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遊|直隸行走之獨醉邯鄲

3月前 1020

嘗過皮渣,有幸吃到一條好魚,領略了抿節的“魅力”,我對涉縣再無留戀,在遊客中心外抽菸喝水,到點上車,回邯鄲市區。

原路返回,又無風景可言,藉著酒勁兒,我睡了一路,因此躲過了暗無天日的那段路。

醒來時已快到汽車西站,我申請下車,在路邊叫輛滴滴,沿浴新北大街、叢台路、陵西北大街到達學步橋廣場,因內急過街到鹿城國際A座高層的洗手間減負,意外的乾淨,還可以俯瞰沁河,也算收穫。

邯鄲學步的故事裡,燕國公子終日流連於城北橋邊效仿趙國人的行路姿勢,只是原橋早已成為歷史的塵埃,現在的學步橋,是以明萬曆年間修建的石橋為原型,在近代重建的。

跨學步橋連接沁河兩岸的是北關街,北望是大片在建樓盤和老舊社區,南向則是一條喧囂的飲食街。

看過學步橋,沿這條街去往叢台,我邊走邊看,想找些有意思的吃食嘗嘗,走出街口時極度失望,街邊滿目是津味包子、成都小吃、砂鍋餛飩、鐵板海鮮,即使有些本地特色的攤檔,其出品外觀也讓人沒有食慾,罷了,反正也不餓。

走到叢台公園北門前,我到便利店買水,沒指望在此地買到三得利烏龍茶,卻在冰箱裡看到怡泉蘇打水,可謂驚喜。

一瓶冰涼的氣泡水下肚,來了精神,叢台北門裡有七賢祠,為紀念韓厥、程嬰、公孫杵臼、廉頗、藺相如、趙奢與李牧而建,明萬曆年間叢台下先有三忠祠,清雍正年間城南又有四賢祠,至民國時合建於叢台湖北岸,上世紀八十年代遷至現址。

我到時已是傍晚,到處是鍛煉散步的老小,歌舞聲、叫喊聲此起彼伏,又是新建築,匆匆一瞥便徑直走向叢台。

兩千多年前,趙武靈王興建叢台,這座集合了多種功能與設計的建築旋即成為邯鄲的象征,此後漫長的歲月中,叢台歷經天災人禍,原址早已不知蹤跡,現址是在清同治年間重建的基礎上,又經多次重修而來。

叢台得名於眾多樓台連接疊拼叢立,有詩贊曰:“天橋接漢若長虹,雪洞迷離如銀海”,那種盛景,我們無緣得見。

所幸我在落日時分到訪,忽略垃圾桶與背景中的工地,此景也有些氣勢。

出叢台走回住處,刷牙洗澡,稍事休息,開始琢磨晚上的安排。

原計劃步行到不遠的老字號吃餃子,再補幾款邯鄲小吃,可是一大碗麵、一盤皮渣和一條魚好像完全沒消化,我想起酒店自助餐在當地頗有名氣,不如去吃些爽口小菜,喝兩杯紅酒也不錯。

走到餐廳,我感覺不妙,四處瀰漫著接待會議的氣息,進去看了一圈自助臺,果然已經沒什麼像樣的吃食,也好,無謂強行進食。

我徹底打消了吃晚餐的念頭,叫了滴滴去光明北大街的一家酒吧,當晚是中國隊客戰敘利亞,一個人喝酒看球也挺好。

這家店的老闆一定受到天堂的深度影響,我進門看著右邊的冰箱和左邊的收銀台,連連傻笑。先買了瓶Duvel,找個好位置坐下,倒滿一杯飲盡,由內到外的舒爽,又看到黑板上有當日特價的雞尾酒;再點一杯whiskey coke,要求濃一些,果然做到了,可惜杯小,可惜沒冰;又點一杯gin tonic,中招,這是一種無法命名的含酒精飲品,從杯具到形態到味道,與我點的酒沒有任何關係,非要用語言形容的話,四個字:狗雞不是;至此回到啤酒的正道,拒絕胡亂嘗試,好在我選的每款啤酒,不會有假。一瓶瓶換著喝,看著斷斷續續的網絡直播,到下半場時實在無法忍受,乾脆買了半打Erdinger,打車回房間看電視。

酒一直喝,中國隊一直領先,這球兒看得我還挺緊張,直到補時階段,效力於中超的薩利赫以直接任意球扳平比分,我開懷大笑,痛飲三杯,又換了個電影台下酒,快速將餘酒喝光,倒頭便睡。

兩個月後看到新聞一則:有位張先生在網上發文表達不滿,針對涉縣新醫院餐廳質差價貴量少的問題,結果被當地警方以涉嫌虛構事實及擾亂公共秩序為由,處以行政拘留處罰。這件事被媒體曝光後,得到有關部門重視,當事人所受處罰被撤銷,相關責任人或撤職或調離,并向張先生賠禮道歉。

最新回复 (0)
返回
发新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