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后女生开"百万豪车"引热议!知道真相的我却不禁竖起大拇指

爱探索 2月前 1039

近日,有网友在知乎上提问:“女生开‘豪车’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

一位开“豪车”的90后小姐姐回复了她的故事。

下面,有请主角登场!

我叫李泽秀,是一名1994年出生的川妹子,已经在中铁十二局集团华丽高速公路施工工地干了一年多。

可要说起我开的“豪车”,大家可能在城里见过,价格接近150万,但是高度很高。

瞧,这就是我的“豪车”。

高度接近200米的塔吊  

够牛够高大上吧?

左边桥墩的塔吊就是我的“豪车”!

我的师傅李金珍也是个女司机,刚进入这个工地的时候,我跟着她学着开60多米高的塔吊,如今,她刚结束了一个165米高墩的施工物资运输调配工作,登上了下一个百米塔吊,而我依然负责9号墩178米全桥最高墩的塔吊,塔吊的高度足足有198米。

高空俯瞰桥墩

在此之前,我在别的建筑工地也是开塔吊。

2016年9月,我来到华丽高速公路建设工地,看着其他桥墩60多米高的塔吊,觉得很普通。

可是,三个月后,当9号墩的高度突破110米时,才有一种“一览众山小”、惊奇惊吓又惊喜的感觉。

工作时的我

记得第一次上去的时候,没怎么多想,就是觉得要比以前(驾驶)的高一些。我下意识地透过操作间玻璃往外看了一眼,双眼立马紧闭,不敢朝外看了。

下面的车子就像虫儿,寻人都寻不见,真是有点小害怕,汗珠不停地往下流。吊臂和操作间的每一丝晃动,双腿都有点发软,我不由自主地扣紧了扶手。

这是198米塔吊的最高处——205米的塔顶。

从早上8点到晚上6点,我每天有将近10个小时的时间都待在“豪车”驾驶室里。


工作、吃饭、休息、如厕,甚至生理问题都要在不足一平米的塔吊操作间内完成。

其中,最尴尬的事就是上厕所,为了减少如厕次数,除了每天从地面吊上来的午餐补给,我几乎滴水不沾、滴米不进,这样的生活持续了一年半。

可能大家会问,既然如此麻烦,为什么不下来“解决”呢?

因为下来更麻烦。

高空吊模板作业,时刻保持警惕。

电梯大家都坐过,一般一两分钟的时间就搞定了,但对这198米高的塔吊电梯来说,我每天乘电梯上下塔吊,一趟就需要15分钟,其中有10多分钟连续的强烈失重感,难受。


而且,每天都坐电梯,但脚板落不到地上,心里头总是有些发毛,所以感觉待在自己的操作间里要更安逸一点。

有一次,正在进行模板吊装作业时遇上了大风天气,一阵强风在高空来回飘摇,塔吊吊起的2吨模板在风中摇摆,摆动幅度将近4米,现场工人根本无法靠近。

调运过程中,整个人的神经高度紧张,屏息凝视,通过风向和摆动特点判断模板位置,并根据以往经验一毫一厘地调整着角度。经过30多分钟的艰难“对抗”,模板最终才平稳地落在了指定位置。

对塔吊进行维护保养。

当然,我的工作也不仅仅局限在操作间内。

每个月,我都要对塔吊进行全面的维护保养。不仅要逐阶逐个地紧固爬梯螺栓、检查各个焊接点,还要检测多个精密仪器,而这些工作都需要我徒手攀爬这座“直入云霄”的塔吊。

我在认真填写塔吊日常维护检查记录。

看着这一眼望不到头的塔吊,我真是又爱又恨。

记得有一次,突如其来的特大暴雨让现场停了电,当时我还在塔吊上面,雨水冲刷着玻璃,狂风摇晃着塔吊,吊臂在狂风暴雨中嘎吱作响。

好在有平时攀爬的经验,再加上所有的螺栓都是我亲手紧固的,所以按照习惯一爬一歇,顺利地回到了地面。虽不敢说那是一次死里逃生的经历,但却让我与塔吊之间多了一种“相互依靠”的感觉。


操作间外就是新庄乡,是典型的农村大乡,融坝区、半山区和山区为一体。

我会一边哼着歌,一边观赏窗外的风景,一整理擦拭塔吊操作室。

头顶烈日,身处高空。在198米高的水平面上开着这种“高难度的豪车”,除了风声、雨声、对讲机声,剩下的就只有四季更替的风景了。

休息的时候,我会带着儿子看看自己工作的地方。

无以言表的孤独感,让我想方设法地“创造”声音。

在操作间外绑一条红绸,或者干脆打开窗户喊上一嗓子“徘徊着的,在路上的,你要走吗?易碎的,骄傲着,那也曾是我的模样……”

朴树的《平凡之路》我才刚刚学会,想听歌的快来塔吊上找我吧!

网友评论


为百米高塔上的美丽身影

大国工程背后的铿锵玫瑰

为“女司机”点赞!

来源:共青团中央、知乎

自述:李泽秀 中铁十二局集团华丽高速公路项目部塔机司机

最新回复 (0)
返回
发新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