不妙也没再坚持。门关上后我在门外站了会儿,决定暂时帮他保管这东西,等以后再还他。

    回家的路上,我寻思着我为什么会突然呕吐,之前并没有肠胃不舒服的毛病。

    想着想着,我突然有种要流大汗的感觉。

    我似乎……很久没来月事了……

    由于微信篇幅有限,本次仅连载到此处,后续内容和情节更加精彩!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看全文。

    ↓↓↓

    微信号"美食做饭技巧"更多图文
    手机版扫描敬请
    点击微信图标
    标题图片(点击图片查看大图)
    床上如何爱老公,第三者给我上了一堂课......
    健康微信图文周排行榜
     
    | |首页 | 联系方式 | 支付或捐赠 | 微信公众号 | 网站地图 | 广告服务 | 网站留言 | 提交百度 | 百度分享,返回页首 | 粤ICP备13026103号-2| 52114公众号52114公众号| 个人微信号52114公众号
    本站部分内容来自互联网,如有任何版权侵犯或其他问题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立即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