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掌上我的五个愿望》上线以来,倍受关注

生前预嘱推广 1月前 1014

201815日,北京生前预嘱推广协,推出的微信应用”掌上我的五个愿望”正式上线运行。此应用由协会理事兼高级技术顾问李志伟先生带领技术团队与中国电信合作共同开发完成。这是继2015年网站升级后的又一次里程碑的工作成绩。应用提供了便捷的生前预嘱注册方式,受到广大受众的好评。


各大媒体平台对协会推出的新闻稿进行了转发,包括今日头条、中新法制网等。协会仍将在各大网站和媒体平台继续推进“掌上我的五个愿望”的推广工作。


“掌上我的五个愿望”刚上线两天,选择与尊严公益网站新增注册人数1846名,新增生前预嘱填写者179名。星星之火,可以燎原。期待更多的人们关注生前预嘱,与我们共同推广理念。

王小红

非常赞赏此观点!全力支持协会的提倡!其实我也早有这个想法,只是还没有落在纸上。感谢你们代大家拟出的这五个愿望!我已经据此郑重地填写了《生前预嘱》,绝不在自己已丧失自主能力的时候苟且地活在世上,给家人和社会造成没必要的负担。

李小兵

对新观念、新做法肯定有一个理解、了解过程。我感觉多数人是认同的。从认识到行为会有一个转换过程。估计手机上较多人登录会晚一些。我想多数人在尊严死、自然死的观念上无大障碍。

吴晓慧

1988年我爸爸突发大面积脑出血,医生向我妈妈介绍抢救方案,妈妈问"这些措施的最乐观结果是什么″,医生说"是植物人",我妈妈当即表示放弃抢救并签字。2002年我妈妈去世,90岁,肺癌。在她生命的最后几天,她拒绝使用呼吸机,我们也没让给她切气管。她临终前一夜,我就躺在她的身边,紧紧地靠着她,握着她的手,感觉着她的手一点一点变凉,离开了我们。你放心吧,我们早已把妈妈做为榜样,也会这样做的,也会让孩子这样对我们的。

张林

我赞成不要过度治疗。我们家有位亲戚得了肝癌后,我去请教一位曾经学过医的老同学,他开始面有难色,后来跟我说,我们都是这样的关系了,那我就说实话了。他说西方医学界都不主张过度治疗,因为那会是增加痛苦,缩短生命,反而不好。我后来听从了他的忠告。

毛晶

这生前预嘱的文章是极棒的文章,我看过多次,深深触动我心灵,正是我自己最深刻的亲身体验和最刻骨伤痛。我妈妈就是在监护室受尽折磨和苦难离开的。在父亲最后日子我坚决不让他气管切开和心脏复苏电击。他最后没有着遭罪,走的很平静。我早已发给了十几个我的群及上百个朋友。老人家从参加革命到离世吃尽了苦难都走了,我们这一代能够认识到学習正视人生最后阶段,学習尊严面对死亡,是人类进步。是我们的觉悟。西方社会早就在这领域研究,实施多年。关键是国家社会制度的保障,医疗体制的为全民健康服务他们对人生最后阶段的关怀,护理都相对很成熟。我参观过法国巴黎老人院及关怀病房,也看过澳大利亚的老人院。好的思想和精神,好的行为一切都是刚刚开始。需要全社会认识,需要老,中,青都意识到。变成全社会的共识,需要一定时间。真正实现更需要社会制度的完善。

刘玲

我在很多年以前就早已确定自己的最后归宿,一定要在不能自如自主生活的时候结束生命,绝不无尊严的苟延残喘。由于中国文化中“死”一直是一种对人的惩罚,而非一种生命的状态所以人们一直以来对死亡都是畏惧的。恰当的认识和理解死亡,是文明的进步,是需要启蒙的。

打开“掌上我的五个愿望”方式:

一.扫描下方二维码;

二.点击下方“阅读原文”


www.lwpa.org.cn
选择与尊严官网

分享是美德,也是态度

周三咨询热线:010-85323040

微信ID:shengqianyuzhu2013
最新回复 (0)
返回
发新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