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身女子,你们靠什么坚持做饭?

一大口美食榜 5月前 1100


我是周日的时候突然意识到自己的早午晚餐是如何变成一种半自动化的惯性的。

那天我7点起床,喝了杯奈斯派索胶囊咖啡后,随手按下电水壶的开关,便拖着半醒的躯壳,回房间拿天猫买的坚果碎莲藕魔芋粉。加了热水搅搅,就坐在电脑旁,边乐呵看视频边咀嚼。下午1点多,因为懒得出门又无爱垃圾食品,便宠幸了淘宝的无添加“手工酸辣粉”半成品,加了水和酱料包,顺便为了健康,放了两片青菜。晚上更简单,直接煮了锅魔芋面青菜叶牛肉丸,蘸了上次参加饭爷活动拿回来的辣酱。

三餐,每餐20分钟,一口锅,搞定。


我觉得这是一种偏执。


就是,坚决不想把人生妥协给外卖(毕竟东西还是刚出锅的好吃),但又不想“2小时做饭5分钟吃完”,最后还要一个人刷锅洗碗。那种单身,孤独又要自己吞咽的忧伤,是会让人夜幕降临后冲动发朋友圈,感叹找个愿意洗锅的男人才是正经事的。


但骄傲的人怎么能随便“公开”透露自己的孤独呢?

所以我感慨的内容变成了:半成品如何改变了我的胃和体重。

1 | 半成品演进史

半成品这事儿的演变过程,挺有意思的。

那时候二战刚结束。的确,因为战争,女人们要开始出去工作赚钱,留在家做饭的时间减少了。而且战争对一个国家人口数量是具有毁灭性打击的,所以解决方法就是:多生。于是,在上世纪50年代,美国经历了一个生育狂潮。大量宝贝们诞生到这个世界上。


但是,妈妈们却没时间做饭了。


被塑料纸包好的蔬菜新鲜又洁净,解决了主妇们许多难题

当“快”成为做饭的诉求,罐装食品“烹饪书”便应运而生

首先嗅到“没时间”这个概念的,是各个食品生产公司们。他们开始大批量投入资金和科研人员,开始研发各种方便食品,从方便汤(鸡汤浓缩宝),到半成品的罐头肉,到蔬菜罐头,快捷面包粉蛋糕粉。甚至当时还研究生产出过罐头汉堡包。但这才是20%的精力和资源。更多的精力,投入的是在推广这些新兴产品上。


如今看起来有点匪夷所思的汉堡罐头

当你的生活周围各个接触渠道都在告诉你:你没有时间,你需要解药,这些产品就是你的解药的时候。你会开始反思:对哦,我的确没有时间。我工作烦都烦死了,回家再面对一张张嗷嗷待哺的嘴。我需要帮助。


不过妈妈们对这些“没有时间”的需求并不是无底线的。很快的,市场的反馈告诉食品生产者,母亲们是拒绝将完全没有烹饪过程的食物端上桌的。


历史和社会赋予母亲们的根深蒂固的哺育者身份,而这直接导致了他们对于“零烹饪”食品上桌时的“愧疚感”:我如果完全没有为我的家人做一些什么,我如果如此不负责任的将包装食品直接端上桌,我自己都不会原谅我自己的。我哪里还能算一个称职的母亲?

曾几何时,速食快餐也是一种老少皆宜的时髦

所以说市场反馈是一切改变最好的驱动力。嗅到这个“愧疚感”的食品生产公司们立刻开始调整政策。他们拿掉了快捷蛋糕粉里面的“干鸡蛋粉”,减去了罐头食品里的部分食材,通过这些方法允许妈妈们在家必须完成最后的烹饪过程。


当时心理学家甚至为此得出了“鸡蛋理论”,就是:在使用便捷蛋糕粉的过程中,只要增加“自己加入鸡蛋牛奶”这个过程,便会大大减低母亲心里的愧疚感。

是在这个历史和心理的大背景下,超市的半成品和调味品市场才形成了今天这个局面。

2 | 后半成品时代


上周日,饭爷林依轮在长城搞了一个活动。


先跟林依轮爬了野长城,然后饥肠辘辘的大伙儿如鳝鱼般一遛排进了长城脚下公社,等待晚餐的到来。我以为会跟上次

最新回复 (0)
返回
发新帖